[原创]我是大头兵——新兵连的日子

zhaobinxxx 收藏 16 7417
导读: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当兵,“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人们常说当兵别当大头兵,当大头兵还不如早一些参加工作,我现在的理解就是大头兵就是呆头兵,大头兵就是看不到美好的未来,感觉不到希望。 好比如今中国流行一个职业叫做“自愿者”,和所谓的大头兵可以划等号拉,只有报效国家的理想,却得不到你应该得到的东西!  叫你干什么不允许讨价还价,完成任务无论有多困难也是在所不辞,说你错了就错了,没有任何理由条件可以讲,一切行动听指挥。严格请假制度,在没有得到班长允许下,不得离开营区。开始一周内新兵按照计划进行内务基础达标

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当兵,“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人们常说当兵别当大头兵,当大头兵还不如早一些参加工作,我现在的理解就是大头兵就是呆头兵,大头兵就是看不到美好的未来,感觉不到希望。 好比如今中国流行一个职业叫做“自愿者”,和所谓的大头兵可以划等号拉,只有报效国家的理想,却得不到你应该得到的东西! 叫你干什么不允许讨价还价,完成任务无论有多困难也是在所不辞,说你错了就错了,没有任何理由条件可以讲,一切行动听指挥。严格请假制度,在没有得到班长允许下,不得离开营区。开始一周内新兵按照计划进行内务基础达标准。

在生活上,刚开始生活很不习惯,到了吃饭的时候,还要排着队,唱着歌,喊着口号整齐进入食堂,到了食堂又犯了傻,我从来就没有见过那样的饭菜,不要说吃了,看上去全都是金黄色的,尖尖的新兵们一拥而上去抢,有的抓四个有的抢六个,拼命送到嘴里却是硬硬的向粗壳难以下喉,新兵,个个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老兵轰然大笑,后来才知道那叫窝窝头,还有一些叫不上名的菜,此时,大脑里是一片的空白,充满了后悔和无奈。

随后就又按照训练大纲实施各项训练,训练期间,新兵们个个变成了“饭桶”,饭量一个赛一个,一顿吃七、八个馒头再平常不过了,多数在10个以上,所以炊事班每次要把所有的笼屉都蒸满,向别的连队借馒头也是常事。赶上蒸包子,就得借笼屉了,要按平常消耗量的一倍半甚至两倍蒸,否则就不够吃。记得有一次,我们连五班的付忠元一顿吃了20个包子,还喝了两缸子汤。那包子可不是小笼包,都是一两多一个的大包子。这可能没人信,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信。那是一天他和邻班的一个战友比赛,大家一个一个数的。

光饭量大不算稀奇,还要吃得快,细嚼慢咽的结果就是饭量越大越挨饿。因为吃饭时间有限。所以新兵吃饭像打仗一样抢饭,你装斯文,好,饿着吧。当然,这种“抢”,不是强“抢”,从别人碗中夺食,要开动脑筋,运用一点智慧和狡黠。比如,吃米饭时,第一碗别盛得太满,半碗即可。那么你吃完的时间就要比大多数人快,第二碗再实实在在地盛一满碗,饭到了碗里,再适当放慢速度吃吧。

新兵连的饭菜质量、味道谈不上好,因为炊事班的人都是从各连队临时抽调的,责任心和厨艺都相对要差一些。但因为高强度的体力消耗使新兵们像一群饿狼,只要做熟了,有吃的,哪还顾得上挑三拣四,所以吃起来特别香,这就叫饥不择食。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这辈子饭量最大的时候就是新兵连了,饭量大得出奇。

最受不了就是部队的伙食每天早上都是吃的馒头,稀饭,中午就是面条面片之内的,很少能吃到大米饭,8人一桌,一般6个菜,那饭菜真是太难吃了,最难忘记的是吃高粮、玉米做的窝窝头,粗糙、盐又多。天天都吃的是白菜、萝卜、土豆每天必不可少的,刚开始是吃不进出。但最后天天训练,什么都能吃几碗。有时晚上饿的睡不着觉,还偷偷的到炊事班拿馒头吃,而且那个馒头冻着的时候硬的像石块,连狗都能砸死。

新兵在训练时,不能熟练掌握技术要领,那是要受到体罚的。还好我在新兵连内没有被体罚过一次,很幸运最主要的是我掌握军事技术,悟性好,听指挥。一定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别人做的我会做,别人不会做的我要做的更好,第一个月学的是队列和内务条例,每天过的枯燥无味训练生活,但还要打起12分的精神。不然你就完了,新兵首先训练的是队列: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特别是正步走时,同手同脚的人大有人在,经常闹着笑话。

训练队列时,首先是军姿。最难忘的是在室外,迎风而立一站就是两个小时。要求挺胸抬头,两眼目视前方,不许眨眼,军姿严整一点都不能动,如果动一下加20分钟,因为我平时表现比较好,掌握动作快。还有是我的年龄在全连是最小的,比其他战友大的小3岁,一般都比我大2到3岁较多,在班长眼里我就是一个小不点,班长就对我特别照顾。

第二个月开始学习军体单双杠一至五练习、木马一至二练习、障碍技能500米,我比较喜欢这此课目,虽然很苦很累,我同样的能坚持了下来。

第三个月学习战术及射击课目:是最苦最累的阶段,我们一队新战士在枯黄的草地上,持枪练习匍匐前进,扑腾的手脚扬起一片沙尘。匍匐前先得干脆利落地卧倒,有几个战士在卧倒时动作犹豫,好像怕这儿磕着那儿碰着。怎么一个个这么怕死。训练场上怕疼,战场上就会怕死。

那时部队使用的是75式苏制自动步枪,班长告诉我们它的有效射程是1500米,手榴弹的有效杀伤半径是7米,我们一边训练、班长一边讲解,在战场与敌人的距离越近就越危险,到了匍匐前进时,也许我们和敌方火力点就只有一条壕沟、一堵墙的距离了。这些看似简单的战术动作都是我军从战争年代,实战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因此,动作的标准与否,其实是关系生死的大事。比如,新兵所学的3种匍匐姿势中,数低姿匍匐最吃力。做动作时,我想象着战场上密集的子弹贴着我后脑勺飞,逼迫着我身体贴近地面。这时,一旦匍匐动作不标准,那可不是屁股被铁丝网擦出两道血痕那么简单,而是身上开个血窟窿了。

记得在射击训练过程中,趴在地上练瞄准,很枯燥,也很累,时不时地就会有人趴在那里睡着了。但也有乐趣的时候在训练场外面,有一条公路,经常有行人穿梭,当看到有年轻女子时,大家就会聚在一起,借助瞄准放大器。根据她的面貌进行评议打分。班长再一旁也是装着不知道。为的是给枯燥的训练活跃一下气氛吧!

更有意思的是戴家场的陈启祥,练习射击瞄准时左眼睛闭不上,要闭两个眼睛都闭,要睁两个眼睛都睁,怎么也瞄不了准,后来想办法用一块小纸片把左眼睛挡上了,这才能瞄准,结果在实弹射击中,我这个老乡打了10发子弹全部个脱靶。

我们还练习了投掷手榴弹课目。要求即要投的远,而且准。成绩划分为30米及格、35米良好、40米以上为优秀。手榴弹扔出后,班长总要一个箭步上前,掰开投弹者的右手查看,他要检查的是,我们的小指是否弯曲抵住木柄末端了。班长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训练完每一个课目,全连都组织考核验收,而每一次我们班都是全连第一。士兵,“在平凡的环境中,有着不同的要求,就一定会铸造不一样的辉煌,”什么样的班长带出什么样的兵,将注定我不平凡的一生。

每天都是在地上摸爬,瞄准射击,它分为三种姿势。卧姿、跪姿、站姿。距离有100米、200米、300—500来。短短的三个月时间过的很快,记得很多战友每过天就在地上划一条线,因为每一天都是不平常的,当然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收获。每个都在盼望着早一点,下连队就没有这么苦了。

新兵训练紧张,生活虽然很累、很苦、也很枯燥,晚上,经常紧急集合。一夜没睡好晚上不敢睡,则是因为怕夜间紧急集合。新兵打背包速度慢,三分钟出不来,东西带不齐,回来就是一顿臭训。为防备这一手,不少新兵熄灯后躺在床上,支着耳朵听,直到感觉班排长都睡了才敢睡。也有整夜不脱衣服、不打开被子的。当然,实在困极了就什么也顾不上了,有从铺上掉下来摔不醒一觉到天亮的,也有紧急集合哨吹不醒仍然呼呼。一般紧急集合是:凌晨3点左右,睡意正浓,忽然传来尖利的哨子声,晕头转向,紧急集合。

新兵乱哄哄一团,背包乱打一气,我们一阵忙乱,有些甚至连鞋子都没穿好就冲了出去。要求不准开灯,不准说话,在规定时间内集合完毕,全副武装不能一人迟到,到指定的地点集合,而我们这群新兵,有的只穿了一双袜子,有的赤裸着脚,有的裤子穿错了还有的把裤子穿反了,有的忘了拿枪,忘了背被包。要有多乱有多乱,但有时回想起当时发生的一些事情也很有意思。

一次夜间紧急集合,住在双层床上边我的一个老乡付忠元,一着急打背包时从上边掉了下来,背包也不要了就往外跑,那种狼狈样后来在一段时间里,成为大家开玩笑的话题。一夜没睡好,早晨00:05时,,起床号一吹又爬了起来,等待我们的是5公里越野,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5公里,人都差点死掉了。

除去高强度的军事训练,我们还得克服想家带来的痛苦。记得有一次老乡董本高告诉我,他非常想家!心里时常想逃回家乡,乘班长不注意时,跳出这堵红色围墙,乘坐火车回到家乡。知道后我进行了劝阻,给他空虚的思想给予真诚的安慰,让他不要有这种念头,战士真情的慰藉是一副良药,让他取消了心里的盘算,并未付出实际行动,否则真要把老爹妈的脸面给丢尽了。

新兵们想家是真真切切的,是怎么止也止不住的。记得一次一位武汉汉阳的战友冮相举,接到千里之外的家书,忆及往日在家的好时光,没看几句就泪水涟涟,一下子很多新兵有了同样的感慨,哭得震天动地且有理有据,任凭班长怎么劝说也不停,最后不得不以告诉连干部,到班里开会做新兵的工作。才止住了这次想家情绪的爆发。

除了想家,我们还想抽烟、如果那个战友能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来,那无疑比摸出一根金棍棍还能吸引人的眼球。往往一支香烟能经过五六个人的牙口,一直抽到嘴儿烫手才肯罢口。

部队作休时间非常严格,那时新兵训练的作息时间是:早晨六点起床、早操、洗漱、早餐,上午训练、午餐、下午学习或训练、晚餐,自由活动或班务会,晚九时休息。除了周日外,几乎天天如此。累了后特别想睡觉,早晨起不了床。那时我们喊得最多一句口号是:等我回家探亲或者退役非得睡他个十天半月不可。

每到星期四是政治教育的时间,新兵犯困就更普遍了。指导员在前面讲得滔滔不绝,下面可能睡着了一大片,以至于提醒新兵别打盹儿,都成了上政治课时班排长的专职任务了。主观上是睡眠时间不够,太困了;客观上讲是没有新意,老三篇,不吸引人。

星期五是开班务会,首先由班长点评一个星期来工作,然后每个战士发言,在班里我总是抢着第一个发言,也有战士不爱发言的,班长总是启发每个人,要求积极发言,反复给我们讲发言的好处:即是学习,也是锻炼,今后退役回家对以后的工作一定会有帮助,他的这番话给我留下的印象,是特别的深。

星期六下午不训练、上课。也是全班集中在一起擦枪支武器,班长告诉我们战士一定要,向爱护眼睛那样爱护手中武器。还给我们讲解枪支10大部分的名称,枪支的分解技术,擦拭要领及先后顺序。

每个星期新兵训练的节奏紧张得像踩着鼓点,只有到周日休息一天,才是我们这些“新兵蛋子”难得的自由时光。洗澡是期盼已久的,淋浴室很大,里面是一个大池子蒸汽弥漫,锅炉烧的热水滚烫,几十个战友全部泡在一个池子里,身子在热水中打滚。相互友好搓背间,大家在一起开心极了,什么样用的疲倦也没有了,在那一直排开,有限的几个热水喷头下,战友们互相谦让地使用着。

洗完澡我们便端着脸盆有说有笑地到洗衣房,洗起了军装。过去的一周,密集的战术动作训练中,匍匐前进已经成为下意识的条件反射。肘部、膝部的磨痕,记录着我们的成长。那些匍匐留下的土迹,要用鞋刷才刷得掉。在寒冷的冬天洗净的衣服不能晾在外面,不然一会儿就成了“冰盔甲”。

洗完军装,大家抱着盆子就往班排房跑,抢占有利地形,然后在床底铺上报纸,军装往上一摊——晾在地上,地暖一烘,军装才干得快。

欢乐时刻,怎能少了与班长同乐。

平时严肃的班长,此刻也露出了顽皮的一面。房间不传出“臭棋篓子”的叫声。有的嚷嚷着要和班长单挑,班长乐呵呵地应战,“厮杀”到紧张处,观棋的人比下棋的还紧张,乐趣也就在那“指手画脚”间了。

打扑克是最受新兵欢迎的消遣。对新兵来说,打牌还能练体能,对班长来说,打牌是一种谈心,平时闷葫芦一样的人,打起牌来却放开了。所以,有战友说:“哥打的不是牌,打的是战友情”。

每个星期组织看一场电影那同样是周末最高兴的时刻,电影是露天放影,在一个大操场里,全团新老兵以连为单位,战士们坐在小马扎上,纪律严密,在放映之前,还互相拉歌,全连战士在一起唱歌的作用是巨大的,它能鼓舞士气,可以激发斗志,给人一种难以磨灭的归属感和自豪感,但凡遇到各个连队汇聚的盛大场面时,肯定少不了拉歌,这是一种增进友谊的方式,也是比拼士气的一种形式,一个连队够不够团结,能不能拧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歌中就可以体现出来,当你真正做到以连队为家的思想时,任何人给连队抹黑都会遭到其他人的敌视,这就是强烈的集体荣誉感。

那时放的电影多半是国产片,主要以战争片为主,通常在放正片之前,先放一段《新闻联播》、再开始放正片,记得是《洪湖赤卫队》或者《南征北战》等等,虽然有些影片在家看过多次,但是,大伙儿还是看的精精有味!时不时随着影片的进程,人物悲欢离活而感动,看到好笑的情景免不了开几句玩笑。有的还偷偷吃着零食,大家还是很快沉醉在剧情中。

没有活动的时候, 有人喜欢热闹,有人喜欢安静。有躲在宿舍里,轻轻擦拭着没有帽徽的军帽,本就崭新的帽子更是一尘不染。在新兵连我们就领到了种类齐全的制式装备。军装多了好几套,乐得扛着大包小包的战友们,感觉自己都像坐拥宝山一般。

新兵连期间,最让大伙儿兴奋的莫过于领到了帽徽、领章。最高兴的事算是正式佩带领章帽徽的那一刻,我想很多当过兵的人都会有过同样的经历和感受。新兵训练进行了一个多月,连队隆重地举行了向新兵授予领章帽徽仪式,当我从连长手中庄重地接过领章帽徽的那一刻,心情十分激动,因为我知道,只有当你身穿草绿色军装,佩带着鲜红的领章帽徽,别人才会认为你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一遍遍地触摸,佩带着鲜红的领章帽徽。

有的战士对着镜子可劲儿敬礼,这时我除了兴奋,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赶快照一张像寄回家中,让父母、让亲人、让所有的朋友看一看我佩带领章帽徽后的样子。在班长带领我们到军人服务社去照相。那时我照了好多的像,时间一长,闲下来时,新兵们对家的思念也在一点点蔓延。

那时连队没有电话,更不谈手机、电脑了,唯一的办法是写信,信寄出去后就是焦急的等待回信,天天盼望家的回信。只要有人收到家的来信,特别是老乡家里来信,战士们就会全部围上去。 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原来相思也可以分享。有一次发现老乡秦本玉身边围了一圈人,我凑过去,发现大伙儿在传看照片,照片上是两张甜蜜的笑脸。“这是我媳妇。”秦本玉骄傲地晒起了幸福。

我喜欢安静的躲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做个“书虫”。用有限的金贴每月6元钱,用来买有限的几本书,多半是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买的,“平时我非常的节约,在部队我就养成了不抽烟的习惯,一直延续至今”。——记得书名有梁斌著作《红旗谱》三卷,英国狄更斯著作《艰难时世》等等。有的书名已经记不住了,但印象最深的是新兵在下老兵连的前一天,我专程在军人服务社为王连社班长买了一套,施耐庵、罗贯中著作《水浒全传》送给他,记得他很感动从他眼中可以看出一丝丝泪花。

到了晚上 在房间里,在营房外,新战士还在劲头十足地做俯卧撑,一旁站着班长,这可不是新战士在“吃小灶”,而是每个新兵自觉、自愿的。

站岗也是很幸苦的,我们这批南方入伍的新兵,最怕寒冷了,特别是夜间站岗,每岗是二小时气温都在零下十多度,别提有多难受了。

新兵连的生活训练艰苦,但战友们非常友爱。在新兵连里我学到了团结就是力量的真理,结下了深深的战友之情,锤练了个人的毅力,强健了身体,为做一名合格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打下了良好 的基石。

新兵的日子是最难忘记的,我现在还很怀念那段的生活,三个月的新兵生活使我成熟了许多,到下老兵连的那一天,真的舍不得和战友们分开,特别是班长,我们又要因岗位的需要分到不同的连队。这天我流泪了!好比和亲人分开的哪种感觉一样,虽然现在已经过去了30多年了,我还记忆忧新。

经过三个月艰苦而又紧张的训练,班长拍着我肩膀说:你已经从一名地方青年转变成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对着镜子,我却看不出有好大的变化,除了胡茬越加难为剃刀外,我还是属于那种不够俊朗,却实实在在普通的小年青。

新兵连里都是一群同龄人走到了一起,生活和训练虽然苦点累点,但大家过的还是很愉快的。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很快结束了,在即将奔向老部队的时候,新兵连打乱重新分配。这样我们一个公社来的五十个老乡将被分配到587团三个营加一个团直属后勤。

和我一起分配到587团2营6连一个连队的有武汉冮相举、沙口老乡有秦本玉、付中元、董本高、戴家场有吴存栅、刘昌美、陈启祥八人。当年我们的连队在“八一盐场”参加军工生产,地点在天津塘沽渤海沿岸的一个海滩边。在下老兵连之前,我们在连队留守处住了几天。碰见老乡时,都因单位不同表情也不同,从每个人的表情中都能看出来,凡是达到理想的都很高兴,没有达到理想的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新兵分配结束后,新兵连的生活也就随着新兵连的解散而结束了。从这里我和每个人一样,赴各自要去的老连队了,开始了新的生活。几十年过去了,虽已脱下军装,对部队的点点滴滴却难以忘怀,特别是新兵连,,是自己抹不去的人生经历,也是每个军人的起步点。

三十五年过去了,对于当过兵的人来说,新兵连生活留下的印迹太深刻了,值得回忆和记述的也太多了。这其中有苦累也有欣喜,有挫折也有进步,有泪水也有欢笑。我的新兵连生活,那段经历尽管不是最完美的,也有缺憾,却确确实实锻炼了我的意志和品格,后来经历的很多困难和挫折都能一一闯过来,与此密不可分。

我的一段新兵生活经历,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部队说好也好,说不好也好,反正我是选择超期复役后离开的,人间地狱的各中滋味是说不明白的,也并非每个兵种都像地狱一样,无论是地狱也好,天堂也罢,我们不是来部队享福来了,一段新兵连生活岁月让我刻骨铭心,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笔财富。

我“青春”那段新兵连生活,是难忘而深刻的,青春印记是鲜活而炽热的,永远在心中保持着不灭的青春之火,有了新兵经历才有对流逝青春岁月,永恒的回忆,提到“青春”一词,更加使我不能忘记新兵连的三个月,那时的我青春情愫毫无功利,纯净、只乎一颗心。“保卫祖国、无私奉献”。

随着年龄增长,过去的纯粹再也回不去了,它已经不可复制!正因如此,回忆才更让我感触。青春是回不了头的,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很多人的青春都已在不知不觉中悄悄逝去了。

对于青春时期在部队生活得与失,我的看法是每一个人都有青春。“青春属于每一人,每一代人。剥除那些外在的东西,处了经历不同外,其实大多数人的思想,都殊途同归,从懵懂到清醒,从勇敢无畏到成熟审慎,其中有得到,有失去这是每个人在自己的青春里都能感知到的东西。

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新兵连那段岁月是用来回忆的,当年怀揣着它吋,它一文不值,甚至讨厌它。等到生命将耗尽时,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

新兵生活的经历就像是写在水上的字,顺流而下,想回头寻找的时候总是失去了痕迹,因为在水上写字,无论多么的费力,那水都不能永恒。如果我们企图要驻在过去的快乐里,那真是自寻烦恼,而我不时从记亿中想起新兵连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