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老兵回忆朝鲜战争:美对长津湖血战骄傲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46 9633
导读:马鲍回忆起与志愿军的肉搏战时,禁不住流泪。 至今仍保持从军时的个性 罗兰德·马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战士—他文身,说话尖刻,声音粗哑,争强好胜。   也许你会说:这种士兵在美国军队里很常见,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寻常。   如果我告诉你:罗兰德·马鲍是一名91岁高龄的海军陆战队老兵,到现在都保持着从军时的个性,你还会认为他“很常见”吗?   马鲍写了509页的战争回忆录,记录了他在二战时期及之后的朝鲜战争中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役,比如发生在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战役、朝鲜北部的长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鲍回忆起与志愿军的肉搏战时,禁不住流泪。

至今仍保持从军时的个性

罗兰德·马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战士—他文身,说话尖刻,声音粗哑,争强好胜。

也许你会说:这种士兵在美国军队里很常见,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寻常。

如果我告诉你:罗兰德·马鲍是一名91岁高龄的海军陆战队老兵,到现在都保持着从军时的个性,你还会认为他“很常见”吗?

马鲍写了509页的战争回忆录,记录了他在二战时期及之后的朝鲜战争中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役,比如发生在南太平洋的所罗门群岛战役、朝鲜北部的长津湖战役等。

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在马鲍的内心深处,惨烈的战争场面从未消失,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场景甚至更加清晰起来,比如战友维·威利·威尔逊杀死19个日本兵。

那是太平洋布干维尔岛(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战役中的事,威尔逊用20发子弹,射杀了19名日本兵,因“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

“他只用了20发子弹就干掉了19个日本兵。获得勋章后他得意洋洋地向我们炫耀。我们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马鲍说。

上世纪80年代,马鲍让儿子把自己的战争回忆录用打字机打出来,寄给一家出版社。因为种种原因,这本书没有出版。直到最近,马鲍的经历才被公众知晓:他的回忆录和其他600多位战争亲历者的故事一起,被名为“亲历战争”的虚拟图书馆“一网打尽”。

这个虚拟图书馆的创办人名叫汤姆·比蒂,是亚特兰大市的一名商人。如果没有比蒂,马鲍的战争故事可能永远不为外界所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朝鲜战场上的马鲍

和颜悦色的老人突然脸色铁青

去年,在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之际,美国媒体策划了一系列报道。比蒂读了某报一则题为“朝鲜长津湖17天血战”的报道后,才知道罗兰德·马鲍这个老兵。他通过这家报纸打听到了马鲍的下落,并采访了他。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长津湖战役从1950年11月27日打响,持续了近一个月。马鲍当时是一名上尉,手下有500名士兵。

战斗中,马鲍所在的海军陆战队被志愿军分割包围,他们凭借强大的火力与优良的装备突围,撤退到朝鲜半岛南部。马鲍在突围时负伤,被送往日本治疗。

马鲍一共在长津湖战场上呆了17天,他的500名士兵只剩下16人。

长津湖战役以志愿军的胜利告终,美国海军陆战队却把长津湖之战视为骄傲的资本。用美国历史学教授苏珊·柯普兰德的话说:“这是我们能够创造奇迹的一个例证。”

不过,在1949年至1953年任美国国务卿的迪安·艾奇逊却不这么看长津湖之战,他认为这是“美国军队自第一次布尔河战役(发生于1861年美国内战时期)以来最为惨重的失败”。

当比蒂把艾奇逊的这一观点告诉马鲍时,在前一秒钟还和颜悦色的老人突然脸色铁青。“我们并没有吃败仗,”马鲍声音尖利地说,“我们(撤退)只是因为要去必须去的地方。”

朝鲜战争结束后,马鲍退役,成为一名邮差。他的好友雷·戴维斯继续留在军中,后来成为四星上将。

已于2003年去世的戴维斯也参加了长津湖之战。回忆起昔日与老友在战场上的岁月,马鲍泪流满面。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与中国士兵的肉搏战”

长津湖之战极其惨烈,马鲍在向比蒂回忆这场战役时,数度哽咽。

马鲍说,当他们扼守的一座山头快被志愿军攻陷时,他向士兵们下令: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实在不行就拼刺刀。

“不要以为我会为这话感到自豪,当时我们在做不得不做的事。”马鲍告诉比蒂。

气温骤降到摄氏零下30度,两国军队的许多武器失去了作用,许多士兵冻死冻残。

美军弹药的代号是“图齐罗尔”(一种太妃糖),负责装运空投弹药的后勤人员以为要往飞机上装载真的太妃糖,于是不久,在前线冻得半死的马鲍他们收到了从天而降的“甜蜜”。

马鲍说,在极低的气温下,食物和水已经冻成了冰坨。“不过你可以把一颗图齐罗尔放在腋下,一会儿就变得松软……”

马鲍说,他不认为自己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但他承认自己“有些问题”。

“我总是在凌晨3点钟从噩梦中醒来,”马鲍老泪纵横,语调也有些激动,“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与中国士兵的肉搏战,他们的脚都冻烂了,却一个劲儿地往前冲,一波接一波。他们只是孩子,我们却别无选择。”

马鲍停顿了一下,翻了翻他那本未出版的回忆录,继续说:“不能不感到对不起他们(志愿军)。时至今日,我经常想到我的弟兄,也经常想到他们。”

本文内容于 2014/1/23 10:31:57 被hinatou编辑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楼 zhangzizhong1940

美老兵回忆朝鲜战争:美对长津湖血战骄傲


朝鲜战场上的马鲍

和颜悦色的老人突然脸色铁青

去年,在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之际,美国媒体策划了一系列报道。比蒂读了某报一则题为“朝鲜长津湖17天血战”的报道后,才知道罗兰德·马鲍这个老兵。他通过这家报纸打听到了马鲍的下落,并采访了他。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长津湖战役从1950年11月27日打响,持续了近一个月。马鲍当时是一名上尉,手下有500名士兵。

战斗中,马鲍所在的海军陆战队被志愿军分割包围,他们凭借强大的火力与优良的装备突围,撤退到朝鲜半岛南部。马鲍在突围时负伤,被送往日本治疗。

马鲍一共在长津湖战场上呆了17天,他的500名士兵只剩下16人。

长津湖战役以志愿军的胜利告终,美国海军陆战队却把长津湖之战视为骄傲的资本。用美国历史学教授苏珊·柯普兰德的话说:“这是我们能够创造奇迹的一个例证。”

不过,在1949年至1953年任美国国务卿的迪安·艾奇逊却不这么看长津湖之战,他认为这是“美国军队自第一次布尔河战役(发生于1861年美国内战时期)以来最为惨重的失败”。

3楼 zhangzizhong1940
当比蒂把艾奇逊的这一观点告诉马鲍时,在前一秒钟还和颜悦色的老人突然脸色铁青。“我们并没有吃败仗,”马鲍声音尖利地说,“我们(撤退)只是因为要去必须去的地方。”

朝鲜战争结束后,马鲍退役,成为一名邮差。他的好友雷·戴维斯继续留在军中,后来成为四星上将。

已于2003年去世的戴维斯也参加了长津湖之战。回忆起昔日与老友在战场上的岁月,马鲍泪流满面。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与中国士兵的肉搏战”

长津湖之战极其惨烈,马鲍在向比蒂回忆这场战役时,数度哽咽。

马鲍说,当他们扼守的一座山头快被志愿军攻陷时,他向士兵们下令: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实在不行就拼刺刀。

“不要以为我会为这话感到自豪,当时我们在做不得不做的事。”马鲍告诉比蒂。

气温骤降到摄氏零下30度,两国军队的许多武器失去了作用,许多士兵冻死冻残。

美军弹药的代号是“图齐罗尔”(一种太妃糖),负责装运空投弹药的后勤人员以为要往飞机上装载真的太妃糖,于是不久,在前线冻得半死的马鲍他们收到了从天而降的“甜蜜”。

马鲍说,在极低的气温下,食物和水已经冻成了冰坨。“不过你可以把一颗图齐罗尔放在腋下,一会儿就变得松软……”

马鲍说,他不认为自己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但他承认自己“有些问题”。

“我总是在凌晨3点钟从噩梦中醒来,”马鲍老泪纵横,语调也有些激动,“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与中国士兵的肉搏战,他们的脚都冻烂了,却一个劲儿地往前冲,一波接一波。他们只是孩子,我们却别无选择。”

马鲍停顿了一下,翻了翻他那本未出版的回忆录,继续说:“不能不感到对不起他们(志愿军)。时至今日,我经常想到我的弟兄,也经常想到他们。”

所处的地位不一样,得出的结论自然不一样。

马鲍只看到了自己所处的陆战一师从无数中国人的包围圈中突围而出,自然觉的光荣。

艾奇逊所处的位置比马鲍高几十级别,知道的比马鲍多的多,他知道在东线,在长津湖畔,联合国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从一支没有空军,没有重火炮,没有棉衣(这点不知他知不知道,前两点战斗的前线指挥官就能得出结论),只有轻武器的军队手里逃脱。他自然会认为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败仗。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