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共和国的农民,他们的原罪,何时能够赦免?

共和国的农民 看得我好心酸



共和国的农民 看得我好心酸



共和国的农民 看得我好心酸



共和国的农民 看得我好心酸



共和国的农民 看得我好心酸



共和国的农民 看得我好心酸


《一个留守儿童的自白》

从出生我就注定和父母分离

我的父亲没有文化是个文盲

只会对我怒吼只会喝酒、卖苦力和刨锄头

我要走几十里山路去读书

生病了要去很远的地方看医生

我的母亲只会抱着我流泪痛哭

我的姊妹来到沿海在红灯下出卖青春、笑脸和皮肉

我注定生来矮小而瘦弱营养不良口齿不清说着可笑的乡音

如果我要考大学比起北京居民,

我只有二百分之一的可能被录取

这一切都因为我有原罪

我有原罪

因为我生来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六十年了

我的父辈已经为共和国牺牲了六十年

为了这些城市的大厦和一个GDP

起初是我的哥哥我的姐妹

如今是我

今天我来到这里请求请求你们的赦免

赦免我的原罪

我有原罪

我有原罪

因为我生来是一个农民的孩子

同时我也深知无论加诸于我的是何结果

我都会像我的父辈一样沉默而谦卑接受所有的悲剧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