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风帆战舰

毕钵罗 收藏 5 3963
导读:宪法号是十九世纪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最有名的一艘战舰,它被美国海军视为拼搏和胜利的象征。在历代众多名家的宪法号作品中,此画被认为是最具表现力的一幅,它用极其丰富的色彩和非常细腻准确的细节描绘,表现战舰航行在大海上的迷人景象,此画现被收藏在美国波士顿“宪法号”战舰博物馆。 《“宪法”号》美国海军史上最有名的风帆快速护卫舰。该舰总长62.2米,宽13.6米,型深6.85米,排水量2200吨,帆面积3969平方米,装备28门24磅和10门12磅火炮,船员400人,于1797年10月21日在波士顿下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古代风帆战舰



古代风帆战舰


宪法号是十九世纪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最有名的一艘战舰,它被美国海军视为拼搏和胜利的象征。在历代众多名家的宪法号作品中,此画被认为是最具表现力的一幅,它用极其丰富的色彩和非常细腻准确的细节描绘,表现战舰航行在大海上的迷人景象,此画现被收藏在美国波士顿“宪法号”战舰博物馆。

《“宪法”号》美国海军史上最有名的风帆快速护卫舰。该舰总长62.2米,宽13.6米,型深6.85米,排水量2200吨,帆面积3969平方米,装备28门24磅和10门12磅火炮,船员400人,于1797年10月21日在波士顿下水。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该舰曾参加40多次海战,在一对一的战舰较量中更屡屡获胜,因而成为海军拼搏和胜利的象征。

古代风帆战舰


《"卡蒂萨克"号的浪漫航行》作者:福兰克.史密斯(1879 - 1967)

英国“卡蒂萨克”号是世界帆船史上航行速度最快的一艘船,它代表着帆船建造技术的顶峰。1872年6月18日,它和另一艘著名快速帆船“塞姆皮莱”号一起从中国上海起航,驶往遥远的英国,这是帆船历史上最后一次也是最有名的一次比赛,它标志着帆船伟大传统的结束与一个航海新纪元“蒸气机”时代的来临。这幅作品生动地描绘了“卡蒂萨克”号乘风破浪的浪漫旅程。

19世纪最有名的帆船之一“卡蒂萨克”号。现在它停在岸边,每年接待成千上万的参观者。它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使人们回忆起历史上的巨型帆船。在蒸汽船取代帆船之前,“卡蒂萨克”号之类的帆船被用来从中国运回茶叶,从澳大利亚运回羊毛。“卡蒂萨克”号是帆船制造史上建造的最快的一艘帆船。唯一可以与之一比高低的是“塞莫皮莱”号帆船。两船于1872年6月18日同时从上海启航驶往英国,途中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比赛。这场比赛持续了整整4个月,是这类比赛中的最后一次,它标志着帆船伟大传统的结束与一个新纪元的开始。

比赛开始后,“塞莫皮莱”号率先抵达爪哇岛。但在印度洋上,“卡蒂萨克”号驶到了前面。看来,它首先返抵英国是确信无疑的了,但它却在比赛中连遭厄运。8月份“卡蒂萨克”号遭到了一场特大风暴的袭击,失去了一只舵。船身左右摇晃,无法操纵。船员用备用的木板在船上赶制了一只应急用的舵,并克服重重困难将舵安装就位。这样一来,大大降低了船的航速。因为船不能开得太快,否则就有危险,应急舵也会被刮走。因为这个缘故,“卡蒂萨克”号落到了后面。跨越赤道后,船长将船停靠在一个港口,在那儿换了一只舵。但此时,“塞莫皮莱”号早已在500多英里之遥了。尽管换装新舵时分秒必争,但“卡蒂萨克”号已经不可能取胜了,它抵达英国时比“塞莫皮莱”号晚了 1个星期。但考虑到路上的多次耽搁,这个成绩也已很不容易了。毫无疑问,如果中途没有失去舵,“卡蒂萨克”号肯定能在比赛中轻易夺冠。

古代风帆战舰


《银色海洋》 作者:亨瑞.斯科特(1911—1966)

这幅作品描绘快速帆船在大洋航行的优雅风姿。

古代风帆战舰



古代风帆战舰


《特拉法尔加海战》作者:蒙 坦格.佐森(1895 - 1973)

特拉法尔加海战,一场海军史上名垂青史的战斗,大英帝国因为此战的胜利而走上了海洋霸主的道路。美术大师蒙坦格.佐森的这幅作品,描绘的正是那场传奇战斗中最为激烈的一刻。

1805年秋,拿破仑战争进入高潮。当时这位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正准备对奥地利发动决定性的乌尔姆-奥斯特利茨战役,急需法西联合舰队攻击奥地利盟国那不勒斯,以援助他的地面战役。

然而,此时由法国海军中将维尔纳夫统帅的法西联合舰队,却被纳尔逊率领的英国舰队封锁在西班牙加的斯港内。维尔纳夫清醒地认识到:如按照拿破仑的命令回师地中海,首先要冲过纳尔逊这一关。但是他深知自己不是纳尔逊的对手,因而迟迟不敢出发。原来,在9月初纳尔逊即得知了法国舰队到达加的斯港与西班牙舰船会合,并处在英海军将领科林伍德的监视之下的情况。不久,海军部就派遣他率4艘军舰前往加的斯与科林伍德会合,以加强对该港的封锁。

9月28日,两支分舰队在加的斯附近海域会合,组成了拥有33艘战舰的英国舰队。会合之后,纳尔逊接替了科林伍德的指挥,并开始对加的斯港实施封锁。在纳尔逊到达加的斯的当天,正好是他47岁的生日。这位独臂独眼的猛将,在英国海军中德高望重。纳尔逊利用各舰长为他祝贺生日的时机,在旗舰"胜利"号上召开作战会议,阐述了他酝酿已久的作战计划。

纳尔逊的计划是:截断敌人纵队,集中火力逐次攻击敌舰队的各个部分。为此,他没有遵守死板的皇家海军《战斗条令》中规定的一路纵队线式战术,而是将英国舰队分成双列:其中一个分队以垂直角度突入敌纵队,切断其后卫与中军的联系,然后集中兵力突击敌舰队后卫舰只。另外一个分队则切断敌中军和前卫的联系,集中炮击敌中军。这样,纳尔逊便能使用他的全部兵力去集中攻击敌舰队三分之二的战舰。为了迅速割裂敌队形,两个分队的前锋分别由100门炮的"王权"号和l04门炮的"胜利"号担任。因为两舰都是三层甲板、百门炮的战列舰,威力要比只装有74门炮的敌舰要大得多。纳尔逊之所以敢下定这样的决心,采用这种不合条令要求的战术,主要是因为英国海军拥有威力强大的武器--巨型短炮,它们能在近距离内给敌造成致命的损伤。此外,英舰还有训练有素的炮手和新式的炮弹点火装置,能保证炮手在航行中随时进行射击。当纳尔逊慷慨激昂地讲完他的计划时,许多人心悦诚服地流下了热泪,一致赞同道"这主意新颖、独一无二--简单"。

1805年10月19日,维尔纳夫迫于拿破仑的压力,终于率领由33艘战列舰组成的法西联合舰队驶离加的斯港,进入大西洋。双方的舰队并未直接接触,而是远远地监视着对方。此时的纳尔逊并不急于求战,他是想先将敌舰队诱出,再攻歼之。因此,只要敌舰队不离开自己的视野就可以了。

第三天黎明时分,两支舰队在西班牙特拉法尔加角以西的海面上相遇了。此时维尔纳夫的联合舰队正向东南方的直布罗陀海峡行驶,但他却仍心神不定。凌晨6点,纳尔逊向舰队发出了信号"分两支舰队前进"。这时,由科林伍德指挥的15艘军舰,成一列向下风方向散去;纳尔逊则亲率另11艘军舰组成上风一列,同时发起冲击。

维尔纳夫见势不妙,于8时整下令全舰队大转弯,掉头北驶。这正如纳尔逊所预料的那样,联合舰队企图北上返回加的斯港。然而,由于纵队很长,所以法西联合舰队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转向北方前进,但是秩序却非常混乱。

11时10分,法国海军110门炮的战舰"弗高克斯"号最先看到英舰"王权"号驶近,遂发出开火命令,打响了特拉法尔加海战的第一炮。 "王权。号战列舰之所以能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列,这得益于它 采用了先进的造船技术。它与"胜利"号一样,在船体的外壳上包装 了铜皮,使得航速有了很大提高。因此,它只用了10分钟就插进了法国军舰"弗高克斯"号和西班牙军舰"圣安娜"号之间,按预定计划将联合舰队拦腰截断。紧随他的14艘英舰,与16艘敌舰在近距离内展开了激烈的炮战。"王权"号的第一次舷炮齐射就击毁了"圣安娜"号的尾部,使400名水兵丧失了战斗力,约占全舰人数的一半。

与此同时,纳尔逊正率领另11艘军舰向敌中军冲去。11时50分,决战即将开始之际,纳尔逊在旗舰"胜利"号上向舰队发出了著名的信号:"英国期待每个水兵恪尽职守!" "胜利"号在接敌过程中,为了节省弹药,40分钟没有还击。它的主桅帆被穿了许多大洞,主桅杆也被炮弹击中,航速减慢了不少。正在这时,纳尔逊发现了敌旗舰"布欣陶列"号。然而,纳尔逊并未直接向它驶去,而是佯攻其前卫,遂改为与敌纵队平行的航向行驶,给维尔纳夫造成了纳尔逊企图采用老式线式战术的错觉。几分钟后,当舰队将靠近目标,接近其火炮射击范围之际,纳尔逊却突然命令"胜利"号调转方向,直逼敌纵队的中军。同时,向舰队发出了另外一个信号"近距离击敌!",这便是后人称道的"纳尔逊密诀"。

12时15分,"胜利"号率先插到"布欣陶列"号和"敬畏"号之间,把已遭科林伍德腰斩的联合舰队再次齐胸劈断。这时,纳尔逊才下令开火。刹那间,"胜利"号的巨型短炮和双弹丸炮同时齐射,一发巨炮内装了一颗30·6千克的炮弹和500颗散弹,直接射进"布欣陶列"号的尾部舷窗,给该舰造成了重大损伤。被纳尔逊截开的10艘前卫战舰,无心恋战,企图躲入加的斯港避难,中军的7艘战舰则与纳尔逊的舰只绞织在一块,形成了混战的局面。

下午1时15分,"胜利"号被击断的桅杆钩住了"敬畏"号,纳尔逊见有机可乘,正在后甲板上冒着枪林弹雨准备用接舷战来占领它。但是,他一身金碧辉煌的军服和佩带的勋章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敬畏"号上的一名特等狙击手,居高临下地击中了纳尔逊,使纳尔逊受了致命伤。尽管如此,双方胜负却已成定局,由于英国战舰火力强大,近战优势明显,因而联合舰队渐渐无力抵抗。半个小时后,科林伍德下令结束战斗。纳尔逊在弥留之际获悉了英国舰队取胜的消息。

这次帆船时代最大的海战就此结束,法西联合舰队损失惨重,有18艘舰船被击沉或俘获,只剩下11艘回到加的斯港。从维尔纳夫以下,有7000人当了俘虏,死伤2600人。而英国方面舰只损失轻微,包括纳尔逊在内伤亡1600人。

特拉法尔加海战的胜利,不仅把英国从拿破仑入侵的威胁中解脱了出来,而且确立了英国的百年海上霸主地位。正因如此巨大的历史意义,英国人把纳尔逊视为伟大的民族英雄,他的旗舰"胜利"号也被当作重要的历史文物而保存了下来。 此文引自《经典战役》

古代风帆战舰


古代风帆战舰


《皇家“阿伽门农”号战舰》作者:杰夫.亨特

1796年,海军准将纳尔逊在皇家“阿伽门农”号上升起了他的将旗,率领着他的第一支舰队,在热拉亚海外进行军事行动。图中领头的是旗舰“阿伽门农”号、紧随其后的分别是装备32门火炮的“梅利埃格”号、“布兰奇”号、装备64门火炮的“王权”号和著名双桅战舰“快速”号。“阿伽门农”号的隆隆炮声,打破了笼罩着这支强大舰队的落日时分特有的宁静。

皇家海军“阿伽门农”号,一艘拥有64门大炮的战船,由著名的海军造船专家,“胜利”号的设计师--托玛斯.施奈德主持设计,亨利.亚当斯主持建造。历时4年,于1781年下水。皇家海军著名将领霍雷肖.纳尔逊在1793年到1796年间,指挥“阿伽门农”号参加了无数次战斗, 其中1794年的卡尔伊海战中,纳尔逊右眼受伤。1793年率舰访问那布勒斯的途中,纳尔逊在“阿伽门农”号上结识了汉密尔顿小姐。在皇家海军崛起的数十年里,“阿伽门农”号一直是风云变幻的历史事件的核心,战斗在在塞尔兹、哥本哈根和特拉法尔加的海洋上。退役后,“阿伽门农”号加入东印度公司,继续转战在圣多米尼哥等南美洲海域。后来这艘光辉的战舰消失了。它在南美洲乌拉圭普雷特河沉睡了300年,于1995年再度被考古人员发现。“阿伽门农”号的发现,成为近十年世界考古学界的盛举。

古代风帆战舰


《“亚历克斯.吉布森”号在纽约》作者:亨瑞.斯科特(1911—1966)

这幅图向人们展示20世纪初期普遍使用的远洋帆船的风貌,从作品中人们也可以感受到美国崛起时期强烈的朝气蓬勃的气氛。

古代风帆战舰


《新月》 作者:蒙 坦格.佐森(1895 - 1973)

古代风帆战舰


《“公爵”与“公爵夫人”号》 作者:蒙坦格.佐森(1895 - 1973)

这幅作品描绘两艘小型英国武装船,1708年由英国殖民者罗杰斯.伍兹率领,以抢掠西班牙商船为主要目的,开始为期2年的环球航行冒险。著名荷兰航海家威廉玛.丹皮尔亦随舰出发,在这次航行中,1709年“公爵”号在费尔兰德斯岛附近发现并拯救了鲁宾逊,这段故事引出了著名小说《鲁宾逊漂流记》。当然对伍兹而言,这次抢劫之旅的最大收获是数以十亿英镑计的财富。从此他由一个码头边的小混混变成了亿万富翁。对英国来说,罗杰斯.伍兹是一个忠实的公民,对西班牙而言,他无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海盗。

古代风帆战舰


《大西洋追击舰队中的“胜利”号》 作者:杰夫.亨特

1999年,作者受一位热衷于“胜利”号风帆战舰的客机机长委托,创作了这幅作品,一幅以蓝色大洋和雄伟战舰为主题的佳作:1805年5月,皇家海军地中海分舰队的10艘战列舰和3艘巡洋舰在纳尔逊海军中将的率领下,横越大西洋追击维尔纳夫统帅的法国土伦舰队。这次作战行动,也是“胜利”号光荣生涯中唯一的一次横穿大洋。

纳尔逊横越大西洋的行动,实际是中了法军的调虎离山计,但历史阴差阳错,使得法军的战略企图没能实现。

按照拿破伦的设想,法军派出数支舰队突破英国围困,横越大西洋,跑的远远地去骚扰大西洋对岸西印度群岛的英国殖民地。以此引诱英国舰队跨洋追击,在确认英国舰队上钩以后,法军各舰队迅速汇合,并掉头回航,争取一两个月的时间差,投入到渡海进攻英国本土的战斗。而此时强大的英国海军主力远在大西洋对岸,远水不救近火。

这项计划从1805年1月开始实施,法国先后有米西赛和维尔纳夫率领的两只舰队突围出海前往西印度群岛,负责围困维尔纳夫舰队的皇家海军地中海分舰队错误判断法军动向,在地中海搜索了几十天,本来这时法国舰队应该已经越过大西洋开始骚扰,可惜维尔纳夫舰队出海不久,就因为飓风而退回土伦港,呆了1个多月才又出发,丧失了宝贵的时间。1805年3月,维尔纳夫舰队再次成功躲过纳尔逊的搜索,出发前往西印度群岛,纳尔逊在一个多月以后获知这一消息,立刻率属下战舰于5月10日展开追击,皇家海军部不知纳尔逊舰队已经离开辖区前往大西洋,又派出柯林伍德率11艘战列舰投入追击法军。至此,拿破伦的计划几乎大功告成。遗憾的是,在西印度群岛的两支法国舰队也未能汇合,维尔纳夫舰队又因为风暴的影响没能按时到达汇合点,早先抵达的米西赛舰队无奈只能独自返回法国,这样一来,法军舰队也没能形成聚集力量。拿破伦只好寄希望于维尔纳夫舰队能将英国舰队拖在大洋对岸,使自己能够专心进攻英国本土。然而投入追击的英国柯林伍德舰队在途中偶然碰到了一队英舰,知道纳尔逊也展开了追击。于是柯林伍德舰队提前返航,拿破伦分散敌军的计划基本泡汤。最后,在大西洋对岸的维尔纳夫舰队得知纳尔逊舰队已经逼近,因为怯战,呆了两天就赶紧返回,拿破伦原本希望维尔纳夫能在大西洋对岸和纳尔逊周旋35天。结果纳尔逊舰队紧紧追逐着维尔纳夫舰队于7月22日回到了西班牙,一锅好米煮成了夹生饭,为期大半年的大西洋捉迷藏终于以法国的战略失败而告终。

古代风帆战舰


特拉法尔加前奏 作者:德里克.加德纳 (英 1914-)

特拉法尔加前奏 作者:德里克.加德纳 (英 1914-)

水彩画

作为经典战例,特拉法尔加战役是海事绘画的重要主题,这幅水彩画出自英国海事绘画大师德里克.加德纳之手,描绘皇家海军舰队在薄暮中开赴战场,一部名垂青史的战斗就这样在风平浪静中奏响了序曲。 沐浴晨光,一马当先的,是那艘后来成为战舰之魂的“胜利”号。

古代风帆战舰


《"爱德华.凯里"号捕鲸船》 作者 罗瑞.克洛斯(英)

这幅作品绘于1998年,表现"爱德华.凯里"号捕鲸船顶着烈日从南塔基特出发,开始新一轮的冒险,这条著名的捕鲸船忙碌的20多年生涯几乎全部是在海上渡过,获取了上万桶鲸油和几千吨骨粉,由于收获丰盛而在血腥的捕鲸史上留下了名声。也许是报应吧,就象它用烈火熔化鲸脂一样,最终自己也在南北战争的烈火中飞灰烟灭。

十九世纪前期是美国马萨诸塞州南塔基特的流金岁月,热火朝天的捕鲸业造就了这里的喧嚣和繁华,数十年来,一条又一条的捕鲸船载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家和流浪汉从这里驶向大海,满怀信心地向“统治海洋的怪兽”发起挑战。无数的鲸油也从这里源源不断的流往正被工业革命之火烤灼的浓烟滚滚的大陆各地,点燃着伦敦的灯塔,润滑着纽约的机械,推动着人类文明的疯狂发展。就象自然界其他受尽摧残的生物一样,由于过渡捕杀,鲸,这种在海洋中生活了数亿年古老而高贵的动物迅速遭到灭顶之灾,很快就濒临绝境。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逐渐意识到原始而粗暴的发展将断送人类自己的前程,最终做出限制和禁止商业捕鲸禁的令。然而在文明进步今天,我们一方面通过艺术家的作品来回顾那些令人感慨的时光,另一方面仍然要为日本之类顽固坚持商业捕鲸的国家鼠目寸光的愚行为而扼腕长叹。

古代风帆战舰


《“塞姆皮莱”号从福州启航》 作者:蒙坦格.佐森(1895-1973)

“塞姆皮莱”号是十九世纪的著名快速帆船,它跨越大洋,从中国运输茶叶等商品到英国。这幅画表现了“塞姆皮莱”号清晨从福州出发,即将展开万里远航的情景。

古代风帆战舰


《冒险之日》作者:蒙 坦格.佐森(1895 - 1973)

这是佐森生前最后一幅海军题材的绘画。

古代风帆战舰


《“爪洼”号和“宪法”号之战》作者:蒙 坦格.佐森(1895-1973)

这幅作品描绘1812年12月,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美国海军“宪法”号快速战舰与英国皇家海军“爪哇”号快速战舰之间的战斗,最后“宪法”号取得了胜利。

古代风帆战舰


《百日征伐》作者:杰夫.亨特

这幅作品最初是为派特里克·欧布莱恩的著名小说《怒海争锋》第十九卷《百日征伐》所绘的封面画,后来画家绘制成油画出售,画面充分表现了十九世纪大航海的时代雄风,描绘了虚构的皇家海军舰艇编队暗夜出征的情景,一马当先的即是著名舰艇“惊奇”号。

《怒海争锋》(Master and Commander)是英国小说家派特里克·欧布莱恩(Patrick O'Brian)的畅销航海小说,欧布莱恩从1969年开始创作这套系列小说,主要描写了19世纪初拿破伦战争时,杰克·奥布里船长和船上的外科医生斯蒂芬·马图林(同时也是特工)所进行的航海冒险故事,这套小说总共20卷,在西方相当流行。欧布莱恩于2000年1月去世,享年85岁,在全世界他拥有众多读者。

古代风帆战舰



《远征地中海》作者:杰夫.亨特

作品描绘1815年,美国派出10艘战舰,以陆军中尉德克托尔为指挥,前往地中海的利波里沿岸地区进行清剿海盗行动的情景。这是美国海军首次远洋作战,这支舰队在地中海的战斗,对美国海军的发展起到了相当的促进作用。

古代风帆战舰

《肯纳贝克河船厂》作者:杰夫.亨特

作品描绘1884年12月,在寒冷的冬季,麦克唐纳造船厂“海德”号建成时的情景,它静静地停泊在肯纳贝克河边,蓝天白雪衬托之下,显得华贵而高雅。


古代风帆战舰


《伯明翰.理查德号》作者:杰夫.亨特

画面描绘美国独立战争期间,1799年9月美国海军派出以“伯明翰.理查德”号为旗舰的5艘战舰组成一支小型舰队,由著名将领约翰·保罗·琼斯率领,出海寻战英国皇家海军。23日,他们遇上了英国波罗的海护航商队,并与护航的两艘英国战舰爆发激战,战斗中”伯明翰.理查德“号与英国战舰“塞拉皮斯”号接舷,琼斯把敌舰和本舰缠在一起,互相用大炮抵近轰击达2个小时,直到英舰抵挡不住而投降。此战也成就了约翰·保罗·琼斯勇猛的名声。

“伯明翰.理查德”号,备炮40门,原为法国商船,后改装成战舰,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幼小的海军舰队(当时叫“大陆海军”,还没有美国海军)的主力战舰。“伯明翰.理查德”这个名字是为纪念本杰明.富兰克林而取的,在法语中的含义是“富兰克林可怜的理查德号”

在独立战争那些年代,西方海军的规矩是两国间一但爆发战争,敌对国不管军船和民船都成为战斗的目标,而胜利一方的舰长和船员可以与政府分享抢掠敌方商船的收益,因此参加海军是一件很有油水的事情,海军力量也得以迅速发展。当时很流行一种叫“私掠船”的船种,就是民船加几门大炮,便于出海打劫。1799年9月的这场战斗,实际也是美国独立军的众多出海抢掠行为中的一次。因为当时约翰·保罗·琼斯计划对付的本来就是两支商船队,一支从英国到西印度群岛,一支从英国到波罗的海。结果遇上正规军护航,大战一场。在英国的眼里,当时美国不是独立的国家,他们的海军也理所当然地被视作海盗,船员被捕获以后是按照海盗而不是战俘来对待,被投入监狱。

古代风帆战舰


《YELLOW海军上将》作者:杰夫.亨特

在水手和军官们的目送之下,一艘小艇载着未来的YELLOW海军上将--杰克·奥布里船长,离开了战列舰“罗神”号,也离开了雄伟的舰队,离开了波澜壮阔的海洋。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一片未知的,充满权谋和挑战的大陆。

“YELLOW海军上将”是小说《怒海争锋》(Master and Commander)的第18本,描写杰克·奥布里船长离开海洋来到陆地上的生活,与海洋的广博、宏大和真诚的情况不同,到了陆地上以后,船长必须面对繁杂而局促的人际关系和意想不到的曲折前途。杰夫.亨特的这幅名画,充满了船长对昔日辉煌的留恋和对未知将来的忧心,告别强大的舰队,一叶扁舟驶向远方......

《怒海争锋》(Master and Commander)是英国小说家派特里克·欧布莱恩(Patrick O'Brian)的畅销航海小说,欧布莱恩从1969年开始创作这套系列小说,主要描写了19世纪初拿破伦战争时,杰克·奥布里船长和船上的外科医生斯蒂芬·马图林(同时也是特工)所进行的航海冒险故事,这套小说总共20卷,在西方相当流行。欧布莱恩于2000年1月去世,享年85岁,在全世界他拥有众多读者。

古代风帆战舰


威菲湾可可岛上的海盗巢 作者:蒙 坦格.佐森(1895-1973)

海盗题材在西方海洋文化中冒险和传奇的色彩反而多过邪恶,站长认为这与西方文明多是靠抢掠起家不无关系。这幅作品创作于1970年,描绘印度洋上一个海盗盘据的叫“可可克利”的小岛,显然海盗们刚捞了一票,满载赃物返回巢穴。在画家笔下,南太平洋令人心醉的自然风光掩盖了许多肮脏和血腥的故事。

十七和十八世纪是海盗猖獗的时代,他们在印度洋上频繁出没,抢掠往来中国和西方之间的商船,直到沿途岛屿逐渐成为西方殖民地,在殖民者的不断打击下海盗们才有所收敛。“可可克利”小岛于1609年被英国海员威廉玛.克利发现并命名(克利的耶树岛)直到1823年第一批英国殖民者来到以前,这里一直是个著名的海盗巢穴。1857年该岛被并入英联邦,现在它属于澳大利亚。

古代风帆战舰



《炮击“查伊拉”号》 作者:杰夫.亨特

1795年3月13日-14日,英法在地中海热拉亚湾爆发海战,这幅作品表现了皇家海军“阿迦门农”号战列舰在舰长纳尔逊的指挥下炮击法国海军“查伊拉”号战列舰的情景。

1795年3月13日,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的一支14艘战舰的编队在热拉亚湾发现了法国海军“查伊拉”号战列舰及其随行舰只,虽然“查伊拉”号因为主桅损坏而行动迟缓,但其装备的84门大炮及身旁三艘大型护卫战舰(装备120门大炮的“圣克纳茨”号和装备74门大炮的“申逊”号及“吉尼伯阿斯”号)依然将敢于 冒然接近的一艘英国战舰打的抬不起头来,为此英国各战舰均畏缩不前。而由纳尔迅指挥的装备64门大炮的战舰“阿迦门农”号则毫不畏惧,单枪匹马冒着猛烈的炮火冲锋上前,对“查伊拉”号进行炮击,由于战术指挥恰当,“阿迦门农”号不但避开了护航敌舰的炮火,还能始终以侧舷面对“查伊拉”号舰尾,使得“查伊拉”号只能以几门尾炮还击,而己方的全部舷炮都 可以充分发挥火力。经过一天的苦战,“查伊拉”号和“申逊”遭受重创,逐渐脱离了其他法国战舰,14日,两舰被英国舰队包围,再次爆发激战, 片体鳞伤的“阿迦门农”号冲入法舰之间,两舷大炮开火猛轰,法军两舰最终不支投降。这场海战再次显示了纳尔迅的勇猛精神及超群的海战素养,“阿迦门农”号战舰也被这位海军英雄赞誉为最佳战舰。

(注:有说法指纳尔迅和他当时的顶头上司地中海舰队司令的关系不好,常常被安排苦差事,从这场战斗中“阿迦门农”单打独斗其他英舰躲的远远的观望来看,传言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但英雄往往就是这么戏剧性的被成全了,古今中外都一样,呵呵 。)

少图

作品描绘1797年7月13日傍晚,皇家海军“不倦”号简装护卫舰与法国海军“Les Droits de l'Homme"号战列舰在暴风中遭遇的场景,一场恶战即将展开。

本画作是画家最新创作的小幅面绘画,12幅系列作品:“皇家海军的护卫舰”的其中一幅。装备44门火炮的皇家海军“不倦”号简装护卫舰(为增加灵活性去掉了一层炮甲板,使火炮数量由最初的64门减少为44门,但24磅加农炮被保留下来)和装备32门火炮的“亚马逊”号护卫舰于1797年7月的一次出海巡航途中,在法国西北部海域突然遭遇了装备78门火炮的法军“Les Droits de l'Homme"号战列舰(不懂法语,寒一个:),战斗在暴风雨中展开,一整夜的激烈交火使双方都伤痕累累,第二天法国战列舰终于支持不住,往布列塔尼半岛浅滩搁浅。“亚马逊”号也重伤搁浅,“不倦”号则胜利返回了英国。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