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峥嵘岁月 顾少俊

gusj 收藏 3 19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难忘峥嵘岁月

------访黄埔抗战老兵张涛

作者 顾少俊

天气晴朗的时候,在兴化拱极台公园,常有一位身着戎装、胸口挂着各种抗战纪念勋章的老人在散步。别看他个子不高,瘦瘦的,还拄着拐杖,但腰板挺直,两眼纯净有神。只要你和他扯话,说不上几句,他就会兴趣盎然地给你讲抗战故事。讲着,讲着,就唱起来了。他经常唱的歌词是“日本鬼子侵占汉口,这口怨气不能忍受……”声情并茂,能一下子把人带进那炮火连天的战场。唱着,唱着,他的眼泪就下来了。他,就是目前兴化唯一健在的黄埔抗战老兵张涛,今年94岁。

张涛,兴化昭阳镇人,自幼聪明,好学上进,非常崇拜文天祥、岳飞等民族英雄。少年时代曾拜苏北知名学究徐子玉为师,苦学了三年古文。

“七七事变”爆发,张涛从报上得知,日寇侵我河山,杀我同胞。他热血沸腾,决心投笔从戎,报考军校。他的父亲当时是木行职工。他对父亲说:“国之将亡,家焉何存?日本鬼子来了,木行能照常经营吗?能让您继续好好干您的木工活吗?这里的老百姓能有好日子过吗?”

他说通了父亲,同意他报考军校。此时,他激动异常,一首小诗流出笔端:襁褓出身小商家,深居昭阳一井蛙。求学民塾蹲古庙,从今救国走天涯。

张涛当时在设于东台的黄埔军校18期学习。

在军校,张涛不但各科优秀,还刻苦学习日语。毕业时已能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了。

1941年3月毕业后,张涛先到鲁苏皖游击总指挥部报到,然后分到保安3旅3营9连2排任副排长。部队驻扎在高邮头闸口,阻止日军北上进犯兴化。

战前,张涛把军事知识与实际情况相结合,指挥战士们构筑坚固的工事。他的左右各有一个排。战斗打响前,他到右边兄弟排的阵地一看,吓了一跳,对方构筑的工事非常外行。原来,这个排的排长有个亲戚在军政部工作。团长为讨好上司,当兵三个月就让他做了排长。张涛立即向他指出工事构筑出了问题,但重新改造已来不及了。

张涛匆匆赶到自己的阵地指挥战斗。日军先是炮击。他冷静地下命令:“观察员注意观察。其余人员退坑道隐蔽。”由于指挥得当,敌人炮击20多分钟,他的排无一伤亡。炮声一停,张涛一跃而起:“各就各位!准备战斗!”战斗很惨烈。这时左右阵地上还击的枪声稀疏。显然,敌人的炮火已让他们伤亡惨重。

张涛防守的阵地是鬼子的主攻目标。有好几次,鬼子已攻上了阵地,他硬是带领战士们用刺刀将鬼子打了下去。第二天凌晨,张涛接到团部的撤退命令。此时张涛的排减员7名,左右阵地的战士已全部阵亡。

张涛精通兵法,运用灵活,深受胥金城司令看重,升为警卫排长。

日军攻占兴化后,胥金城在兴化南部的农村活动。部队给养全靠自己筹集,生存十分艰难。有时士兵们每天只能吃一顿。很多士兵由于营养不良,得了“夜盲症”。整个队伍疲惫不堪,笼罩着一股悲观的气氛。但张涛一直保持乐观的情绪,他会编快板和抗日歌曲。他常给战士们说快板,教战士们唱他自编的抗日歌曲,鼓舞士气。他和司令部的人一起给战士们讲杀敌报国的道理。就这样,虽然条件艰苦,但部队很少出现“逃兵”。

1943年3月,汉奸张星炳与日伪暗中合谋欲一举消灭胥金城的抗日队伍。东台、溱潼、时堰的敌人一齐压过来,泰州、兴化的敌人又包抄上来,形势十分危急。胥金城的部队杀开一条血路,准备向东撤往“联抗”所在地李家窑。敌人如影随形,穷追不舍。这时天色渐暗,张涛主动要求留下来阻击,掩护大部队安全撤退。胥金城想给他留一个班,他说:“不用,两个人就行。”他担心胥司令身边警卫少了不安全。

夜幕降临了,两个人凭两挺机关枪和十几箱手榴弹,硬是挡住了几百日伪军的进攻。入夜时分,张涛大声喊话:“张班长,调几个人到左边去!”“李班长,再运几箱手榴弹过来。”留下来的那个战士作相应答话。他们在阵地上演起了“空城计”,两个人造一个排的声势。下半夜,他俩在阵地上,把剩下的手榴弹拉出弦,布下了“地雷阵”。然后每人扛一挺机关枪,步行一天后找到了大部队。

这次战斗,胥金诚的部队大伤元气,1200人只剩700多人,在郭深的指引下投奔了新四军。

陈毅军长听说张涛打鬼子很勇敢,头脑灵活,且多才多艺,摸着他的头说:“小鬼,相信我,留我这里吧。”张涛头一扬说:“不。忠臣不事二主。我要去找蒋校长的部队。”陈毅哈哈大笑,不但不为难他,还安排人用车子送了他很远一段路。

陈毅军长的胸怀多么宽广啊!虽然离开了新四军,但他发现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官兵平等,同甘共苦,没有贪污腐败现象。这些都给张涛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张涛在往江南的路上,要经过一道关卡,两个端着刺刀的鬼子和一个拿着大棒的汉奸站岗,他们发现可疑分子,立即用棒子打,刺刀刺。旁边的水塘里有十几具尸体。

那汉奸叫沙云香,高邮人,是他们部队驻扎高邮时的一个房东。

那汉奸向他走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张涛大步迎了上去,冲那汉奸就是两个耳光。那两个鬼子端着刺刀围了过来。张涛不慌不忙操一口流利的日语说:“我是日本人,在高邮执行过特殊任务,认识这个人。他为中国军队做过事,是个奸细。”并随口说出几个日本军官的名字,告诉他们其中一个军官是自己的亲戚。那几个日本兵是南朝鲜人,是被鬼子抓来当兵的。听说他是正宗的日本人,又是某军官的亲戚,赶紧赔礼道歉。就这样张涛巧妙地过了封锁线。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内部愈来愈腐败,战场上节节败退。张涛当时任营长。他曾给蒋校长写了两封信,想校长惩治腐败,重振军风。无奈人微言轻,没有回音。

1949年3月。一艘大军舰拖着两条小船往台湾开,小船里是张涛和他的二十多个弟兄。张涛想起和共产党打交道的那一段经历,感到共产党得天下是历史的必然。他和战友商量后,毅然砍断缆绳起义。

文革后期,当他得知校友吴春苏仍被关在监狱时,给邓小平写了两封信,反映了吴的具体情况。在邓小平的关心下,老吴获无罪释放,并住进了兴化敬老院。他逢人便说:“我是国民党军官,给蒋校长写信,没有反应。给共产党写信,立即就有批复。共产党有希望。”

1988年他的一个黄埔同学从台湾来看他,见他生活困难,想给予帮助。他说:“您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的生活还算可以,我想请您帮助比我更困难的同学。”

那些年,他东奔西走为手下的战友解决困难。他感到自己是营长,应该关心手下的士兵。他从来都想不到自己。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