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风波

某年,某月,某日。一只老鼠死了,死在墙上的裂缝中。

墙是合墙,墙的两边各有一个门,分别是张家和李家平时出入的地方。本来死只老鼠也没什么,找个东西弄掉不就得了。可问题就出在这两家平日的关系正紧张着!虽说是举手之劳,可谁会先动手?

于是,老鼠就安然地留在上面。

开头两天,两家或许心里都憋足了劲,出门时倒少了往日的敌意,只是相互也斜了一眼,嘴角居然都带着一丝笑意。

可是这一丝笑意,在以后几天就不见了。墙上的老鼠已开始发臭了,两家再也不能悠然出入了,他们一到屋内就把门关死。

两户人家下班时总会在离家远远的地方掏好钥匙,攥紧开门的那一把,并做好百米冲刺。有时忘了先掏好钥匙,到了家门口才想起,那在门口多呆的一会儿就够狼狈的。偶有相遇,也是怒目相对,剑拔弩张!

又过几日,死老鼠更臭了,身上甚至生出许多的蛆虫。每次走到家门口都会让人浑身生起一层鸡皮疙瘩。看来两家无论在嗅觉上还是精神上都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方。

张家召开家庭会议,共商对策。小儿子提议“咱动手把它弄掉吧?”老子跳起来喊道:“你敢?”

李家也召开了同样的家庭会议!无果。

到了这种地步,谁都希望对方能先让步,可又不想自己先动手让对方笑话。心里或许都想,如果对方能先动手,自己一定会不计前嫌,主动示好。

说来也怪!一夜,那只死老鼠不翼而飞。人为的?猫为的?如同死时,同样是迷。

翌日,张老子开门后就做欲奔状,忽觉臭味已淡,抬头一望,死老鼠不见。张老头在门口发呆一会,就返身入内。既然李家如此大度,自己也不能太小家子气。于是他让全家列队于门口,准备迎接李家的出来。

不久,李老子开门出来忽见张家笑脸相迎,大感奇怪,抬头发现死老鼠也不见了,顿觉心头一热,他也急忙叫出自己的一家人。

几双手热乎乎的握在一起,谁也没有提出那只死老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