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钱的早点成追忆

开心老宝宝 收藏 1 328
导读:云南政协报——经济观察   60年代 5分钱可吃一顿饭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60年代初,一个蒸馍2两粮票五分钱,一碗面也是这个价格;一根白糖冰棍小的2分钱,大的5分钱;一小 盘酱爆肉0.25元,大盘的0.5元。   当时一般职工月工资是38.5元,工厂学徒工工资是18元,第二年好像是20元。一个人一月伙食费就5元左右。   一个学生一学期学费是1.5元,家庭困难的还可以居委会开证明免费。   70年代末 “值钱”的10元钱   70斤大米 (相当长时间大米价格维持在一角四分四厘/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云南政协报——经济观察

60年代 5分钱可吃一顿饭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60年代初,一个蒸馍2两粮票五分钱,一碗面也是这个价格;一根白糖冰棍小的2分钱,大的5分钱;一小 盘酱爆肉0.25元,大盘的0.5元。

当时一般职工月工资是38.5元,工厂学徒工工资是18元,第二年好像是20元。一个人一月伙食费就5元左右。

一个学生一学期学费是1.5元,家庭困难的还可以居委会开证明免费。

70年代末 “值钱”的10元钱

70斤大米 (相当长时间大米价格维持在一角四分四厘/斤);

14斤猪肉 (七毛几一斤);

物价:小学1学期的学杂费+课本费 3.3元—3.7元;

棒冰4分,牛奶冰糕5分,豆沙冰糕5分;

电影票 ,小学包场 7分/张 , 宽银幕的话12分/张;

成年人1角五/张。

上世纪70年代初物价极其稳定,多少年都不变,但是许多商品是凭票供应。日常用的盐、酱油、醋、豆腐都是8分钱一斤。馒头5分一个,烧饼7分一个,红糖月饼一毛一个,以上三种均收粮票2两。猪肉分三级,分别是7毛8、8毛7、9毛4一斤。冬储大白菜每斤5厘到1分。标准粉一斤1毛8分5 。牛奶2毛6一斤。理发也是2毛6。洗澡是5分。

饭店的东西也便宜,白皮面8分一碗,3两粮票,桃花面三毛八一碗,3两粮票。过油肉、苜蓿肉都是4毛3一盘 。汽水1毛一瓶,冰淇淋1毛5一盘。

80年代 能接受的价格

即便那时的首都北京,物价也不高。豆汁3分、米粥3分、卤火烧1毛2一碗,肉包子1毛一个、啤酒1毛一杯。在合成纤维厂食堂,炒素菜5分一个、炒肉菜1毛一个,茶蛋1毛一个,粉肠1毛一段,特别好吃的烧茄子2毛一盘、汆丸子2毛5一碗,小香槟3毛3(退瓶1毛5)一瓶。冰棍3分一根,冰糕5分一根,雪糕1毛一根。

北京的饭店只要是让中国人进去的,价格也完全可以接受。带肉的水饺1块4一斤。全聚德烤鸭8块一只,东风市场(东来顺)涮羊肉2块一盘,考羊肉串2毛一串,莫斯科餐厅奶茶3毛一杯,烤鸭加苹果3块8一份。

如今,“报纸没涨价,但广告多了”;“公园免费了,但附加消费多了”; “彩票没涨价,但奖金相对贬值了”。

有些东西确实没涨价,还有些甚至降价过半。

我们处于一个大变革的年代,经历很多,起伏很大,有辛酸也有快乐,这就是生活。

一些民生商品10年价格基本未变

作者:王如龙

10年前一袋袋装的醋是8毛钱到1元钱,而10年后的今天,1毛钱的醋依然在小商店可见,即便是某些品牌的袋装醋在市场大潮下涨了五六毛钱,每袋为1.5到2元钱,但在老百姓眼中,这10年的几毛钱之差相当于没有涨价。

“我们家一直用袋装的拓东醋,快20年了吧,最早以前记得是5毛钱一袋,后来涨了5毛钱,维持了很多年时间。2000年过后,拓东醋涨到了2元钱一袋,此后十年微涨,但很多小超市依然卖2元钱一袋。而在家乐福、沃尔玛这样的超市则卖到了2.5元钱一袋,至今我们家还吃这个袋装的拓东醋呢。”60岁的市民黄明帆说。

不仅如此,黄先生的邻里也一样坚持用拓东醋。“吃的就是那个味儿,不过和10年前相比,价格变化虽有,但品质没变,味道没变,这是我们喜欢的原因之一。”黄先生的邻居郭先生说。

如今在超市里,你随便走一圈,价格昂贵的醋、酱油等调味品并不缺乏,从四五元到十多元的酱油、醋比比皆是,但无一例外,这些品牌中人们所熟悉的袋装酱油和醋都保持了多年一个价格没有变化的状态。一位超市工作人员说,这些袋装的醋或者酱油和瓶装的其品质没有区别,区别在于袋装的包装简单,而瓶装的包装更豪华一些,价格也就有非常大的区别,利润也一样是翻倍涨。

以拓东醋和酱油为例,据生产厂家昆明酿造总厂杨厂长介绍,除了市场积淀,该厂也从价格及售后服务上尽可能地回报客户。例如,近年来原材料价格飞涨,尤其是做酱油用的黄豆,其价格几乎是翻倍地涨,但该厂拓东酱油的销售价始终保持稳定,没有把成本上涨的压力转移到市民身上,每袋袋装的酱油依然是2.5元,没有变。“现在大多数昆明人还是喜欢买拓东酱油,因为除了一成不变的质量,还有多年如一日的价格。”杨厂长说。

细数10年来没有涨价或者说微涨价的一些生活用品,还有一样是最值得说说的,那就是食盐,这个由国家许可专供专销的生活必需品10年从没有涨过一分钱。虽然“非典”和日本核污染时期发生过两次抢盐风潮,一袋普通的加碘食盐被炒至上百元,但回归正常后,一袋普通食盐的价格依然稳定在1.5元左右。回想起来,由政府定价的普通加碘食盐价格已保持了十年左右的时间,算得上是老百姓餐桌上唯一没涨价的东西。

“食盐是人们餐桌上的必需品,只有政府控制其价格才能保持社会的稳定,中国食盐专营制度已经实行多年,目的是为了保证公众碘元素的摄入量。从2003年至今,食盐生产的出厂价始终由国家定价,食盐的批发价和零售价由各省市发改委根据不同区域的居民消费水平自行确定,近两年有所提升。但云南的食盐价格一直维持在1.5元一袋,没有涨价。

一位超市老板告诉记者,从他开超市以来,食盐就没有涨过价,即便是非典或日本核污染期间,食盐的价格一直很稳定,就是1.5元一袋。

如果你深入了解,你会发现,学校门口的棒棒糖没有涨价,5毛钱一个,大些的则是1元钱一个。还有各家的报纸10年前是5毛钱一份,如今依然是5毛钱一份。有时候你在汽车站、火车站还能买到三份一元钱的报纸。一家媒体的主任对此感叹,报纸的零售价格恐怕是10年中最不容易涨价的商品了。

谈到这些商品没有涨价的原因,专家认为,日用、副食品生产工艺成熟、原料低廉,且竞争激烈,因此价格变化不大。“相比较而言,百货就涨得多些。”商品价格主要受两个因素的影响:原材料成本和市场供求关系。打火机和部分小零食,原材料成本低,市场竞争激烈,属于非紧俏商品,价格涨幅不大。而肥皂、酱油等日用品,不仅出现洗涤剂等多种替代品,而且在市场上也处于供过于求状态,所以涨幅也不大。

技术也让产品降低了成本,从而成为某些产品“抗通胀”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这在数码产品、家电等科技含量高的产品中表现最为明显。此外,像食盐和公交车票价这样的公共服务类产品,因关系民生,一般属于政府定价,或有政府补贴,当然能保持亲民价格。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