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祭黄中立兄

前几日还在微信上看到中立在白云寺旁画的山水,夸他画的大气,第二天他去云龙湖画,中午他打电话给朋友,让他带菜去云龙湖看他写生,下午三点多钟,他说他的手麻了,又说腿也麻了,接着就说话不清楚了。他朋友立即拨打120,送往医院抢救,四点多钟一切安排停当,他朋友通知中立家属刘姐前往。下午六点钟,已停止了呼吸,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刘姐说尽最大努力抢救,医院上了呼吸机等。

星期天的早上,老公说他去单位加班挑选照片,他刚到楼下,就按家中门铃,他让我抓紧时间下楼,说刘姐在楼下了,不知道怎么办了。

与中立家是楼上楼下,成天说是斜对门。我下到他家门口,屋里坐了很多人,我进去后站在一边,听他们议事,说已在楼下搭了灵棚,三天后火化,然后回老家入土。他们在商议具体的事情,因插不上话,我遂下楼,楼下两个嫂子在帮着叠纸穿箔,我也就跟着学穿箔,穿够十串系一起,挂在灵篷上。三个孩子穿着孝衣在灵棚里坐着,陆陆续续地有人来送花圈,记孝薄的已在忙着,殡葬公司的在拉电线,鲜花公司的送来花篮,在黑色布条上书写刘姐的名字以及三个孩子的名字,有人开玩笑说他写好点儿,死的是个画家,写不好会来点评的。写好后,要收450元花篮钱。刁大姐说不行,得少点,人家一个妇道人家在打工,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少挣点儿!给他老板打电话,并且老刁说她母亲老的时候,一个才60元,后来老板回电话来说少收50元,老刁说不行,360元,行就行,不行拿走,她一个电话就有人送来。最后360元成交。

发信息给朋友,朋友都不敢相信,说太可惜了!

中立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为人也厚道。

他是南京艺术学院毕业的,学工艺美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考南艺的难度不啻于考清华。刘姐也是南艺的,音乐系。大学毕业后,他们分配到了邳州,刘姐在学校当老师,婚后生了一个闺女,中立在家是独子,一门心思要生个儿子,就生了二胎,结果又生了个闺女,夫妇均被单位开除,第三胎生了个儿子。中立凭借着一技之长,挣了钱,买了我家楼下的房子,与我们为邻。每走过他家门口,就羡慕他家三个孩子,孩子都听话懂事。因与刘姐是老乡,所以来往多一些,家里农产品多时,就送给他家一些,他家有了另样的吃食,也送给我们。三个孩子慢慢长大了,刘姐到一家幼儿园去做了老师,早走晚归。中立开了一家工艺美术厂,做漆画,我们到他厂里参观,也带人到他厂里参观,很佩服他的才华,他也给我们带了一幅幅小画,很精美。他一老师与他合作,老师负责联系业务,他负责设计绘画。后来,他又练习书法,又练习山水,去年,还专门去北京进修。水平上去了,人脉也增加了。

暑假他去了甘肃新疆,去写生卖画。

回来后,见到他换了发型,我还说他极端,从长发一下子变成了光头,他说在西北缺水,这样利索。

有一天下班回来,路过他家门口,他招呼我们到他家坐坐,我们正好没空,就说改天吧。

他除了画画就是画画,楼上楼下很少串门,一是没有时间,二是个人性格,只到我家去过一次,还是给我们送他们的台历,老公与他聊了很多,很投机,我们都很佩服他。后来,我女儿学素描,让他指点,他说我女儿敢下笔,抓型抓得准,我女儿跟他学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对门的一对双胞胎姐妹的素描也让他指点。我外甥从小就喜欢画画,没有人管他教他,他就一直自己琢磨着画,技校毕业后,分到矿上,工会抽他去帮忙,外甥先是到杭州进修,后来我带他到中立的厂里,中立对他的画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一来二去,外甥跟他也熟悉了起来,有时候他来徐州不见我,也跑到他厂里去找他,喝酒聊画画感受。后来他们一起去了北京进修,外甥说中立喝酒太多,人厚道,交朋友也多。我觉得外甥的文化程度及理论水平远远比不上中立,人脉也不及中立,但外甥很出乎我们的意料,在单位办了停薪留职,去中央美院进修学习,外甥的画有了很明显的进步和提高,想必中立进步更大。

中立回来后,一直忙于画展和宣传,也忙于业务,早出晚归,甚至有时候在画室彻夜作画,三五日见不到他一回,偶尔见到他也是早早地在楼下发动汽车。

中立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我们都替他高兴。刘姐从去年就开始发胖了。心想,刘姐和孩子们总算要过上好日子了。

我们从他家门口路过,叫他一起下楼锻炼,喊不动他,偶尔他带着媳妇孩子一起散回步,一家人都感到特别幸福。中立下班回到家,就是往沙发上一坐,开始吃饭,饭量还大,喝酒,酒量也大。近几年,胖了很多。

他血压高,他不在意,老觉得自己身体好,还不老。结果血压高导致脑干出血。

十分惋惜,多么有才华的一个人啊!

我早些时候不知道他有血压高,否则也能劝劝他保重身体,不保重身体是对自己和家人最不负责任的。人没有了,越有才华,越让人觉得惋惜。青山不在啊。黄中立还有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他老人家该怎样度过余生?

死者已去,活着的人要保重,特别是刘姐,三个孩子两个在上大学,只有大女儿已工作,还是临时工,好在婆家已找好,听说婆家花80多万给买了房子。中立哥已与亲家见过面,一起吃了饭,双方都很满意,相处很好,这一点让刘姐很感欣慰。

三天来,三个孩子忙着家中的事情,大女儿明显地长大了,象个儿子一样打理着家里的事情,夜里守灵,让妹妹先睡,弟弟先睡。儿子也一下子懂事长大了。

我女儿下楼时遇到大闺女,匆匆地抱了她一下,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晚上回家来,说他们家太困难了,我们可以救助他们上学。女儿的善良让我颇感欣慰。女儿触景生情,要我们好好保重,好好养生。

明天早上九点,在汉王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再见中立一面,希望他在天之灵不要再过得这么辛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