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姥爷老一辈回忆谈谈抗战解放时期国共双方

最后空骑兵 收藏 46 12953
导读:我曾经发原创帖,内容我的姥爷是国民党老兵,经历过台儿庄战役,后来又去西安国民党装甲部队训练,再后来就当了逃兵回了家,后来又光荣参加对朝志愿军,这些都是后话,我要说的是老一辈的回忆来看国共双方。 姥爷是被收壮丁参加国民党部队的(民国25年),当然壮丁不是白收,有钱花,当时是给自己卖个千把元,交给家里人就走了,先是当了郑州火车站铁路执勤兵,后来参加台儿庄,铁壳部队训练,再后来当了逃兵回家 说说姥爷对国民党部队的印象: 1:国民党连长拥有无比大的权力,可以随意枪毙一个普通士兵,姥爷亲眼所见 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曾经发原创帖,http://bbs.tiexue.net/post_1822102_1.html内容我的姥爷是国民党老兵,经历过台儿庄战役,后来又去西安国民党装甲部队训练,再后来就当了逃兵回了家,后来又光荣参加对朝志愿军,这些都是后话,我要说的是老一辈的回忆来看国共双方。

姥爷是被收壮丁参加国民党部队的(民国25年),当然壮丁不是白收,有钱花,当时是给自己卖个千把元,交给家里人就走了,先是当了郑州火车站铁路执勤兵,后来参加台儿庄,铁壳部队训练,再后来当了逃兵回家

说说姥爷对国民党部队的印象:

1:国民党连长拥有无比大的权力,可以随意枪毙一个普通士兵,姥爷亲眼所见

2:当时他当小兵时候的的连长,有4个老婆,女的都会抽烟,打麻将。

3:纪律比较涣散,训练不足,姥爷参加的应该还是中央军

4:后来据姥爷回忆,不知道哪场战役撤退时候,到老乡家里要吃的,他们4个人,老乡看到都把闺女藏起来,然后粮食吊起来放在屋梁上,被当时的国民党兵发现后一顿暴打

5:逃兵一旦发现枪毙

6:后来姥爷因为身体素质好,参加了国民党铁壳兵训练(装甲兵),在火车上时候,因为是国民党装甲兵,所以各方面条件很好,姥爷就看到火车外面国军一群群的士兵破烂不堪,瘦,黑,小,总觉得饿的没气力,不少人身后背有大刀

7:台儿庄时候,看到一队对的士兵上战场,下来都是一群血肉模糊,无比惨烈(泪)

对共产党部队印象:

1:说起来我都感觉不可思议,因为姥爷再国民党当兵时期,竟然没有听说过,或者很少听说过共产党部队,我问他他竟然不知道当时有共产党部队

2:当了逃兵后回到家种地,曾经救助一个游击队的,把他送到县城,当时我们这里县城有3个日本兵把守

3:再后来都是解放后,因为姥爷说抗战时候,回家种地时候,除了救助一个游击队的好像,没再见到共产党部队

4:解放战争时候,解放军来我们这里,纪律好,不欺负人

5:姥爷住了三个窑洞,当时解放军军官过来说借用,借了一个窑洞,里面住了三个解放军,院子里栓的是解放军的马

6:帮助姥爷干活了,姥爷看到解放军竟然用粮食,豆,喂马,非常吃惊和可惜(当时姥爷主食吃的比较多的是红薯,很少见到细粮)

7:后来姥爷村一个女的,解放军驻扎时候,竟然和一个士兵好了,钻到士兵的大衣里,被班长巡逻时候发现下面四个脚,后来受处分.....当然后来两人喜结良缘,这是后话

这就是姥爷对国共双方的印象


本文内容于 2013/10/29 11:49:54 被最后空骑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3楼赤旗

役马和驴不一样,必须喂些豆或玉米类粮食的,光吃草可不行。

否则越养越瘦会挂掉的,这点和牧区放养的马不同。

至于没听说过,挺正常,老农民一个不一定知道。这也是国民党政权的一个致命弱点,虽然号称民国,却根本没有深入到基层尤其是乡村,还是靠封建地主和家族势力统治。社会治理很弱,到底有多少国民、国民寿命是多少,识字率多少一问三不知,可想其对国民的宣传动员能力了。

我老家是在湘西雪峰山,我们家那对传说的红军是这样解释的“红军都是红腿把子,替穷人说话做主,所以叫红军”

注:我们那是山区,冬天烤火御寒,穷人基本都是破烂不合身的单衣裤,火塘烤火会将裸露的腿部烤成黑红色,而富人穿着棉衣裤烤炭火,腿是白的。所以穷人叫红退把子,富人是白腿把子。

还有,我家邻居(也是父亲单位的政工科长,父亲是书记),就是一国民党军官(远方亲戚)回村探亲,他父亲看其有出息,摆脱他把石伢子带到部队混个出息,其人对他父亲说“跟我们已经没出息了,你要同意我把伢子送到对面的八路那去”,这样千里迢迢将其从湖南带到河南送到对面的解放军部队。

他当时过了年龄迟迟不能从单位退下来,总是这么挂着,就是因为他想离休但他档案里写的是48年在河南参加解放军但家乡又在湖南洞口,市委组织部不相信,说当时洞口连地下党组织都没有,你一个不认字的农民不要说不大可能有这么高的觉悟跑到河南参加解放军,即使有这个觉悟那也没这个经济条件呀(我国55,56年才开始建档案工作,市委组织部认为他是在这一时期故意把参军时间提前了)他又不肯退休。就这么挂着,直到父亲调到他们单位,派人用了两三年总算找到一个当年共同经历的战友写了证明。

这个军官大概是回来招兵的,从武冈(当时无洞口县,属于武冈)出发是带了1百多人,穿国民党军装,从武冈步行道衡阳然后坐火车道武汉,在武汉等火车过江时,江滩上有几千国民党兵,他记得还有个大官给这几千人训了话。

这个军官从他们存带走了三个人,最后把这三个人和洞口镇上另外几个人(他记忆中总共是7、8个人送到解放军这边了)。他们这三个人在一个部队,朝鲜战场上一个战友牺牲、他负伤到后方医院治疗(伤好后留在医院并提干)、只有那个战友在部队失去联系。但60年他回家探亲时在县汽车站偶遇该战友,记得他是退伍到江西一煤矿工作,但煤矿名字不记得了。就是根据这线索最后在江西萍乡一煤矿找到该战友写的证明,他才办到离休。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