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狐狼001 收藏 2 1153
导读:王清珍,电影《上甘岭》中的女卫生员王兰的原型。1951年初,年仅15岁的王清珍入朝参战。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作为志愿军45师医政股收容 所的卫生员,王清珍参加了这次战斗。王清珍以出色的表现荣立了二等功,被授予二级战士荣誉勋章。1958年,王清珍复员回到北京老家,在东城区科伟医疗器械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几个月后,她出席了全国青年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以后,又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后来因工作需要,王清珍又重返部队,1982年在15军卫生处副处长的岗位上退休。秦基伟在回忆上甘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清珍,电影《上甘岭》中的女卫生员王兰的原型。1951年初,年仅15岁的王清珍入朝参战。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作为志愿军45师医政股收容 所的卫生员,王清珍参加了这次战斗。王清珍以出色的表现荣立了二等功,被授予二级战士荣誉勋章。1958年,王清珍复员回到北京老家,在东城区科伟医疗器械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几个月后,她出席了全国青年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以后,又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后来因工作需要,王清珍又重返部队,1982年在15军卫生处副处长的岗位上退休。秦基伟在回忆上甘岭时记述战斗场景时充溢着必胜的豪情,但这位多年出生入死的铁血将军,在写到自己的部下时却饱含深情:“一三五团七连在坑道里七天缺水,当运输员刘明生将 路上拾到的一个苹果送给连长张计法时,张计法又交给了步话员,步话员忍着干渴,又将苹果传给一个重伤员。一个苹果在坑道里转了一圈,又完整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美女为志愿军战士用口导尿,真实感人(图)



地回到连长手里。连长流着泪,带头咬了 一小口,再往下传,每人都只咬一点点,一个苹果在坑道里转了两圈才吃完。我们为什么能够守住五圣山,为什么能够坚韧不拔地抵挡住那么猛烈的攻势?这个苹果的故事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做 出答案……还有一个女战士使我印象至深,她叫王清珍,是个铁路工人的女儿,只有十七岁。她在五圣山后面的坑道病房护理二十多个重伤员,喂饭、换药、洗绷带,还要背伤员出洞解大小 便。有个伤员嘴巴化脓,不能咀嚼,她先把饭嚼烂,像大人喂孩子一样一口一口地喂到战友的嘴里。还有一个腹部重伤的伤员,不能动弹,躺着解不下大小便,又憋又胀,十分痛苦。这个姑 娘为了解除战友的痛苦,帮助伤员排尿,情操之高尚,令人肃然起敬……””2事迹一天夜里,王清珍正在巡回查护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洞口传来轻缓而又沉重的“哎哟”声,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出声的那个洞口走去,来到病床前,借着暗淡的煤油灯光,王清珍看到呻吟的伤员就是当天下午刚从火线上抬下来的一位姓曹的排长。曹排长的脸色很不好,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看那情形一定很不舒服。当他见到女卫生员进洞时,便停止了呻吟。“同志,哪地方痛?”“我,我要……”,曹排长欲言又止。王清珍明白了许多:“是不是要解手?大解还是小解?”曹排长低声地回答:“小解。”当王清珍把罐头盒拿来,想帮曹排长脱裤子的时候,他吃力地用手推了推说:“这事就让我自个儿来吧!”王清珍习惯性地转过身来,走到洞口。“哎哟!”,又传来曹排长的一声呻吟,王清珍闻声迅速回头一看,只见曹排长手头一软,空罐头盒“叮当”掉到地上。她急步赶到床前,心痛地说:“同志,我们死都不在乎,还在乎这点事干什么?还是我帮你吧!”话语之中,饱含着战争年代革命战友发自内心的关切之情。洞里的伤员也不知什么时候都醒了,纷纷劝导曹排长,“曹排长,你身体伤势太重,还是让她帮忙吧!”“曹排长,你刚来不知道,我们好几个人都是靠她帮忙解大小便。”……在众人的劝说下,曹排长同意地点了点头,可年轻的曹排长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尿不出来,王清珍并不知道这一点,以为刚才只是他翻身引起伤口疼痛,于是慢慢地替排长解开裤子,小心谨慎地将罐头盒接了上去。曹排长再一次使劲,还是没有尿出来,伤口的剧烈疼痛使他禁不住又叫了一声:“哎哟!”王清珍这才明白了排长的情况。原来,排长因腹部中弹,泌尿系统受到重伤,已不能自己控制排便。她一摸排长的小腹,圆鼓鼓的,显然已经胀了很长时间,必须立即导尿,否则,就可能导致尿中毒甚至膀胱胀裂的生命危险。王清珍迅速从值班室里找来了导尿管,涂上润滑油。因膀胱的极度胀疼而无法自制的曹排长也不再推让,咬着牙一声不吭地配合王清珍的救护。让人大失所望的是;导尿管塞进去了,尿液还是排不出来,若是在平时,马上就有人拿来大管注射器吸尿,可王清珍没有大管注射器。情况越来越严重,曹排长喘着粗气,头上的汗珠更多了,面孔也因痛苦开始变形,眼角还流出了泪水。钢铁般的战士被子弹打穿肠肚、被炮弹炸掉胳膊时都很少哼叫,此刻却因不能排尿而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膀胱的极度胀痛,那难受的感觉到底怎么样?没有体验过的人是无法说清楚的。见此情景,洞里的其他伤员急得连连叹息,王清珍更是心急如焚,身如刀割,一时想不出任何法子。不知哪位伤员满怀歉意地说:“要是我们哪个能够动一动就好了,用口吸也不能看着曹排长被尿活活地憋死!”“用口吸?”王清珍顿时心里一亮,可马上又迟疑了,自己毕竟还只是个17岁的少女啊!然而看到曹排长被胀痛折磨得变形的脸庞,王清珍又怎能看着死神把自己的战友从身边拉走,迟疑仅在一刹那间,她不顾一切地俯下身,含着导尿管,使劲一吸,一口、二口……尿液终于流进了罐头盒里。第二天,伤员向卫生营领导反映了王清珍救人的经过,营首长根据王清珍入朝参战以来的工作成绩,为其上报三等功一次,师领导了解情况后,为王清珍改记二等功。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