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假新闻岂能一歉了之?


发布假新闻岂能一歉了之

蒋成博

近来,网络打击各种谣言取得阶段性重大成果,该抓的抓了,该判的判了,使网络得到一定的净化,谣言止于法律已经初显成效。然而,对少数新闻单位发布假新闻的现象,就缺乏应有的惩治和打击力度了。

例如《南风窗》记者发表《村支书性侵留守妻子》的文章,对河南三门峡市的民众造成严重毁誉;《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在《新快报》上发表大量失实报道,致使中联重科的股价大跌,损失极其惨重;又如黑龙江省穆棱电视台记者韦某发布的假新闻“老汉见网友发现对方系儿媳”,造成广泛的不良社会影响。

虽然假新闻大都是一些杀伤力极强,危害极大的“官谣”。但事后,国人得到最多的,不外乎一些新闻单位一个又一个不痛不痒、不冷不热的“道歉”。

你看,此前一个月《南风窗》曾就《村支书性侵留守妻子》致函三门峡市委宣传部,承认报道存在问题,并向广大读者道歉。

你看,10月25日的《黑龙江晨报》刊登致歉声明,称穆棱市公安局证实,“老汉开房遇儿媳”是穆棱电视台记者韦洪基杜撰的一则假消息”。黑龙江省穆棱电视台也就其记者韦洪基发布假新闻向网民致歉。

你看,10月27日,《新快报》就“记者被抓”事件在头版刊登致歉声明:“向社会各界致以深深的歉意”。

每一家问题媒体发出的“道歉”,几乎都是一个调子,说得好听得很!

而且,有些“道歉”,非常讲究现代“传播”技巧,看后颇耐人寻味。

陈永洲被刑拘后,《新快报》为陈永洲的呐喊,先在头版刊登大标题文章:“请放入”(小标题: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接着还是头版大标题文章:“再请放人”(小标题:一切在法律框架下解决,不能先抓后审)。而他们给广大民众的一个小小“道歉”,则变成了一条小的可怜的小标题:“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大量失实报道致歉”,内容也从头版上方移到了下面,蜗居于一隅,全然不用大标题了,犹抱琵琶半遮面,唯恐被人看见。

《新快报》的“道歉”,给人的印象是,扭扭捏捏,很不情愿。既然如此,何必要“道歉”呢?干脆就像曾国藩所说:“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二根穷骨头”,一直把自己的“穷骨头”撑到底,死了也显得有骨气!

自己做了错事,给他人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发个书面或口头的“道歉”,谁不会?这种“道歉”,嘴皮子一张,就可以蹦出来,轻松得很。

再说了,即使你心甘情愿、诚心诚意地做出“道歉”了,一个“道歉”,又值多少钱呢?你能够弥补假新闻给相关企业和众多股民造成的惨重损失,能够弥补由此引发的不良社会影响,能够真正换取国人的理解、宽容和原谅吗?你给他人造成的巨大损失怎么办?你赔偿了吗?你赔得起吗?

以我之见,这样的“道歉”,一文不值。还不如直说了,你给人家造成了多少损失,能够赔偿多少呢?

显然,如果没有一定的行政、经济和司法处罚做威慑,类似《南风窗》、《黑龙江晨报》、黑龙江省穆棱电视台和《新快报》等媒体的致歉,只能是一说了之。实践告诉我们,既没有主管部门给出的行政处罚,也没有任何经济和司法处罚,任何发布假新闻单位的“道歉”都毫无价值。

笔者以为,遏制假新闻,需要行政、经济和司法三结合进行综合惩治,以便严惩发布假新闻的主管单位,它的相关领导,以及发文的记者,让他们为自己部门和个人的造假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甚至永无翻身之日。否则,当“道歉”成为一种形式的时候,假大空、假新闻就会成为一种时尚,而大肆泛滥,贻害无穷。

形式主义害人不浅,打掉假新闻刻不容缓,发布假新闻绝不能一歉了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