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开国中将送怀孕二月的儿媳上对越前线?

核心提示:将军夫人陈瑛告将军:“我们的媳妇也想上前线去。”将军连声曰:“好,好。”陈瑛又悄声曰:“媳妇已怀孕两个月了,怎么办?”将军斩钉截铁曰:“让她去!我不能参战,但我们家有三个半人参战,此愿可遂,此志可明了。”

哪位开国中将送怀孕二月的儿媳上对越前线?


本文摘自:《军嫂》2008年第2-3期合刊,作者:吴东峰,原题:《冷面王老虎》

1946年冬,大雪。王必成之华中野战军第六师会同兄弟部队与国民党张灵甫之整编七十四师战于涟水城。初战,胜;继战,败。我军伤亡6000余人,退出涟水。整编第七十四师为国民党五大主力之首,号称蒋介石之王牌御林军。当是时,王必成将军回望涟水,郁郁无言,心中暗忖:非报此仇不可。并陈请华野副司令员粟裕:“若打七十四师,不要忘了六纵。”粟裕当即答复:“打七十四师,一定少不了六纵。”

次年4月,王必成将军率华东野战军六纵于敌重兵追击下退至山东洋流店以南,此时三面受敌,退耶?进耶?情势紧迫。其实,我华野部队已调集五个纵队初步完成对孟良崮之七十四师之合围。将军遂决定迎敌而上,直插鲁南,隐兵于敌五十九师、二十师、六十四师之间,为围歼七十四师埋下一支“奇兵”。

5月12日,华野陈粟命六纵飞兵北上,参加孟良崮战役。王必成将军心中暗喜,挥拳下令,曰:“报七十四师之仇,时机已到。”5月14日,六纵急行军抵达孟良崮西南、青陀寺以西之观上、白阜。将军星夜点兵传令:十八师居中抢占垛庄,以切断七十四师唯一之退路;十六师强占黄崖山,控制蒙公路;十七师展开牛头山、大朝山一线,以阻敌援。并对饶守坤、张云龙、梁金华诸师长言:“报七十四师之仇,就在今日。你们谁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5月16日,华野各纵队猛攻孟良崮主峰,七十四师顽强固守,相持不下,均精疲力竭。王必成将军于侦听中获悉张灵甫藏匿于一山洞,大喜曰:“张灵甫小命完矣!报七十四师之仇,在此一举。”遂命预备队——特务团出击。数日来,六纵队特务团未参战,团长屡次请战,王必成将军不用。官兵早已摩拳擦掌,一声令下,如纵饿虎,直扑孟良崮峰顶。其时,突降大雨,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王必成将军冒雨举望远镜,遥望孟良崮主峰,风抽雨打,纹丝不动竟半日。下午2时,潇潇雨歇,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此时,前方传来捷报: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被特务团官兵击毙。王必成将军脸露喜色,长舒气曰:“大仇已报,可安睡也。”遂进指挥所休息。

谚曰:“兵败如山倒。”王必成将军六纵兵败不倒,并于百万军中取张灵甫首级,反败为胜,为战争史一奇观也。

王必成将军,湖北麻城乘马岗人。17岁参加红军义勇队。1938年将军由延安赴东南抗日前线,任新四军一支队二团参谋长,继任团长。将军指挥二团打新丰,攻句容,袭东湾,全歼延陵之敌,连战连捷,敌伪闻风丧胆,受到延安总部和新四军军部的通电表扬。江南人民誉称二团为“老虎团”,王将军为“王老虎”。余以为其人必魁梧彪悍,后亲见将军,身材矮小,状貌平平也。盖孔子曰:“以貌取人,失子之羽。”王将军亦然。

王必成将军指挥作战军令如山,以下“死”命令而威慑军中。军令出,非“死拼”,即“死守”;非“枪毙”,即“杀头”。1943年4月,蒋介石、顾祝同调集12个团近两万人马,直逼两溧地区,妄图围歼新四军第十六旅,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当是时,旅政委江渭清向各团传达突围命令。末了,江渭清请旅长王必成讲话。王必成将军曰:“江政委说,完不成任务,团长、政委军法处置。我说江政委太客气了,完不成任务,团长、政委提头来见!散会。”将军言简意赅,掷地铛铛,当事者史剑秋、陈侠皆曰,至今声犹在耳。

天目山战斗,王必成将军亲临前沿指挥,距敌仅二三百米。初始,子弹中树冠,树叶纷纷坠落身上,将军不动;继而,子弹落草地。于脚旁噼噼啪啪作响,将军仍不动;继而,警卫班孙副班长中弹倒下,将军依然不动;再继而,一弹片击中将军望远镜,斜擦而过,将军一步不挪,仍岿然不动。

王必成将军性孤僻,冷面寡语,喜独处独行。然闻枪炮声则判若两人。某战,部队进攻受阻,将军纵身跃马,奋臂高呼“跟我冲啊!”霎时,众官兵欢声雷动,勇往直前,遂克敌。又某战,敌进我守,形势危急。王必成将军直奔前沿阵地,取手榴弹,揭盖垂环,端轻机枪,左右扫射。众官兵见将军到,又欢声雷动,奋勇杀敌,遂退敌。其时王必成将军任六纵司令员。

1962年2月,总参《军训通讯》增刊上刊登介绍十二军三十四师一〇〇团二连副连长郭兴福教学方法。王必成将军阅后甚喜,特令郭兴福带分队来南京表演。将军看、问、查、考,遂下决心在军区范围内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将军时任南京军区主管训练之副司令员。

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原社长丁星告余:王必成将军常在假日工作。1965年某星期六晚,将军召集军区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开会研究普及郭兴福教学法。时任报社后勤科科长的丁星到会稍迟。将军面露不悦之色,问道:“你在干什么?”丁答:“在学习。”因操浙东口音,将军误听为“在休息”,更不悦,斥责曰:“现在工作这么多,你还有空休息!”丁忙解释:“是学习,不是休息。”将军释然:“那就好,你坐吧!”言罢向丁星扔熊猫牌香烟一支。丁星忆此曰,熊猫牌香烟,烟中极品也。

1963年4月12日,毛泽东至南京视察,王必成将军向毛汇报用“野营训练”的形势锻炼部队,效果很好。毛泽东连连称赞:“野营训练好!”故此,野营训练即在全军展开。

林彪事件后,“四人帮”欲置王必成将军于死地,指使云南造反派罗列了《王必成在云南的100条罪状》。1974年4月28日,将军上书毛泽东主席,毛挥笔批示:“王必成同志问题讲清楚就行了。”“四人帮”仍揪住不放。7月10日,将军第二次上书毛泽东主席,毛泽东又批曰:“王必成同志事情讲了就好了。”王必成将军时任昆明军区司令员。

1969年12月,初任昆明军区司令员的王必成将军下部队视察。某日,夜宿边陲重镇某团。忽枪声乍起。团领导急至,欲增岗加哨。将军出,挥手止之,曰:“不用担心,有人持步枪围猎,且于千米之外。”次日,团领导与公安部门联系,果如将军所言。

王必成将军吃饭喜一人独餐,一桌,一椅,一碗干饭,两碟小菜,足矣。很少与家人共餐,几十年如一日。盖战争年代领导“吃小灶”,亲属子女不准“沾光”之习惯相袭也。

王必成将军下部队视察,凡摆酒宴均拒之。宴撤,方上席;宴不撤,决不上席。故将军下部队常上演“罢宴风波”。

1975年底,王必成将军至云南边防某团蹲点。该团招待所养一只懒猴,约巴掌大,奇懒,整日纹丝不动,则憨态可爱。将军素来不苟言笑,然凡见懒猴,必露喜色。将军返,随行人员暗将懒猴带回。某日,将军于庭院散步,忽见懒猴蹲树上,暴怒,即命工作人员将其送圆通山动物园。

1979年南疆还击战前夕,王必成将军调离昆明,任武汉军区司令员。临阵换将,王必成将军忍悲含愤,慨然离滇赴鄂。临行前,将军将一子一女送往前线参战。某日,将军夫人陈瑛告将军:“我们的媳妇也想上前线去。”将军连声曰:“好,好。”陈瑛又悄声曰:“媳妇已怀孕两个月了,怎么办?”将军斩钉截铁曰:“让她去!我不能参战,但我们家有三个半人参战,此愿可遂,此志可明了。”陈瑛凝视将军,不禁热泪夺眶而出。

1989年3月13日,王必成将军因病逝世,享年七十有七。余见将军生前所盖毛毯,米黄色,补丁重重叠叠,约十余处。将军夫人陈瑛言,此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二纵九团团长徐绪奎于1940年9月牺牲后遗物。王必成将军时任二纵司令员,为纪念战友,留毛毯挡风御寒,日日不离,夜夜相伴,至今已四十九春秋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