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首相安倍最近抛出一个新词汇:积极和平主义。他的意思是,日本不能被动接受世界和亚太和平,而应该积极作为,通过巩固美日同盟、行使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的使用范围来创造和平。围绕他的“积极和平主义”,安倍近来有抛出两大奇谈怪论:一是地区领导论。说什么,日本应当在美国撤出、中国实力增强,亚太一些担心中国武力改变现状的地区发挥领导作用。“绝不容许中国通过武力改变现状”。二是日本贡献论。说什么日本要为全世界作出更多贡献。其中之一就是在亚洲抗衡中国。成为抗衡中国的舵手。

看到安倍的上述言论,青衫老祖不禁毛骨悚然。因为,这让我联想起68年前日本军国主义者口中的“大东亚圣战”。只要稍加分析,就发现其中不仅存在历史渊源、内在联系,而且同出一辙,形同翻版。亚洲和世界人民必须提起高度警惕!

首先要看安倍所说的“现状”。安倍的所谓现状究竟指什么?是指日本“国有化”钓鱼岛之前的现状还是之后的现状?是日本作为战败国应当把钓鱼岛退还中国、应该把硫球群岛退还硫球人民的现状,还是美日之间为了一己之私、狼狈为奸,出卖中国人民核心利益的现状?是中国人民步步恢复对钓鱼岛实际控制权的现状还是日本“伪实际控制权”的现状?从安倍的言论看,上述情况都不是他所说的现状,而是他杜撰的现状,即“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这不仅不符合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的精神,连美国人都不予承认。

其次要看他要领导的地区。从中国年度周边外交以俄罗斯、蒙古和印度三国总理齐聚北京为标志实现完美受官来看,中国不缺朋友,更不存在孤立问题。除了日菲外,中国与所有周边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实现了元首或首脑互访,与朝鲜也实现了副主席级高级别互访(金正恩访华可望在2014年实现)。所有这些国家都把中国的发展看作是机遇而不是威胁,都愿意深化同中国的战略伙伴或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都支持中国提出的包括建设亚太基础建设银行、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中孟印缅经济走廊等建议,没有一个害怕中国的。安倍所说的地区,实际就两个国家,即日本和菲律宾。这个地区是什么性质的地区?实际就是站着中国领土不愿意放弃的地区,想逼迫中国吞下领土被侵占的苦果的地区,把侵略作高尚的地区,或者说就是奉行扩张主义的地区。日本要在这样的地区发挥领导作用,它究竟想干什么?

最后要看他的目标。他毫不掩饰其目标之野——地区舵手。也就是地区领袖。早在68年前,日本裕仁舔黄、也叫昭和舔黄就曾经提出过“大东亚共荣圈”的宏伟构想,也做过成为“亚洲共主”的梦。结果,不仅令大部分亚洲地区生灵涂炭,也使日本成为法西斯主义战争的策源地、遭到国际正义力量的一致抗击!68年的今天,安倍再次提出“舵手”目标,虽然应者寥寥,但不厌其烦。说明战败后的日本并没有汲取“侵略战争必败”的教训,而是死抱着军国主义的僵尸不放,一再从靖国神厕那里吸取精神营养,无时无刻的重温着法西斯主义旧梦,时刻不忘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就不难发现安倍“积极和平主义”与“大东亚圣战”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对此,中国不能 不高度警惕、亚洲人民不能不高度警惕、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不能不高度警惕。我们必须严防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借尸还魂,坚决遏制日寇再打一场侵略性质的“大东亚圣战”的野心。尤其是在捍卫二战后国际秩序方面负有领导责任的包括中俄在内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不排除对日本帝国主义实施先发制人的预防性打击的可能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