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裸聊女孩的痛苦经历

fengyimin 收藏 10 346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鼓起勇气讲述曾经裸聊的7个“黑色”日子,是小娜(化名)离开延吉市时做出的最后一个决定。小娜,19岁,龙井市人。

2005年9月下旬,曾在延吉市某裸聊黑窝点“工作”过7日,也就是这7天不堪回首的经历,让她失去了曾经拥有的一切。

“现实逼迫我要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逼迫我要重新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曾经的裸聊经历让小娜痛苦不已。小娜说,即将离开的这个城市,已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之所以讲述自己,就是让其他人引以为戒。

布帘隔开龌龊丑态

7月22日,延吉,小雨。“不许任何角度的拍照。”成为小娜讲述的开场白。小娜说,目的是防止有人认出自己给父母脸上抹黑。小娜17岁初中毕业,只身一人到延吉打工。“先做饭店服务员,后做商场导购,虽然辛苦,但很满足。”小娜说,真正改变自己的是在2005年8月中旬的一次网络聊天后……那日,网友告诉她陪人网络聊天可赚钱,而且收入比做商场导购要高很多。多次交流后,小娜知道了聊天赚钱的代价是需要自己脱衣服,虽觉不妥,但她没想过是要做一件违法的事,没想过之后带给自己的痛苦与压力。

“9月中旬,老家来电话,说父亲有病需要钱。”小娜很清楚地记得裸聊前家中的困境,也就是在这时,网友告诉她去陪人聊天每次可赚50元。小娜被带进延吉市某小区的一裸聊黑窝点,看到的第一幕是大白天拉起窗帘,电脑视频头前放着台灯。第一天,小娜很快离开了,因为她接受不了屋内另外一名女孩在视频头前所做的一切。但次日,小娜主动走进了裸聊房间。“老板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给我准备了和另外一名女孩 视频聊天相同的工具,为了避免尴尬,我和她之间拉起了布帘。”

来了客户,我们就按其要求,对着视频头做出各样的姿势和动作。小娜说,为了钱,她和另外一名女孩隔着布帘开始了龌龊的丑态。

裸聊女一分钟赚1元

小娜说,在网络上寻找“客户”的工作由老板来完成,每次聊天收取“客户”的费用大多为150元。老板联系好客户后,就到银行取客户汇来的钱,随后就要求“开工”,老板要拿其中的100元。而对于刚刚起步的裸聊点,由于客源不多,老板大多采取每月固定金额支付裸聊女工资。

小娜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只要来了“客户”就要打开视频头,没有客户时可简单休息,但绝对不能离开裸聊窝点。一日三餐都是老板买来的盒饭。老板曾对她们说,频繁地出入容易引起邻居的怀疑。

小娜对老板惟一心存感激之处是:陪客人聊天过程中,老板从没骚扰过她。“老板规定我们陪聊的最长时间不能超过1小时,但也不能低于40分钟。”小娜说,老板的规定是更大程度地吸引“客户”下次来惠顾。这个时间据说也是“裸聊行业”不成文的规定,大家几乎是用1分钟换取1元钱,当然,网络上也有出高价钱的,但必须是表演者为男女两人。

对于陪人裸聊时间的问题,实际状况与外界流传的并不一样,外界说尽可能地拖延时间,然后按照时间长短赚钱,这种说法是以前的了,现在很多“客户”也明白这个道理,基本不去那样的网站,所以裸聊的收钱方式也出现了改变。

裸聊点常更换场所

小娜在与另外一名陪聊女聊天时得知,她所在的裸聊点已更换过一次。小娜给裸聊点的老板算过一笔账:购买两台电脑及其配套工具的费用在7000元左右,加上一个月房租费几百元,就是办起裸聊点的全部费用。在保证不被抓的前提下,只要联系好客源,每台电脑每天与五六位客户进行聊天是没有问题的,老板在很短时间内就可回本。

裸聊点几乎都设置在楼房内。小娜认为老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利用邻居间都不熟悉的空子,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当然,老板如果发现苗头不对,就会马上更换场所。“裸聊点另外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规模小。”小娜说,她以前所知道的裸聊点最多的也不过有3台电脑。

小娜说,老板有规定,陪客人聊天,可以最大限度地吸引他下次再来,可以讲一些真诚的话语,但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所在位置,不能说自己的真实情况及真实联系方法。概括前来聊天的群体,她这样说,“都是中老年男子,大多事业有成,几乎是在家里,很少见到在办公室的。”

大家在前一二十分钟也能够有点正常的交谈,也许是那些来聊天的人在培养感觉,但又几乎无一例外,他们都想知道你的真实联系方法和真实的所在地点。假如有人一不小心说出了真实情况,老板就会更换场所,这个费用需要裸聊女来承担。

自责让她选择离开

工作到第7天,小娜说自己瘦了一圈。除了身体的痛苦、心灵的自责,还有朋友轻蔑的眼光,这让她体会到了难以承受的压力,成为她选择离开的原因。“陪人裸聊,你会遇到常人难以想像的变态。”说完这话,小娜用很长一段时间稳定情绪。

“我真的无法承受来自自己和外界的压力。”截至目前,小娜也弄不清身边的朋友当初是怎么知道她在偷偷地陪人裸聊的。“我虽然很自责,但面对朋友,我依然装作很正常地交往,但交谈中可以感觉到,朋友知道我在做这个。”小娜说,朋友的眼光和语调让自己难以承受。

网上很容易查找到被人恶意截取的视频,我担心有一天被身边人看到自己挂在网络上的样子。“最终我选择了离开。”回想那7天,小娜说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离开那个黑窝点后,小娜曾见过那个与她在一起聊天的女孩,得知她所在的裸聊点被警方查获了。

小娜说,虽然事情已过去几个月了,但自己无法摆脱那时的感受和如今的自责,总感觉背后有很多人在指点、议论着自己,这种压力让她选择逃离这座城市。小娜说,她不会看媒体刊发关于她的讲述,离开延吉将真正努力地忘记这一切,但希望更多的人能以此为戒,因为这种痛苦的经历会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疤。

本文内容于 2013/10/29 8:21:49 被小编a29编辑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除了被胁迫,从事这样的行业只有一个理由:想不劳而获。不值得同情。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关系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后悔药。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