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和下西洋不代表明朝向南洋扩张 中国影响力下降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4 343

核心提示:然而,如果从整个15世纪甚至包括16世纪的长时段角度考虑,明朝在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影响力却在迅速下降。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当然是明朝国力的衰退。

郑和下西洋不代表明朝向南洋扩张 中国影响力下降


本文摘自《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作者:陈尚胜,原题:《郑和下西洋与东南亚华夷秩序的构建——兼论明朝是否向东南亚扩张问题》

中国传统的对外关系形态,通常被称为“华夷秩序”。华夷秩序的基本原则是以中国封建君主为核心,四夷君王接受中国封建君王的册封并向他“朝贡”,从而在双方君王之间结成准君臣关系,并由此形成中外国家之间的宗藩关系。从汉朝开始,中国封建王朝在与周边邻国交往过程中,逐渐把与它们的关系纳入到华夷秩序的建构中。而对于海外诸国,中国封建王朝在它们中间构筑华夷秩序则是一个艰难而又缓慢的过程,而且收效甚微。

以海外诸国中与中国最为邻近的东南亚地区来说,虽然早在孙吴时代就曾派遣朱应、康泰一行“南宣国化”,隋炀帝也曾派遣常骏、王君政等人出使赤土国,但并未形成真正的宗藩关系。即使是唐朝贞观、开元之盛,在南海诸国的华夷秩序上也未有作为。忽必烈则凭恃着游牧民族的强悍战斗力,企图在海外诸蕃国中形成自己的“天下共主”地位,但也没有效果。只是明成祖通过郑和下西洋等频繁而又大范围的外交行动,明朝才在东南亚地区全面建立起华夷秩序。

如何看待郑和下西洋对于明朝与东南亚诸国之间关系的影响?国内外学者之间曾有不同看法。不少国内学者认为,郑和下西洋把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政治往来和经济交流推向了新的高潮。甚至还有中国学者认为,郑和下西洋推动了华人向东南亚地区的移民。而一些西方学者则把郑和下西洋“说成是中国的扩张主义和帝国主义”,“时常把这些远航比做以后几个世纪的西方海上帝国主义。这样,就存在着把郑和的远航不祥地解释为中国在过去和未来对东南亚怀有不良企图的倾向”。

不过,就国内学者的第一种看法而论,他们的关注点是郑和下西洋时期明朝与东南亚地区关系的繁荣表象,却相对缺乏对明朝与东南亚诸国关系形态的探讨。而就国内学者的第二种看法而论,在某种程度上却模糊地认可了西方学者所提出的郑和下西洋是明朝向东南亚地区扩张的观点,只不过扩张的形式不是官方力量而是民间移民而已。而郑和下西洋是否如西方学者所说,它表明了明朝向东南亚地区的扩张?我认为,这不仅涉及到明成祖的海外交通政策问题,而且也涉及中国传统的对外关系形态——“华夷秩序”的问题。同时,从长时段角度考虑,明成祖在东南亚地区所构筑的“华夷秩序”,是否形成了明朝与东南亚地区关系的长效机制?或许也是我们今天所应思考的一个问题。

一、郑和使团与明朝和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关系

明成祖在其统治的1402至1424年间,曾向东南亚国家频繁地派遣使团。其中,向占城(位于今越南中部)派遣使团14次、向真腊(今柬埔寨)派遣使团3次、向暹罗(今泰国)派遣使团11次、向爪哇(位于今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派遣使团9次、向浡泥(位于今加里曼丹岛北部及文莱苏丹国一带)派遣使团3次、向满剌加(位于今马来西亚马六甲州一带)派遣使团11次、向苏门答剌(位于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西北部的亚齐一带)派遣使团11次。按照明初人对海外的地理划分,爪哇、浡泥等国属于“东洋”国家(东洋范围包括自今菲律宾群岛至爪哇岛的广大海域),而占城、暹罗、满剌加等国则属于“西洋”国家(“西洋”范围则包括自今中南半岛至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以及印度洋区域)。而在明成祖派遣到东南亚以及整个海外国家的所有使团中,郑和使团则最为突出,一是规模大到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左右,二是次数多达六次(另外,明宣宗也曾派遣郑和下西洋一次),三是所访问国家众达三十余个

仅就永乐时期(1403-1424)郑和六下西洋过程中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来看,第一次(永乐三年六月至永乐五年九月间)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有占城、满剌加、爪哇、苏门答剌等;第二次(永乐五年冬至永乐七年夏)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有占城、暹罗、满剌加、爪哇等;第三次(永乐七年九月至永乐九年六月间)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有占城、真腊、暹罗、满剌加、爪哇、苏门答剌等;第四次(永乐十一年十一月至永乐十三年七月间)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有占城、满剌加、爪哇、苏门答剌、彭亨(今马来西亚的彭亨州一带)、急兰丹(今马来西亚的吉兰丹州一带)等;第五次(永乐十五年十月至永乐十七年七月间)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有占城、满剌加、爪哇、苏门答剌、彭亨等;第六次(永乐十九年至永乐二十年间)所访问的东南亚国家主要有占城、暹罗、满剌加等国。

占城是郑和下西洋的首站和必到之国。明成祖登基之初,占城人正与北邻安南人围绕领土而发生战争。永乐元年,占城国王占巴的赖就派遣使臣前来明朝通报安南人的扩张行径,期望得到明成祖的干预。于是,明成祖于当年就派遣蒋宾兴、杨渤等人分别前往占城和安南劝和。明成祖从“天子”的立场对安南出当权者提出了警告:“夫两国土地传自先世而主于天子,何得恃强逾越为恶受祸?……自今宜保境安民,息兵修好,则两国并受其福。”永乐二年,占巴的赖又遣使来告安南侵略占城之事,并提出自己“恐不能自存,愿纳国土,请吏治之”。但明成祖还是很明智地拒绝了占城国王的请求。不过,他对于安南的扩张行径还是派遣使节给予了警告。永乐四年三月,安南当权者胡氏以迎请逃难到中国的原陈朝后裔陈天平回国继承王位为名,却于边境地区在明朝护送人员面前明目张胆地杀害陈天平,恣意向明成祖的权威挑衅,从而激起明成祖的征安南战争。在明成祖征讨安南胡氏的檄文中,第十四条至第十六条所列的理由就是安南对占城的三次武装侵略。可是,当明成祖将原安南领土直接纳为明朝版图并设交阯布政使司进行管理时,占城国王也甚感恐惧,即在暗中支持安南黎季扩集团的反明活动。为此,明朝兵部尚书陈洽建议对占城用兵,但遭到明成祖拒绝。他只是派遣使节前往占城对占巴的赖予以警告。不过,郑和使团前往占城,仍然是向占城国王传达明成祖的好意并向他转交“赏赐”品,同时补充船队的给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