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与国情:中西方的环境差异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127
导读:法制与国情:中西方的环境差异 寂寞星尘(略加修改)      中国一直都有法制的完整构架,却没有法制的民意基础。      社会的主体是人,人的思维模式不同。      西方社会两千年来都是邦国制,领主制。他们构架民主社会采取如今的联邦制,互相制衡的模式是符合他们的民众思维传统的。实际上一人一票从根本来说还是邦国角力,美国现在也是如此,美国州长可以不管市长,市长不管镇长。国家层面控制力也远不如中国,便源自于此。      他们的所谓法制是符合他们的民众思维模式和传统的政治模式。

法制与国情:中西方的环境差异

寂寞星尘(略加修改)


中国一直都有法制的完整构架,却没有法制的民意基础。


社会的主体是人,人的思维模式不同。


西方社会两千年来都是邦国制,领主制。他们构架民主社会采取如今的联邦制,互相制衡的模式是符合他们的民众思维传统的。实际上一人一票从根本来说还是邦国角力,美国现在也是如此,美国州长可以不管市长,市长不管镇长。国家层面控制力也远不如中国,便源自于此。


他们的所谓法制是符合他们的民众思维模式和传统的政治模式。


中国不同,中国过去几千年都是依靠伦理纲常来维护社会架构,伦理纲常最大的传统就是人情大于法理。美国可以因为将免费午餐送给友人吃视为违法,定罪。


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如果政府这么搞人民早就推翻他了。这就是人情大于法理的最佳举例。


历史上,中国为了建立相对法制最凸出的有三人。秦始皇的秦国统一六国,统一法制结果被视为暴政,为了推行法制甚至灭亡伦理纲常理论的学术派系儒家,但结果呢?


朱元璋为了推行法制,用小人书普及大明律,用六道言官来听取民意监督地方执政,用六科。给事中来监督中央执政,用自己的努力工作和锦衣卫来监督这些负责监督的官员们。用重刑杀十几万官员来推行法制。。结果呢,明朝贪污各朝最多。


本朝毛祖,借文革之名,推行民众监督,不管是真坏还是假坏,坑害无数掌权派。很多人说文革造成影响我赞成,但说起毛糊涂我觉得真不是,他在后期一手布局接近美国,为中国开放铺平道路这是糊涂人能办出来的。但看文革中发生的事情,和对照历史。便霍然明朗,实质上这做的是现在很多駡毛骂的最狠毒的公知最期望的还政于民,加强民权来推行法制。


这三个事件没有一个好结果,并不是说法制不好。最起码西方的法制合适他们自身的社会模式,但照搬西方法制对中国不合适。


伦理纲常社会,超脱法制。


中国要走法制,就像我前面所说。企图以秦朝那样政府推行是不靠谱的。企图以朱元璋那样层层监督也是不靠谱的。反而毛的文革,可以给人一个最大的启发。既然是人治的社会构架,伦理纲常的思维模式。还人民权力来反治社会是最佳法制模式。


但文革的结局却告诉我们,一股脑把举报权,搜查权,审判权都给人民是悲剧的。实际上大字报就是举报权,大辩论就是搜查权,大批斗就是审判权。


窃以为给人民举报权和监督权便是最佳,掌握舆论的媒体掌握报导揭露权,更为专业和具备文化素养人大拥有监督权和搜查权,审判权还是交由司法系统。


但传统社会,信息不发达,民众很难有凝聚的意见表现。信访局虽有此功能,但不凝聚的民意是没有力量容易扼杀的。


网络的出现突破了这点,民众的意见得以无比的凝聚。如何用一个合理的规则,提供一个渠道让民众利用网络参与监督和举报是个很好的方式。


实际上社区网络微薄正在体现这个作用,无非是查一纸明文来让这个渠道得到合法性。


我真心认为,伦理纲常社会下的中国,一党专政和集权政治,都是适合的。并且现在的政治模式,并非是中国法制无法得到推行的根本。


如果明白伦理纲常四字含义,便能理解我为何有此言。


而中国未来走法制,必然不会是西方的法制,必然是真正的还权力与人民的更人性,更合理,更节省社会资源的真正法制。会是超越西方的法制。


但能否走到,就看我们如今执政党的智慧。最起码现在看来,微薄未封,环球人民官方喉舌还在鼓励民众参与监督,而天涯的越线文章也依然存在。我认为共产党是有这个智慧的。无非是需要十年或者二十年的缓慢推行。这个事情太重要,一个不慎,就会变成又一个文革,社会动荡。必须慎行。


其实有心人看看我们东亚的两个邻国都是儒家文化圈但仅仅因为传统不同,日本和韩国的执政模式和法制建设就不同。韩国实际上是集权政治,一个总统下台就被清算。日本是邦国政治,地方自治权极大,中央政府很难推行政令。


这根两个国家的过往模式不无关系。韩国古代无论是新罗还是朝鲜,至少都保有完整的国家构架,走的是中央集权。日本战国前诸侯林立,乡长即使为国主。丰臣秀吉统一战国十数年,到德川家康建立幕府,立刻又变为藩属自治,明治时期长州萨摩藩有能力组织军队便源自于此。


更何况大部分时间大一统的中国呢?


脱离现实的议论是很没有道理的。


对于中国来说,民众拥有知情权,有一定监督权足矣。对于中国现有的政体模式而言,杜绝枉法贪污,保持执政公正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两个权力就足够保证这点。


至于西式民主,让他们见鬼去吧。共产党的公务员选拔模式还是很好,培养机制也是很好。共产党的官员选拔模式类似古代科举,以公务员考试来选拔具备哲学理念,正常逻辑思维的人员,层层选拔层层遴选。。这个选拔和遴选未来也要做到公正透明。


从地方做起,积累管理经验升到高级。


我很难想象选一群没有管理经验,只知道迎合民众口味的人能把国家管理的很好。民众充分参与执政,这不是变相的外行管理内行吗?


完全的民主=吸引不到最好的人才治国+外行指导内行+懒人国度+缺乏长远规划和战略+弱化国家主权


如今的政治模式,缺少的是合理的监管让执政公正。但为了合理监管,就进行自我阉割。。这是自掘坟墓。要民众参与监督,加强监督社会弊端,监督公务员考试,监督官员选拔,监督执法公平。最终达到政体清明。。这是唯一可选的道路。


不要西式民主。如今的中国如果走西式民主,不用西方参合,自己就乱了。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