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鞭打陀螺者噪音扰民 老人下跪哭求官方出面制止

122师广播员 收藏 3 1128
导读:武昌火车站东广场的陀螺爱好者 有人写了“人活一张脸”的顺口溜,抗议打陀螺扰民 前不久,武汉一小区为防止打陀螺发出的噪音扰民,在广场地面钻了近2000个小洞。本报报道了小区物业这一“狠招”后,引发市民热议。一些外地小区甚至准备效仿这一做法……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小区因打陀螺而产生的矛盾越来越常见。一边是众多居民抱怨陀螺抽鞭声扰民,另一边是陀螺爱好者们的健身需求。有办法化解这些矛盾吗?相关部门又有什么观点? 探访 物业祭出钻洞狠招 “陀螺战争”持续半年 近日来,江岸区东立国际小区的许多


武汉:鞭打陀螺者噪音扰民 老人下跪哭求官方出面制止

武汉:鞭打陀螺者噪音扰民 老人下跪哭求官方出面制止

武昌火车站东广场的陀螺爱好者

武汉:鞭打陀螺者噪音扰民 老人下跪哭求官方出面制止

有人写了“人活一张脸”的顺口溜,抗议打陀螺扰民

前不久,武汉一小区为防止打陀螺发出的噪音扰民,在广场地面钻了近2000个小洞。本报报道了小区物业这一“狠招”后,引发市民热议。一些外地小区甚至准备效仿这一做法……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小区因打陀螺而产生的矛盾越来越常见。一边是众多居民抱怨陀螺抽鞭声扰民,另一边是陀螺爱好者们的健身需求。有办法化解这些矛盾吗?相关部门又有什么观点?

探访 物业祭出钻洞狠招

“陀螺战争”持续半年

近日来,江岸区东立国际小区的许多业主们仍在担心: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天的陀螺声,会不会像之前一样卷土重来?这个担忧,主要是缘于小区业主与陀螺健身者们近半年来的纷争不断。

从今年5月开始,二三十名陀螺爱好者们,来到东立国际小区门口的广场上锻炼。每天傍晚六点半开始,鞭打陀螺的响声不断。10多位老年业主受不了,多次与物业、居委会以及广场使用方军休所沟通,并先后6次拉出横幅,但陀螺爱好者依然未罢手,每次与他们交涉后,消停几天便又故态重演。9月,军休所与物业在广场地面上钻了近2000个小洞,阻止打陀螺噪音扰民。

没想到,陀螺爱好者们趁着夜里,将水泥注入了广场中间的约300个小洞内,次日便又来打陀螺。因不满钻洞,他们更是跑来挥空鞭泄愤。业主们气急找其理论,双方多次发生冲突。业主罗婆婆说,跟鞭陀者实在无法沟通,她们多次拨打110报警,民警出面也调解过,但效果甚微,每次都是停几天便又开始了。

因离得近,6栋业主受到的影响最大,她们甚至从自家阳台上,往下扔鸡蛋扔菜叶,还将煤球捣碎,准备随时与鞭陀者“开战”。6栋业主易爹爹今年82岁,老伴何婆婆80岁,两年前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医生嘱咐需静养。每次鞭陀声响起,何婆婆心脏便受不了,家里备了氧气瓶,随时准备输氧。看着老伴难受的样子,易爹爹心如刀割,他和一帮爹爹婆婆找到军休所负责人,边流泪边诉苦,甚至下跪请求军休所出面,终止这场纷争。

军休所和物业协商后,又出面掏空了被堵的约300个小洞,并与这群鞭陀者的领头人多次做工作,业主们这才又迎来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面对业主们的指责,陀螺爱好者也有着自己的委屈,他们说,因为爱陀螺,他们的锻炼场地已被驱赶着换了4个地方,他们想不通:想健身怎么这么难呢?

陀螺扰民矛盾频现 小区广场是投诉焦点

24日晚7时许,记者来到洪山区鑫宇花园小区。刚进大门,就听到阵阵鞭陀声。在小区广场一侧,几位妇女正在挥鞭打陀螺。

在广场的大理石地面上,白色油漆写着几行字:“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小区活动广场不是一部分人的,是所有人的空间。”

物业人员介绍,这些字是9月有人半夜写上去的,最开始还写有“谁打陀螺,全家×××”等诅咒文字。为了阻止居民在广场上打陀螺,有居民从楼上往广场上扔垃圾;也有居民趁人不注意,将广场的照明灯电线剪断。民警几次接到报警前来查看,但因为没有实际冲突,只好建议双方多沟通。“我们每天都是晚上6点开始,7点结束,早上和白天从来不打。”说起打陀螺遭到的阻挠,69岁的杨师傅显得十分气愤,“我们特意选择在晚上,正是居民做饭吃饭的时间。早上打影响别人休息,白天打影响旁边幼儿园的小朋友上课,晚上7点以后学生要做作业……”杨师傅称,如果哪个居民有意见,欢迎当面提意见,不要背后使拌子。

在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社区管委会也不断接到居民关于陀螺噪音的投诉。社区在广场竖立了告示牌,写明“夜间噪声不得超过30分贝,请合理锻炼勿扰他人休息。”等字样。

记者连日来走访还发现,除居民小区外,洪山广场、武昌火车站东广场等一些公共场所也有不少陀螺爱好者。相比小区而言,公共场所因未打扰居民休息而投诉较少,只是周围行人有些抱怨。

调查 多数市民认为“要好好管管”

对于打陀螺的矛盾,武汉市民怎么看?记者在汉口友谊路、武昌中北路随机采访了31位市民,22位市民明确表示:爱好打陀螺并没有错,但鞭陀噪音确实很大,影响到了他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这就不对了。市民章先生说,他曾住在硚口天顺园小区,小区里也有一群陀螺爱好者,每天早晚打陀螺噪音很大。今年4月底,社区工作人员挨家挨户上门,给鞭陀者们做工作,持续上门多日后,总算说动了他们。还有市民提出,希望多修一点公共场所,如公园、绿地等,让鞭陀者能够尽量离小区远一点,中间修上小树林或绿化带,兼顾宁静与娱乐。

还有近三成市民对陀螺爱好者表示了理解,他们认为,鞭陀者多半是退休的老人,平时空闲时间本就多,鞭陀的门槛也比较低,“大家应该更宽容一点”。

看法 打陀螺到底应该怎么管

今年3月1日起,依据《武汉市城市综合管理条例》规定,在街道广场娱乐集会噪音,居民可拨打110反映,由公安部门介入调解;而在公园晨练、文娱演出造成扰民的,则可找园林局投诉。

武汉市园林局工作人员介绍,根据《公园噪声管理暂行规定》,城市公共绿地上,禁止打鼓鸣锣、甩鞭等噪声污染大的活动。对于违反规定的个人、团体可处以100至500元罚款。他们一般只是进行劝阻,目前并未真正处以罚款。

有民警表示,小区打陀螺噪声扰民的投诉不少。由于投诉难以构成治安案件,当事双方往往都是老年人,民警处理起来力度也有限。最常见的处理是对当事人做笔录、劝说并训诫等,工作重点是防止事态失控,所以难以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武汉市体育局法规宣传处负责人万敏介绍,《武汉市全民健身条例》明确规定,公民健身不得影响他人的工作和生活。体育局也多次接到陀螺扰民的投诉,他们也专门研究过如何破解。市体育局已着手准备修订相关条例的草案,拟对健身扰民造成恶劣影响的行为,明确规定相应处罚措施。

武汉市风筝协会鞭陀专项委员会,是武汉唯一获批的鞭陀爱好者民间组织,拥有注册会员197人。该委员会副主任刘楚财称,所有加入该委员会的鞭陀爱好者,入会时都会被要求在打陀螺时不得扰民。对于那些没有入会爱好者,他们也没有约束力。该委员会主任高伟说,目前全市约有6万人在打陀螺,有人在自己锻炼的时候会考虑他人的感受,也有部分人没有考虑这些。同时,由于很多小区周边没有合适的场地打陀螺,居民只好在小区内打,造成一定程度的扰民。“其实,现在打陀螺不仅是一种锻炼方式,更发展成城市的一种市民广场文化,如何避免锻炼身体和扰民之间的矛盾,需要政府在场地规划与建设、打陀螺者对于时间和场地的选择等方面,进行综合考量。”

链接 居民公约让社区安静下来

百步亭对治理健身噪音有着一套较成功的模式。该集团党办主任张继涛介绍,百步亭每个小区都有小广场,以前打陀螺噪音扰民的投诉很多。

去年开始,百步亭发放了几万份调查问卷,由业主共同决定是否要整治噪音问题。结果显示,70%以上的业主要求整治。经反复征求双方意见,最终于去年7月出台了《百步亭社区居民环境噪音控制公约》,规定居民健身时必须严格控制音量,并组织8名工作人员专门到各小区检查。公约出台后,基本上没有出现打陀螺扰民现象,居民投诉也大幅下降。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梅志罡认为,治理首先要从制定标准开始,相关部门首先要制定一个科学的噪音标准,包括允许噪音的大小、时间及场地。“如果没有标准,执法就无从下手。”并且,可以发挥居民自治组织的作用,让小区的热心居民参与到噪音治理中来。

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