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帝文化研究和思考

信圣人不如信自己 收藏 13 345
导读:炎帝时期: 对炎帝和黄帝文化是不同时期,两个不同的概念。炎帝是史前火耕开荒辟地史前先民的总称,炎帝出于少典,少典并不是炎帝的父亲,更不可能娶有蟜氏。典:曲丌,曲:“農”的字首,丌:祭祀案台,典:農业祭祀,少典: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也就是黄河流域,中原地区,中原地区,也不是我们现代所指的中原地区,而是指黄帝活动的地域。 炎帝不是特指某人,而是,少典地区,火耕开辟農业的史前先民的总称。炎帝时期世代火耕,烈山氏等都可能是传说中的史前的先民。炎帝不同于神農,神農是指所有从事農业活动史前先民,炎帝

炎帝时期:

对炎帝和黄帝文化是不同时期,两个不同的概念。炎帝是史前火耕开荒辟地史前先民的总称,炎帝出于少典,少典并不是炎帝的父亲,更不可能娶有蟜氏。典:曲丌,曲:“農”的字首,丌:祭祀案台,典:農业祭祀,少典: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也就是黄河流域,中原地区,中原地区,也不是我们现代所指的中原地区,而是指黄帝活动的地域。

炎帝不是特指某人,而是,少典地区,火耕开辟農业的史前先民的总称。炎帝时期世代火耕,烈山氏等都可能是传说中的史前的先民。炎帝不同于神農,神農是指所有从事農业活动史前先民,炎帝时期属于神農时期,但是神農没有从事火耕,也就不能称为炎帝。炎帝特指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区,并不是指南方的神農、赤帝。文献记载神農七十二世和十七世,考古学可以得出神農时期具有七十二世,也就是具有几千年的農业文明。而炎帝世代火耕,也只有十七世的可能。炎帝时期属于史前的历史,只是依据文献记载和传说综合以后的推断。炎帝和神農是有区别的,不能混为一谈。

炎帝不是蚩尤,蚩尤从字义中解读是野猪群落,九黎是蚩尤史前的称谓。赤帝:可能是炎帝时期中一段时期,赤:十亦,十:斩杀,开辟之意,亦:字形类似“大”字,指四足动物,赤:斩杀四足动物的意思。赤帝:指史前狩猎野猪为生的实现先民的总称。炎帝与蚩尤的对抗源于炎帝的火耕,炎帝世代火耕,按文献中记载,炎帝十七世,也就是几百年的时间。火耕烧毁了大量的森林和灌木丛,造成了少典地区的森林面积急剧减少,黄河流域的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地方。炎帝时期火耕虽然开辟大量的農田,但是,森林面积的破坏,造成黄河流域的环境变化。五帝时期的洪水、干旱、龍卷風都与炎帝的世代火耕有关。

再者,炎帝时期的火耕,森林和灌木丛的减少,造成了动物的栖息地的减少,动物如野猪,古史称为九黎,九:类似“尤”字,指长久之意,黎:黍饣,以黍为食的含义,九黎:一直以黍为食的动物,指野猪。炎帝的火耕,造成野猪栖息地的减少,只有到人类开辟的農田中,寻找食物。神農“识得五谷,尝得百草”,“头顶一颗珠”,“珠”形声“豬”,人类的农事活动,也是仿生豬开辟農业。通过观察豬的食物结构,识得五谷,尝得百草。人类耕种的所有粮食,都符合豬的食物结构。人类耕种的粮食,首先满足野猪的食物需要,人类只能从野猪的口里寻找剩下的零星的食物。人类与野猪群落的生存竞争,成为绝对的对抗。史前的人类并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来抗击野猪的灾害。正如《诗经。北魏。硕鼠》中记载: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适彼乐土,爰得我所,适彼乐郊,爰得我直。。。文中的硕鼠,也就是野猪灾害。野猪的凶悍,贪婪直接危及到人类的生存。

豬是胎生动物中繁殖能力最强的动物,人类的農业活动,不仅没有形成人类数量的兴旺,反而,造成野猪灾害盛行。这就是《史记》中记载的“神農世衰”,“九隅无遗”的炎帝时期,人类生存的局面。这里神農是少典地区的炎帝,并不是南方的神農。这样局面一直延续到黄帝时期,这就是黄帝战蚩尤的历史背景,以及历史原因。

黄帝时期

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炎帝、黄帝出于少典,典:曲丌,曲:農字首,丌:祭祀案台;少典是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炎帝和黄帝之战,也就是所谓的阪泉之战,炎帝与黄帝处于不同时代,称谓也不相同。文献中对历史的误解,要么就是黄帝和蚩尤的涿鹿之战,是同一战争。蚩尤并不是指人类东夷部落的首领,而是野猪群落的总称。理解蚩尤是野猪群落,请看关于倉颉創字的字义解读方法。

涿鹿:涿:氵豕,氵:与“三”一样,指多,象水一样多,绵绵不断。豕:豕者为豬,涿鹿: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也不一定指现在的涿鹿所在地。涿鹿形声猪猡。涿鹿之战,蚩尤被擒杀,尸体被分解。龙:尤匕,指蚩尤被杀。龍:拆分字形,立月、匕(首),己彡,月:古义指肉,动物的身体部位均为月旁。立月:长肉,匕(首):杀头,甲骨文“龍”的字形,也就是具有獠牙动物的头上架着一把“辛”字的匕首,正在承受宰杀。己:身体部位,甲骨文“龍”的身体部位,彡:多,多次劈杀,己彡:碎尸。龍:进一步解读长肉、杀头、碎尸的动物,龙的原型是蚩尤,所以,龍的原型是长肉,被斩杀,被碎尸的豬。

黄帝战蚩尤是黄帝大规模的斩杀野猪戰争。除了黄帝戰蚩尤重大的历史事件,倉颉創立了象形文字体系记载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这些信息全部融入在倉颉創立每一个字的字义里,所以,研究和确定黄帝时期对于中华民族的历史地位,必须理解倉颉創字的原理和性质。黄帝时期另一个重要的文化标志就是嫘祖发明的丝绸,倉颉創字是以“巾”和“糸”表说丝绸在黄帝时期所起到的重要作用。黄帝时期的三件重要的历史事件,也是黄帝时期的历史特征,三件事件都是少典地域,中原地区发生的历史史实,彼此之间可以相互佐证,来说明黄帝时期,验证黄帝时期。

黄帝时期的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基点,是任何中华民族的原点。原点是中华民族历史坐标的原点,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原点。中华民族的精神,揭示了人类生命和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斗争,与动物灾害斗争,与自然灾害斗争的人生哲学。揭示“中国”的本意就是抗击一切危害人类的动物灾害,自然灾害,进入阶级社会中,阶级斗争贯穿于人类文明史。尚武精神就是黄帝时期的重要思想体系的精髓。中原文明的也是地域上的原点,其它地域的文明、是在黄帝戰蚩尤以后,倉颉創立了赋予人类斗争哲学的象形文字,也就是仿豬学的文字体系。辐射性的传播了中华大地。研究黄帝时期属于意识形态的研究范畴,是人类哲学的历史研究范畴,黄帝时期代表中国的历史学、文献学、考古学、民族学、民俗学、神话学、人类学,社会学等人文科学诸多方面,最为重要的是倉颉創字学是阐述了黄帝时期最重要研究方法。

1、关于“炎黄文化”的概念。炎帝是史前火耕先民总称,火耕是引发黄帝戰蚩尤的根源,炎帝和黄帝同处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地域,文化具有沿承的关系。炎帝世代火耕,只能说明是黄帝时期的之前的先民。有文献神農七十二世,炎帝(神農)十七世,其涵盖不尽相同,十七世可能指的黄河中下游炎帝时期,七十二世指整个神農时期。关键是黄帝时期的大约所处的年代,笔者赞同黄帝元年为大约5000年左右,确定公元前2698为黄帝元年,也未尝不可。

炎帝和黄帝,重视黄帝,而忽略炎帝,主要有以下几种原因:①炎帝火耕文化是破坏了黄河中下游环境变迁的重要缘由;②炎帝文化是黄帝戰蚩尤的根源;③炎帝文化并没有建立中华民族文化;④炎帝文化也不是神農时代的中华主体文化;⑤黄帝戰蚩尤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标志,属于黄河流域文化;⑥黄帝时期文化是倉颉創字、嫘祖发明丝绸、轩辕指南车是黄帝华夏族创造的中华主体文化;⑦黄帝文化阐释可以依据考古学中的仰韶文化,或仰韶——龙山文化,或龙山文化。

涉及中国远古史研究的关键:黄帝戰蚩尤的性质,倉颉創字学的原理,嫘祖发明丝绸的作用。这个三点的突破也就揭示黄帝时期这个焦点问题,也就是建立“中国文明黄河流域一元论”的正确观点。许多学者认为,关于“炎黄文化”混为一谈,从时间上、事件上等概念不清,所有一切都是空谈。黄帝文化和文明的内涵恰恰蕴含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从分析倉颉創字的字义,获得的各类信息更为可靠和精确。所以,研究黄帝时期应该与研究倉颉創字学并行,倉颉創字学是阐释黄帝时期历史事件、文化、文明的重要工具。倉颉創字、黄帝戰蚩尤、嫘祖发明丝绸集中在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地区,事件、时间、空间等等都可以相互印证,也就是确定这个文明和文化的原点。探索这个原点的思维逻辑的框架。

随着各学科的参与和研究,将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没有重点的突破,也没有探索原点的责任。随着各种学术流派的争鸣,并没有看到一丝曙光,大有鸡鸭不同意见纷呈,不得重点,不得要点。

2、关于黄帝文化在传统文化中的地位。黄帝时代在地域上与炎帝同处一个地域,炎帝火耕文化造成蚩尤之乱的根源。黄帝戰蚩尤是平息蚩尤之乱。蚩尤是不是人类,蚩尤被杀为龙,蚩尤的原型就是黄帝戰蚩尤的聚焦点。如何探索蚩尤的原型,不是考古,文献所能完成的任务,只有一个工具就是倉颉創字。“龍”:立月、匕(首)、己彡,解读字义为长肉、杀头、碎尸的动物。完全符合文献中蚩尤在涿鹿被擒杀,尸体被分解的记载。甲骨文“龍”字,也证明了“龍”是一个具有獠牙的动物,头上架着“辛”或“干”字的匕首,承受斩杀的刀刑。獠牙的动物,在中国只有两种动物,象和豬,尤其是在中国的黄河流域,只能是“豬”,不是“象”。搞清楚了蚩尤是豬,也就明白了“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的性质,人类与野猪群落之间的战争。

中国的文明肇端于黄帝戰蚩尤。炎帝时期遭受蚩尤之乱,也就是野猪灾害,束手无策。黄帝建立一些的政治、军事、文化都是针对抗击蚩尤灾害的。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阐释黄帝戰蚩尤的政治、文化、经济、军事等,表述了人类与蚩尤之间的关系。蚩尤是自然界的代表豬,人与蚩尤的关系也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关系。

倉颉創字就是以蚩尤为原型,也就是以豬为原型,創立了“近取豬身,远取豬物”的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也就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倉颉从野猪灾害中,感悟出人类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与自然界斗争的生存法则。人类的智慧就是从灾害、灾难中,不断的积累而成。倉颉創立的文字不仅融入了辩证法,而且是唯物的創字态度。倉颉創字具有对蚩尤的憎恶情感思维,对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等痛恨的情感,也融入在倉颉創字的字义的思维逻辑中。倉颉創字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揭示“人”的本质,人类的法则,人类社会的形成。黄帝时期也就是只具有自然属性的动物人进入具有人性特征的意识形态的人,这就是人类形成法则,也就是人类社会形成统一的意识形态。确定“人”的存在和意义,就是不断与自然界灾害斗争,并且一直斗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就是中国文明的特定标志—倉颉創立“人”的标准。

史前已经出现了人类的活动如農业,倉颉創字对農业的认识,并不是我们现代人对農业的播种、管理和收获的概念。而是,开辟大量田地是農业的标志。只有研究倉颉創字的每一个字义,才能准确的理解倉颉創字这个原点的思维。

如“天圆地方”是古代的一个基本思维,这个思维沿袭至今。天是○,地是囗,十:“一丨”,笔者认为“一”自然状态,“丨”为人为状态,“十”:人为行为作用于自然状态。还有开辟、开創、斩杀之意。“古”:十囗,辟地之时,田:十囗,辟地成田。曲:三个“田”字组成,也就是很多“田”,开辟而成也就“農”。“農”:曲辰。辰:诞辰。这就是倉颉創字的思维演变,从中可以得出,“農”的字义解读过程,分析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笔者查遍了许慎的《说文解字》,没有对“農”这个字义的解读,也就是说明了许慎并没有理解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目的只是为了解读先秦的经书等,堕落为统治阶级的御用工具。

黄帝时期的纺织也是黄帝文化重要的标志。倉颉对丝绸以“巾”和“糸”表示。现代人对黄帝时期的纺织技术表示质疑,把嫘祖发明缫丝技术当做传说和神话。考古学发掘的仰韶文化遗址中已经发掘了“蚕丝”的印记,在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中,同样发现了“蚕茧”等,最重要的发现了陶制和石制的纺轮,这就是纺织的重要工具。黄帝时期具有较为发达的丝绸织造业,倉颉把丝绸在黄帝时期起到的重要作用,融入在“巾部”和“糸部”的文字体系之中。如黄帝的帝含有“巾”字,丝绸在黄帝政治、文化起到的作用。“帝”:立冖巾,立:建立,冖:从上到下,巾:丝绸的制度。丝绸和文字共同成为黄帝时期的文化标志。“常”:尚巾,黄帝时期不仅崇尚丝绸,而且,丝绸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

制陶和磨制石器(玉器)等文化,记载了黄帝时期以前,以及黄帝时期等重要文化的载体,制陶和玉器不仅局限于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域,而且在其它古文化遗址中多有发掘。制陶和玉器等,也反映了各个地域文化的发展状态。红山文化的玉器—典型的玉猪龙,实质上只能指玉豬,因为龍的意识形态是倉颉創立,龍的原型是豬,是以动物灾害融入在倉颉創字的字义之中。红山文化的C形玉豬,实质上,反映了豬的旺盛的繁殖能力,这是古代先民所崇尚的意识形态。虽然,红山文化的玉豬玉器,早在8000年前,或者辽河流域的5000年~5500年,但是,并没有倉颉創字对豬和龍的动物灾害的憎恶的情感思维。所以,对豬和龍的这种独有的情感思维,不仅是倉颉創字都有的辩证思维的标志,而且,是“黄帝戰蚩尤”这个历史事件的独特标志。也就决定了黄河中下游流域中原地域是中国文明“除恶抗灾”的思维原点,基于这个思维原点,才有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

“抗灾除恶”就是黄帝时期文明的标志。倉颉創字不仅彰显了黄帝“抗灾除恶”的睿德,也融入了倉颉創字辩证唯物的仿生思维。蚩尤是野猪群落的总称,也是自然界动物代表,只是蚩尤是动物灾害而已。倉颉創字表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就是人与蚩尤的关系,也就是不断与自然界斗争的关系。倉颉以“大”字表述了自然界和自然界的代表豬,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本意就是指自然界的代表豬。“大”的极限为“天”,庄子曰:“大之极无外”也是指“天”。“天”不正为“夭”,“大、天、夭”等字都含有“人”字元素,也就是“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但是,只有克服了“天”性,自然属性,才能成为“人”。

“人”本质问题,涉及到人类学、社会学、哲学等各方面的思想体系。“人”遵守的原则也就是“人性”,“人性”是倉颉創字就已经确定定义。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不断斗争的关系,人克服天性,自然属性等都是倉颉創立“人”字蕴含人生哲理。无论是人类学、社会学、哲学等,也都没有象倉颉創立“人”字蕴含如此丰富的内涵。所以,倉颉創字創立了具有“人性”意识的思维逻辑,从某种意义上,倉颉創造了“人”。

黄帝时期是否发明了青铜,笔者表示质疑。考古发掘青铜可能出现在夏代,盛行于商周时期。即使商周时代的青铜器,也不是出土于黄河中下游流域的中原地域。黄帝所处的中原地域并不是现代所指的中原地区,中原的概念更为广泛,也就是黄帝抗灾除恶的原点,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的原点,倉颉創字的原点。从时间上,事件上、空间上、文化上、文明上、历史上都能统一的原点。这个原点也就是黄帝、倉颉、嫘祖的统一原点。

黄帝时期是否出现了具有“国家”社会管理机构。笔者认为已经出现了“国家”,当时的国家的宗旨可以从“国家”两个字的字义分析,并不一定以现代“国家”的概念套用。國:囗或,或:通域,囗:范围,國:持戈守卫一方(囗)疆域。家:宀豕,豕者为豬字,家:指活着的豬。并不是指房屋。倉颉創字的“國家”:拿起武器,持戈守卫(人类)生产、生活的疆域,防止豬的侵害。也就是“黄帝战蚩尤”事件的写照。对“家”的字义,还可以从“冢”字佐证“家”的字义,冢:冖豕,指死了的豬,蚩尤被杀为“蚩尤冢”。“打渔杀家”,家的含义也是指豬。倉颉創字是以蚩尤为原型,也就是以豬为原型創立了辩证思维的文字体系。中国文字只有一个字母就是“家”字,“字”是“家”的延续和派生,字中“子”是家中的“豕”延续和派生,这也说明了倉颉創字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这也是倉颉創字唯一的象形原理。

为什么以“国家”作为文明的标志,当今许多学者教条的套用国际上的文明标志,“国家”是国际上认同的文明标志之一,“国家”也是阶级社会的象征。黄帝时期的国家并没有产生阶级,黄帝统一了“除恶抗灾”的思想,抗击蚩尤(野猪)的涿鹿之战就是中国文明的开端。国际上认为文明的四大标志:国家、城市、文字、青铜器,虽然这四个文明标志对中国古代文明的并不冲突,但是,不如中国文明的意识存在本质的区别。中国文明的概念就是铲除不文明的现象,抗击一切不文明的灾害。什么是不文明,蚩尤之乱,也就是野猪灾害,严重影响人类的農业生产,危及人类的生存,铲除和抗击蚩尤之乱就是中国的文明。五帝时期的自然灾害,洪水、干旱、泥石流、龍卷風、地震等危及了人类的生存,人类同样团结起来,抗击自然灾害。从这个以上,中国的文明观才是人类真正的文明观,任何阶级把矛头对人类本身都是一种罪恶,都是不文明。阶级社会中统治阶级为了本阶级的利益残酷剥削和压迫另一个阶级,这是人类社会的倒退,不是进步。阶级社会不是創立了人类文明,而是破坏人类文明。阶级社会的产生是人性堕落的时期,国际学者把阶级作为人类文明的标志,卑鄙至极,沿用这种文明标志的中国学者,不仅愚蠢透顶,而且卑鄙无耻之极。

这些学者,实际上不能算是学者,应该归类于没有“人样”“人性”的文丐,“九儒十丐”只能是愚民儒家思想的卫道士而已。不仅不能正确理解黄帝时代文明,以物质文明取代黄帝时期“抗灾除恶”的精神文明。黄帝时期創立中国文明,不能按照黄帝抗灾除恶的文明做人,也就是颠覆了人性的文明,堕落与豬一样的自然属性的动物世界。黄帝时期也就是自然界的动物与人之间的分界点,确定“人”的标准,人性的法则,离开“人”和“人性”是没有文明可言,文明是人类活动的准则。“人”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法则,也就是“人”是自然动物主动做人的信仰,人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与猪一样的自然动物“人”,终生的信仰,努力的方向,生命的意义。这就是中国人类社会的统一的意识形态。

3、关于“人文初祖”认同。许多学者认为,炎帝、黄帝、蚩尤都是中國历史上伟大人物。炎帝是史前火耕先民的总称,蚩尤是野猪群落的总称。炎帝对“人”的概念没有形成,人的概念是倉颉創字“人”确定下来的,炎帝不能称为“人文初祖”。蚩尤是野猪群落总称,是人类農业生产的灾害,人通过抗击动物灾害,确定了“人”的哲学、意义和思维逻辑。蚩尤是人类抗击的对象,不是創立“人文初祖”。只有黄帝、倉颉、嫘祖創立了“人”的定义,“人”的法则,所以,黄帝、倉颉、嫘祖都可以称为“人文初祖”,不是炎帝、蚩尤。中华民族称为“炎黄子孙”实际上对黄帝的尊奉,对炎帝先祖也是认同的。虽然,炎帝是史前火耕先民的总称,火耕造成了动物灾害、环境变迁,引起自然灾害根本原因。但是,炎帝的火耕也是为了发展農业,增加人类生存能力,这一点也是具有积极意义。炎帝火耕造成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等,史前的先民没有意识到火耕的危害,这也是可以谅解的。炎黄可以称为中华民族“人文初祖”,中华民族自称为是“炎黄子孙”。

中华民族绝不是“龍的传人”,“龍”是黄帝斩杀的蚩尤,蚩尤是贪婪无度的野猪群落。龍是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豬才是“龍”。尊奉蚩尤,建立的“三祖堂”,世世代代为“龍的传人”。这帮无耻之徒,无耻之尤,一定带有不可告人的动机。

万恶龙为首。无论是倉颉創字时代,还是传说时代,没有尊奉过“龍”。越是远离倉颉創字的时代,尊奉“龍”的时代变得越来越突出,这可谓是漢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一大卑鄙的愚民贡献。汉武帝尊奉儒家思想,乳名为“刘彘”,“彘”:断了四肢的“豬”,也不直接与“龍”有关。漢代的文化,望子成龙,乘龙快婿等,颠覆了“龍”的长肉、杀头、碎尸的豬的本义。装扮成“福禄寿喜”的形象,来实施漢代的愚民政策。

从一些词语中,就能理解蒼龍、青龙、夔龙、恶龙、毒龙、乌龙、妖龙、歹龍等等,没有一个是赞扬“龍”的。屠龙记,周处斩蛟等,都是对“龍”称为灾害,危害人类的恶兽。

有人自喻为“中国第一龙”,有位台湾的歌手侯德健,唱了一首“龍的传人”,把万恶的“龍”尊奉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历史上凡是尊奉“龍”的时代,都是愚民、奴化思想盛行的时代。最终的结果,就是被外来的侵略灭亡的时代。儒家思想尊奉龍,最终被秦国所灭,被秦国统一。自从漢代,一直尊奉“龍”的时代,到了南宋,被蒙古的成吉思汗所灭。明朝同样也尊奉“龍”,也被满族所灭。直至今天,有史以来,没有一个时代超过当代尊奉“龍”程度。“我们朋友遍天下”一去不复返,尊奉龍,使得我们四面楚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可想而知。崇尚龙的集团,正在饕餮中国人类文明的盛宴,不会在意外来侵略,这样的日子指日可待。中国古代文明被历史上统治阶级、龍的传人所吞噬耗尽。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只有一项最卑鄙无耻的业绩,就是颠覆了黄帝創造的人类文明,把倉颉創立文字神话和传说了,重新堕落在自然属性的动物世界。并且沉湎于动物世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相互欺压,相互凌辱的快感之中,并且乐此不疲。

文献中记载的夏商周时期的事件非常的少,但是,考古发掘的甲骨文等,说明了一点,巫术是夏商周的政治。周文王编撰的《周易。卦辞》中乾为天,为父,坤为地,为母。这句话就已经明白周文王时代,已经把“天地”的“阴阳”性给颠覆了。孔子的儒家思想从象官(也就是养猪场),送丧的乐队中得出愚民的秕糠之作。汉武帝把原型是猪的“龍”,改装成豬头、蛇身、鹿角、凤爪,喻指“福禄寿喜”的愚民图腾。卑鄙文人许慎编撰《说文解字》颠覆了秦代统一的文字的法定的意义,说经配合了汉代的愚民政策,把儒家愚民思想、奴化思想发挥到极致。彻底颠覆倉颉創字的原理、性质、承载历史的意义。实际上也就是颠覆中国的人性文明,用愚民思想、奴化思想维护阶级的统治,践踏和蹂躏倉颉創字蕴含的人类文明。

我们号称中国文明上下五千年,绵绵不断,延续至今。请问“中国”的“中”字什么意思。笔者不客气的说:自从夏代以来,没有一个人正确的解读过“中”的字义。也就是中国的文明早已从夏代也就消失殆尽,这就是中国历史史实。

“中”与“虫”字比对,“中”:丨虫厶,虫:动物的总称,厶:灾害、祸害,“丨”:人为的抗击,纠正之意,“中”:就是抗击动物灾害。中国就是抗击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的国度。倉颉創立的每一个字,都彰显了黄帝时期的文明,我们把倉颉創字定性为神话和传说,也就是否认倉颉創字中蕴含的中国文明,抗灾除恶的文明。倉颉是人,不是神。倉颉不仅創造了“人”,而且創造了“神”。中国源远流长的五千年历史长河,不断的颠覆倉颉創造的中华民族的文明,模糊化人性。历史上五千年来,竟然没有一个认识倉颉創立的“字”,请问,我们配称为中华民族吗?我们配为“炎黄子孙”吗?我们配倉颉創字意义上的“人”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