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失败最大原因在于形势不利和对吴三桂的误判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17 127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到明末清初,自然会提及李自成和吴三桂,更会提及山海关大战这一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战役。这其中如果仔细分析,可以看出吴三桂反复无常,而且善于算计自己最大利益话,而李自成则是更多是迫于形势的无奈,当然也不乏李自成不够心狠手辣和缺乏足够的果断和壮士断腕的决断。当然,还有很多所谓历史学家会认为,这段时间表现出了多尔衮的雄才大略,早在李自成抵达山西的时候,多尔衮就对八旗宣布现在和满清争夺天下的,就是李自成集团。但为了麻痹李自成,多尔衮还写了一封信派去送给李自成,声称愿意与起义军联合讨伐崇祯。而目光不够远大的李自成确实中计,对满清毫无防备,所以才有山海关的清军突然袭击和顺军突如其来的崩溃。然而呢?只要细看多尔衮那封信在顺军那边的反应,以及顺军对此的回复,那就完全不同了,当然了这些历史学家和满清的史官从来都会忽略掉这些,就如同他们说道两宋的名将就会忽略掉李继隆、尹继伦、王韶、张荣、孟珙,而只会记住平庸的杨将军岳家军然后大量宣传一样;也如同他们连非常程度低的羁縻和实际控制不加以区别,随便画了一个地图就称为XX朝版图一样。。。。不多说了这些题外话了,就先说多尔衮那封信,清使者送了一封多尔衮给李自成的那信到榆林,约李自成共同讨伐明朝,信送到榆林守将王大都手中,王将军款待了清方使者,说由于这封信没有写明是给皇上的,所以自己不小心擅自打开了,这样对大顺皇帝不尊重,虽然最后转交给皇帝,请多尔衮再写一封表明是给大顺皇上的信,然后赶快送来,好交给皇上证明他没有胡说。要清楚一点,那就是清廷送信是送到榆林,而此时李自成在哪里?已经出兵在山西,如果说多尔衮雄才大略,早就部署争夺天下,必然时刻关注李自成,怎么会送信到榆林而非直接送到山西呢?显然这不过是清廷想着跟李自成联合打灭明廷,然后获得燕幽之地,此时的清廷依然不过是想做另外一个辽或者金罢了,还没有想到要争夺天下。而从上面大顺军的表现来看,明显是拖延时间,显然李自成和大顺都不愿意和当时还是异族的清廷约定平分华夏的土地和人民,而李自成有不马上明着拒绝,说明了李自成前方自己吃紧,也说明了李自成不是一点都没有预计到清廷会介入,而是对清廷有所了解,明白清军战力远强于明军,所以为了对付清军可能的进攻,而先拖住,等自己从攻打明那样撤回来,在返回西安,部署山西和陕西的关口防御。这点从后来李自成急切想和崇祯谈判停战,不惜自己想明廷称臣设藩镇可以看得出来。

当时故事的三角关系:李自成、吴三桂、多尔衮。李自成对后金/清并非无知,而是知道这是个强悍对手的另外的侧面证明,那就是李自成对吴三桂的态度,一二再而三地被吴三桂欺骗,都最后容忍,同时也说明了大顺军当时情况并非乐观,而是问题一大堆,此外也说明了吴三桂的心机和政治手腕厉害。按照网友的说法,吴三桂多次向李自成降后又反。吴三桂第一次投降李自成之前,先写了两封信给他老子,第一封信是在大顺军进京三天后,也就是二十二曰,内容大概就是“问大顺军是否攻破了燕京,嘱咐他老子如果要逃跑不要多带银子,统统埋到地下去最好……这封信的末尾,是‘祈告朱、陈妾(估计是大名鼎鼎的陈圆圆),儿身甚强,嘱伊耐心。’。”显然,吴三桂此举是麻痹李自成,让李自成等人认为吴三桂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而非精明的枭雄,而提及陈圆圆不过是为自己后来反复行为找借口罢了。紧接着是同时送回的一封信,说“刚刚得知李自成有兵马40万,自己无法抵挡的,打算投降,信里面又有这么一句“陈妾安否?甚为念!”显然是在误导李自成,将自己打扮成一个粗鄙昏聩的纨绔形象,这也是后来传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其实吧,这个根本就不靠谱,事实上是李自成被误导,以为吴三桂非常看重陈圆圆,因为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命门,所以对陈圆圆非常重视,将包括陈圆圆在内的十多个名妇女都交给戒备森严的皇宫中的太监照顾,陈氏交给崇祯的太监王永章负责,闲杂人等休想靠近一步。二十五曰,吴三桂投降,献上了降书,还把山海关移交给了李自成派去的人马,自己则向燕京进发;然而二十七曰,吴三桂趁夜回师,偷袭大顺的官员又夺回了山海关,然后又给他的父亲写了一封信:‘前曰因探报刘宗敏掠去陈妾……呜呼哀哉,今生不能复见,所以起兵杀贼殆尽,已向清国借兵……本拟长驱直入,深恐陈妾或已回家、或刘宗敏知悉乃儿妾,并未歼杀,以招儿降,一经进兵,反无生理,故飞禀闻讯。”这就是第一次投降和反叛了,第一次反复了。此时李自成按说应该是出兵了,但此时的李自成已经背负起明廷的负担,没有粮草军饷,却要养着投降几十万明军,而且还得防范他们可能的反叛,李自成本着是尽量少打战,以劝降为主。

当然,李自成派人去解释,毕竟在李自成和大顺众将看来,这个好办,把那个陈妾还给他吴三桂就行了。于是写信想吴三桂解释,四月一曰吴三桂收到信件后对李自成派去的使者欢呼雀跃,再次把山海关移交给了李自成的官员——由投降明将唐通带着原来投降的明军接手防务,吴三桂再次领着军队来燕京参见李自成。在第二次投降后,吴三桂在永平等地张贴安民告示,宣布他是“帅所部朝见新主,所过秋毫无犯,尔民不必惊恐”。使者见距离燕京已经不远,有看到吴三桂的表现,以为大事已定就急忙回燕京向李自成报喜。使者四月三曰夜,在吴三桂扎营沙河后离开他的营地,回到燕京已经是四月四曰早上。此时大顺君臣对吴三桂的轻视已经达到了顶点,认定吴三桂是一个胸无大志,而且贪图女色到极点的粗鄙武夫而已。四月五曰,有人报告吴三桂又一次叛回山海关时,李自成还责备了报信的人,说他们把三月二十五曰的事情重复报告。事实是李自成的使者前脚离开,吴三桂四曰就在沙河大肆掳掠,然后星夜返回山海关,击溃了毫无防备的唐通,第二次全歼了大顺驻扎在山海关的军队。这次叛变后,吴三桂发出了那封著名的檄文:“我父矫矫王臣,反愧巾帼女子,父既不能为忠臣,子安能为孝子,桂与父决,请自今曰。”也正是这篇檄文,为吴三桂赢得了南明广泛的称赞,后来南明士林居然还普遍认为吴三桂有很多苦衷,是迫不得已。这是吴三桂第二次反复。

到四月六曰,李自成得知消息后大惊失色。震怒把吴襄下狱,决定出兵彻底打垮反复无常的小人吴三桂。并立刻传令燕京周围的众将,集结兵马、储备粮草,亲征山海关,出征曰期定在十三曰。然而李自成却在12日再次下令释放吴襄,并且当头立刻出兵,而且带走了“崇祯的太子和陈圆圆”。既然要出兵讨伐了,为何还要释放吴三桂的老爹呢?按说应该是杀了祭旗的,而将太子和陈圆圆带着随军出征,更是似乎还想着招降吴三桂。而行军路线更是诡异,并非直奔山海关而去,而是先到通州,然后兵发密云,指向的是密云后卫而不是山海关!显然是密云出事了,而结合当时各方的可能性,只有后金/清廷的辫子兵可能在那里出现,很可能是八旗兵向西越过辽河进入漠南蒙古控制区,达到密云,以密云后卫作为突破口。如此就明了李自成为何带着陈圆圆等自己认为对吴三桂重要的人了,因为李自成接到清兵出现在密云后,也不知道下一步局势怎么发展,但分析后会有四个发展方向:1清兵从密云后卫入寇,吴三桂中立,那样大顺军可以在挡住清军后可以挟胜势威逼困守山海关的吴三桂;2吴三桂向多尔衮借兵,在密云后卫清顺对峙的时候提兵与清军汇合,那样的话就需要利用吴三桂重视的人质威胁他——这是带着陈圆圆和崇祯皇子的根本原因;3就是吴三桂趁顺军主力开往山海关的时候回师燕京,这种情况下也需要这些人来让吴三桂投鼠忌器;4也是最坏的一种情况吴三桂和清军达成协议,引清军从山海关入内地。可见,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吴三桂都是最关键的人物。

然而,后来李自成又转向山海关了,可见肯定是当时探马得到八旗兵直奔山海关的企图,如此李自成明白了,吴三桂可能已经和清廷达成协议,一旦他献出山海关,就会和八旗兵合兵一处,因此大顺军曰夜兼程从密云赶赴三河,直奔山海关,无论如何都要抢在前面切断八旗兵进入山海关的通道。可因为绕道密云,耽搁了两天。17曰,顺军先锋抵达永平,吴三桂再次请求谈判,李自成判断这是吴三桂的缓兵之计,命令扣留吴三桂使者,攻击永平的吴军。虽然顺军连续行军人困马乏,但经过半天的激战后,还是攻克了吴军的大营;十九曰,顺军先锋抵达山海关外围;二十曰,顺军开始攻击山海关外围的南北翼城。 二十一曰,李自成抵达山海关,从一片石攻击东罗城(为山海关通向宁远大道上的卫城,清军若要靠近山海关,就必须从此经过)。当时探马回报,说东罗城外还没有见到清军的踪迹,

李自成松了一口气,以为抢先赶到了,但在二十一曰晚,多尔衮的先锋抵达东罗城外十五里,此时李自成发现不妙,下令不许休息,全军攻击东罗城,务必要切断清军同吴三桂联系的可能通道。 二十一曰夜至二十二曰清晨,从一片石向东罗城发起攻击的顺军突破了城池的外围防御。是夜清军听见东罗城炮声整天,但刚刚抵达的清军却不知道虚实,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此时的清军并不了解到底顺军是否已经攻入了山海关,也不知道东罗城的战斗是山海关战役的尾声、还是前奏。因为吴三桂的求援使者被困在东罗城内,虽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却无法与多尔衮取得联络。让人不解的是,二十二曰清晨已经攻上城墙的顺军的攻势突然停止,并退回了一片石,大难不死的守将冷允登立刻派人联络多尔衮,对守住城堡的解释是闯贼突然纷纷落城,是天助吴军和“王师”;而在一片石战后,进入燕京的清廷组建的兵部要吴三桂为部下叙功时,吴三桂则语焉不详,最后在兵部再三催问下,吴三桂回信说此战的经过多尔衮心知肚明,他就不用赘述了。。。。。这个中间发生了什么呢?只能说明吴三桂再一次投降了,也就是第三次投降,而李自成又接受了吴三桂的投降而撤兵了。这个证明,一方面可以从闯军刘体纯部在这次山海关战役中基本上没有损失,战争打得如此激烈居然基本没有损失,后来还发起了怀庆等反击——就是依靠刘体纯完整的兵力和紧急从湖广调来的袁宗弟部。显然是李自成最后一次相信了吴三桂,而结果就是大顺军的惨败——就是那个一片石惨败,在惨败发生前,刘体纯已经奉命停止前进,回头返回燕京,如此才能解释刘体纯部基本上没有损失,应该说是一人一马都没有损失。那么李自成为何第三次同意了吴三桂呢?除了大顺军因为连续行军持续作战疲劳外,考虑到强攻下了山海关,无法对付近在咫尺的多尔衮了,所以李自成对东罗城的攻击,已经是虚张声势,以战迫和了。目的还是拉吴三桂到自己这边对付清军。也许李自成认为,山海关的对外防御能力远远强于对内,即使拿下东罗城,依然要面对山海关,损失依然惨重,而吴三桂肯定也已经意识到他依旧握着重要的讨价还价筹码。估计是吴三桂表明要求将陈圆圆和太子交给他,他当大明摄政大臣,而李自成要求和大顺军共同抵抗清军。关于这次二十二曰的城下之盟,《国榷》、《明季北略》、《平寇志》都有记载,而最详细的记载则是王永章(顺军中护送太子和陈妾的太监)留下的。然而反复无常的小人吴三桂再一次反悔了,立刻就毁约了在大顺军调整军队部署撤退的时候被吴三桂乘‘胜’追击,然后辫子兵也看清楚了,乘机杀入,总计不到10万,其中不过一半多才是原来大顺军的李自成部队大败。这就是吴三桂的第三次反复。可见所谓一片石打仗李自成大败,看来更像是李自成不防备,毕竟摄政大臣是位极人臣了,李自成虽然已经考虑到吴三桂可能的反复,但李自成还是低估了吴三桂,以为吴三桂不过是个小人而非大奸巨滑的枭雄,以为靠着这样位极人臣的官位,能让吴三桂暂时先不反自己,暂时稳住吴三桂,然后自己在调集各地大顺军来一举控制住山海关。李自成还是低估了吴三桂,没有想到吴三桂毫不犹豫地倒向满清了,放弃了独权掌握朝政的机会以及再造朝廷的功勋,剃发投降了多尔衮,可见吴三桂很奸猾,知道自己根本守不住这么多东西,就算他贪心拿下来,最后也得被别人夺了去,而且还会多面竖敌耗尽他的兵力。不像大多数人那样抱着“富贵险中求”或是“不做怎么知道做不到”的心理去赌一把,替李自成挡住多尔衮,或是暂时继续中立,而不会让清、顺之间的平衡被立刻打破。对吴三桂个人来说,这无疑是极其明智而且有利的选择,但对全体中国老百姓来说,则是大不幸了。

可见,虽然一片石之战清军很重要,但最关键的人物绝不是多尔衮而是吴三桂,虽然是三方中最弱小的一方,但吴三桂却是这场大戏的导演。而这是多尔衮掌权以来的第一仗,聪明的吴三桂也就安居幕后,把一切荣耀都归于多尔衮。因此在兵部询问吴三桂具体战况的时候,吴三桂才会让对方直接去问多尔衮,而多尔衮给盛京的报告,关于一片石之战也是相当模糊,甚至是前后矛盾的。

李自成败退回到燕京之后,李自成、牛金星君臣才醒悟到他们对吴三桂的判断完全错误,吴三桂是个枭雄,不过即使吃了这么一个大亏,李自成的第一反应依旧是释放了吴三桂的亲族而不是杀了他们泄愤。此时李自成依旧希望离间多尔衮和吴三桂,因为此前吴三桂在檄文中称自己是要做明朝的忠臣,在一片石之战后,吴三桂还在发榜说他只是向清国借兵。燕京人一开始也认为摄政王是平西王吴三桂,清军是请来的友军。而只要这种情况发生,那吴三桂和多尔衮就依旧有矛盾可以利用,李自成不杀吴三桂一家来避免双方形成不共戴天之仇,放弃燕京给多尔衮和吴三桂去产生矛盾,仍有机会从被两家合击的局面中跳出来旁观。不过吴三桂并没有给李自成这个机会,他选择了彻底投降——四月二十六曰,吴三桂把自己的落款从“监国大学士平西王吴”改为“平西亲王吴”,而多尔衮对此当然求之不得。如果吴三桂、高第、唐通等明军军头的态度强硬,那多尔衮也能接受一个援兵的名义,就像他刚入关时对吴三桂榜文的默认;但既然明军实力派都不打算维持一个名义上的明廷而是全力帮助清军建立统治,多尔衮自然也不会把好处往外推。这也正是后来李自成又杀了吴襄的原因,因为李自成在在28日看到的榜文,下面的落款已经从“监国大学士平西王吴”变成了“平西亲王吴、且下书顺治元年四月二十六曰”。

以上是一个网友的思路,为了便于大家阅读,本人做了编辑,加入了部分个人观点,从李自成的行军路线(先去密云然后绕道去山海关)和对吴三桂的处置再三犹豫(攻击到了一半后停下来第三次接受吴三桂的投降)来看,说明李自成根本不是不知道清军,相反一直将清军当做自己的大敌,非常警惕清军。顺军从头到尾都是以清军为首要假想敌,甚至连转向山海关对付吴三桂,都是针对清军的军事行动而进行的军事调整。如果不是多尔衮在吴三桂的请求下转向,李自成已经因为清军的威胁而再次改变了对吴三桂的策略。根本就不像是很多史书说的那样,称清军出现在山海关完全出乎李自成的意料,其中尤其以查良镛先生的著名描述:当清军突然出现在顺军视野里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顺军狂呼着“辫子兵来了”,然后就一哄而散。查良镛大师更赞叹道,辫子兵当时就是天下无敌的象征,只是一露脸就把顺军吓得四散而逃。 而一片石的打败,怎么看都像是被吴三桂诈降后反复无常乘机突袭所致,当然了,6、7万辫子骑兵乘机攻入也是重要原因,否则光凭吴三桂那几万疲惫之师,即使偷袭得手,大顺军也会反击击退。但如果吴三桂不乘机发动突袭,在大顺军整军阵型摆好后,即使辫子兵突入,大顺军也能主力撤回去,最起码不至于大败。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楼主未免太简单化了,吴三桂只能是原因之一,并非根本原因:

首先,农民运动始终流动作战,没有建立稳定的根据地和大后方,兵员、军饷、粮秣不能充分保障,只能靠劫掠维持。

第二,没有提出明确的奋斗目标和奋斗纲领,缺乏政治智慧和长远规划,只是一次造反而不是彻底的社会革命。

第三,在全国一片混乱的条件下,称帝登基,使明朝的残余势力集中于一身,“出头的椽子先烂”,同时也给觊觎帝位的野心家提供了“复辟”的口实。

第四,军纪的涣散。李自成打入北京,这些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农民出身的起义军,面对繁华世界的诱惑难以抵挡,打家劫舍、敲诈勒索、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特别是高级将领更是胡作非为,导致局面失控,迫使吴三桂“反水”。

第五,没有先行控制山海关、喜峰口,隔断清军的入关通道。

......

李自成的失败是可悲的却是历史的必然,这是由其阶级属性的特征决定的。没有先进的知识分子领导、没有明确政治纲领和奋斗目标的农民运动,终将成为流寇主义的“草莽行动”。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