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创造的战争神话——抗美援朝战场的六大传奇故事

铁血红小鬼 收藏 2 2481
导读:神话是常人难以到达的境界,一般可分为三种类型:开辟神话、自然神话和英雄神话,我们在这里讲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神话。   传奇也叫传奇文,是小说的体裁之一,一般是指唐、宋作者用文言写作的短篇小说,并且成为曲艺和戏曲的素材,多是一些奇异的故事。我们在这里讲述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传奇故事。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装备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刚刚脱离“小米加步枪”的“骡马化”,一个是装备精良的“机械化”;战场对手是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为首的17国部队。正是在力量对比的巨大反差下,志


神话是常人难以到达的境界,一般可分为三种类型:开辟神话、自然神话和英雄神话,我们在这里讲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神话。

传奇也叫传奇文,是小说的体裁之一,一般是指唐、宋作者用文言写作的短篇小说,并且成为曲艺和戏曲的素材,多是一些奇异的故事。我们在这里讲述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传奇故事。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装备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刚刚脱离“小米加步枪”的“骡马化”,一个是装备精良的“机械化”;战场对手是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为首的17国部队。正是在力量对比的巨大反差下,志愿军中才涌现出一个个让人惊叹不已的传奇故事,书写出一个个让古今中外叹为观止的战场神话。

1、刘光子,一名普通的志愿兵士兵,在战场上只身擒获63名英军战俘,令斯大林惊叹不已。

1953年世界青年联欢大会在苏联莫斯科举行,抗美援朝战争中活捉63名英军官兵的志愿军英雄刘光子,有幸参加了这次大会。斯大林得知了刘光子的事迹,好奇地要求接见这位中国传奇式的英雄。

斯大林兴致勃勃地用俄语问刘光子:“你怎么能一个人俘虏那么多英军?”翻译后,刘光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英国佬怕死,我不怕死,反正当时豁出去了,这些家伙被我打傻了,乖乖地听我的指挥了!”斯大林听了翻译后,爽朗地大笑。

“孤胆英雄”刘光子,活捉63名英国佬的传奇故事,发生在美援朝第5次战役的沙器幕战斗中。

1951年4月24日,抗美援朝第5次战役中,志愿军63军第187师突破临津江后,在雪马里地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对英军“格洛斯特营”的包围。

“格洛斯特营”编制在英军第29旅的序列中,已有150多年历史,先后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早在1801年英国征服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就以突破敌方重围,转败为胜的辉煌战绩受到英皇的奖赏,全营官兵荣获英皇授予的有“皇家陆军”字样的帽徽一枚。因此,该营官兵佩带两枚帽徽,有“皇家陆军双徽营”之称。

雪马里,位于临津江南岸四公里处,北有235、314高地为屏障,南有414和675高地为依托,山势北低南高,易守难攻,是江南敌防御前沿的一个强固要点。守敌为英第29旅“格洛斯特营”配属英炮兵第45团第7连、哈萨斯骑兵第8连、重型坦克连,共有营属和配属火炮42门,纵深还有两个105榴炮营支援其战斗。

24日拂晓,围歼雪马里守敌的战斗打响了。担任主攻任务的志愿军187师560团第2营及3营9连冒着敌十架飞机和炮火的轰击,以迅速隐蔽的行动接近敌人,向雪马里东北314高地和以西的无名高地发起突然攻击,很快攻占了雪马里东北314高地。

与此同时,志愿军560团第1营从雪马里侧后发起攻击。

“格洛斯特营”遭志愿军前后两面夹击,终于支持不住,便在纵深炮火的掩护下,趁大雾仓惶向南溃退。逃至雪马里南侧2954高地时,遭志愿军560团1营的痛击,又掉头回窜。

在雪马里战斗中为了保证主力全歼英军格洛斯特营,志愿军187师指挥561团1营猛插沙器幕,准备抗击增援雪马里之敌。

561团突然出现在雪马里之敌的侧后,使敌人惊恐万状,连忙调集飞机和炮兵向我穿插部队狂轰滥炸,妄图阻止我军前进。561团1营冒着敌人的炮火,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入沙器幕,一举攻占了295.4高地,切断了雪马里英军格洛斯特营的退路,取得击溃敌人一个营,俘敌130人,毙敌50余人的战果。

战场刚刚稳定下来,1营2连6班战斗小组长刘光子打扫战场,他只身一人沿沙器幕山梁搜索前进,突然发现一群英国鬼子畏缩在山坳里,他想抓几个活口,悄悄接近了这几个英国兵,猛然大声呐喊,那几个英国兵还没回过头来,一块大石头后面突然站起来几十个英军官兵。原来,刘光子发现的并不是英军的全部逃兵。

几十张凶狠的面孔和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向他逼来,几支枪同时顶住了他的胸膛,一个英国军官用手枪对准他的额头。刘光子面对群敌,非常冷静,他乘敌不备,果断地拉响了手雷的保险,眼前的英军吓傻了,就在手雷即将爆炸的一瞬间,刘光子向后一缩身,把手雷扔向敌群,顺势滚下山坡。

滚下山坡的刘光子被摔昏了过去。醒来后,他继续追赶英军逃兵,很快又追上了一群英军逃兵。这回,他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他毫不犹豫地用冲锋枪扫射,用手雷炸,打得英军晕头转向,呱呱乱叫,纷纷举手投降,听从发配。

刘光子将子弹压满,一手扣着机枪扳机面对敌人,一手高举手雷,向我方押送俘虏。途中遭敌机轰炸,炸死逃散了一部分,最后到了后方一清点,还剩63名俘虏。就这样,刘光子以大智大勇创造了一个人活捉63名英国鬼子的战场奇迹,荣获了志愿军总部授予的“孤胆英雄”称号。

刘光子1948年入伍,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历任战士、战斗组长、班长。1958年复员后,回到了家乡内蒙古临河。回乡后刘光子曾担任过乡武装部长、党委副书记及旗人大副主任等职。50多年来,刘光子从没因自己是英雄,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多年来,老人一直保持着当兵时的本色,如在抗美援朝时他用过的一个大瓷碗,仍很好地保留至今。

老英雄刘光子于1997年去世,享年76岁。1999年,他的英雄事迹被拍成纪录片,选入《抗美援朝精彩战例》,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当年他在雪马里战斗中用过的那把冲锋枪,如今被珍藏在中国军事博物馆。

2、志愿军空三师在与美军百余架战机的空战中,9团3大队僚机飞行员罗仓海,一分钟连续击落3架美机,创世界空战史奇迹。

在世界空战中,各国空军都涌现出无数空战豪杰,但最具传奇色彩的空战英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飞行员罗沧海,他在世界空战史上首创一分钟击落3架战机的奇迹。

1951年12月5日,志愿军空军第3师全师出征。9团攻击、7团掩护,与美军百余架F-86和F-84混合机群进行空中大战。9团3大队4号僚机飞行员罗沧海创造人类空战奇迹的战斗开始了:

“3号、3号!清川江口有敌机,消灭它!”接到空中指挥员的命令后,3号长机艾华带领4号僚机罗沧海向目标区飞去。

果然,在清川江口发现4架F-84,艾华猛按炮钮,但遗憾的是没有击中。由于艾华收油门减速,僚机罗沧海冲到长机艾华前方。

罗沧海迅速审视了一下眼前的态势:敌4机排着纵梯队正向着太阳左转弯,而自己和敌机基本上处在同一高度,距离敌长机不到800米,自己的前进方向正好拦腰封住敌机的去路。自己背对太阳,位置有利,只要大胆切半径,稳住机头,敌机通过一架就能打它一架。

转眼的功夫,罗沧海已做好射击准备。他双眼不眨地盯着前方,右手紧握着驾驶杆,拇指和食指分别搭在大炮和小炮的电钮上,左手把住油门,调节速度,守株待兔。

第一架敌机飞过来了。可是光环里没有敌机的影子,怎么回事?原来罗沧海与敌机有八十米的高度差。他敏捷地调整了高度,果断地来了个空中刹车,飞机随即就和敌机处在一条水平线上了。第一架敌长机算是侥幸逃脱。

瞬间,第二架敌机飞了过来。这次,敌机不偏不差正好进入罗沧海的光环,他手指轻点电钮,一串炮弹擦着敌机头飞了过去,提前量大了,没有击中。他又一按电钮,敌机表演起空中杂技,翻滚着见了龙王。

罗沧海顾不上欣赏美军的“杂技”表演,光环中又出现了一个较大的投影。这一回他接受了欲速则不达的教训,沉着应战,待敌机进入“十”字中心才开炮。果然,弹无虚发,连珠般的炮弹全部夯在敌机身上。

转眼间,第4架敌机又飞了过来。很显然,它看到前边的同伙接连被击落,肯定中了埋伏。但由于罗沧海是隐蔽在刺眼的阳光之中,这家伙一时搞不清炮弹是从哪里打来的。待看清楚罗沧海时,双方已近在迟尺。由于惯性作用,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要改变动作躲避射击,根本来不及了,随着一声绝望的长嚎,这个飞贼的名字也上了美国空军的“阵亡簿”。

短短一分钟时间,罗沧海像点名一样,击落了3架F-84型美机,开创了世界空战史上的奇迹。

事后,人们取出罗沧海击落3架敌机的射击胶卷,最后一架被击落敌机的投影,格外引人注意。通常,敌机被击中以前,一般只在胶卷上留下一个黑影,而这架敌机在毁灭前,却留下了清晰的影像:左边机翼端的副油箱和美国空军的徽帜依稀可辨;右边机翼清楚地显现一行“USA”字样。米格-15飞机的瞄准具的最近极限刻度为200米,而罗沧海创造了145米的奇迹!战后,罗沧海胸前挂上了特等功臣证章,获得“空中神炮手”的美称。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罗仓海共击落美军战斗机4架,他击落敌机的数量不是最多的,但一分钟击落3架战斗机是最具传奇的,至今世界空战无人能够刷新这一纪录。

3、志愿军215号坦克在石岘洞北山进攻战中,独创朝鲜战场单辆坦克一次战斗击毁美军5辆坦克的传奇,荣获“人民英雄坦克”称号。

这是一辆标号215的苏式T—34中型坦克,58年前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授予“人民英雄坦克”的称号,如今它静静地停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成为志愿军坦克兵1比5战果的传奇见证。

1953年的夏季进攻战役,是志愿军转入战略防御以后规模最大的一次的进攻战役。在这次战役中,参加正面防御的志愿军4个坦克团投入了反击作战。历时12昼夜的反击战,志愿军出动坦克25辆次,作战11次,共击毁、击伤敌坦克18辆,摧毁火炮11门、地堡67个,有力地配合步兵,击退美军多达187次的反扑,巩固了阵地,牵制了西线美军的东援,保障了整个战役的胜利。此次战斗共歼敌3500余名,并使“人民英雄坦克”在战场上脱颖而出。

1953年7月6日,在夏季进攻战役中,志愿军坦克第2师4团2连的215号坦克随所在连加强志愿军23军步兵199团主攻美军第7师第17团固守的石岘洞北山。

为了达成战斗的突然性,215号坦克提前一天隐蔽地开赴前沿阵地,他们的任务是消灭346.6高地上的美军3辆坦克,支援步兵夺取石岘洞北山。

乘着夜幕的保护,215号坦克冒雨开进前沿阵地。天亮前,坦克兵们已用稀泥和树枝把坦克伪装得像小土丘一样,炮管像一根靠在“土包”上的木头。地上所有的坦克履带痕迹都被抹去。

天亮了,车长杨阿如发现坦克离射击阵地约100米,离346.6高地主峰约有2400米。通过坦克潜望镜,可以清楚地看到主峰上美军3辆M46重型坦克,正对着其它高地的志愿军阵地开炮。

正在这时,指挥所下达命令,要求他们在翌日晚9时9分前,一定要消灭主峰上的3辆美军坦克,配合步兵夺取敌阵地。因为这3辆坦克可以直接射击志愿军前沿阵地,对进攻部队威胁很大车长杨阿如代表大家保证步兵进攻前,把美军坦克消灭掉!

翌日傍晚,总攻发起前的几分钟,215号坦克开始行动。按照车长杨阿如的命令,炮长徐志强根据白天的观察和计算,瞄准了第一辆美军坦克。

“穿甲弹!”徐志强高喊。

炮闩咔嚓响了一下,装填手师鸿山把穿甲弹填进炮膛。

“咚!”的一下,坦克向上一纵身,一团火球飞向美军坦克。

车长杨阿如见火球在美军坦克上划起一道绿光,向左上方一闪而逝。

“跳弹!向下瞄,放!”

“轰!轰!轰!”215号坦克一连打出3发炮弹,美军一辆坦克冒起一团浓烟。

“打中了!”徐志强兴奋地喊到。

其它两辆美军坦克醒过神来,慌忙掉转炮塔,向215号坦克射击,美军阵地的纵深火炮也开始还击,但由于没找到目标,只能瞎打一气。

炮长徐志强压住喜悦的心情,使劲揉揉被熏得直流泪的双眼,迅速把炮口指向美军坦克炮口的火光。又是几个连发,美军第二辆敌坦克中弹起火,火光把旁边的第三辆坦克照得清清楚楚。

徐志强稍移炮塔,又是一连3发炮弹,敌坦克顿时被打哑了。但是奇怪,第三辆美军坦克中了三发炮弹,却没有起火。

“敌人是不是装死?”

“再来3发!”杨阿如下达命令。

3发炮弹又都命中美军第三辆坦克,大家这才放心。

这时,徐志强转过身来得意地问车长杨阿如:“时间过了吗?”

“差25秒才到规定时间!”杨阿如说。

“真痛快!”徐志强表达心中的感受。

志愿军步兵在215号坦克的掩护下,仅15分钟,就攻占了石岘洞北山,全歼美军守敌一个连。

但在机动转移中,215号陷在泥里,坦克完全暴露在美军面前了。虽然天黑,敌人虽然算不准具体位置,但成片的炮弹倾泻而下,215号危在旦夕。

怎么办?驾驶员陈文奎想出了一条妙计:根据以往的经验,敌人知道我们惯打夜战,打了就跑,所以他们也不追,而是随着我们坦克开动的马达声追踪射击。如果我们马上发动坦克,开始猛加油门,把发动声音搞得大大的,然后减弱,就可以把敌人的炮火骗走。果然不出所料,美军真的以为坦克开走了,一排排炮弹拼命往后追打,越打越远,一直追了两里地才停下来。这可把215号坦克兵们乐坏了!

又过了一整天,215号坦克陷在泥里还没开出来,大家只好对坦克进行了伪装。

第三天早上,坦克电台又收到指挥所的命令:今晚部队反击敌人的进攻,你们在21点前必须把坦克开出,配合反击作战,消灭敌346.6高地的两辆美军坦克。并派出4名工兵配合你们排障。

白天,美军像发现了什么,炮火始终封锁着这条通往前沿阵地的道路,3架美军F—80飞机也不停地轮番轰炸,但万幸的是坦克伪装的好,美军枉费心计。215号坦克的勇士们经过两天两夜的战斗和排障,都已十分疲劳,但为了夜晚的反击,他们都咬牙硬挺着干。

排障救车的关键是找木头,只有用木头把路垫好,才能让坦克开出来。为了不让敌人发现,215号的坦克兵们把身上裹一层泥、捆上草,爬到几百米外的山上把被敌炮火炸断的树干、树枝用绳子拴在腰上往回施。就这么一遍遍地拖呀、拉呀,终于在傍晚聚集了70多根木头,在工兵的帮助下填平了道路,215号坦克终于在战斗前半小时开出泥潭躲在暗处,但大家一个个已经衣衫槛楼,身上到处是伤口。但这个付出是值得的,因为开出泥潭的215号坦克,又悄悄地瞄准了346.6高地上美军新来的两辆增援坦克。

晚上9时,夜幕又笼罩大地,美军向石岘洞北山发起了猛烈的反攻。346.6高地上新来的两辆美军坦克疯狂地向志愿军阵地轰击,但他们那里知道已经死到临头了。

215号坦克一连几个急速射,两辆美军坦克中弹起火,车内的美国兵没弄清怎么回事,便命归黄泉了。

消灭美军坦克后,215号坦克的勇士们又继续寻找敌阵地的明暗火力点,把他们一个个消灭掉,一共打掉敌人20多个地堡,3门火炮,配合志愿军步兵199团夺取了美军占领的石帆北山阵地,并最终控制了石岘洞北山阵地。

这一仗,215号坦克共击毁美军5辆坦克,摧毁火炮5门、地堡30多个。

志愿军215号坦克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机智灵活,英勇善战,共击毁、击伤敌人重型坦克6辆,其中击毁5辆,击毁敌迫击炮9门、汽车1辆,摧毁敌地堡26个、坑道和指挥所各1个,出色地完成了7次配合步兵作战任务。为此,志愿军总部除授予215号坦克“人民英雄坦克”的光荣称号外,全体乘员记集体一等功一次,车长杨阿如荣立一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4、志愿军38军“郭忠田英雄排”,以0伤亡消灭215名美军官兵的事迹,更新了美军伤亡史上的耻辱。

这是朝鲜战争的奇迹!也是人类战争的奇迹!美军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死亡147人;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攻占伊拉克仅死亡138人。但郭忠田指挥全排的小小阻击战,就让美军的死亡人数分别超过了两场战争。

死亡对比的奇迹——美军亡215人,志愿军亡0。

兵力对比的奇迹——美军一个营,志愿军一个排。

武器装备对比的奇迹——美军飞机100余架次和大量的坦克、各种火炮,志愿军步枪、机枪、手榴弹。

弹药消耗对比的奇迹——美军消耗了无数吨的炸弹、炮弹、枪弹,志愿军消耗步机弹1305发,手榴弹14枚,平均每6发子弹击毙一名美军,不算击伤的美军。

战场生存的奇迹——美军的飞机、坦克和各种火炮的炸弹、炮弹、汽油弹,把这个排三百米的狭小阵地全部削平,植物全部烧焦,岩石的山头被炸成粉末,随手抓起一把土,有一半是铁屑。但志愿军在这样的死亡地带坚守一天,无一人死亡。

创造这一战争奇迹的是志愿军第38军113师337团1连2排排长郭忠田和他的战友。

1950年11月27日,郭忠田带领全排31名战士从朝鲜的三所里强行军赶往龙源里。

此前的两天——11月25日,抗美援朝第二战役拉开了序幕。

当时,志愿军总部的战役部署是这样的:集中9个军30个师在东西两个战场发起第二次战役,以西线为主。在西线集中了6个军18个师参战,38军和42军首先歼灭德川和宁远的南朝鲜伪7师、伪8师,之后插向价川、三所里,切断39军、40军正面美军等多国部队的退路。在东线集中3个军由9兵团负责,主要打击美军陆战第一师等多国部队。

11月27日,西线的38军和42军很快拿下了德川、宁远,40军已向球场、价川方向进攻;同时,50军、66军、和39军也分别向博川、安州、价川方向实施突击,美军和南朝鲜伪军已全面溃退。现在38军113师能不能火速插到三所里,关上“闸门”,堵住潮水般的溃逃之敌,成为第二次战役成败的关键。

11月27日黄昏,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根据战役进展情况,紧急电令38军:“价川美军有南逃迹象,速插三所里。”彭德怀在命令中强调38军113师一定要插到三所里,插断价川与平壤的联系,强调插到了,插断了,就是胜利。

而此时,命令发出已经十个小时,113师一直没有与志愿军司令部联系,也没有与军部联系,谁也不知道他们到了哪个位置。

彭德怀不断催问,有没有113师的消息,回答总是没有。

作战室外北风呼呼,彭德怀心焦如焚。

其实此时113师以338团为前卫,经过14小时强行军72.5公里,已经按时插到三所里,正与美军逃敌骑1师5团展开激战,先后粉碎了美军10余次猛烈冲击,并击退南援之敌一个营,死死关住了三所里敌军逃路的“闸门”。

师领导刚想喘口气,侦察参谋报告:“发现美军有迹象往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逃窜。龙源里很可能成为美军的又一条逃路。”这一消息,使在场的人大惊失色,一旦敌人从龙源里跑了,那么就将前功尽弃,影响整个第二次战役,

“把二梯队337团拉上去,拼死赶到龙源里,死死守住龙源里!”师长江潮下达了死令。

337团兵分两路,以3营8连为右路前卫,1营1连为左路前卫。1连把尖刀排的重任交给了郭忠田领导的2排。此时,郭忠田排肩负起第二次战役“刀锋”的重任。

龙源里地处价川以南的丘陵地区,在三所里的西面。它不仅北通价川、军隅里,南通顺川、平壤,而且在它的北面有公路可与三所里相连,相距不过几十公里。因此不仅在三所里碰壁的敌人会转道龙源里,而且从清川江南撤的美军也可以从这里逃跑。

向龙源里进发时,2排已经5天5夜没合眼了,加上中间两天两夜的激战,战士们疲惫不堪。但仍然顽强地强行军。经过12个钟头的跑步前进,28日凌晨,郭忠田排这把锋利的尖刀终于插进了“联合国军”的心脏——龙源里,美军“太平间”的大门被牢牢地关住了。

东方终于放亮了,太阳在地平线下就射出了万道光芒,把东方染成了一片金红。

早上8点多钟,郭忠田突然发现公路上出现了许多小黑点,果然美军在三所里碰壁后,向龙源里逃来。郭忠田翘首远望,逐渐看清了是4辆汽车,3辆十轮大卡车,一辆小吉普,后面黑糊糊的看不清楚了。后来得知这是美2师的向平壤撤退的残兵败将。

汽车的黑点越来越大,轰鸣声越来越近。“那辆吉普车上坐的像个军官,细长条子,小脑袋儿,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那大卡车上,坐着30多个美国兵,都歪着脖子,抱着膀子,随着汽车的走动来回晃动。

“哒哒哒”……郭忠田全排射击,机枪吐出了一道火舌,全部打在了油箱上。汽车燃起了火焰,吞并了车头。重机枪、轻机枪、步枪一起向后面的卡车倾泻着弹雨。

郭忠田一挥手跳出了工事,大声命令道:“5班!赶快从山的右翼插下去,把敌人消灭掉!”

“4班到山下汽车上去抢弹药!”

幸存的美国兵慌忙跳下汽车,向一条大沟里逃命,脚跟还没有站稳,5班的手榴弹就飞到了。火光、浓烟、碎石和美军血肉横飞尸体在大沟里混为一体,首批溃逃的美军三下五除二就给报销了。 正在此时,从北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那响声就如同夏天里的闷雷一样。

郭忠田一听就知道:这是坦克。

好家伙!50多辆坦克。像刚才那4辆汽车一样,为首的坦克也向西拐弯了。

“打吧,排长!”战士们有点沉不住气了。

“用手榴弹砸吧!”战士朱高品双手紧握手榴弹,嘴里嘟囔着。郭忠田一言不发,两眼死死盯着美军坦克。

坦克已经来到了眼前,战士们急了:“排长,还不打呀!敌人都跑了!”

“把敌人坦克统统放过去,谁也不准开枪!”郭忠田终于开口了。

但他的命令使全排大吃一惊。

“排长,你疯了!连长、指导员不让放走一辆坦克、一辆汽车,放走了敌人,怎么向连里交代?”

“少废话,我是排长,听我的!”郭忠田火了。

美军坦克一辆接一辆地从战士们眼前开过了阻击线,大家眼中冒出了火,手榴弹在手中握出了汗,但没有人违反郭忠田的命令。

郭忠田不仅眼中冒火、手上冒火、心中也在冒火。每过一辆坦克,都像压在他的心上,咯噔一下,几次都差点沉不住气。但他还是强行压住了火,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指挥员不冷静,一旦感情用事,后果不堪设想。一个排的兵力没有火箭筒、没有炸药包、没有反坦克雷,靠步枪和每人仅有的4枚手榴弹对付几十辆美军坦克,纯属于白送死,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也就彻底泡了汤。

一辆、两辆、三辆……,50多辆美军坦克终于过完了。郭忠田眉开眼笑,展现在他面前的是运兵车、弹药车、炮车,车头接车尾,一辆接一辆,一眼望不到边。

“狠狠打!”郭忠田的命令终于脱口而出。他一枪就干掉了一个美国军官。

“哒、哒、哒……”、“啪、啪、啪……”,全排的所有轻重武器像狂风暴雨一样吼叫起来。

运兵车着了、炮车翻了!火光熊熊,黑烟滚滚,炸声隆隆。美国兵血肉横飞、支离破碎。幸存者拥挤着、嚎叫着、呻吟着,四处躲闪,到处逃生。

美军的后续车队被前面爆炸的车辆挡住了,大量逃窜部队被阻击住了。

郭忠田有意放走美军坦克,不但没有受到批评,而且还受到了连长和指导员的表扬。

美国佬被打晕了、打疼了、打怒了,向饿狼一样嚎叫、反扑、报复。

已经开过阻击线的美军坦克群,被剧烈的爆炸声和熊熊大火所惊醒,发现上了志愿军的当,有3辆坦克又回过头来报复。其中一辆钻出了一名指挥官,打着一面小旗来回摇着,后边的敌人纷纷集结起来,足有200多人,看样子要向2排发动进攻。

郭忠田盯着那个坦克上的指挥官说:“干掉他!”一声枪响,张祥忠就把他送给了上帝。

第二辆坦克上又钻出来个军官,这个家伙很狡猾,躲在两辆坦克之间,举个盒子乱叫。不一儿,天空飞来了30余架飞机,轮番往葛岘岭山顶扫射,扔汽油弹、炸弹,把整个山头变成了火焰山。

飞机走后,美军步兵朝2排阵地包抄过来。当敌人进至到手榴弹投掷有效距离时,郭忠田命令全排的手榴弹向美军飞去,把美军炸得抱头鼠窜。时间不长,美军又冲了上来,轻、重机枪、步枪,一阵秋风扫落叶,美军又狼狈逃窜,80多具美军尸体布满了山岗。

半个钟头以后,美军占领了对面的高山,以火力向2排猛烈还击。敌人的50多辆坦克回过头来,以机关枪和坦克炮向2排倾泻弹雨,天上的美军飞机轮番拨撒弹雨,葛岘岭笼罩在硝烟炮火之中。

狡猾的美军坦克在一阵弹雨之后,加大油门猛然向被打坏的汽车压去,后面坦克又将压碎的汽车推进沟里,被堵塞的道路很快就被疏通了。后面汽车、炮车上的美军欣喜若狂,潮水一般地向2排的阻击线涌来。

眼看大量美军汽车、炮车就要通过2排的封锁线。郭忠田急了:“刚才放走坦克是迫不得已,现在你汽车、炮车也想遛,没门!”他命令全排狠狠地打,不准放走一辆美军车辆。

“哒、哒、哒……”班长张祥忠一梭子,将一辆美军炮弹车的油箱打着了,十五公分的榴弹炮弹,在山沟里连续爆炸,吓得美军车队不敢前进了,顺着原路往回退了老远。

郭忠田和战士们脸上露出了笑容。

下午两点,敌机飞来100多架次,朝着有假工事的葛岘岭轰炸了半个多小时,山头又一次成为火海。2排的阵地上静悄悄的,除了两个观察哨,战士们都在防炮洞里休息。

飞机一走,美军的坦克炮、榴弹炮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狂轰烂炸。接着,200多敌人又在2排阵地前集合起来,嗷嗷叫着,分三路朝山上冲来!

郭忠田命令等敌人靠近点再打。100米、80米、70米……,美国佬的钢盔闪闪发亮,美国兵的高鼻子、大胡子都看清楚了,距离仅有30多米了,郭忠田一声令下,所有火器一齐怒放。特等射手阎镇章11枪打死9个敌人;战士朱高品勇敢地冲出阵地前沿30多米,占领了最佳地形,敌人离他不到20米,他才把手榴弹甩出去,美国兵倒下了好几个。不到两个小时,美军的轮番冲锋被打垮了,200多名美军死伤过半,夹着尾巴跑了。

这时,美军采取南北夹攻,南面的敌人从外往里打,北面的敌人从里往外冲,妄图打通逃路。3连阵地吃紧了,成群的美军实施了波浪式攻击,一浪紧接一浪,一浪高过一浪。连长命令2排调一个班支援3连1排阵地,郭忠田二话没说,立即令5班前去支援。

郭忠田让5班长带机枪往左前方运动,带敌人冲到二三十米时,用火力侧击敌人。这一着果然厉害,美军被侧面攻击打蒙了,3连1排的战场危机很快发生了变化。

5点多钟,美军的攻势明显减弱,敌人的车队始终没有跨过2排的阻击线。天黑以后,志愿军大部队赶到,对美军逃兵进行了合围。郭忠田带领战友跳出工事,冲下山去……

打扫战场后,在2排的阵地面前躺着215具美军尸体。连长过来了,郭忠田把全排集合起来,一个立正:“报告连长,全排一个也没少,除了5班长的耳朵有些震聋、袁绍文头部受点小伤外,没有一个伤亡。”他又清查了一下今天的弹药消耗,共打了1305发子弹和14枚手榴弹。而他们的战果除了消灭215名美军外,缴获和击毁美军各种火炮6门、汽车58辆。

接着,郭忠田向连长检查了两条缺点:“把敌人坦克放走了,没有打坏;没有抓住一个俘虏兵。”连长笑着说:“放走坦克是正确的决策,是为了更好地消灭敌人。你们打得是守备战,没有俘虏不算缺点。”听了连长的评价,全排一片欢呼!

战后,38军和志愿军总部授予2排“郭忠田英雄排”的光荣称号,志愿军总部给郭忠田记特等功,并授予“一级英雄”称号。

5、美军飞行员戴维斯飞行时间3000多小时,“二战”中击落德军飞机50余架;志愿军飞行员张积慧飞行时间200小时,从未参加过空战,交战结局,戴维斯命丧蓝天。

美国空军将击落5架飞机的飞行员称为“王牌飞行员”,这一标准被世界空军所公认。美军航空兵第4联队第334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共击落德军飞机50余架,被称为“双料王牌”。然而,这位大名鼎鼎的空战英雄,在朝鲜战争中却栽在了志愿军年轻的飞行员张积慧手中。

1952年2月10日上午,美军战机数批先后侵入平壤、沙里院和价川地区,其中F-80战斗轰炸机2批16架,在18架F-86战斗机掩护下,轰炸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线。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令志愿军空军第4师起飞两个团34架米格-15歼击机,以第10团的16架飞机为攻击队,第12团的18架飞机为掩护队,由第10团团长阮济舟率领,采取师编队“品”字队形,急速飞往战区。

当时,天空布满薄云。地面指挥员不时用无线电提醒空中编队:“加强警戒,注意搜索敌机!”飞行员们高度戒备,严密地监视着四周的天际。他们知道,在空战中谁能先发现目标,谁就能争取主动。

在前进中,第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发现远方海面上空有一道道白烟,表明有美军战机在活动。他立刻报告了带队长机,并继续观察着美军战机的动向。

这时美军机群正利用云层隐蔽地接近志愿军机群。带队长机阮济舟果断地发出“投掉副油箱,准备战斗!”的命令。张积慧和僚机单志玉投掉副油箱后,即猛拉驾驶杆,爬高占位,准备攻击。但当他们抢占到高度优势时,却失去了目标,自己又脱离了编队,一时找不到美机,他们就加大油门,追赶编队。

张积慧和单志玉一边向前赶队,一边搜索目标,突然张积慧从右后方云层间隙中发现8架美机直窜下来,气势汹汹地逼过来,为首的2架已经猛扑到他们飞机的尾后,距离越来越近,很快就要到开炮距离。

张积慧提醒僚机单志玉:“注意保持编队!”然后猛然作了一个右转上升的动作,美机下滑增速性能本来就好,加之偷袭心切速度过大,冷不防扑了空,一下便冲了过去。张积慧、单志玉协调一致地来了个左扣下滑动作,顺势咬住了美机编队中的长机。美军长机见势不妙,拼命摆脱,先是急脱动作,后又向太阳方向摆脱,动作之急使他的僚机都掉了队。但是,张积慧、单志玉的飞机却始终紧追不放,步步逼近。

张积慧明显地感觉到,前面的敌人飞行技术十分高超、老辣,断定这不是个一般的飞贼,他担心夜长梦多被他滑脱,便决定及早下手、连续攻击,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他很快开炮了,第一次开炮因角度不佳、距离过远,未击中。

张积慧紧追到600米距离,不容它耍出新花样,迅速将美军长机再次套进瞄准具光环,第2次开炮,三炮齐发,将其击中。这架美国当年最新式的F-86型战斗截击机,连同它的飞行员一起,一头栽到朝鲜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

张积慧击落美军的长机后,迅速拉起,又攻击另一架美机。该机飞行员惊慌地做着不规则的飞行动作,极力摆脱。当张积慧逼迫到开炮距离时,飞机又突然做上升转变动作,企图弯起身子掉头回咬,但是他昏了头竟忘了F-86的向上机动性能远不如米格机。当他扬起身子还未来得及掉头,张积慧已做出更敏捷的上升转弯动作,并从内圈切半径靠了上去,在400米距离上稳稳地瞄准了敌机的发动机和油箱的结合部,一次开炮,就把这架美机打得凌空解体。

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张积慧在他的僚机单志玉紧密配合下,干净利落地一举击落美机2架。

空战结束后,当地的志愿军地面部队从美机残骸中找到一枚驾驶员的不锈钢证章,上面刻着: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这个戴维斯是美空军所称“百战不倦”、“特别勇敢善战”的“空中英雄”。

戴维斯有着飞行3000多小时的经历,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曾参加战斗飞行266次,击落飞机50余架,那时已经名扬美国空军,并被美国新闻传媒炒得火爆,被视为“空中的职业杀手”、“美国空军的骄傲”,甚至被有些报纸捧为“民族英雄”。

1951年8月,美空军为了取得喷气式战斗机空战经验和增强空战力量,特意以轮换方式派遣一批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牌飞行员到朝鲜作战。戴维斯不仅是其中之一,而且是这批高手中的顶尖人物,据美方资料称,他到朝鲜后的半年时间中,击落我方飞机14架,成为朝鲜战场上的“成绩最高的喷气机王牌驾驶员”。

当时,美空军第14大队司令官脸色阴郁地站在一幅地图前,正用一支粗大的铅笔在地图上圈点着:忽然室外传来一阵喧嚷声,接着有人进来报告说:戴维斯出航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不祥的征兆使他一下瘫在了椅子上。

2月12日,美空军得到了确切消息,戴维斯的同僚和上司一片嚎啕……戴维斯的长期搭档曾为能给美国的空中英雄当僚机而荣幸而自豪,现在连声地哀叹:“唉,戴维斯少校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竟是毁于一支新军手中,太不可思议了!”

击落戴维斯,使这次空战的政治影响迅速扩大。1952年2月13日,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戴威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尤其对我们的飞行员带来一次巨大的冲击”。

戴维斯的被击毙,美国的许多报纸、电台和电视台都对此作了高规格的报道。

《纽约时报》称此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戴维斯的妻子也向美国空军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指责美国军方“本来就不应该把戴维斯派到那个战场上去”。并将其丈夫延期留在朝鲜,未能实现定期轮换的诺言。反战情绪由参战军人的眷属圈子中向美国社会蔓延……

志愿军空军首长致电各部队,表彰张积慧、单志玉长僚机密切协同的战斗精神,号召全体指战员向他们学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将张积慧的事迹通报全军,并给他记特等功一次。

这次战斗不仅在军事上取得胜利,在政治上也产生巨大影响,中央领导同志也为此感到振奋。1952年2月14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亲自召见萧劲光等海军领导人。这一天,毛泽东显得非常高兴,他从打掉戴维斯这件事谈开来,从政治谈到军事,从现在谈到未来,最后进入了正题:“劲光同志,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我准备把购买舰艇的外汇转买飞机,鼓励志愿军空军去争取更大的胜利,这也算是论功行赏嘛!”言毕大笑。

击落戴维斯的张积慧出国参战时,飞行时间仅200小时,在米格-15歼击机上的飞行时间不足20小时,从未参加过空战。抗美援朝期间,张积慧先后击落4架美F-86战斗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6、志愿军188师用步枪打空战,一日击落击伤美军飞机18架,开创我军步枪击落飞机的最高纪录。

在朝鲜战场上的美军飞机就如同苍蝇一样,飞来飞去,依仗绝对的空中优势,对我军狂轰滥炸,在我军阵地上如入无人之境,有时竟有意超低空飞行,戏弄我军地面部队。

1951年4月18日,天刚蒙蒙亮, 敌机像往常一样一批一批地出动了。美军的空中霸王以为能和以往那样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谁知志愿军第63军188师的几千支乌黑的枪口,已为他们准备了空中坟场。

8时,8架美军飞机得意地超低空飞临188师562团和563团阵地上空。突然信号弹腾空而起,两个团的3000多支步枪、冲锋枪、机枪,一起向敌机开火,美机被这瞬间发生的步枪空战吓懵了,一架敌机尚未弄明白志愿军用的是什么新式武器,便打着跟头来了个“啃泥地”,幸亏飞行员跳伞快,保了条活命,但双脚刚落地,便成为563团战士的俘虏。当美军飞行员得知自己是被志愿用落后的步骑枪打落时,目瞪口呆。首战告捷,全师官兵眉飞色舞。

10时,天空又响起了嗡嗡声,美军又出动16架飞机前来报复。记吃不记打的第二批美机还是那样志高气昂,摇头摆脑地擦着地皮向我军阵地飞来。敌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飞行员的得意劲都清晰可见。在敌机俯冲扫射的关键时刻,一声号令,两个团的3000多支枪像鞭炮一样地响了起来。顿时,4架美机当场来了个倒栽葱,在荒野里腾起滚滚火球,4个飞贼连当俘虏的福气都没享上,统统见了土地爷。两次步枪空战,5架美机坠毁,188师却无一伤亡。

两个小时后,第三批美机又来报复。24架敌机,一个比一个飞得高、跑得快,毫无目标地“下了弹”,便落荒而逃。

一日之战,188师共击落敌机5架,击伤13架,开创了朝鲜战场步兵轻武器打下飞机的最高纪录。战后,受到19兵团政治部的通令表扬。志愿军总部首长也发来贺电,并号召全体志愿军学习63军步枪打飞机的经验。从此,朝鲜战场敌机再也不敢超低空飞行了,空中打击力量明显减弱,我军地面部队的损失也相对减少。

后来,我在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的回忆录中得知,早在1947年10月的清风店战役中,6 3军就和兄弟部队用轻重机枪组成对空火网,击落、击伤蒋介石支援罗历戎的飞机各1架,没想到63军当年在“蒋机”上发明的“专利”,4年后在“美机”上得到普及。(陈辉 2010年第10期《党史博览》)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志愿军创造的战争神话——抗美援朝战场的六大




10星功臣”高射炮

志愿军高炮独立11营2连3班使用的M1939式37毫米高射炮。该炮是二战中苏军主要的轻型防空武器,最大射程8500米,有效射程3500米,最大射高6700米,有效射高3000米,实际射速80发/分。

2连3班战绩尤为突出,先后击落敌机10架,两次荣立三等功。

现陈列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的这门37毫米高射炮,在防盾板上喷绘有10颗红五星,就是他们辉煌战绩的见证。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