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对自己人护犊子,对日本人可就不客气了。东北军两名士兵无故被日本查道兵打死,事后日方赔给士兵家属每户120元了事。张作霖听闻大怒,下令东北军:“碰到日本查道兵就打,我也有钱。”东北军得令后很快打死了12个日本兵。

张作霖是个标准的大老粗,口头禅“妈拉巴子”向不离口,但他却并非蛮不讲理。有一次张作霖和他的智囊杨宇霆为一件事争论起来,张生气了,随口秃噜一句“妈个巴子”。杨噌地一下站起,说:“你骂谁!”张知口误,马上作揖赔罪,说:“这是咱的口头话,一个不留心溜出来了,敢是骂谁!”

有次讲武堂的学生毕业,邀请张作霖前往致辞。参谋们早就拟好一篇讲稿让他背熟。典礼当天,张作霖步上讲台,乍见台下黑压压一片,全场鸦雀无声,竟紧张起来,才背出开头一句:“作霖戎马半生,饱经忧患”,接下来就忘词了。僵持半晌后,张作霖突然破口大骂:“妈了个巴子的!我原来背得很熟,但看到你们,一高兴竟都忘了!”

张作霖说话粗,却并不办粗事。他曾规定:大帅府重地,午夜一过,任何人不准出入。某夜张本人晚归,门房以过了时间为由拒绝开门。张无法,只得绕到后门进入。第二天,张作霖召见门房,破格升他去当看守所所长。门房表示自己不识字,做不来官。张不以为然,说:“那好办,给你找个识字的当秘书。”

每逢孔子诞辰纪念,张作霖便会脱下军装,换上长袍马褂,然后跑到各个学校去,向老师们打躬作揖,说我们是大老粗,什么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亏诸位老师偏劳,特地跑来感谢,云云。

张作霖出身草莽,很重义气。汤玉麟脱离张作霖后,重新干起土匪的老本行,张几次叫他回去都不肯。有一天张作霖过生日唱戏,其中有一出关羽和张飞的《古城相会》。老张看了忽然泪下,众人问故。张说:“人家兄弟失散了还能相会,咱弟兄一去就不回来了!”这话传到汤玉麟耳朵里,汤大为感动,于是主动回队。

北京汇丰银行华人账房邓君翔挪用公款,托人找张作霖帮自己外逃。张听说亏空的是洋款,大笑着对来人说:“历来是外国人骗中国人的钱,你的朋友能骗外国人的钱,是好小子,有出息,有胆量!你叫他暂时在你家住着,我马上派两个兄弟到你家站岗!”

张作霖对自己人护犊子,对日本人可就不客气了。东北军两名士兵无故被日本查道兵打死,事后日方赔给士兵家属每户120元了事。张作霖听闻大怒,下令东北军:“碰到日本查道兵就打,我也有钱。”东北军得令后很快打死了12个日本兵。日本驻沈阳领事找张抗议,张说:“依日本兵打死东北军一人赔120元了事,我也每人赔1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