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人只好自发地恢复付费制度,私下给医生塞红包,或是去国外的私立医院,能逃单也主动不逃了。这样一来,要得到不能逃单前的服务,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