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老兵:一打一个准鬼子不是对手

铁血红小鬼 收藏 0 224
导读:人物档案:侯登舟,祖籍安徽省来安县,1928年11月出生;1943年1月加入新四军第2师第5旅,成为该军炮兵连一名战士;抗战胜利后部队改编,成为华北野战军21军61师183团的战士,参加过辽沈、淮海、渡江等著名战役;1961年转业到我市丰顺,1986年在县人大副主任任上离休。   侯登舟老人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依旧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在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老人向记者重温了那段硝烟纷飞的抗战岁月。   “石头仗”游戏带他进入战场   1928年,侯登舟出生在安徽省来安县施官区裴集乡一个宁静的


人物档案:侯登舟,祖籍安徽省来安县,1928年11月出生;1943年1月加入新四军第2师第5旅,成为该军炮兵连一名战士;抗战胜利后部队改编,成为华北野战军21军61师183团的战士,参加过辽沈、淮海、渡江等著名战役;1961年转业到我市丰顺,1986年在县人大副主任任上离休。

侯登舟老人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依旧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在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老人向记者重温了那段硝烟纷飞的抗战岁月。

“石头仗”游戏带他进入战场

1928年,侯登舟出生在安徽省来安县施官区裴集乡一个宁静的小山村。1942年12月初的一天,15岁的侯登舟像往常一样和玩伴们一起拎着书包“嗖嗖嗖”冲出私塾,来到他家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打起了他们酷爱的“石头仗”游戏。

正当他们要为胜利而欢呼雀跃时,一位自称老张的中年男子笑呵呵地走向他们,双手叉在腰间说道:“孩子们,你们刚刚勇敢杀‘敌’,打了一场漂亮战。现在‘鬼子’正在欺负我们国家,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到战场上杀‘鬼子’、保家卫国吗?”侯登舟把老张带回家和父母见面。

迫击炮实弹射击杀日寇

半个月后,侯登舟如愿以偿参军了。他与村里其他4位年龄相仿的新战士被带到了区干队,跑步、刺杀、射击……没日没夜地进行严格的军事化训练。半个月后,侯登舟便分配到驻扎在嘉山县藕塘镇的新四军第2师第5旅,成为了该军炮兵连的一位战士。军旅生活艰苦而且紧张,“我们不仅要动手,还要动脑。每天要学习数学、语文、实战距离测量等一些知识。”老人说起当年的军事训练和学习生活,神采**。侯登舟回想说,当时一个班只有8名学生,由部队作战经验丰富的教员给战士们教授相关的知识。“在数学课上学到的关于测方位、量距离、瞄准等知识,实战时都能派上用场。”说罢,侯老还向记者现场演示了一番自己当年精熟的目测技巧:只见老人正襟危坐,两肘伸直平举,两手竖起大拇指,右眼眯着从大拇指顶端看向前方。“这样子我就能测得非常准了!”老人得意地开怀大笑。

1944年底,侯登舟所在的部队北上,在山东韩庄经历了抗战生涯中的第一次战场实战。当部队行进至韩庄外围时,前方一处鬼子的军事据点阻挡了大部队前进的步伐。为了顺利北上,部队经过研究决定利用炮兵连配合步兵营开辟前进的道路。“鬼子的据点非常坚固,他们在外围栽上茂密的树木作为第一道屏障,然后在树木后面加装三层铁丝网,铁丝网后面挖了很深的壕沟,距离壕沟10多米远有不少碉堡群。”老人激动地用两手比划着向记者描述鬼子工事的状况。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侯登舟和战友们就开始对鬼子发起猛烈的进攻。“当时我用的是迫击炮,由于距离鬼子的碉堡很近,可以直接瞄准、射击。第一发没打中,第二发校正后我们一打一个准,鬼子被我们炸得粉身碎骨。鬼子也用机枪还击,可是他们哪里是我们的对手。仅小半天功夫,我们就完全摧毁了这个军事据点,鬼子落荒而逃。”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