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西双版纳传销的经历

绝对低调的夜风 收藏 0 1563
导读:以下是本人的亲身经历!刚好这几天有点时间,尽可能的把前因后果写的详细点! 本人是江西某村地道的农民一个,77年生、男、姓杨。和众多的江西人一样;我02年开始在广东经营小生意。当时刚出来经商,家庭并不富裕,东借西凑带两万几千块钱,从一个二十几平方的小服装店开始做起!中途经历了转店、找店、再转店的多次循环;至07年终于有了个三百几平方的服装店,和一个一百几平方的百货店(当然了、这么点小生意在很多大老板眼里是小KS ) 但对于只有小学文化且起步艰难的我,还是有点小小的满足, 其中酸甜与艰辛只有自己才能

以下是本人的亲身经历!刚好这几天有点时间,尽可能的把前因后果写的详细点! 本人是江西某村地道的农民一个,77年生、男、姓杨。和众多的江西人一样;我02年开始在广东经营小生意。当时刚出来经商,家庭并不富裕,东借西凑带两万几千块钱,从一个二十几平方的小服装店开始做起!中途经历了转店、找店、再转店的多次循环;至07年终于有了个三百几平方的服装店,和一个一百几平方的百货店(当然了、这么点小生意在很多大老板眼里是小KS ) 但对于只有小学文化且起步艰难的我,还是有点小小的满足, 其中酸甜与艰辛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但好景不长;08年的金融危机;我相信对不少人也有些影响,我也不例外。 就在08年年底,接到了一个远在云南西双版纳亲二叔的电话!现在说说我二叔的情况;二叔放弃了广东的小生意,去云南有半年多了,半年都没联系过,二叔是受他自己的女儿(我堂妹,已嫁外地)的邀请才去云南的。期间二叔的儿子(我堂哥)在我二叔去后一个多月也从广东去了云南!等于他们一家都去云南了(二叔、堂哥、堂妹、堂妹夫)!最早去是堂妹夫(外地的) 当时我自己心里都在默默的祝福他们、祝福他们在云南有好的发展。毕竟他们在广东这么多年也没挣到什么钱,在这边我也帮了他们不少,帮他找店、有时借钱交租啊 借钱拿货啊、还帮堂哥还赌债等(如果堂哥不好赌、他们应该不会这么惨)。很多事情我都是瞒着我老婆帮他们的!哎,毕竟也算一家人嘛! 再来说说二叔的第一个电话;打过来是08年的年底,聊了近一个小时。主要是说他和她女儿在西双版纳那边旅游区偏点的地方 各租了个小铺面、每个铺位投资才三四万块钱,在卖一些小件玉器啊纪念品啊之类的,说生意还可以,每天营业额在一千多块钱左右,差的时候也有七八百,货源便宜、利润比较高,主要做旅游团的生意!赚70%以上,还诉诉苦、说没更多钱投资,如果搞大一点就好了!当时我自己的服装生意在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附近工厂倒闭、裁员等因素、到年底了生意都不怎么好,看人家投资不大一个月都可以赚将近两万,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羡慕!因为我相信他们,相信他们说的是真话,我曾经多少也帮过他们,还是血亲!他们还欠我不少钱,如果没生意也讲有生意、就不怕我催他们还钱吗?这是我的想法。之后他们(二叔、堂哥、堂妹、妹夫)经常有电话来了,主要是聊天、聊聊生意!有时我也会打过去,聊天的内容他们的口径都差不多、都说生意还可以、他们说如果我也去就好了,投资大点、可以比他们做得好的多了、、、、 等等!(现在想想 其实他们聊天的内容是经过传销组织指导的,基本上没有破绽)

我有时也会和他们诉诉苦、说广东生意难做了,叫他们留意一下那边,有好点的地方说一下、我也去那边看看。结果机会来了,应该是说他们的机会来了,我的噩梦也来了,09年农历正月初八他们的电话又来了、说他们过年那两天没开门营业,初一初二出去玩了,看见一条正街的街头有一店铺转让、说去问过了;一百五六十平方空铺才转让十几万,租金不算太贵、还有在另一条街但没这条旺,在建新铺位、还没租完!叫我把广东的铺位转掉马上就带钱过去, 我想想, 现在正过年转铺是不可能的 也没那么快就可以转掉,就和老婆商量一下我先去看看!其实我也多少有听说过云南西双版纳那边有搞传销的,我还打电话过去一再追问二叔他们是否真的有铺位,答案是肯定的、我还是选择了相信,毕竟是这么亲的亲人。正月十三准备动身、动身前打电话询问他们详细地址,回答的是到了版纳车站就可以, 他们会来接但 !我说我还是直接自己到就可以 让你们接怕麻烦你们,堂哥还打了一张感情牌、说:在广东你那么多的帮我,我们接一下有什么麻烦的;我只能说好,但我告诉他们是十四动身(其实我是十三晚上的车票 我想提早一天到那里看看那边的大概情况),还是以防万一,我只带了五千现金做路费,银行卡什么的都没带! 经过36小时广州至昆明的火车,又11个小时昆明至西双版纳的汽车,正月十五的元宵节都是在车上过的,哎:其实我们荣塘人为了生存和养家,有时还是挺能吃苦的!正月十六日凌晨三点多到了版纳新车站,下车后身体有点不适,头痛、胸闷、气短!可能是坐车太久和有点高原反应,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叫他们来接,十几分钟后堂哥和妹夫就来了,稍作寒暄(感觉没想像中的热情),打车去他们住处,很近 10分钟左右,下车后走路转了两条小巷,上到一小区的三楼一套房内,我纳闷了,就问:不是去铺面里吗?堂哥回答:铺位里不住人,都是在外面租房住。想想也是! 二叔和堂妹也都起来了,也是略作寒暄(还是感觉没想像中的热情,而发现他们都有点呆板)! 唉、头还是疼,喝了点白开水就说想睡了!叫他们也各自去睡了。早上八点多我起床后见二叔在客厅看电视 堂妹在厨房煮面条,都打过招乎后,我就开始打量起这个套房子来 是一套四居室的,卧房都虽然不大、但席梦思床、衣柜、书桌、台灯、衣帽架一应聚全!客厅里沙发、茶几、大彩电! 我就问二叔 说:你们住这么好啊 这样一套房一个月要多少钱啊?回答说:不贵、才一千多。我心里在想;莫非真赚钱了 ? 一千多说的好轻松哦 !想想他们在广东那边 去工地捡几块松木板搭个床过的日子!感慨啊,赚到钱了真好!!

堂妹煮好面了,叫我吃面,还说她哥 和老公都吃过 已出去了,我问是不是去开摊了? 回答的很含糊!我心里这时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吃完后我就说去铺面那里看一下,二叔说还早 多休息一下,我就坐下来边陪二叔聊天、边想到底那里不对劲!哦对了 总感觉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怪怪的、聊天时的笑容好像都是挤出来的。这时有人敲门,二叔起身去开门,约七八秒钟才把门打开,我就很自然的看了那把门锁一下、和普通的锁不一样、有五个可以左转右转的按扭、拧错了就开不了!感觉好像是为了关里面的人而设计的!开门后迎进来一女的,三十岁左右、白衬衣、黑西裤、头发扎起来卷在后脑梢,提一黑色帆布的文件包,一看就像精明干练的职场人员!进门后看到我了,就好像故意提高嗓门说话一样对二叔说;哟 老杨、你家来客人了!(讲的是普通话) 二叔忙过来接话 说:是啊、是我侄儿,从广东过来的 今早刚到、想到这边来做点生意!(但没向我介绍一下那女人的身份) 我也礼貌性站起来,说了句 你好! 伸手让座,那女人也礼貌性的回了句你好后 就在离我最近的沙发上坐下,几乎快挨着,这时堂妹用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关到了最小。这女人好像有点自来熟、 坐下后就打开了话匣子、面向我说:哦 大哥从广东来的是吧?我回答:是!女人:大哥在广东做什么生意啊? 我:卖点服装,摆摆地摊!女人:看大哥的样子好像不是摆地摊的人哦,应该是做大生意的吧! 我:哪里!我现在在广东那边连吃饭都困难哦,赚不到钱咯,这不、我都投靠我二叔来了! 女人:呵呵、是啊,现在一般传统的生意都不好做了,那大哥到这边来有什么想法呢?想做那行呢? 我:还没想好,现在刚过来,玩几天再说!女人:哦 这样啊,那既然大哥也认为传统的生意不好做,那为何不改行做一下新兴行业呢?我:比如呢? 女人这时眼光投向二叔,像是在征询意见,二叔低声的说了句话:我还没和他谈呢,他还不知道! 此是,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此女人不是偶然来串门的,二叔他们也肯定不是在开铺卖东西!以前的一切都是谎言!但 我还是很努力的让自己镇定,压制心里那种被欺骗的怒火,看看他们再怎么继续演下去!女人这时眼光投向我继续说话了:哦, 这样啊,那,大哥你看,我这里有份资料你可以看一下;边说边从那个黑色包里拿出一叠用A4纸打印字的资料,递到我面前,但我没接,我说:我没读过什么书,对文字理解能力很差、这我二叔是知道的; 说这句话时我眼带斜光投向二叔,二叔此时面露尴尬 强挤笑容!堂妹这时对我说话了:你先拿到嘛,了解一下先咯; 我接过资料随意的丢在茶几上,站起身掏烟、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再坐下长长的吐了口烟气后 我直截了当的说; 你们现在是不是都在搞传销? 略停几秒后 那女人接话道: 大哥 其实现在这种新行业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坏,像我们这里早几年就开始做的现在都是几百万身家了,我刚才给你看的资料都是我们公司这几年一些人成功的案例和经验,的确有很多人刚接触到 或者刚听说到 就有很抵触的情绪,但 你们了解得多一点后、就会知道这行业能带给你们的巨大财富、没有人愿意穷一辈子是吧,这新行业是人们通往致富的捷径,大哥何乐而不为呢?再说 当地政府也是知道我们的存在,而且也有些当权者是直接参与分红的,所以 就算有人报警,上面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嗯 我终于领教了什么叫伶牙俐齿、好一个软硬兼施!这时我也沉下脸来,略提高嗓音但降缓语速说:你们所说的行业,毕竟是只能躲在黑暗里的行业,见不得光!你们所说的财富,是全靠欺骗加胁迫自己的至亲才得来的,用得可安心?我虽然现在在广东生意不算好、但我不会为了自己要钱去出卖和欺骗我的亲人、和曾经对我好的人! 我说这句话时我眼睛阴冷的斜视了一下二叔 见他低着头 脸上没血色了、白的!我继续对那女人说道:好了、我现在身体有点不舒服,昨天开始头疼现在还没好呢,我也不想继续和你聊天了,我想休息!请别再打扰我! 那女人好像还想说什么、这时堂妹向女人使了个眼色,那女人好像领会了,站起来了说:那好吧、大哥你先休息一下、那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聊! 我有点不赖烦的说:好 慢走 不送! 二叔站起来送女人出门、他们在门外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后二叔进来了、反手关好门时又拧了那锁上的几个按钮,拧的方向都不一样,这时才知道那把相当于密码锁的真正的作用 是困住里面对这锁不熟的人(比如 我)!二叔锁好门后我对他们父女说话了:你们知道我现在对你们的想法吗? 我现在非常的可怜你们!可怜你们的无知!可怜你们想钱快想疯了!可怜你们对亲情的泯灭!可怜你们现在的遭遇!! 这时我看着二叔低头不语样子从心里感觉他真的很可怜! 我降低了声音继续道:跟我说说吧 你们到底是人身安全受到他们威胁 还是所有的经济被他们控制了?说出来 我来想想办法!堂哥和妹夫是不是去传销窝听课了? 这个女的是不是你们叫来的;? 我是想给他们壮一下胆 ,也套点话! 堂妹这时说话了:我认为我们在这里一点都不可怜,我们在这里好吃好住,也没人控制我们,我们是心甘情愿的,我老公现在都有工资拿了、一个人名下只要发展了三个人就可以开始拿工资,听说早两年来的,发展的下线多 ,现在一个月可以拿十几万呢、、、、; 我彻底无语了,由此可见传销窝点洗脑的厉害!我不带好气的对堂妹说:你还好意思说你老公拿了工资、所拿的工资是出卖和欺骗自己老婆、出卖欺骗自己舅子、出卖欺骗自己岳父! 才换来那么点可怜的工资,你还说你们不可怜?算了、 我不和你们吵了,我头疼!反正我不会加入你们的、也别再叫什么人到这里来和我再聊这个事情! 你们也别急,我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我花了那么多车费、坐了那么久的车、既然来了、我最少会在这里呆个十天半个月的,我要到这里好好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好做,听说我们那里也有不少人在这边做生意!(其实,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恨不得快点离开这里,只是先稳住他们!毕竟传销窝点会用什么手段,或者这房子外面有没有人监控还不知道、别搞太僵、怕自己吃亏)


快中午了,堂妹说她先去做饭了! 这时堂哥和堂妹夫他们也回来了,他们回来也是敲门,还是二叔去开门、还是要鼓捣那些按钮,我很仔细加偷偷的看着二叔是怎么开的,门开了、但我心里也有数了! 门只开了一点点,二叔堵在门口和他们嘀嘀咕咕说了一些话后才把门打全开了!妹夫进来后走向我,在我旁边的沙发坐下、面带比哭还难看强挤的笑容道:哥 头痛好点了吗? 我回答:头痛是好点了、但我现在心里痛、心里在流血;! 我看到对方脸上连难看的笑容都没有了,取代的是尴尬、只剩一脸的尴尬!!堂哥也走过来坐下 叫了声:老弟! 我回了声后就问:上完课了?今天又学到了什么发财的手段;? 看那堂哥的表情比妹夫好不了多少! 堂哥又小声说道:老弟、其实别认为我们是在害你,我们也是在为你好,我们做的这个行业真的能赚大钱!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很气愤,连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但和他们公司里的聊了几次天、也去听了几次讲,才知道这行业真有好多人赚钱了,你也可以去试着听一下课,去深入的了解一下、、、、、; 一听完 我就在想 完了、真的完了、这些人被洗脑洗得脑袋里面就剩钱了,我看再怎么和他们争辩也没什么用了、我看只能先用一下缓兵计了、既然他们花这么大力气把我从广东骗到这里来,不可能会轻易放我走的,应该会有很多手段来对付我的,他们这几个人我是不放在眼里,但考虑到他们身后有一个庞大的传销组织、上午那个女人应该就是他们组织派来的人员、既然传销组织已经出面了、就不会让没经过洗脑的人这么轻易走掉、怕会坏他们好事!就算我夺门逃跑出这个门、外面什么情况一点都不知道!所以要冷静!所以我就继续讲我先和堂妹她们讲过的那些话 什么 你们别急呀、不要让我这么快去了解呀、我现在头痛呀、我会在这里呆好多天呀、等我把心静下来再说呀、我还想到这里做点生意呀、这几天别再聊这些事情呀、、、、、、这些话说完真的起到了效果了,看他们紧绷的神经都好像放松了不少,脸上的笑容比刚才也自然了许多!!也真的没再聊这些话题了!这时堂妹在厨房出来说吃饭了,于是大家都去在厨房门边一个不算大的圆桌旁、都先后座下,四个小菜,但桌上没有酒,而且我偷偷看一下厨房和桌子周围的墙脚 都没发现有任何酒瓶!不对呀 以前我们在广东那可是无酒不欢呀!特别是那堂妹夫以前餐餐要喝点酒的! 想想传销组织真厉害,洗脑帮他们把酒瘾都洗掉了,也许可能是规定他们不准喝酒。吃饭时气氛还不算很坏,一直都还有聊着几句不着边际的天,都吃完中饭了,我掏出烟、递一根给堂哥、(二叔是一直不抽烟的),但堂哥摆手、递一根给妹夫也是摆手,怪了;以前堂哥除了好赌和抽烟是比较能干的,其它的、、、、、呵呵! 堂妹夫以前‘恰便宜烟几'从不手软!(注;是江西话 意思是从不买烟 但 有人给就抽) 现在他们都不抽了,我又很佩服传销洗脑了厉害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后、就说要去睡一会了!走进房间、关上房门、马上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老婆报句平安,但 还不想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不想老婆和家人担心!到目前为止还是认为自己能处理好!可是看一下手机没信号!信息也发不出去!试了几次都不行!我敢肯定不是手机的问题,但搞不清楚这个地方是信号的盲区,还是这里的信号被屏蔽了!也有想过借他们的手机用一下,可还是放弃了这念头,估计会不行,也不想打草惊蛇!这时自己才开始有一点点担心了,经过上午和他们的交锋,现在感觉有点累了,先睡一觉,养好精神再说! 下午堂哥和妹夫又出去了几个小时、可能还是去听讲课! 我一睡就睡到五点多还是堂妹叫吃晚饭我才醒的,哎、可能这几天坐车真的累了!晚饭还是四个小菜、还是没有酒。吃完饭后我提出去外面玩一下,我还说 我感觉好累,去找个浴足城 泡个脚!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妹夫接话了 说:浴足城离这里很远、这样吧,我们带你去“勐巴拉腊西歌剧院”看露天舞吧!(西双版纳的民族风情剧院、在外面看露天的是免费,进里面看就要钱!) 我只能说好,妹夫又说:那里好多人、小偷扒手也很多、把钱包和手机留下放家里吧! 我听他这样一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我也说道:你们不用担心了、我暂时不会把你们的事情打电话说出去!我还想到这里找点生意做呢,你们如果不放心那不去就好了! 他们见我看穿了他们的想法,脸上略露尴尬、妹夫说:那好吧,出去玩吧! 堂妹没去、我们四人下楼、穿过两条巷到了大路上。 大路很宽、中间和两边的绿化带栽了很多很高大亚热带的树种,路边就是各行各业的商铺,街道上人流很多,看穿着应该都是来这边旅游的,也有很多中老年妇女穿各式的民族服装在人行道边摆卖一些小商品! 向对面望去刚好看到一块好大的拱形招牌“西双版纳综合市场” 我这时又偷偷回头看了看、我们刚才走出来的这条巷的路牌“勐腊路 纳昆康巷” 我长出了口气!我终于知道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了!这是我出来的第一个目的!! 这时 来了一辆出租车 堂哥招手、车停、二叔直接去开前门 上了副驾驶位,堂哥拉开后门但没进去 ,叫我先上,我也不客气直接就进去了,妹夫最后上来 对司机用普通话说了句‘去勐巴拉腊西’! 这时我心里是明白的、就是要把我控制在最里面、出租车的左后门一般是开不了的,这我知道。 在车上我们也是有聊天,聊过几句后,这时前面的司机(是个女的)说话了:咦!你个里呀是江西丰城个啊 呀 今吖崩到老乡哦!呃阿是江西丰城个哦! 这时堂哥他们好像愣了、过了几秒听二叔才回答:呃 是哦 嘎好 崩到老乡!女司机继续说:我在这里开了几年出租车 很少遇到老乡,你们在这里做生意吗?二叔回答: 不是在做生意,是在这里旅游! 女司机说:你们是江西丰城哪个村的? 二叔说:就是丰城边上的!(没说地址) 女司机继续说:我是荣塘镇XX村的,我老公也在这边、他在风景区开游乐船!女司机感觉我们好像不是很热情 就也没说什么了。 这时 车停了!女司机说:到了、车费十二块! 给十块就好了! 二叔付钱后下去了! 我最后下 、但我动作很慢、等他们都下了、我快速的用手轻轻地拍了下女司机的肩膀!快速且小声的说:老乡、快点拿张名片给我、别让他们看见; 女司机也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反应很快!快速的在前档风玻璃下拿了张名片、反手就从她座位的侧边递给我!还说了句:有事打电话; 我也下车了,在我下车之前我就把那张名片放到左胸口衬衣袋里了!堂哥他们等我下车了,才开始走.二叔走前面,堂哥和妹夫在我后面!(我是被包饺子了) 我扭头看了一下刚才那出租车,没开走!那女司机也在一直的看着我们,可能她也感觉到了那里不对!! (这里我介绍一下;这个开车的女老乡、那年三十四.三十五岁左右,圆形脸,有点胖、但不是很胖!丰城XX人、在云南西双版纳开出租车!她老公在开船,根据这个信息我们丰城应该很多人认识她,她可能还会记得有这回事,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证明我这篇贴子的真实性!!我后来也没打过她名片上的电话,我当时讨要她的名片是以防万一)!!


勐巴拉腊西歌剧院外 广场很大,演出已经开始,场地中央穿着各种式样民族服装的舞者在翩翩起舞,外围的观众有好几百人、看穿着打扮基本上都是外地的游客,有些拿着相机在拍照,有些在模仿舞者的动作,有些在主持人的鼓励下干脆跑进场地和舞者互动!!他们个个看起来都是很开心的样子、、、、! 只有我!只有我心事重重!在为我的自身安全担忧!!在为我怎样想办法离开他们的控制而绞尽脑汁!! 看了一会歌舞后、我说要去方便一下,堂哥说陪我去、妹夫也跟来了! 在小便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有信号!但我没打算当着他们的面打电话!因为他们现在不是正常人了!是被洗过脑的人!是想钱想疯了的人! 我不想冒这个险!! 我还是若无其事的坚持看了一会歌舞,直到节目主持人宣布露天外场免费的节目演完了、煽情的鼓动游客们、要看精彩和刺激的就买票进剧院里看!我们没去买票,这就回去了,回去还是打车、我还是坐最里面!! 回到住处,也没聊几句天、我洗洗后就说要睡去了、这时大概9点多,我只是半躺在床上,并没有睡意、好不容易挨到11点多,认为他们都睡了,我起来打开房门,想去试着开一下那把锁!能走的话就这样可以走了!但看到二叔依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基本上没开声音! 我只好说口渴了、找水喝!! 我又等、、再等、、等到凌晨2点的时候,我又轻轻打开房门一条缝,结果他还在那里!!原来他们早料到了,怕我晚上跑!没办法,只好真睡了!我也真的又累又困了!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11点半才起来,堂妹面带倦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二叔好像也刚起床、头发蓬松的在洗漱,估计他们是今早倒班的看护我了。这时堂哥和妹夫也敲门从外面回来了,带回了中午的菜,可能他们上午又去听课了,还是堂妹去做饭,三个小菜、一个紫菜蛋汤。午饭后不久、堂哥和妹夫又出去了,我问二叔和堂妹你们不用去吗、他们说只要有客来的就可以不去! 又闲聊了一会,这时又有人敲门;还是二叔去开门、迎进来了三个人;三个都是男的,先进来的是一个30岁左右年纪、长袖白衬衣、黑西裤、戴黑边框眼镜、腋下夹了个不大的公文包!皮肤较白净,清瘦但不文弱!看样子像是什么公司的小主管,或者又像资深的推销员!后进来的两个年纪都不算大,都是20岁左右、一个穿运动套装,一个穿T恤和牛仔裤!不算白的脸上好像都带有一点匪气!都进来后眼镜男叫了声二叔“老杨”堂妹过来对眼镜男叫了声:谭老师”!我这时坐在沙发上也没起身、也没和他们打招呼、眼睛看着电视,心里已经明白了,这可能又是他们新一轮的攻势要开始了!我静观其变! 眼镜男直径走到沙发边,边走还边说话(略提高嗓音):老杨啊、 这两天看你没来上课、我刚才刚好经过这里 就过来看一下;! 在坐下之前,看了一下我,就扭头问堂妹:这位是? 堂妹回答:恩 这是我堂哥、从广东来的; 眼镜男坐下后说:哦 原来在家里陪客;! 这时面朝着我说:哦 这位是堂哥是吧,那也就是杨先生咯! 请问杨先生在广东做那一行呀?我这时才把脸转过他这边看了一眼 说:嗯 你好! 我在广东什么都没做! 混不下去了,才来投靠二叔哦! 眼镜男说:杨先生好谦虚哦, 那在这边准备做哪行啊? 我说:现在刚来想去到处看看!或者找个小地方先摆个地摊!(我说以上的这些话时一直是不冷不热的语气) 眼镜男说:哦哦 看来杨先生也是个有商业头脑的人哦、那!这样! 我也不转弯抹角的了,杨先生对我们现在的这个新行业有什么看法?; 我看该来的还是要来了、没多想 我就说:至于你们所谓的新行业我不发表什么看法、但你们目前的一些做法是受到社会谴责和排斥的!现在我二叔他们也加入你们的行业,我是持不赞同的态度,他们现在也游说我加入,目前我心里还不能接受;! 眼镜男听完我讲后 沉思了片刻、 用手推了推鼻梁的眼镜说:嗯 就目前杨先生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可能你还没有真正了解到 我们行业给每个加入的人以后带来的丰厚回报、杨先生有时间可以看一下我们的资料、或者去听几堂我们的课,就会了解我们新行业的魅力!如果听完课后,你觉得达不到你今后的人生目标 那我们也不拦你,就目前而言,还是非常希望你自愿的加入、我们目前对你的态度是温和的!! 这时堂妹接了一句话:是啊,听说其它地方 人一进来就要把钱包和手机上交的;!

威胁!!威胁!!他妈的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这是我听完的第一反应!我这时心里在盘算怎样应付!如果现在和他们直接翻脸 可能吃亏的一定是我! 他们还带着打手呢!目测一下;如果单要干翻那两打手 胜算都不大!他们加一起还5人呢!!不能翻脸,我掏了根烟点上 慢慢的说:由于我现在身体还是有一点不适、心情还没稳定下来,你们的资料我会去看一下,我也会尽快安排时间去听一听你们的课程,去了解一下你们的行业是怎么赚钱的,只是给我多一点时间、多一点时间去适应!至于我妹刚才说的要上交手机钱包,我这个人我二叔是了解的,在我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时,我一定会去拼命的,如果真的闹出很大的事情来,我相信是你们也不愿看到的,对不对’!!这时二叔过来接话:不会的 不会让你把手机钱包上交的,她只是说别的地方! 我这时用嘴把烟头尽量往鼻子翘,鼻子重吸一口气,头台起来!一个大大喷嚏打出来!打喷嚏时用双手去捂鼻子,但手捂的不是很紧,还是有少量的鼻涕从手指的缝里喷出来!眼镜男也是吓得一缩身,在低头玩手机穿运动套装的打手忙抬头看向这边!我站起来,双手摊开,露出抱歉的表情,就去洗手,但我没去卫生间,去了厨房,走进厨房后 听到他们嘀嘀咕咕在说着什么!在厨房里他们刚好看不到我,我把洗菜盆的水龙头尽量开大!就左看右看找刀 ,找菜刀! 从切菜板下面找到一把肉片刀(最小号的菜刀、卖5块钱的那种)!衬衣从皮带里全部拉出来,把刀藏到后背、用皮带夹着!继续洗手,尽可能的慢动作,拖延点时间,这时外面他们说话的声音大了很多!我也不可能一直赖在厨房不出来吧,拿了块毛巾边搽手边走出来!看到他们都是已经站起来的好像要走!眼镜男见我出来了,就对我说:那这样吧,杨先生,我有点事要先走了,你今天晚上把资料先看一下,明天上午是我讲课、你过来先了解一下;! 我一听说他们要走,我长出了口气(莫非这家伙有洁癖、被我一喷嚏打跑了?他们走这么快是我没想到的,可能也真的有事)我马上接话道: 好的,我明天尽量过来;!在二叔送走眼镜男的同时,我也进了我睡的房间,关上门、把我的衣服装进我的手提包里后,提在手里、站在门里等!听到二叔也回来了,两父女又在说着什么,声音不大、等了有十几分钟,估计眼镜男他们也走远了,我拿出菜刀、一手提着我的包拉开房门,就直接去开大门的锁,那父女当时就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了,站起来就要冲向我,我把刀一挥、做了个空砍的动作、他们就停下了,二叔说你要干什么!我没理他继续开锁,凭着上次偷看学的、果然锁开了、一口气跑下三楼,穿过两条巷,来到了大路边,他们父女也跟在后面追!但不敢离我很近,堂妹掏手机在打电话、可能是刚拨通,听见在说:XX啊!(她老公的名字)和哥哥快过来!XX(我的名字)要走!赶快过来帮他买张票哦! 二叔也在后面对我说:别走哦、等一下走哦、等XX(他儿子)回来送你走哦;! 妈的、当我傻呀、等下我还能走得了啊!这时刚好有一出租车来了,我把菜刀插在我手提包边上,冲过去强行拦车!车停后快速的上车, 对司机说去西双版纳机场、快点!!车开动了!我这时回过头来看他们父女、两人很焦急且慌张的看着我慢慢走远!但在刚刚我出来的那条巷里面、看到有四五个人朝这边奔跑!其中有堂哥的身影!!!


我马上问司机到机场要多少钱,司机说打表!我说大概多少钱,司机说50左右!我说我给你一百、尽你最快的速度!司机说好;我马上就有了被推背的感觉!加速了!! 我接着掏出手机、马上拨通我自己亲哥的电话:喂!GG吗?你别说话!听我说! 我是XX(我名字)! 我现在在云南西双版纳!二叔一家人都是骗子!他们都在这里搞传销!我刚刚从他们那里逃出来!正打车去机场!他们现在还在我后面追!我要让你们知道这件事!如果我被追上了、到时候你们再想办法!如果我安全了我会再联系你们!先别跟爸爸妈妈说!就这样!!!(我哥也是在广东做点小生意,在家过年还没出来) 打完这个电话、我心里感觉好多了!!毕竟家里有人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了!这时我电话响了!二叔的!立马挂掉!又响了,再挂掉!一共打了5个进来,都挂掉了! 约二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到了西双版纳机场,付钱下车后、丢掉菜刀、赶快去买机票! 运气好还有票,买了张晚上八点十分飞昆明的机票,(没有直飞广州的),看下时间现在才5点,可能现在还不能过安检、进不到里面,这里目标大、怕他们会追来!我先离开机场,步行在机场外找了一小饭店 进去先吃点东西,然后又打了个电话给我哥!告诉他们我现在的情况!哥问我到了昆明后又去哪里? 我说到昆明后准备买飞南昌的机票!哥问我回家去干嘛,叫我直接回广东! 我说要回家把那骗子(二叔)家里的房子拿大锤去打掉!把事情闹开!! 哥说这样不好,先去广东! 我在机场外一直等到七点半,才去机场里面过安检,过完安检我这时才认为自己安全了!打个电话给老婆;说这边没什么生意好做,今天就会回来!(没说被骗的事情) 老婆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我说回去再说!! 过了一会家里三叔打了个电话给我(可能是从我哥那里听说了我的事情) 就劝我不要回家里 ,先去广东!别把事情闹大、说他们(二叔)现在一无所有了、毕竟你还有鞋穿、别跟打赤脚的闹、、、、、 九点钟到了昆明、我还是买了一张飞广州的机票!十一点后我上了飞广州的飞机!!!想想三叔的话、说得也对! 但到现在的今天我还一直在等着、等着、也许在等一个机会、、、也许在等一个道歉、、、也许他们该求菩萨保佑、保 佑 我 一 辈 子 有 鞋 穿!!! 希望大家把这篇贴子顶起来! 为了以后猎坛的人不再上当受骗 !让更多的人看到! 远离传销!!!!




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