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战

古代的小蛇 收藏 2 2003
导读:1939年-1945年,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所进行的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破坏性最大的全球性战争。 战争进展到最高潮时,全球有61个国家和地区参战,有19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交战双方是以美国、苏联、中华民国、英国、法国等国组成的反法西斯同盟与以德国,日本,意大利等法西斯国家组成的轴心国集团。战火遍及欧洲、亚洲、美洲、非洲及大洋洲五大洲;交战双方同时也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及北冰洋四大洋展开战斗。 尽管在1939年9月前,中国的抗日战争,埃塞俄比亚的抗意战争等反法西斯的抵抗已经开始,

1939年-1945年,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所进行的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破坏性最大的全球性战争。

战争进展到最高潮时,全球有61个国家和地区参战,有19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交战双方是以美国、苏联、中华民国、英国、法国等国组成的反法西斯同盟与以德国,日本,意大利等法西斯国家组成的轴心国集团。战火遍及欧洲、亚洲、美洲、非洲及大洋洲五大洲;交战双方同时也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及北冰洋四大洋展开战斗。

尽管在1939年9月前,中国的抗日战争,埃塞俄比亚的抗意战争等反法西斯的抵抗已经开始,但一般认为战争从1939年9月1日德国入侵波兰开始,到1945年9月2日日本向同盟国投降而告结束。而这场战争总计造成了6千2百多万人的死亡,占了当时世界人口的32%左右。这是二战中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名7岁的犹太小女孩在父母被纳粹带走后,开始了历时4年的漫长的寻亲之路。她几乎走遍了被纳粹占领的欧洲国家,历尽千辛万苦。为逃过纳粹魔掌,女孩躲进丛林与狼为伴,母狼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这个人类的孤儿。那个黑色年代,在女孩童真的眼里,狼比某些人类更具温情……

1941年的一个晴朗的早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7岁的犹太小女孩米莎·迪冯西卡和往常一样,背起书包准备上学。在小米莎的印象中,这个早晨看上去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一家人谁都没有想到,巨大的灾难正在逼近。

当时,布鲁塞尔已处于德国纳粹占领之下,虽然纳粹占领军暂时还没有对犹太社区采取任何行动,但弥漫在大街小巷间的紧张气氛,已经令许多犹太人心惊胆颤。父亲鲁万送米莎去学校时,母亲格鲁莎不敢出门,只将女儿送到门口。那个早晨的每一幕场景,如今已71岁的米莎仍历历在目。她回忆道:“来到学校后,我和爸爸告别时吻了他一下。如果我知道今生再也见不到他,我一定会紧紧抱住他不松手。”

那是米莎最后一次见到父亲。几分钟后,米莎的父母被纳粹带走,成了纳粹集中营大屠杀的受害者。当天下午,一名陌生人来到学校,将米莎带走。陌生人将米莎带到了一个乡村小屋,将一个装满钱的信封交给了户主,简短地说了几句话。小米莎这才知道,自己被这家人收养了。米莎长大后认为,那是她的父母在危险来临前对女儿做出的紧急安排。

然而,这户人家对米莎并不好。住进来没几天,米莎就偷听到养父母的一席谈话,他们正在讨论是否将这个犹太孩子交给德国人,米莎当下决定逃走。与此同时,年仅7岁的小米莎暗自定下了一个非凡的行动计划———独自出发寻找父母。小米莎模模糊糊听到养父母提起过,她的亲生父母都被德国人“带到东面”去了。于是,小女孩决定往东走,总有一天能找到父母。

漫漫寻亲路 4年走遍欧洲行程数千里

当天晚上,小米莎悄悄地收拾好了背包。她带了一些苹果、面包、糖果,准备在路上吃,还带上一把小刀和一个小指南针,然后偷偷上路了,此时她身上只穿着很薄的衣衫,头上戴着一顶羊毛帽。出走的第一夜,米莎在一个被炸毁的桥下度过,虽然周围老鼠不断地跑来跑去,女孩仍枕着小背包,很快就睡着了。此后漫长的流浪生涯中,7岁的米莎迅速掌握了种种生存技巧,她知道何时潜进别人的房屋偷食物而不会被发觉,知道在哪些谷仓中入睡会比较安全。由于长期过着野外生活,米莎浑身都是各种各样的伤痕。

米莎的寻亲之旅长达4年,她走过了德国、波兰、乌克兰,然后向南穿过罗马尼亚和巴尔干地区,最后又步行经法国回到了比利时,总行程长达3000英里,几乎走遍了被纳粹占领的所有欧洲国家。米莎在书中回忆道:“在流浪生涯的每时每刻,我都在想念着我的父母,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想。我只知道不停地走下去,如果停止寻找他们,那就意味着对他们的背叛。”丛林中“安家”与母狼同吃同住同患难

在漫长的寻亲之旅中,最令米莎难忘的经历,是在丛林里与一只狼在一起的日子。那是1942年,饥寒交迫的米莎刚刚从一户人家偷了点食物,匆匆忙忙地逃进附近的一片森林。饥饿和恐惧之下,米莎刚跑进森林,就筋疲力尽地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当她醒来时,还没睁开眼,她就感到有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米莎后来回忆道:“当时虽然我浑身疼痛,脑袋疼得似乎都要裂开,但我仍然感到有东西在观察我,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发现那是一只体形庞大的长着黄毛的狼。它的眼神清亮得透明,当时我一点儿都不害怕,只是看着它想,它也许像我一样既饥饿又孤独,于是我从包里拿出一小片肉递给了它……”

从那以后,小米莎就和这只母狼成了朋友,她还给母狼起了个名字叫“里塔”。“里塔”像照顾自己的狼崽一样照顾着小米莎,它经常给米莎带回一只野兔,而小姑娘就像小狼崽一样生吃兔肉。许多次,当它嗅到危险临近时,就会叼住小姑娘的衣服,带着她一起逃离险境。

在小米莎看来,母狼“里塔”对待她这个孤儿比人类还要温柔,也更富“同情心”。“里塔”对她的呵护,让长期远离人群、无限孤独的小女孩体味到了久已遗忘的被关爱的感觉。

“狼妈妈”被杀 纳粹占领区见证人间地狱

然而,小女孩与“狼妈妈”的快乐时光没有维持多久。一天,米莎在林子里听到了一声枪响,接着,一名猎人走了出来,当米莎看到他手中提着的东西时,她的心都凉了——那正是已被她视为世上唯一“亲人”的“里塔”。

米莎在书中写道:“我非常愤怒,我跟踪那个猎人来到他的家,看着他将里塔吊在一个钩子上,当他坐在椅子上吸着烟管时,我悄悄来到他身后,一铁棒将他敲昏了过去,我拿起他的枪,扔到了一口井里。接着我带着里塔回到了森林,它非常重,汗水流进我的眼睛,但我仍然蹒跚前进。我试图用手给它挖一个坟墓……当时我是那么绝望,我的父母给人带走了,而现在他们又夺走了我唯一的亲人里塔。”

离开森林,米莎又开始了流浪,这次她看到一队被德国士兵驱赶的犹太人,她马上想到,自己的父母可能就在里面,于是跟了上去。结果,这一跟就跟到了波兰首都华沙的犹太人社区。米莎回忆道:“那里是个地狱,怀孕的女人被开枪射死,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我发现我的母亲并不在那里后,我又开始流浪。”

这一次,她悄悄跟着一辆运尸车来到一座墓地,其间没让任何人发现。米莎后来在书中写道:“小孩的力量比人们想象的其实要强大得多,在战争中,我不得不变得勇敢机智,当时我成长得太快了,我像大自然中的小动物那样,凭着一种本能生存下去。”

再遇“狼亲人” 目击德军丛林施暴全过程

后来,米莎来到了乌克兰,在一座山上,她又发现了一群小狼。当时,她像见到了亲人一般,高兴地加入到狼群中去,和4只狼崽子玩了起来,小狼也对她很友好。小姑娘和狼崽子们玩得正开心,一只成年公狼出现了。最初,它显得有些警觉,过来嗅了嗅米莎,小姑娘既没叫也没跑,只顾着玩自己的,结果,公狼离开了一会儿,不久又带着一只母狼回来了,它们对这个人类的小姑娘非常友好。

在这座山上,米莎靠浆果和兽肉为生。有一次,她实在饿极了,于是像小狼一样磨蹭着母狼的嘴,直到母狼反刍、将胃中的食物吐给她吃。米莎后来在书中写道:“狼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凶恶。当时我是个孩子,它们可以感觉到我是善良无辜的,当我有过在犹太人社区的恐怖经历后,和狼在一起真让我感到安宁和放松。”

一天,米莎听到林子里传来尖叫,她藏在灌木丛后,目睹了一名德军士兵强奸一名少女、又将她杀害的全过程。接着,这名德国兵发现了米莎,向她走了过来。米莎被他抓住后,勇猛地和他展开了搏斗。她回忆道:“我当时想,我一定要将小刀刺向他的腹部,不然我就完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杀死他的。之后,我浑身是血,像疯子一样冲进林子里,跪在地上开始哭泣。接着那些狼出现了,它们舔净我身上的血迹,激动地吼叫了起来,尽管那是白天,但我却感到自己生活在无边的黑暗中。”

一生爱动物 长年致力于建野狼避难所

此后,米莎继续流浪,直到有一天被波兰游击队发现。1945年战争结束时,米莎意识到自己永远也不会找到自己的父母了,因为在几年的逃亡和流浪生涯中,她看到了太多的犹太人被纳粹屠杀的场景。

战后,11岁的米莎回到布鲁塞尔,被两名老太太收养,长大后当了一名教师。如今,米莎和丈夫毛里斯一起居住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两人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儿子。

米莎一直钟爱着各种动物,她家里养了许多宠物,她还不断资助动物收容所尤其是野狼的避难所。她说:“在我的流浪岁月中,我感到一些人类并不友好,而狼群却救了我,它们哺育我、替我找水、给我温暖,正是因为有了它们,我才没有在极度的孤独中彻底变疯。”

米莎的经历看似太离奇,但无论谁与这名71岁的老太太交谈,都不能不相信她鲜活的记忆的确来源于真实的生活。其实,历史上也有过类似的例子,一些失去父母的孩子曾在野外被狼群抚养长大。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