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际蓝遇上橄榄绿。[我是警察,你是消防员]

列兵11 收藏 4 378
导读:那一年,我十七岁,你十八岁。我考上了廊坊警校,你考上了廊坊的军校。 我们在太原开往北京的的火车上相识,好巧,我们都是太原人,我们都要在北京转车去廊坊。 那一年,我十八岁,你十九岁。 我们在一起了,你用每个月六百多的学员津贴给我买了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一个很漂亮的银镯。 可我身在警校,不敢带着你送的镯子上课训练。 我把它藏在柜子里,天天看,想起你的笑脸就觉得很幸福。 那一年,我十九岁,你二十岁。 我练滑降失误摔断了腿,住在医院里不敢告诉家人,怕家人担心。 你得知消息,和领导请假出来

那一年,我十七岁,你十八岁。我考上了廊坊警校,你考上了廊坊的军校。

我们在太原开往北京的的火车上相识,好巧,我们都是太原人,我们都要在北京转车去廊坊。

那一年,我十八岁,你十九岁。

我们在一起了,你用每个月六百多的学员津贴给我买了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一个很漂亮的银镯。

可我身在警校,不敢带着你送的镯子上课训练。

我把它藏在柜子里,天天看,想起你的笑脸就觉得很幸福。

那一年,我十九岁,你二十岁。

我练滑降失误摔断了腿,住在医院里不敢告诉家人,怕家人担心。

你得知消息,和领导请假出来看我。

你破例的穿着军装出来,站在病房门口你温柔的脸上满满的心疼,我突然哭了。

身上的生活费不够治疗和住院的费用,你摸摸我的头说,你要归队了。

那天你陪了我两个小时。

第二天你又来了,带着借你战友和区队长的钱,塞进我被子里,在我醒来之前你已经离开。

那一年,我二十,你二十一。

我的头发开始疯长去了分局实习,你也进了基层部队实习。

我最喜欢的就是穿着警服牵着穿着军装的你,路上行人羡慕的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开始忙了,你也是。

刚开始的时候你每天都会发短信告诉我,告诉我你出警的时候心里有多害怕,只要想起我你就充满了信心。

你说你不怕死,只怕我离开你。

后来,渐渐的你开始疏远我,离我越来越远。

终于在我登录你的qq时,进了和你一起实习战友的空间,看到你搂着她亲密无间的照片。

你们穿着情侣装。

你们郎才女貌。

那女孩的纤细,瘦弱,和四年前的我那么相似。

看着这些年因为训练而浑身肌肉得自己,我才明白你需要的不是一个陪你散打实战的女朋友。

我没有拆穿你。

我看了所有你们的合照。

我一一保存到u盘里洗出来。

我实习比你早结束一周,我去了你的部队,站在门口,骄阳似火。三十多度的天气,我从下午三点站到六点。

很幸运的,你们没有出警。

我没有打电话给你。

三个小时的时间我在你们部队旁的小卖铺买了一次水,上了两次厕所。

小卖铺老板问我,妹子,你是警察吧,来看对象啊?

我笑了笑,我说我是学员,来这逛逛。

中间我无数次想要打电话让你出来把事情说清楚,可我都忍了下来。

在警校,我学的最好的就是忍耐。

六点四十多,你们部队出警。

我看着出来的那几辆车,多想看到你。

哪怕看看你就好。

我站的军姿笔直,汗水湿透了脊背的警服。

我看到有辆车的副驾驶位置坐的是以前在你学校见的人,他看着我,直到车走远。

我知道他一定会给你说。

七点多他们就回来了。

七点五十九分多好的时间你从里面往门口跑。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正准备走。

看见你一身绿色作训跑出来,就像当年我陪你练冲刺在重点等你一样。

我是一拐,你是一杠。

我们是多少人羡慕的模范情侣,可如今,四年的时间你已经厌倦我。

你跑到门口和哨兵说了很多,哨兵死活不放你出来。

你的手机被指导员收了,你想要对我说的话一定很多吧。

我整理着装,半面向左转,对着你敬礼。

这恐怕是我一辈子最悲伤的一次敬礼了。

我小声的下着口令,半面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

我看到周围很多散步的人都在往这里看,他们一定好奇我为什么对着部队大门敬礼。

也一定好奇门口那个几次想要推开哨兵冲出来分军人为什么会撕心裂肺地喊着站住你回来。

我听着你在我身后喊

你说

小思你回来

你怎么了

回来你问我怎么了你说呢我的学员

你还记得吗那年我军体拳学的一塌糊涂,你周末出来陪我练军体拳。

你当靶子,我格挡钩踢把你放倒在地上,你忍着疼痛爬起来说不对再来。

你还记得吗,那年我训练滑降摔断腿,你东拼西凑我的住院费用。

你还记得吗,那年寒假回家的火车没有位置,我们从北京站回太原。

拥挤的车厢你搂着我,整整一路。

你还记得吗,你在学校阑尾炎被送去急救,大半夜我翻墙出去找你,回来被记了处分罚了三天体能训练。

你还记得吗,那年冬天你跑遍廊坊为我买了我喜欢的项链。

你还记得吗。

你若记得,怎会忍心爱上别人。

第二天,有人加了我的qq。

是那天出警看到我的人,你的同学,你的战友。

他说

你别太在乎他

他不值得你这样

他在我们实习的地方找了个女的,服务社卖东西的。

你别太难受

我看着你们四年一路走过来

那女孩比不上你

别伤心

他发了好多好多话,我早已经知道的,可我还是没忍住。

泪水一直留。

我下了qq,躺在宿舍床上,室友都问我怎么了。

我其实也没怎么

就是爱了一个混蛋四年。

等我缓过来,我告诉你的同学,我说我周末要去你们部队,你帮帮我。

周末,我如愿以偿的进入你所在的实习部队。

你并不知道。

我问你同学你在哪。

服务社后面的仓库。

嗯,好。

你同学带我到仓库门口,他说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你在服务社后面的仓库,那就是和她一起了。

她是服务社的售货员。

呵呵。

我拉开门的时候想过要淡定的眼见为实,看见了才能死心,然后淡定的离开。

可真的看见你和她坐在一起,你的眼里只有她,我终于忍不住心里的怒火和难过。

你看我的眼神里满满的震惊,她脱口而出问我是谁。

我没吭声,上去一个正蹬一脚把她从你的腿上踹了下去。

你还愣在那里,而她已经张牙舞爪的站起来想要打我。


你沉默的坐在旁边,看着我拉肘别臂,将她准备打在我脸上的手翻了过去。

你看着我把她推在地上。

你看着我每踹一脚就对她说一句话。

我是他对象。

老子跟了他四年。

要告你就告。

反正部队领导处理的不是我。

贱人。

除了在学校散打实战,这是我跟了你四年以来第一次打架。为了你。

她在地上骂骂咧咧,我对你说分手吧,在她的骂声里转身走了。

我多希望那一刻你能拉着我的手,我可以忘记所有你伤害过我的,重新接受你。

我爱你,我舍不得你

我没有哭,我面无表情的抚平衣服的皱褶,出了你们部队的大门。

你结束了实习,那女孩没有告你。

我没有再联系你。

直到那天我在寝室躺着看电影,区队值班员跑来喊我。

她说校门口有个当兵的找你,让你一定出去。

我慢慢悠悠的穿好衣服,梳头,去见你。

你一身笔挺的军装,帽檐下看不清你的表情。

我隔着大门问你有事吗。

我记得你说了很多。

你说你只是太熟悉我了所以对她有新鲜感。

你说你最爱的人依然是我。

你说让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娶我。

你说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后来我站在校门口哭得不成样子。

我从栅栏里伸出手,摸了摸你消瘦的脸庞,我说好,你娶我。

那一刻你的笑容让我想起四年前初见你的时候,干净纯粹,温柔暖阳。

你的眼睛里闪烁的泪水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是爱我的,这四年,我知道。

不久后你分配了,你家里人想尽办法把你安排回了太原。

那年,部队招大学生干部,我是公安类指挥管理类专业,好巧。

我们教员问我有没有意愿去试试,我的专业课和训练成绩在你的帮助下一直很好。

我果断的放弃了这次机会。

我要回太原,我要嫁给你。

我努力备战公务员,备战招警。

终于考上了。

太原,我们在一起。

你每次出警我都提心吊胆,我每次出警你都在手机上交前嘱咐我这那的,我们就像老夫妻一样。

我以为真的可以一直这么下去,我的国际蓝和你的橄榄绿,永生永世都不分离。

我们在一起的第八年,我以为不久后我就可以成为你的新娘的第八年。

呵呵,八年抗战都结束了。

你有一天发短信来说分手吧,我要结婚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天晚上你还打来电话让我出任务小心点,照顾好自己。

第二天就告诉我要结婚了。

新娘不是我。

我似乎都感觉不到疼,我问你什么时候。

你说后天。

我问你在哪。

你说了酒店的地址。

到了你结婚的那天,我化了淡妆,穿着警服常服,去了你的婚礼。

满堂宾客大部分都是穿着军装的人,都是你的战友和领导。

那天我把我攒的所有的钱,一共三万,全随了份子。

这是我这些年加班的费用还有过节过年在执勤出任务时的奖金和我省下来的工资。

一分不剩,全都给了你。

新娘没有我好看,没有我高,没有我更配你。

你一直往我这里看,看我看我看我一直看。

我面无表情的回应你。

你牵着她的手,我却看不出你的幸福。

主持人到最后说让你的战友上去讲话,好巧,我在最前边的桌上。

我旁边有个少尉想要上台,我抢先一步,上去接了话筒。

你的目光追随着我,你是不是在怕我捣乱呢。

我怎么会,在你一生中最重要的婚礼上捣乱。

我清了嗓子,对着台下的所有人敬礼。

你知道吗你的妈妈看到我的时候,那个眼神让我好难过,她后来告诉我说如果可以,她真希望你最后娶得人是我。

他是我最好的战友,虽然不是一个工作,但容我叫他一声战友。

他教给我很多东西,包括怎样去爱一个人。今天是他的婚礼,我认识了他八年,最清楚他什么性子了。希望他以后能和媳妇白头偕老。

其实我说了很多,可我记住的也就这些。

我眼睛红的厉害可我没哭。

我下台的时候经过他身边,他握住我的手给了我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我没有回头,径直走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同桌的一个上尉要了我的号码,一直和我开玩笑,那天喝了很多酒,多到我最后被上尉背着送回单位宿舍。

第二天起来,我迷迷糊糊的记得婚礼上你塞给我一个东西,我摸摸口袋,还真有。

是一枚国防服役章。

你大学四年所带的国防服役章。

我给你要过很多次你都没有给我,你说你要在婚礼那天送给我,当定情信物。

后来我便没和你要过。

我陪着你,从你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变成资历条,整整八年。

你最终还是把国防服役章给了我,在婚礼上。

在你和别人的婚礼上。

你结婚的那年冬季,我把你的国防服役章挂在冬执勤的内胆里,心脏旁。

整整一个冬季,我从108斤瘦到92斤。

身上170/84的警服穿起来空空荡荡。

在你婚礼上认识的上尉从部队里弄来了女式干部绒衣,我收起了认识你那年你妈妈送我的亲手织的毛衣,穿上了他送的。

你知道吗,那件毛衣我穿了整整八年。

中间还脱线过,我找我妈妈给我又弄好了。

整个冬季,我变的不爱说话,每次遇见别人不愿意去的危险任务,我都第一个报名去。

过年值班,我顶替了指导员,从除夕早上守到新年早上。

新年凌晨十二点零三,收到了你的短信。

是个祝福的短信,很显然是你群发的。

我控制不住回了,我问你还好吗。

你一直没有回。

可我不知道,那天你同样在部队值班,因为你是干部,所以站十二到二的岗,让战士们过个好年。

你发完那条短信后把手机放在你老婆那里就去站岗了,好巧,你存的我备注还是老婆。

好巧,你老婆没有睡觉看到了我发的短信。

好巧,你手机保存的有我们以前的短信和qq聊天记录。

好巧,她全都看到了。

我是不是该说句对不起。

对不起你让你老婆在寒冷的太原哭了整整一夜。

对不起你明明是她陪你过的第一个年却因为我的短信,变成了争执的一夜。

可当时,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冬天过了,春季的时候大队分来了几个实习生,有个女孩子对象也是当兵的。

海军,在遥远的海南。

她在旁边中队,每天中午休息的时候都能听到她在走廊阳台打电话给她男朋友抱怨实习时候的苦,还有第一次出任务时候的害怕。

看着她,真像当年的自己。

当年我在实习的时候,也是这样呢。

你结婚后的第六个月,迎来了五一。

劳动节。

我们分局和你们支队,竟然被分到一起做义务劳动。

是啊,我们都是公安系统的,你是消防,我是警察。

我提前就知道了是和你们支队合作,就早早的给大队辅导员请假。

她问我为什么,我说前男友在合作单位,他结婚了,不想再看到他。

辅导员看我状态不好,追问我事情的经过。

我从认识你开始说起,说完了我们所有的故事,说到最后控制不住自己在大队办公室哭成泪人。

八年啊,你知道吗我这八年青春的付出,换来的只有一枚冷冰冰的国防服役章。

你说的娶我,你说的永远在一起,你说的一起保卫人民,都他妈是你说的啊。

可你却娶了她。

我最终还是去了。

辅导员说我这是心理障碍,必须克服。

我翻出很久都不穿的作训服,佩戴好臂章之类的配饰,扎紧腰带登车。

是一家郊区孤寡老人敬老院。

你穿着我最后一次陪你训练时那件袖口破了的迷彩服,戴着帽子指挥你手下的兵忙碌。

我突然就记起来,你刚分配那年我偷偷去你们出警地点,你就是这样从容不迫的指挥他们解决掉一切危险。

那个背我回宿舍的上尉晨也在,他看见我也在就冲过来满脸堆笑的说妹子你来啦,看你瘦的刮阵风就跑了。

我笑了笑,陪指导员他们给老人洗衣服。

晨就在旁边帮我洗,到最后手里的衣服全被他抢了去。

他边洗边说

你知道不俺们部队的林xx老牛气了,衣服啥的都是他媳妇给洗,打媳妇还。也就我这好脾气以后娶了媳妇当牛做马的。

时隔半年多从别人嘴里听到你的名字,心里狠狠地难受了一下。他说你对你媳妇不好,他说你还打她。

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我发脾气,气到满嘴脏话鞭腿抽你,还用拳头捶你,你嘻皮笑脸的受着,害怕我打的手疼。

后来你战友给你大腿外部擦红花油,擦了一周才好点。

我不敢相信那么温柔的你,怎么会舍得打老婆。

我坐在那里愣愣的听着晨一嘴东北腔喋喋不休,压低了帽檐看着十米外你忙碌的身影。

好想整个世界只剩下你和我。

习惯性的摸摸胸口衣服里的国防服役章,那一刻我相信你最爱的人是我。

我多想冲上去不顾一切的抱抱你,就一秒也好。

那天突然感觉肚子好疼,跑洗手间一看生理期来了,提前了几天。

身上没带护垫,我把纸巾垫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看见你守在门外。

我看了看你,熟了,黑了,却还是那个我爱的你。

擦肩而过的瞬间你猛地拉着我的手,你说

别去洗衣服了你生理期会肚子痛。

你看,你如此的清楚我生理期的时间,尽管推迟了几天你还是记得了。

我怎么可能彻彻底底的放下你。

我背对着你,享受着你牵我手的温暖。

过了很久,我问你为什么过年那次不回信息现在却来关心我。

你淡淡的说你手机在你老婆那里,可能是她删了那条信息。怪不得她那天发火,她是不会主动翻你手机的,原来是她看见你的短信了。

我没有说对不起。

也没有哭。

我转过身问你

为什么突然的结婚,为什么娶了别人。

你沉默不语。

我一遍遍的问着为什么,问到最后我声音都哽咽了,我拉着你的手放在我心脏边,用力按下去。

你摸到了那枚被我的体温暖热的国防服役章。

我看见你的眼睛红了。

你另一只手紧紧的握成拳。

这是从上次你和实习部队售货员那事以后第二次在我面前流泪。

可你,却没有说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那么悲伤的时候我竟然笑了出来。

我说

你再给我下次口令吧,让我知道我们真的不可能了,让我真的放弃你。不是你亲口所说,我放不下。

我就站在你面前,军姿笔直。

上一次这样面对你已然是四年前。

你带着哭腔,扯着嗓子吼着

你说

向后转

跑步走

整个敬老院都回荡着你嘶哑的口令。

我没敢回头。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你身边。

我怕忍不住去抱着你。

我怕。

我昏昏沉沉的找队长请了假,队长给我一辆车的钥匙,我开着车就离开了那里。

郊区到市区并不远,我只知道那时边开车边哭,到最后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哭的起不来。

我听见有人在敲车窗,抬起头擦干泪水,是晨。

他说看见我状态不好急匆匆地跑了,就开中队的车出来追。

他说知道他知道我和你的事情,他和你关系很好。

他一嘴东北腔,听着听着我就笑了起来。

我告诉他我没事,就是肚子不舒服先回单位了。

晨摘掉帽子挠挠板寸,咧着嘴笑。

我看他那样子傻兮兮的,就直接开车走了。

后视镜里他还站在原地,望着我离开的方向。

当天晚上辅导员找我谈话,她说晨的领导看出来晨喜欢我,晨老大不小二十七了,老大不小一个人从东北过来还没媳妇。好不容易看上个姑娘绝对不能跑了,他们整个部队都很重视这件事,说晨的前途无量,让辅导员给我做好工作。

是啊,我也不小了,二十五岁了。

你没能给我一个家,我就让别人给我吧。

我和晨开始频繁的电话短信,他人很好,性子随和,经常听见他那边的战士在电话里起哄喊嫂子。

晨就一句大吼你们一群小崽子找练啊。

声音大的我耳朵都痛。

可我的假期和晨的假期都少得可怜。

后来我们辅导员找他们单位领导偷偷的说了这个情况,就变成晨想带着战士搞训练却被他们队指导员和上面领导联合起来轰出去找我。

渐渐的在我习惯了周末起床后接到他的电话,一起出去溜圈。

心情好了很多,可我还是放不下你。

过了大半年,你结婚纪念日。

我请了假在ktv喝的烂醉,朋友拉都拉不起来,就打电话给了晨。

晨很快的交接好工作出来,看我醉成这样没敢往分局宿舍送,就找了酒店开房间守着我。

中间我起来一次,看见他180多的大个子缩成一团窝在我脚边,借着酒劲拉他上了床。

他问我后悔吗。

我说不。

我只赌这一次。

赌你会不会娶我。

可我的脑子里全都是你。

满满的你。

晨的手最终停留在我胸口,他抚摸着我心脏边的国防服役章,第一次收起了他的大嗓门。

你还是忘不了林xx。

他结婚了一年了你知道么。

从第一次遇见你,也一年了。

我喜欢了你一年。

妞,我娶你。

忘了他吧。

在晨穿上外套走出房间的瞬间,我才反应过来。

是啊我带着你的国防服役章都带习惯了。

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改掉。

后来晨告诉我,你老婆怀孕了。

再后来,晨告诉我你老婆把孩子打了。

再然后,你们离婚了。

你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她。

在我得知你离婚的那天晚上,我像那年在你实习部队门口一样,跑到你部队门口站了两个小时。

不知不觉过去九年多了。

我看着你和她结婚,离婚。

我还是放不下你,只是没了和你在一起的冲动。

不知不觉中你也成了上尉

不知不觉中你离了婚

不知不觉中你空间上了锁我看着你从一杠变成两星,三星。

我看着你身边的人从我变成售货员,再变成我,变成她,又孤身一人。

其实你只要说回来,我就一定会接受。

因为我从一开始认定的人就只有你。

可你没有联系我。

一直没有。

晨带着我去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东西,看了很多风景。

晨说等我真的放下你了我们就结婚,送我一场盛大的军魂。

我记得那年晨休假,带我去了华山。

华山真高啊,我爬到最后只想坐在地上休息。

晨在十月的微风里蹲在我旁边,拉开我外套的拉链,把挂在里面的国防服役章去了下来。

然后掏出另一枚国防服役章,为我戴上。

他说他上军校的时候还没有国防服役章。

他说他去军需上逼着以前老同学给他弄了一枚。

我看着胸前晨的国防服役章,手里紧紧握住你的。

握到手心被划破一样的疼。晨在周围众多游客的注目礼下单膝跪地。

妞,嫁给我,我会守着你,绝不伤害你,服从你的命令,听从你的指挥,把你放在和祖国人民并列的第一位。

他的手上是枚戒指,弹壳做的。

我轻轻的伸出手,套了进去。

我说好,娶我。

在陡峭的阶梯上他紧紧的抱着我,而我,紧紧的握着你的国防服役章,直到手心被划破出了血。

九年多了,我该放下你了。

我渴望一个家,一个爱我的男人。

回太原以后晨的家人来了,和我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双方家长都很赞成我们结婚。

晨的家人说晨军龄不够,不能办随军,但我和他在一个城市,也就没了那么多顾虑。

我没有考虑过以后晨转业了我该怎么办,我只想现在这一刻,我能有个家。

一个温暖的家。

婚期定在来年三月,春暖花开的日子。

我把结婚报告交给辅导员以后,辅导员叹了口气,笑了。

丫头,你终于能走出来了。

我和晨的结婚报告很快就处理好了,晨的领导强烈要求太原办的婚礼在部队过,于是我们定了三场婚礼。

一场在部队,一场在外边,一场在晨的老家。

那年冬季,我突然发觉原来太原的冬天很暖和。

暖到无论出警还是出任务,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扬起嘴角。

过了春节,我的肩章多了一个菱形的花,晨笑话我才一杠二,他都已经一杠三了。

三月十四号,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在家接到了你的电话。

你那边吵吵嚷嚷的,你隔着电话撕心裂肺的吼着小思我爱你。

我没有说话。

我听着你不断地提起以前的事情。你说有年夏天你因为训练受伤,学校的队长还要求你继续训练,我就去了你们学校,隔着大门安慰你。

你说那年我练滑降失误住院,你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口向同学战友借钱,只为了给我凑够住院费用。

你说你结婚那天,多希望是我站在你的旁边,成为你的妻子。

你说在劳动节那天,敬老院里,你真的很想拥我入怀。

我在电话这边听着你带着哭腔的话,默不作声的流泪。

还有五个月就认识你十年了,你辜负了我十年大好青春,在我即将嫁给别人的前夜,你狠狠地撕开了我所有的伤口。

你醉了。

可你还如此清楚地记得这些年我们之间的一点一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我最希望嫁给你的时候,娶了他人为妻。

电话突然断了,我开始疯狂的拨打你的号码,一遍,两遍,三遍。

终于你的电话通了,却不是你的声音,是你的朋友,我问了地址赶过去。

你在ktv,房间里乱哄哄的一群人,全是你当兵前在太原的同学和朋友,大部分我都见过。

乱哄哄的房间在我进去以后,变的异常安静。可我却不懂为什么他们的脸上都是那种表情。

同情,可惜。

我不知道他们欲言又止的话是什么,

我也没有心情去问。

我扶起瘫在沙发上的你,架起来就走。

没有人说话,连房间的音乐都点了暂停。

出了房间我看到你脸上的泪痕,有了想哭的冲动。

你醉的厉害,我像一年多以前每次你喝醉的时候一样,架着你。

你瘦了。

就近找了宾馆开房,把你放在床上我准备转身离开。

可我走到门口,想起来你醒了以后会渴,于是我像以前那样,烧了热水倒进杯子放在你床前。

离开时,我把包里你送我的那枚国防服役章,放在了床头。

第二天,我一个学化妆的朋友来我家给我化了妆,我穿上警服,拿着帽子,就往晨的部队赶。

没有婚纱,没有婚车。

我最好的衣服,就是我身上的警服。

最好的婚车,就是晨部队那辆接领导用的奥迪。

我就这样到了晨的部队。

战士们都挤在门口,见我到了全都喊着嫂子嫂子,我看见辅导员翻出很久未穿的礼服站在门口,领着队里的同事们齐刷刷的给我敬礼。

晨拉开车门,牵起我的手,在大家的祝福里拉着我进了食堂。

食堂坐着好多人,我的战友,他的战友,基本除了站岗的都来了。

有新兵,有老兵,有军官,却

没有你。辅导员当主持人,扯着嗓子问我愿不愿意嫁给晨的时候突然拉起了警铃。好巧,指挥中心让这边出警了。

晨的领导骂了一句,喊了声一中队一班二班去,三班待命,其他人留下看婚礼。

混混乱乱的出去了一批人。

晨皱紧眉头,对着剩下的人说。

等他们回来,我结婚,一个都不能少。

我跑到角落坐下来,上qq,看有没有人找我。忍不住点了明知道上锁的你的空间,可这次竟然点了进去。

你的空间一直是锁着的。

你空间还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人气。

我开始看你的日志。

最近的一篇是三月十四号写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心里难受的不行。

她就要结婚了,十年,我心永恒。

我抖着手翻看他以前的每篇日志。

我多想抱抱你。

知道吗我就在你身边。

如果我没有做错,我怎么会失去你。

我唯一爱的人只有你,九年。

对不起。

我真后悔自己喝多了,做了这么蠢的事。

你的日志真的很多,我一篇一篇的看。每一篇都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只有你结婚前那几篇很长。

你的前妻是你高中同学的妹妹。

你们同学聚会的时候你同学为了让他妹妹找个对象便带上了她。

那天高兴的你喝了好多酒。

你醉了。

你迷迷糊糊的和她开了房。

你同学和你谈了很久。

她是第一次。

你是她第一个男人。

她小孩心性把事情全告诉了家人。

他的家人也找你谈话。

你妥协了。

唯一的要求是保守这个秘密。

别让我知道。

你还是在我身边关心我。

背后却偷偷的打结婚报告。

你想能守在我身边多一天,就好。

在你结婚前一天。

你才告诉我。

你不爱她,可你毁了她。

她有了你的孩子后,却想在工作上大展身手,于是瞒着你打了胎。

你在也不能忍受她,残忍的打了孩子。

她提的离婚。

她真是个孩子。

你同意了。

你很想去告诉我让我做你的媳妇,可你以为我已经和晨在了一起。

于是你没有打扰我。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婚礼前的晚上去找喝醉了的你时,为什么你的同学们都欲言又止,那同情的目光,究竟为了什么。

我多想告诉你我那时没有和晨在一起只要你回头我就嫁给你。

可是一切都晚了。

周围吵闹的环境,晨和战友坐一起在说话。我起身跑了出去,我想大哭一场,不让人看见。

我跑到机关楼的厕所站在水池边一直哭,哭到泪水模糊双眼自己在镜子里的影子变成两个。

有人在身后抱着我,是晨。

我哭着说

他是爱我的

他一直以来最爱的人都是我

我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话,晨板正我的身子,紧紧的抱着我。下巴压在我肩膀上。

小思,我认识你两年,你在我面前加上这次哭了四回,每次都是因为他。

如果你想回到他身边,如果你能幸福,我们离婚,我放你走。

我一直哭,晨抱着我。

小思,如果你选择离开,就让我最后再抱抱你。

当是我想死的心都有。

这个世界给我开了个玩笑,让我爱了十年的人和我擦肩而过。



我伸出手紧紧的抱着晨。

这个男人,为我改了东北人暴躁的脾气,对我温柔如暖阳。

是,我是爱了你将近十年。

可一切都不能像开始一样了。

如果我再年轻点,如果我才二十出头,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晨,嫁给你。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为了你不顾一切的小姑娘了,你虽爱我,却用最残忍最极端的方式把我对你的爱消耗的所剩无几。

我需要的不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平静,一个爱我的男人,一个温暖的家。

当年那个爱你的女孩,就是被你一手推向绝路的,都已经掉下了悬崖,怎么可能活过来。

我开始控制自己的泪水,等我终于平静下来,晨最后紧紧的抱了我一下,松开手转身离开。

我伸手扯着他的袖子,这次换我来抱你。

晨,我爱你,我放下了。

这是我对晨第一次说爱,第一次主动拥抱他。

我能感觉到他浑身发抖,抱着我用初见时的东北腔像个毛孩子一样喊着媳妇媳妇。

离开你以后发自内心的笑,现在想起来都是因为晨。

其实不知不觉中我也已经爱上晨了,只是我以为,我最爱的人还是你。

我以为,以为错了。

晨摸着我的脸说,你看你妆都花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假睫毛掉了一半,睫毛膏被泪水晕染成熊猫眼,一道道的泪痕,狼狈极了。

我用谁洗干净了脸上的妆容,晨靠在旁边笑着说媳妇,你不化妆也好看。

我转身看着他,三月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的他脸庞格外好看。一身军装的他,是我的新郎。

是我未来孩子的父亲。

我把手上的水在他身上抹干净,牵起他的手回了食堂。

出警的战士也都回来了,在辅导员笑着说交换戒指的时候,晨取掉我手上那枚戒指,换成了一枚钻戒。

经侦的技术员起哄说妹子,以后上班可不能带啊。

满堂战士哄笑。

后来我删了你的qq,删了一切有关你的东西。

你调到底下一个县城继续从事着消防事业,同我跟晨一样保卫着人民。

我和你没有再联系。

可我依然,祝福你。

无论怎样,你都保护我很久很久,久到我现在还能想起上学时你对我做的一切。

林xx,祝你幸福。故事到这已经结局了。

真实的结尾其实是林xx选择转业。

写了大段感觉难受了,就删除了所有,重头写。

我不希望任何一个热爱自己职业的人,因为外界因素离开自己喜爱的岗位。

故事是狗血了,越到最后越多虚构的部分。

其实最后所在城市并不是太原,具体是哪就不说了。

那份爱藏在心底,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再爱也都到了头。

平静和热烈,不同的年龄不同的选择。

开这个帖子是昨天,一共两天全部发了出来。

总的过程写下来还是很平静的心态,只是有一段关于学校的回忆真的让我很难受,那段记忆是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它陪伴了我最苦的日子,成为我最美好的记忆。

从一开始想要如实叙述,而最后有些事情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只有经历了的人才明白多难过。两天,我写完了对一个男人十年的记忆。若人生只如初见,初见时的你是我最爱的模样。

Over。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