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参加驾校学员KTV唱歌大醉 20天后发现怀孕

sya25962725本人 收藏 0 422
导读:一场酩酊大醉后,第二天,小丁(化名)发现自己躺在旅馆的床上,“当时只觉得头晕,没察觉什么异常。”   但到了月底,小丁感觉身体不适,该来的也没来,她以为自己病了。到医院检查,小丁竟被确诊怀孕。   小丁没有男朋友,唯一一次在外住就是喝醉的那晚。思来想去,小丁怀疑起来醉酒后送她回去的驾校教练。   月底发现怀孕,她怀疑教练所为   小丁是望城人,20岁的她是一名公司职员。3月份,小丁在望城一驾校报名学车。小丁说,教练是位中年男子,人还可以,“我白天上班,练车就安排在下班后。”   9月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场酩酊大醉后,第二天,小丁(化名)发现自己躺在旅馆的床上,“当时只觉得头晕,没察觉什么异常。”

但到了月底,小丁感觉身体不适,该来的也没来,她以为自己病了。到医院检查,小丁竟被确诊怀孕。

小丁没有男朋友,唯一一次在外住就是喝醉的那晚。思来想去,小丁怀疑起来醉酒后送她回去的驾校教练。

月底发现怀孕,她怀疑教练所为

小丁是望城人,20岁的她是一名公司职员。3月份,小丁在望城一驾校报名学车。小丁说,教练是位中年男子,人还可以,“我白天上班,练车就安排在下班后。”

9月10日,小丁下班后再次找教练练车,“晚上7点一直练到晚上9点。”练完车后,有学员打电话邀请教练唱歌,教练提议一起去,看到有熟人,小丁也答应过去。

“唱到晚上12点,当时喝了很多酒。”小丁说,当时她吐得一塌煳涂。

看着醉的不成样子的小丁,教练决定送她,“唱歌的地方很偏,没有车,我只能让他送。”

第二天醒来,小丁发现自己躺在一家旅馆里,“我刚好休息,教练又接我去练车。”小丁说,当时只觉得头痛,衣着完整,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同。

走出旅馆时,旅馆老板提醒小丁,下次不要喝太多,“说我是被人背过来的。”

9月底,小丁身体不适,“例假一直没来,我以为自己病了。”小丁说,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的话让她大吃一惊。“医生说我怀孕了。”

“我没有男朋友,唯一一次在外过夜就是喝醉的那天。”小丁想来想去,把怀疑的对象指向了教练。

母亲陪她报警,做人流

事发后,小丁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也不敢住在家里,生怕被家人发现。

小丁的妈妈周红(化名)说,由于家庭原因,在小丁几岁时,她便与丈夫离婚,女儿跟着丈夫生活。

“接到女儿电话,我都不敢相信。”在周红眼中,女儿很单纯乖巧,没有交过男朋友,怎么突然怀孕了?逼问之下,女儿告诉她,可能是被人强奸了。周红说,她和女儿报了警。

“我们怀疑是教练做的。”母女俩找到丁字镇派出所,派出所民警也询问了教练洪某。

“我们只能做人流。”周红说,10月25日,她陪同女儿来到医院,“民警说做完人流,保存一部分胚胎组织做鉴定。”

25日上午11点左右,小丁从人流手术室走出,她将胚胎组织交给母亲,周红小心的把它放在手提包中。

教练矢口否认,警方介入调查

25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小丁的驾校教练洪某,对于小丁的遭遇,他表示并不清楚,“派出所已经找过我。”pYJ潇湘晨报

记者随后来到该驾校,驾校负责人称,洪某是私人教练,30多岁,已婚。“车子是私人购买的,算是驾校的小股东。负责人表示,会配合警方调查。

该负责人表示,管理上可能要负一定责任,“但教练的私生活我们也不好过问。”

25日下午,记者陪同小丁母女将胚胎组织送至望城区公安局,在法医门诊部,法医梁警官先给小丁做了笔录,并对小丁进行采血化验,随后,梁警官又对胚胎组织取样。

梁警官说,他们将把样本送至上级部门检验,“等结果出来会通知家属。”

律师点评 立案后警方有权提取嫌疑人生物样本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熊麒:

本案的最重大的嫌疑人是小丁的驾校教练洪某,《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应当进行侦查,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信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犯罪嫌疑人如果拒绝检查,侦查人员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检查。

基于上述规定,公安机关在刑事立案后,有权对重大嫌疑的相关案件当事人采取强制措施,或依法对其进行传唤、拘传,并提取其有关生物样本,用以辨认其是否属于案件犯罪嫌疑人,属于依法履行侦查职权范畴。来源: 潇湘晨报

一场酩酊大醉后,第二天,小丁(化名)发现自己躺在旅馆的床上,“当时只觉得头晕,没察觉什么异常。”

但到了月底,小丁感觉身体不适,该来的也没来,她以为自己病了。到医院检查,小丁竟被确诊怀孕。

小丁没有男朋友,唯一一次在外住就是喝醉的那晚。思来想去,小丁怀疑起来醉酒后送她回去的驾校教练。

月底发现怀孕,她怀疑教练所为

小丁是望城人,20岁的她是一名公司职员。3月份,小丁在望城一驾校报名学车。小丁说,教练是位中年男子,人还可以,“我白天上班,练车就安排在下班后。”

9月10日,小丁下班后再次找教练练车,“晚上7点一直练到晚上9点。”练完车后,有学员打电话邀请教练唱歌,教练提议一起去,看到有熟人,小丁也答应过去。

“唱到晚上12点,当时喝了很多酒。”小丁说,当时她吐得一塌煳涂。

看着醉的不成样子的小丁,教练决定送她,“唱歌的地方很偏,没有车,我只能让他送。”

第二天醒来,小丁发现自己躺在一家旅馆里,“我刚好休息,教练又接我去练车。”小丁说,当时只觉得头痛,衣着完整,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同。

走出旅馆时,旅馆老板提醒小丁,下次不要喝太多,“说我是被人背过来的。”

9月底,小丁身体不适,“例假一直没来,我以为自己病了。”小丁说,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的话让她大吃一惊。“医生说我怀孕了。”

“我没有男朋友,唯一一次在外过夜就是喝醉的那天。”小丁想来想去,把怀疑的对象指向了教练。

母亲陪她报警,做人流

事发后,小丁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也不敢住在家里,生怕被家人发现。

小丁的妈妈周红(化名)说,由于家庭原因,在小丁几岁时,她便与丈夫离婚,女儿跟着丈夫生活。

“接到女儿电话,我都不敢相信。”在周红眼中,女儿很单纯乖巧,没有交过男朋友,怎么突然怀孕了?逼问之下,女儿告诉她,可能是被人强奸了。周红说,她和女儿报了警。

“我们怀疑是教练做的。”母女俩找到丁字镇派出所,派出所民警也询问了教练洪某。

“我们只能做人流。”周红说,10月25日,她陪同女儿来到医院,“民警说做完人流,保存一部分胚胎组织做鉴定。”

25日上午11点左右,小丁从人流手术室走出,她将胚胎组织交给母亲,周红小心的把它放在手提包中。

教练矢口否认,警方介入调查

25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小丁的驾校教练洪某,对于小丁的遭遇,他表示并不清楚,“派出所已经找过我。”pYJ潇湘晨报

记者随后来到该驾校,驾校负责人称,洪某是私人教练,30多岁,已婚。“车子是私人购买的,算是驾校的小股东。负责人表示,会配合警方调查。

该负责人表示,管理上可能要负一定责任,“但教练的私生活我们也不好过问。”

25日下午,记者陪同小丁母女将胚胎组织送至望城区公安局,在法医门诊部,法医梁警官先给小丁做了笔录,并对小丁进行采血化验,随后,梁警官又对胚胎组织取样。

梁警官说,他们将把样本送至上级部门检验,“等结果出来会通知家属。”

律师点评 立案后警方有权提取嫌疑人生物样本

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熊麒:

本案的最重大的嫌疑人是小丁的驾校教练洪某,《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应当进行侦查,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信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犯罪嫌疑人如果拒绝检查,侦查人员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强制检查。

基于上述规定,公安机关在刑事立案后,有权对重大嫌疑的相关案件当事人采取强制措施,或依法对其进行传唤、拘传,并提取其有关生物样本,用以辨认其是否属于案件犯罪嫌疑人,属于依法履行侦查职权范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