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政府如何处理权贵资本的贪腐问题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0 185


[导读]蒋介石的反贪只是停留在日记上,停留在决议里边。

官员的贪污腐败现象由来已久,不少学者认为,当年蒋介石徇私包庇国民党高官贪污腐败,终于毁灭了国民党和政府拥戴者的最后一点希望,陷入人心尽失的严重局面。那么,国民党政府究竟是如何对待处理权贵资本的贪腐问题的?在刚刚结束的南方国际文学周上,著名学者、历史学家杨天石用生动的语言和充足的史料,为读者讲述了蒋介石(右图)和蒋经国(左图)是如何在上海“打虎”的。杨天石说,历史是现实的镜子,了解历史,研究历史,有助于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推动现实发展。

晶报记者姜梦诗

蒋介石派蒋经国到上海打虎,蒋经国豪气干云,决心大干

1948年8月,蒋介石为挽救因内战而迅速加剧的巨大经济危机,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宣布发行金圆券,实行限价,规定各地物价必须冻结在8月19日的水准上,不得提高(即“819防线”)。8月20日,行政院特设经济管制委员会,下设上海、天津、广州三个督导区。上海区以曾任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的俞鸿钧为经济管制督导员,蒋经国为助理,其任务是到上海实行“经济管制”。蒋经国虽名为助理,实际上负全责。

蒋经国深知在上海前台活动的商界大佬们的后台就是南京的党国要人,任务艰难,赴任之前,就对蒋介石说:“上海金融投机机关无不与党政军要人有密切关系,且作后盾,故将来阻力必大,非有破除情面,快刀斩乱麻之精神贯彻到底不可也。”到上海以后,蒋经国在中央银行设立了办公室,成立了国防部,把他原来国防部的总队作为基本队伍,用他亲信王升少将做总队,准备雷厉风行,以铁腕手段进行经济管制,打击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的行为。

蒋经国声称这是一种社会性质的革命运动,要发动广大的民众来参加这个伟大的工作。为此,蒋经国又成立“人民服务站”,设立检举箱,鼓励各界检举。其后,蒋经国先后扣押了上海申新纺织公司总经理荣鸿元及杜月笙之子、鸿兴证券号负责人杜维屏等“老虎”,转交法庭审理。

此时的蒋介石支持蒋经国的铁腕做法。9月7号蒋经国从上海回到南京,向蒋介石做报告,蒋介石对于上海的官商勾结情况的严重感到很痛心,但对蒋经国的“战果”却听得眉开眼笑,“兴奋非常”。他在日记中写道:“经儿由上海来报告经济管制情形。往日所有黑市与囤积等弊多有我党政当局为首,言之痛心。但由此彻查,所有上海黑幕皆得发现,实堪欣幸。”为支持蒋经国,蒋介石还特别与宋美龄相约,支持其在上海的举措。

杜月笙下套,蒋经国啃到硬骨头

此时的蒋经国意气风发,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美好的前景很快化成泡影,他们啃到了一块硬骨头,这就是孔令侃的扬子公司。10月2日,上海《正言报》发表消息,标题为《豪门惊人囤积案,扬子仓库被封》,成为一个轰动上海的新闻。

扬子公司是以孔令侃为董事长而且兼总经理的公司,在当时叫“豪门资本”,即我们今天所讲的权贵资本,成立于1946年4月,注册资本1亿元,1947年资本增加为10亿元。分为100万股,孔令侃占24万9千股。该公司长期名声极糟。1947年7月,该公司已因套用大量外汇事引起广泛的社会反感。此次囤积大量物资一事被发现,自然令各阶层人士更加愤怒,不少人主张立即逮捕孔令侃。

孔令侃是谁?孔祥熙的儿子。孔祥熙不仅是身处行政院院长之高官,更是宋美龄的姐夫。宋美龄此前因小产而终身未育,视孔祥熙和宋霭龄的儿子孔令侃为亲子,满心疼爱,悉心教导。扬子公司是孔令侃开办的企业,是一块硬骨头。

蒋经国如何不知孔令侃不好惹?但他不得不惹,因为他此前扣押的鸿兴证券号负责人杜维屏乃杜月笙之子,杜月笙在儿子被捕后对蒋经国“将了一军”。

蒋经国召集上海巨商开会,坚持要杜月笙出席。杜月笙在会上说:“我的小儿子囤积了6000多元的物资,违反国家的规定,是我的管教不好,我叫他把物资登记交出来,而且把他交给蒋先生依法惩办。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也可以说是今天到会的各位大家的要求,就是请蒋先生派人到上海扬子公司的仓库区检查检查。扬子公司囤积的东西,尽人皆知是上海首屈一指的。今天我们的亲友的物资登记封存交给国家处理,也希望蒋先生一视同仁,把扬子公司所囤积的物资,同样予以查封处理。这样才服人心。”杜月笙的话,合情合理,无懈可击,蒋经国不无尴尬地表示:“扬子公司如有违法行为,我也一定绳之以法。”在送走杜月笙之后,蒋经国立刻派人赴扬子公司执行。

宋美龄护短,蒋介石心软,“打虎”不了了之

孔令侃的扬子公司的货物被查封以后,宋美龄紧急飞到上海。宋美龄到了上海以后,上海报纸的舆论马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与扬子公司相关的新闻被淡化。

事情发生后,在北平指挥锦州战役的蒋介石也突然回到上海,并要求报道此事的上海《大众夜报》责令停刊。《大众夜报》不仅发了《扬子囤货案,监委进行彻查,而且要传讯孔令侃》等报道,还有一篇社论《请蒋督导为政府立信,为人民请命》,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哄动一时的沪上豪门大囤积案似有烟消云散之势,方在人民心中栽下了的对政府的一点‘信仰’之幼芽,恐将因此而连根拔去,同时亦可能给当前的经管工作以致命的打击,瞻望前途,不胜忧虑。”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众夜报》被责令停刊的当天,宋美龄亲自驾车将孔令侃带入官邸,引见蒋介石。报道说“宋美龄穿的是黑色旗袍,孔令侃穿的是灰色西装,神态怡然”,这个无疑是向上海各界的示威。宋美龄的态度也可见一斑。

要人民还是要美人?蒋介石选择了后者。当时守卫北平的将领傅作义就曾为此事说过:“蒋介石要美人不要江山,我们还给他干什么!”扬子公司的案子办不下去,其他的事情自然也难以推动,蒋经国“打虎”打不下去,辞职离沪。

纸面、口头反不了贪污

蒋介石包庇孔令侃,是不是意味着蒋介石不反对贪污?杨天石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是!”

杨天石说,今天看来,蒋介石自奉简约,大体清廉。实际上,蒋介石对于孔氏家族贪污腐败也有过制裁。例如1942年12月,蒋介石曾经下令枪毙与孔祥熙家族关系密切的林世良。林世良是当时重庆的一个运输队的经理,他收了一个商人的150万块钱,把商人的货物冒充为公家货物,从缅甸运到昆明,路上被查扣。最后尽管孔祥熙出面求情,蒋介石最后还是决定枪毙林世良。

蒋介石严办贪官的案例很多,但是问题是,当时贪官太多,办不胜办。蒋介石在日记中写过“忍痛断臂与除毒,祛除情感,惩治贪污。提倡民主法则,加强群众监督力量,涤荡官僚恶习,与铲除豪门资本。建立组织与制度之基础。建立干部政策,慎选核心干部与新陈代谢法令之树立”等文字,这些材料证明,当时贪腐现象很严重,蒋介石还是企图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蒋介石的反贪只是停留在日记上,停留在决议里边。当时的国民政府缺乏执行力。

杨天石认为,纸面、口头反不了贪污。到了扬子公司的问题上,蒋介石碍于宋美龄和孔令侃的关系,压制调查,窒息言论,徇私包庇,终于毁灭了国民党和政府拥戴者的最后一点希望,陷入人心尽失的严重局面。“豪门越豪,处理他们的贪腐就应该越坚决、果断、及时,这就是历史的教训。”

“豪门越豪,处理他们的贪腐就应该越坚决、果断、及时,这就是历史的教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