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与施琅因一犯罪亲兵交恶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0 223
导读:省图书馆收藏的清木活字版《靖海纪》。 (省图供图) 施琅画像。 (资料片) 在省图书馆地下善本书库中,珍藏着一部由清代施琅编撰,其子施世纶整理的古籍《靖海纪》。此书成于清康熙年间,为木活字印本,集中收录了施琅平定台湾、澎湖及其善后措施的奏疏,始自康熙六年,止于三十七年。它是研究康熙收复台湾的重要著作,海内仅有三家收藏。   因逃跑亲兵与郑成功交恶   施琅是清代著名将领,康熙二十二年,施琅率军平定台湾后,积极呼吁清廷在台屯兵驻守,力主保台固疆,受到广泛的赞誉。但是,长久以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郑成功与施琅因一犯罪亲兵交恶


省图书馆收藏的清木活字版《靖海纪》。 (省图供图)

郑成功与施琅因一犯罪亲兵交恶


施琅画像。 (资料片)

在省图书馆地下善本书库中,珍藏着一部由清代施琅编撰,其子施世纶整理的古籍《靖海纪》。此书成于清康熙年间,为木活字印本,集中收录了施琅平定台湾、澎湖及其善后措施的奏疏,始自康熙六年,止于三十七年。它是研究康熙收复台湾的重要著作,海内仅有三家收藏。

因逃跑亲兵与郑成功交恶

施琅是清代著名将领,康熙二十二年,施琅率军平定台湾后,积极呼吁清廷在台屯兵驻守,力主保台固疆,受到广泛的赞誉。但是,长久以来,对施琅的评价一直是海内外史学界较有争议的话题。那么,究竟应该怎样评价这样一位历史人物呢?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探访省图书馆,采访了省图特藏部主任刘冰,他表示:业界对施琅褒贬不一,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史学观点不同。郑成功与施琅虽为同一时代的英雄人物,但不同的政治态度注定他们要分道扬镳,而使矛盾激化的实质则是郑成功军队内部“亲清派”与“拥明派”的一场权力斗争。

刘冰介绍,施琅早年是明将郑成功之父郑芝龙的部将,清顺治三年,福建的南明王朝被清军打垮,施琅随郑芝龙一起投降清朝,而郑成功与其父政治态度对立,仍以金门、厦门为根据地,到处招兵买马,反抗清朝。由于郑成功的招揽,施琅加入了抗清队伍,成为郑成功部下最年轻、骁勇的战将。然而,施琅后来却因与郑成功交恶,酿成了父亲和弟弟被杀的大祸,他也因此而再次投清,先后担任副将、总兵、水师提督,参与清军对郑军的进攻和招抚。

谈及郑、施二人之间的矛盾,还要从曾德事件说起。郑成功一贯执法甚严,连自己的叔父郑芝莞违反军令也为其所杀。清总督陈锦的鞭奴库成株,曾持陈锦首级来归降,郑成功认为“卜隶之人而皆戕其主,是天下无刑也”,将其斩首。可施琅手下的亲兵曾德因犯法逃入郑成功帐下,不久却被郑提为亲随。施琅在金门得知后,不顾郑成功的劝阻,执意将曾德抓回斩首,这件事也成为二人矛盾公开爆发的导火索。

父亲弟弟被杀被迫归降清朝

清顺治九年,郑成功下令逮捕施琅及其父施大宣、小弟施显,施琅被捕后,被关押在船上,不久,施琅用计逃脱,匿藏于副将苏茂家中,郑成功下令搜查但没有找到。施琅出逃后,去安平求郑成功的叔父郑芝豹调解,郑不肯接受,在知道施琅逃入安平后派部下吴丰秘密刺杀他,施琅事先已经获得情报,吴丰刺杀失败。郑成功在盛怒之下,下令杀死了施大宣、施显,郑、施二人的关系从此不可挽回。在此情形下,施琅既不能回归郑军,也不能永远藏匿民间,于是被迫投降清朝,与郑成功对抗,并于三十多年后以清朝官员的身份收复了台湾。

刘冰介绍,康熙三年,施琅任水师提督时就提出收复台湾,从这年11月到次年4月,半年中多次奉命进军台湾,但由于受到飓风的影响,均未能成功。康熙七年,清廷裁撤福建水师提督,施琅调入京城,任内大臣,晋伯爵。施琅在京研读兵书、广交朋友,关注台湾事态的发展。康熙十九年,在“三藩之乱”即将平定之时,台湾问题开始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在福建总督姚启圣、内阁学士李光地的大力保举下,康熙二十年,施琅再度被任命为福建水师提督,康熙帝还在瀛台召见他,谕道:“尔至地方,当与文武各官同心协力,以靖海疆。海氛一日不靖,则民生一日不宁。尔当相机进取,以副朕委任至意。”施琅心想事成,日夜兼程,十月抵达厦门,准备进军台湾,为了不受各方面节制和干扰,他又多次向康熙帝恳请让他“独任”、“专征”,终于得到康熙帝的恩准。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施琅统率大军两万多人、战舰300多艘,由铜山(今东山)扬帆出征,进军澎湖,与驻守澎湖的郑军将领刘国轩部队展开激战。清军居上流上风之势压攻挤击,又有火器火船,乘风纵发,郑军抵挡不住,四处逃散。刘国轩和少数将领乘船逃回台湾,见大势已去,遂劝郑氏统治集团(当时郑成功已死,其子郑克继位)纳款投降。施琅提出,“刘国轩和冯锡范前来面降,将土地人民悉入版图,遵制剃发,移入内地安置”。七月,郑克、刘国轩、冯锡范等人向施琅上缴印册,同意投降。八月中旬,施琅率军抵达台湾,台湾“百姓壶浆,相继于路”,热烈欢迎。至此,台湾正式纳入清朝的版图,实现了康熙皇帝和施琅“四海归一”、“天下一统”的愿望。

率大军收复台湾为报私仇?

有人认为,施琅力主进军台湾,亲率大军收复台湾是为了报私仇。施琅重新受命水师提督之时,也并不讳言“窃意藉此可雪父弟子侄仇恨。”但是,当他收复台湾之后,即派人慰抚郑氏官兵,并向他们表示,他收复台湾并非为了报私仇,“当日杀吾父者已死,与他人不相干。不特台湾人不杀,即郑家肯降,吾亦不杀。今日之事,君事也,吾敢报私怨乎”?他不仅嘴上说,还折箭为誓,厚赏郑氏集团派来的亲信。到了台湾,他没有食言,礼待郑氏集团和刘国轩等人,并亲自至郑成功庙致祭。当然,这同康熙皇帝的招抚政策有很大关系。这对于稳定台湾局势,争取台湾军民的拥护,使清政府有效地控制台湾起了重要的作用。

施琅收复台湾的捷报传至京城,康熙皇帝大喜,颁赐施琅《御制褒章》,加授靖海将军,封靖海侯,世袭罔替。其实,康熙开始对台湾的重要性是认识不足的。他说,“台湾仅弹丸之地,得之无所加,不得无所损”。朝中不少大臣也不敢违背皇帝的旨意,对台湾弃留问题议论纷纷,有的甚至主张“空其地,让夷人居之”,但施琅等人却竭力主张保留台湾。康熙二十二年,施琅上奏的《恭陈台湾弃留疏》是一篇决定台湾命运的光辉篇章。其实,对于台湾的重要性,施琅早就认识到了,他早先的《尽陈所见疏》和后来的《晓谕澎湖安民示》,以及发往台湾的《安抚输诚示》、《谕台湾安民生示》等,都指出台湾属大清“版图”,“得一土则守一土,安可以既得之封疆而复割弃”?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李爽

延伸阅读

施琅借妈祖“神威”稳定军心

在采访中,刘冰表示,施琅一生坎坷曲折,平定台湾的决心和毅力可歌可泣,而期间也与妈祖结下了不解之缘。施琅洞察闽台人民对妈祖几百年来的崇敬心理,巧妙运用妈祖神威为水师鼓舞士气,擅于指挥和调动全军将士英勇杀敌。他在湄洲、澎湖等地驻军、作战时,与部下数次声称得到“天妃”保佑,妈祖实际上成为了施琅征台军队的“保护神”。

当年,施琅为了攻取台湾澎湖而将大军驻扎于福建莆田平海卫,驻地为沿海盐碱地,因此寻找淡水水源相当不易。然而,据《靖海纪·襄壮公传》记载,“施琅将军替朕命,十月公至军练兵整船,泊平海卫,以需大举。卫地斥卤,旧唯一井,仅供百家,以迁界,泉涸多年,军中艰于得水。公就井拜祷,甘泉立涌,足供万灶炊。因勒石日‘师泉’,异也”。意思是说,驻地虽为盐碱之地,淡水断涸,但‘就井拜祷’后,咸水即变为甘泉,说明妈祖护佑之灵验。

后来施琅为纪念妈祖的灵威,撰写了《师泉井记》碑文,文中多次提到妈祖,如“天妃行宫”、“祈星神听”、“拜祷之余”等。施琅通过神化“在莆田平海驻军期问浚井得到淡水,几万大军不再缺水”之事,从而稳定了军心,使征战大军的“练兵整船”得以施行,缓解了战备之急。

诚然,妈祖的神助之功只是神话传说,但福建水师官兵都把妈祖视为共同的“保护神”,因此,施琅再次征台要想获胜,必须借助妈祖来鼓舞士气、稳定军心,营造“平定台湾是顺应天意”的舆论,而清王朝前期更需要利用妈祖的影响力和凝聚力来争取人心,以稳定闽、台两岸的社会秩序。妈祖是航海者心中的精神支柱,施琅借助妈祖,为渡海征战创造精神依托也是不足为奇的。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李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