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诺三世否认与李克强谈及人质事件徒损自家颜面

狐狼001 收藏 1 703
导读:本港有媒体昨日报道,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否认曾与李克强总理谈及香港人质事件。阿基诺三世此说一出,笔者为求真相,特向在中国外交部工作的一位朋友询问了解。这位外交官员表示:   阿基诺三世否认与李克强总理曾经谈及香港人质事件,令人惊讶,此种无稽之谈违反外交基本准则,令人气愤。以堂堂一国总统之尊,对基本事实反口覆舌,令人不齿。人尽皆知的是 ,中国总理与其会晤,不可能只有两个人。有关工作人员作了详细记录:李克强总理说,香港人质事件拖时已久,牵动中国人民特别是香港同胞的感情,希望菲方理解受害者的感受,高


阿基诺三世否认与李克强谈及人质事件徒损自家颜面



阿基诺三世否认与李克强谈及人质事件徒损自家颜面


本港有媒体昨日报道,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否认曾与李克强总理谈及香港人质事件。阿基诺三世此说一出,笔者为求真相,特向在中国外交部工作的一位朋友询问了解。这位外交官员表示:

阿基诺三世否认与李克强总理曾经谈及香港人质事件,令人惊讶,此种无稽之谈违反外交基本准则,令人气愤。以堂堂一国总统之尊,对基本事实反口覆舌,令人不齿。人尽皆知的是 ,中国总理与其会晤,不可能只有两个人。有关工作人员作了详细记录:李克强总理说,香港人质事件拖时已久,牵动中国人民特别是香港同胞的感情,希望菲方理解受害者的感受,高度重视此事,尽快予以合情合理的解决。

阿基诺当场表示,重视李总理所谈。他说,不久前,我在印尼巴厘岛见到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通报了人质事件最新进展。目前菲方正在继续调查,相关负责专员正在积极开展工作。阿基诺还说,菲方积极推动建立“团结基金”(SOLIDARITY FUND),向受害者家属提供赔偿,并正在安排菲官员与受害者家属会面。菲方会继续致力于妥善处理这一事件。

可见,此次会晤有旁证,白纸黑字,无法否认。两国双边重要会晤,不会没有必要的随从陪同。尽管李总理英文娴熟,当时还是有译员在场。这是基本的外交常识,无人不知。

笔者清楚记得,李克强总理与阿基诺三世的谈话,当时中国新闻社等媒体做了报道。菲方当时不可能没有关注到相关报道。如相关报道不符事实,当时菲方看到后岂会不做反应?事隔多日,菲方再做否认,岂非咄咄怪事?

有分析人士指出,阿基诺三世此时否认,只有一种可能:由于中国政府一直在督促处理此事,菲方一些有正义感的人士在积极推动事件的化解,马尼拉市长已经做出了道歉表示,表示出了善意。阿基诺三世深陷尴尬,他无法阻止其部下做出正确的选择,无法面对中国领导人和香港民众,在心慌意乱之际,做出矢口否认,其心可诛,其情可笑。

一位熟悉香港事务的官员对记者笑称,阿基诺三世是港人口中典型的“二世祖”,不知天经地义,对重大国际交涉视若儿戏,势必自取其辱,贻笑大方,贻笑天下。(文/甄闻)

阿基诺拒绝对香港道歉的底气何来?

邱 林

“就不道歉”,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10月23日用一种没得商量的态度狠狠考验了香港人的涵养。在被香港记者问及“你如何看待马尼拉市决定为3年前香港游客8死6伤道歉”时,阿基诺重申他当面向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梁振英表达过的立场:菲律宾不为一人之过道歉。

10月24日,代表马尼拉市商讨道歉事宜的代表刚刚抵香港,阿基诺又再次重申拒绝道歉。阿基诺坚称,我们的立场是,不应把一名在事发时可能存在精神障碍的人的个人行为视为整个国家的行为。如果我们承认,这实际上是国家行为,那么就会牵涉到补偿或赔偿问题。

这似乎验证了一个说法,阿基诺政府中的很多成员都是律师,阿基诺本人也有很强的法律意识,他们觉得,一旦向香港道歉,同样拥有很强法律意识的香港遇难者家属会起诉阿基诺政府处理事件的方法不当,并寻求赔偿。

不过,这并非关键所在。有分析认为,实际上是3年前菲律宾在解救香港人质过程因其漏洞频频,广受诟病,连菲方自己的调查报告也承认菲律宾警察部队在解救人质过程中存在多处失误。如果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追究,菲方将无言以对。

现在,阿基诺用一句“枪手的‘个人行为’”就想使菲方摆脱责任,用一句“事件已经解决”就想把事件的处理结果强加于受害者家属和伤者以及香港社会,这显然是他不负责的行为。

当然,阿基诺可以抵赖这场灾难是枪手的“个人行为”,但菲律宾警察部队援救不力乃至官员指挥失误的责任,要归因于菲方。这种责任是国家责任。

1979年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制定了《关于国家责任的条文草案》。该草案第8条规定,“一个人或一群人的行为,在以下情况,于国际法亦应视为国家的行为:经确定该人或该群人实际上是代表该国行事;或该人或该群人,在当局不存在和有理由行使政府权力要素的情况下,实际上行使这些权力要素。”

从上述法律条款看,阿基诺称枪手之事与政府无关显然是站不住脚。因此,阿基诺的辩解就像一个蹩脚的律师和狭隘的政客。

表面上看,阿基诺仍然坚持不向这起人质事件的受害者及家属们道歉,似乎他是畏惧承担法律责任以及赔偿的考虑。但其深层次的原因是,他感到自己有底气向香港叫板,或不畏惧香港。他的所谓底气主要来自两大方面:

一是阿基诺得到美国的撑腰。我们看一看,今年5月,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事件,不到3个月菲方就道歉了,其背后当然是台湾当局采取各种制裁菲措施,主要美国对菲律宾施压。美国为什么要施压菲律宾向台湾做出道歉,主要是美国人有他们的目的。而要美国施压菲方就香港人质事件做出道歉,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要利用菲律宾跟中国进行博弈,并从中渔翁得利。

二是单靠香港特区政府的力量,是很难要阿基诺就香港人质事件道歉的。至今,中国政府并没有对菲方下重手。例如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岛屿的争议上,在维护南海稳定大局上,均保持克制态度。中国越是这样,阿基诺越是不怕,如今要让无理野蛮的阿基诺向香港道歉几无可能。

正如此,阿基诺对遇害港人家属及香港特区政府要求其正式道歉以及赔偿,总是置若罔闻,他这样做肯定是不行的。相比起今年5月发生的“台湾枪击事件”,3年前发生的“香港人质事件”所涉及的伤亡人数更多,人们所承受的痛苦更深。事情不能没完没了,总得要有一个解决,包括来自阿基诺政府的任何有诚意、有承担、负责任的道歉、赔偿等具体行动。

其实,8名香港游客在马尼拉遇难,无论如何都令菲律宾在世界面前蒙羞。如果还想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游客到菲律宾旅游,阿基诺就应改变态度对香港道歉。对香港的道歉态度越真诚,对责任人处理越坚决,就越容易得到世界舆论的谅解,越有利于挽回国家形象的损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