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党内十次路线斗争

流波

今天在许多方面对主席的误解颇深,一些是反共反华内奸的有意造谣惑众,有一些却是人们对历史事件缺少实质内在的了解而想当然。譬如说讲党内的路线斗争,大多数人想到的是主席如何去整了对手,以前是觉得主席胜利了、坏人失败了,为之欢欣鼓舞;而在后来反毛、污毛猖獗的时代里 ,一些人则认为是毛故意用手段整倒了对手,从而自觉不自觉加入到为历史“鸣不平”的行列中来, 。毛主席一生与中国共产党的十次路线斗争紧密相连,但深入研究,你会发现这十次党的路线斗争,建国前的六次主席几乎是受害者和被打压者

●早期毛泽东简历。毛泽东从小立志出乡关,辛亥投笔从戎,尔后就读师范,热心《新青年》,成立新民学会;为救国组织赴法勤工俭学,到北京得到李大钊等帮助,开始接受十月革命思想;再返湘响应五四运动,创刊《湘江评论》,驱逐军阀张敬尧,建共产主义小组,参加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任中共湘区书记,领导湖南工运,赴上海参加中共中央工作,出席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局委员、并担任中央局秘书;回长沙筹建湖南国民党组织,在广州出席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到上海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委员、组织部秘书等职,又到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

●毛泽东艰苦创业却屡遭打压而忍辱负重。青年毛泽东才华出众,无论在共产党内还是国民党内都是翘楚,后生可畏,同时成为两党的中坚人物。1926年3月,蒋介石在广州制造中山舰事件,毛泽东同周恩来等力主反击,随着陈独秀思想的右倾,毛泽东回到湖南一面“养病”,一面开展农民运动,主办国民党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并任所长,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到武汉创办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出炉。从1927年蒋介石变本加厉的开始反共和屠杀共产党人,中国共产党人被迫举行八一南昌起义,毛泽东在八七会议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九月九日领导秋收起义,从此开辟中国革命新天地。

从进军井岗山开始,这个过程对毛泽东来说充满内外两方面的压力和艰涩。如果说来自外部蒋介石反动派的围剿是意料之中,则党内对毛泽东的打击却是不可预料和充满无可奈何。毛泽东创立中央苏区的过程,就是毛泽东受到左右路线不断排挤打压的过程。如果说陈独秀右倾路线客观上纵容了蒋介石对共产党的屠杀,迫使共产党开始了武装反抗蒋介石国民党的斗争;则毛泽东开辟苏区根据地从开始就受到了中央、湖南省委左右倾的连续不断的“冲击”、干扰,导致毛泽东创建的根据地一次次危机。其中从李立三、瞿秋白的两次左倾盲动强行要求攻打大城市,到王明路线掌控下的中央丢失上海来中央苏区全面对毛泽东进行打压而丢失苏区根据地,从此红军开始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长征。大家都认为,遵义会议毛主席又领导党和红军了,其实到今天讲句大实话,当初从中央苏区撤出时,操控的那些人还准备丢下毛泽东的,但其他人知道没毛主席,万一实在不行了是要靠他出来救命的,所以遵义会议也是有出来救命的味道;实际当时毛主席只是进入了中央军事领导层,为周恩来军事上的帮助者,党的总负责是张闻天,这也就是过草地后当集政治野心、军阀作风、宗派主义于一身的张国焘出来分裂红军另立中央时,毛泽东等能脱离张的威胁是十分幸运的,因为张国焘是所有这些路线斗争中极端凶狠、残忍者之一,这也是四方面军如果不是渡过三个军(西路军)在河西折腾完,张是决不会心甘的,也许再次会合后还有更大的过节要发生——如此陕北根据地又可能完结。

按照一般人的逻辑,既然前面陈独秀、李立三、瞿秋白、王明、张国焘等左右路线对党和红军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对毛泽东造成长期的打压,那么,是不是毛主席起来后就要进行清算了呢?事实却是,也许毛主席深知党内这些斗争的残酷无情和灾难性,所以毛主席开始以实际行动改变中共历史上党内斗争的格局,对张国焘、王明并没有进行严厉的组织清算,更不要说其它人了,但他们的一个叛变投入国民党,一个长期在苏联不归攻击中国共产党。但毛主席还是说对党内斗争要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后来也一直是这么做的,所以如西路军的徐向前还成了大帅,但毛主席逝世后,徐却写《回忆录》反扑毛主席,是要不得的。如果按照一贯的党内斗争,长征结束后,王明路线的、张国焘路线的都应当清算,那要这样说来,周恩来是建国前几次路线的核心人物之一,要不要清算?朱德等还是张国焘另立中央的重要人物呢?难道还要清算朱德吗?所以我说毛主席是大仁大义者,不是张国焘这些个人野心类枭雄,张一另立“中央”,立马就通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 嚣张自大到了极点。但今天许多人却反过来误解毛主席,还为张国焘、王明等翻案,你说要得要不得?不是要不得,而是天理难容呵。


本文内容于 2013/10/26 10:41:52 被小编a34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