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西门庆和两个未婚老婆的故事!

noring 收藏 9 2818
导读:西门庆从没办过结婚手续,却拥有两个未婚老婆。   这是法律不允许的。   其中一个必须转正。   在他的两个家中,从良女李师师和小寡妇潘金莲正激烈地争取自己的合法身份。   李师师是音乐学院毕业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材和气质也是一流,尤其是唱卡拉OK的时候,简直比原唱更像原唱。   西门庆出门参加活动经常带着她。   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结婚?李师师认真地问。   西门庆笑,急什么?你已是第249次问这个问题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   李师师说,你结婚的时候,新娘是不是我?新鲜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西门庆从没办过结婚手续,却拥有两个未婚老婆。

这是法律不允许的。

其中一个必须转正。

在他的两个家中,从良女李师师和小寡妇潘金莲正激烈地争取自己的合法身份。

李师师是音乐学院毕业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材和气质也是一流,尤其是唱卡拉OK的时候,简直比原唱更像原唱。

西门庆出门参加活动经常带着她。

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结婚?李师师认真地问。

西门庆笑,急什么?你已是第249次问这个问题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的?

李师师说,你结婚的时候,新娘是不是我?新鲜吧。说完笑了,很妩媚。

西门庆摇头,不新鲜,结婚不过是形式而已,你为什么这么在乎?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李师师说,我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你不会嫌弃我吧,我坐过台。

西门庆说,那是你不认识我以前的事,我要的是我们的现在和将来,而不是过去,知道吗?老婆。

李师师欣慰地笑了,你真好,老公。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只爱我一个?

西门庆说,老婆,你难道连自己的老公都不相信?我跟潘金莲那娘们早就断了,你说,她既没有你长得漂亮,又没有你这样的才华,连卡拉OK那么简单的玩意 都唱不好,高声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中音又不稳定,唱起歌来像小学生读课文一样,跳起舞来像做广播体操,一点情调都没有,谁会娶她?除非是武大郎那样的白 痴。这且不说,这娘们还一脸的克夫相,你看,这武大郎不就是她克死的吗?像我这样做生意的人最爱讲究的,怎么会跟她这样不干不净的人在一起呢?

李师师逼问,那以前呢?

西门庆说,以前是我年轻不懂事,一时糊涂嘛。

李师师笑,以后可要清醒点,要不我剪了你。说着用食指和中指张开又并拢,做了个剪的动作。

西门庆说,那你自己不也没有一点幸福了?边说边伸手揽过李师师,让她失去了暂时说话的机会。

西门庆和李师师快活的时候,潘金莲正在大雪纷飞的午夜为西门庆赶织毛衣。

潘金莲没李师师好命,小学五年级就被迫辍学了,等希望工程搞起来以后,她已失去了重背书包的机会了,早早嫁给了县城那个卖烧饼的个体户武大郎。乡下女 子,贫寒出身,只学会了洗衣做饭,要说特长,便只有针线活一项。西门庆却为她温柔贤惠的性格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而留连忘返,乐不思蜀。

我们去登记吧,我要为你生崽。潘金莲只会这样说。

西门庆笑,男人以事业为重,结婚生孩子的事以后再考虑,等我几年,到30岁再说不迟。

潘金莲说,女人很容易老的,到时候我老了,丑了,你还要不要我?说着竟流了泪。

西门庆吻干了她的眼泪,动情地说,怎么会呢?

潘金莲哭,我相信你,可是你总让我难以置信。你看,你的CALL机上又有那个姓李的小姐留的言。

西门庆脱口而出,你是说李师师?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说漏了嘴。她不可能知道的。

我不知道是李师师还是李什么,潘金莲止住了哭声,眼泪却流得更凶了,她是哪个公司的?你跟她怎么认识的?多长时间了?

一个坐台小姐。西门庆赶紧解释。

潘金莲破涕为笑,嘲笑了一句,不错嘛,水平蛮高哇,连坐台小姐也钓得到手,只怕是要跟她结婚了的哟。

西门庆说,怎么会呢?谁惹得起她?她跟那个叫宋徵宗的领导很早就有一腿,给那个叫宋江的黑社会老大做过情妇,听说那个叫燕青的通缉犯也同她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我惹她,不是嫌死得太慢了吗?

潘金莲无语,许久才幽幽地说,我结过婚,丧过偶,你不嫌弃我吗?

西门庆说,你是个不幸的人,我不会让你再受苦的,相信我,好吗?老婆。很认真很沉重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我最最亲爱的人就是我的老公。潘金莲很感动,贴着西门庆的耳朵叫了一声,老公。

西门庆的耳朵痒痒的,但他来不及抠,就贴着潘金莲的耳朵也叫了一声,老婆。

此时,一个叫李师师的女人正在西门庆的另一套公寓里抱着枕头说胡话。

酒瓶空着。

烟盒空着。

抱枕头的女人却没有睡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