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记者被抓,纯属活该


8月份刮起的“打谣”风暴,已持续好几个月了,非但没有消停的迹象,反倒越刮越有意思起来了。起初,风声一起,就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网络如卷席,重拳出击之下,一些网络大V们纷纷落网,直弄得互联网世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如今,或许大V被打得差不多了,残余的也多缴械投降、不值一打了,可拳头已打上瘾了,不再打几下,也不过瘾啊,更不足以扬威啊,可打谁呢。


稍一寻思,就打记者吧,谁叫些老记们,也和网络大谣们一样可恶呢,总爱站在什么舆论的制高点上,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睛呢,让自己下不来台呢,早就烦死他们了,借着这股风,正好可以狠狠收拾一下他们。于是乎,某些地方的“打谣”铁拳,便直奔些可能正观“西洋景”的记者而去。


刚开始,拳下倒的多是些与主流挨不上边的小记,打也就打了,仿佛打个苍蝇,也没引起啥动静。可打着打着,这拳头就收不住了,一拳就落在了《新快报》这主流媒体的阵地上,这回可捅了马蜂窝,顿时引起舆论界一片义愤填膺之声。不但有大片的媒体版面,喋喋不休的为被拘记者喊冤叫屈、愤愤不平,就连其上级领导机关都被惊动了,更有无数小民们,也被裹挟其中,一时间,舆论声讨的巨浪汹涌澎湃,抓人的长沙警方立时成了风口浪尖的众矢之的。


也许,警察们还纳闷呢,打了这么多大V,记者也抓了些,可都如蜻蜓点水一般,几尽无声无息,怎么就打一个《新快报》,就惹出如此大的麻烦呢,难道这份报纸,是什么老虎屁股、摸不得吗。


其实,长沙警方也知道,《新快报》出身于《羊城晚报》这主流名门,背景不一般,绝非什么三流小报可比,所以才格外小心翼翼的另眼相待,在程序、证据等环节上,更是下足了功夫,力求尽善尽美,生怕被挑出一丁点毛病,自己就可能吃不了兜着走了。因此,在9月中旬接到报案后,并没有马上抓人,而是先对原告损失情况进行了签定,随后在网上发出了通缉。这些该有的文章都做足后,才于一个月后,对陈永洲实施了逮捕。


由此可见,至少从程序上看,警方所作所为,都天衣无缝、无可挑剔。一些主流媒体居然对此挑三拣四、吹毛求疵上了,颇有点无理取闹。原告报案了,还有了证据,警方当然就有权拘留被告吗,至于是按民事,还是按刑事处理,那解释权、决定权,按现有法律,还真都有警察说了算。


挑不出瑕疵的瞎挑,而明显破绽百出的,却视而不见,媒体带的有色眼镜,未免度数太高了些,以至于一目了然的是是非非,都看不出来了,或者压根就不看,更乃或看了也不说。象前段时间落网的那些大V们,他们虽造了些谣,可罪过再大,也明明属于自诉案件,按理应该“民不举,官不究”,可警察硬是在没有原告的情况下,就把他们抓了起来。面对如此赤裸裸的违法行径,媒体却通通成了瞎子,只顾着声嘶力竭的鼓掌喝彩。


与之相比,陈永洲岂不太幸运了吗,不仅享受了警察“依法追究”的难得待遇,而且在事发后,还受到了媒体鼓足马力、扯破嗓子的竭力营救。两相一比较,分明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吗。


作为媒体,理应利用自己的舆论优势,为社会民众说点公道话,不求你挺身而出、为民请命,但见到些严重逾越法理、情理界限的事儿,也该多少亮亮嗓子,为公理的伸张做点贡献吧。这点小要求,对于媒体,应不算过分吧。


可媒体又是怎么做的呢。此次网络“打谣”行动,虽打掉了些“大谣”,却也留下了“扩大化”的阴影,致使网络世界几尽成为噤若寒蝉、鸦雀无声的死水一潭。媒体却只是一味的评功摆好,对其危害全然无视,甚至不顾客观事实的信口雌黄什么“不会影响言论自由”。


这下好了,后果应在媒体身上了,一见是自家的孩子被打了,连自由都丧失了,才暴跳如雷的口诛笔伐起来了。早干啥去了,当别人受灾受难时,你媒体不但无动于衷,还落井下石,自以为自己就能明哲保身,没准儿还能捞点干货。


孰不知,摆脱了民权制约的官权,一旦把大棒举起,落下时,常常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圈外的固然要深受其害,圈里的也极难幸免。要知道,权力一没了笼子的束缚,就将立时变成头极度嗜血的猛兽,馋劲一上来,只要沾点血的东西,哪怕是自己的骨肉,都会毫不客气的一口吞下去。


陈永洲毕竟是《新快报》的记者,所以报社再怎么对他“护犊子”,也都无可厚非。可《新快报》到底是一家面向社会的媒体,那在些涉及到公众利益的问题上,就总得把““护犊”之心分出万一,给百姓点。这样,别人遇到困难时,受了你的恩惠,当你需要帮助时,才好伸出援手,帮你一把。


可这么多年来,想找出点媒体惠及百姓的东西,难度还颇大,想破脑筋,也没想出几件。只记得,当“三聚氰胺”等毒素在奶粉里大掺特掺时,那么多的媒体却都不声不响,直至弄得天怒人怨、举世震惊;还有什么“表哥”等腐败贪官的落马,也尽是得益于网络无处不在的威力,与媒体毫无干系。


如此说来,国内的媒体,在施恩民众这一点上,做得未免太不够了。《新快报》不是夸耀自己有两根“穷骨头”吗,可惜这宝贝,竟仅仅在自家孩子头上,闪现过片刻的光彩,对社会,对百姓,却是踪影难觅。


既然,百姓们平时,没受过媒体什么恩,更没得过它啥济,光被它熟视无睹、不理不睬了,那此时此刻,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幸灾乐祸地说:《新快报》记者被抓,纯属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