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装安保与欧美竞争 被指曾在苏丹营救人质

杀倭灭日 收藏 0 110
导读:[环球时报记者 刘 畅]“海盗要劫人,闯驾驶室,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说这话的是一家在海外执行海上武装护航任务的中国民营企业的护航队员。在印度洋北部及东西非海岸等有海盗活动的高危海域沿岸,有私人安保公司约300家,中国人开的还为数甚少。全球范围内,武装护航每年都有数亿美元的市场,但私人武装护卫仍是“灰色领域”,这些公司更愿意被称作“安保公司”。过去,在高风险地区打拼的中资企业,无论是海上还是陆上都只能依赖外国安保公司,动辄百万美元的费用让一些项目无利可图,因此,中国民营武装安保的出现和表现,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环球时报记者 刘 畅]“海盗要劫人,闯驾驶室,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说这话的是一家在海外执行海上武装护航任务的中国民营企业的护航队员。在印度洋北部及东西非海岸等有海盗活动的高危海域沿岸,有私人安保公司约300家,中国人开的还为数甚少。全球范围内,武装护航每年都有数亿美元的市场,但私人武装护卫仍是“灰色领域”,这些公司更愿意被称作“安保公司”。过去,在高风险地区打拼的中资企业,无论是海上还是陆上都只能依赖外国安保公司,动辄百万美元的费用让一些项目无利可图,因此,中国民营武装安保的出现和表现,对有海外安保需求的中国企业来说都“意义重大”。

“外国保安要求多、难伺候”

船舱狭窄的通道内,一名体型健硕的英国保安迎面走来,高禄侧身让过对方。这是一场发生在中转船上的“较量”。高禄是华信中安(北京)安保公司护航队员。这家中国民企2011年起在印度洋沿岸设立海外基地,开始承接武装护航业务。为中远香港航运公司“刚强”轮护航是华信中安拿下的海外第一单。2012年3月,高禄等3名护航队员登船,中国民营企业开始首次独立武装护航。没想到,第一轮较量,对手不是海盗,而是外国保安同行。

受沿岸国家法律约束,外国武装护航人员通常不能持枪上岸,在等待任务、停靠中转或装卸武器的过程中,各国保安会在沿岸国家设于领海之外的中转船上相聚。在高禄等3人之前,船上鲜有中国面孔,“他们看我们像是天外来客”。原因很简单,美国《国防》杂志报道说,私人武装护航市场被英国公司圈去大半,北欧、美国及一些中东国家也占有份额。在中转船上,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高禄先被邀到船首甲板做引体向上和俯卧撑,然后近身比武,下海搏浪。比试过后,高禄他们很快被认可,彼此又成为朋友。

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一名中层员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英国安保公司一度占据中国航运市场,人少船多,“对方把三家中国运输公司叫到一起喊价,谁出的高给谁护”。中国籍船长王富汉曾问外国保安“如果海盗上船你们怎么办”,想不到对方的回答是“只能投降”。王富汉说:“那种感觉就像,船下是拿着枪要打劫的黑人海盗,船上是收了钱随时准备投降的白人保安”。因此,他很高兴能有“中国兄弟”来船上护航。渐渐的,这家中国民营安保公司的护航能力受到肯定,业务量稳步上涨。广远公司“乐和”轮曾在某一航程内先后雇佣英国和中国安保公司,船政委罗英洪对中国保安的评价是“纪律严明、尽职尽责、为人谦逊,不像外国保安,生活上要求多、难伺候”。

一家不愿具名的英国私人安保公司在回复《环球时报》记者的邮件中说,中国退役军人进入安保市场优势显著,他们和中国雇主语言文化相通,忠诚可靠,专业素质不低于西方保安,中国安保公司开出的价格也很有吸引力,争取市场步子很快,“我们一直在关注中国几家大型民营安保公司的动态”。

没有确切数据显示,中国航运公司和中国籍商船雇佣武装护卫的比例是多少。厦门某航运公司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一般是根据货物性质、航期、利润综合判断决定是否护航,“但必经高危海域的情况下,没人愿意冒险”。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披露的数据,高峰时期,一支4人武装小组的驻船护航费用每日高达5000美元。2011年全年,约有1/4通过高危海域的船只雇佣私人武装护卫,按1.8万船次计,武装护航当年创造了逾5亿美元的市场。

高危海域成功护航400航次

相比海盗这个历史久远的行当,武装护航算是全球的新兴行业。此前,零星的海上安保公司主要承接大型钻探设备、海底电缆工程和奢华游艇业务,常规商船很少雇佣武装护卫。2008年前后,索马里海盗闹得很凶,加速了私人护航公司的成立,一些传统安保公司也把业务转向海上。这一年,华信中安董事长殷卫宏也将目光投向国际航运业。他隐约地感觉到,当航运遭遇海盗,“理应有安保力量的用武之地”。中国尚未开展针对国内安保企业涉外资质的审核和认证,若想护航,必须海外探路。2009年起,殷卫宏频频走访索马里、埃及、也门等地,但“大多时候无功而返,平添感性认识”。

据华信中安官方网站介绍,公司2004年成立,承接传统安保业务,网站展示了该公司为成龙、章子怡等人提供安保的照片。2011年成立海外事业部,“开拓海上武装护航、海外驻地安保、海外安全培训、海外安全风险评估等业务”。2012年首次护航前,这家公司已在斯里兰卡、埃及、吉布提三国设立有常驻人员的海外基地,在也门、沙特和坦桑尼亚设有临时基地。对于如何在上述国家争取到注册运营中资武装安保公司的名额,殷卫宏以“商业保密”为由避谈,只说是“一波三折、百般应变”。

但从这家公司的招员情况,可窥见国际安保的常态化背景。护航队招收特种战、侦察兵专业和海军陆战队退役军人,要求在役时间超过5年,退伍不超2年,正式入列要通过体能集训测试和船员证考核。高禄说,做武装护航队员门槛挺高,风险大,但退伍兵对这份新工作感到满意,“待遇非常不错”。据介绍,“武装护航小组没有干部带队,自己指挥,自己作战”,上船须充分掌握商船结构,上陆要知晓所在国法律,会基本的英语对话。

32岁的赵希松是山东沂水人,退伍前执行过中国海军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第四、第五批次护航任务,现任华信中安护航队员。他的感受是:“干这行,能找到军人的职业感和价值感”。公司的护航规矩是,一旦武力威慑不成,海盗试图登船后,护航队员先撒钉子、角铁,“海盗大都赤脚,翻身上船的瞬间最易暴露弱点”,再不行用自制砍刀、燃烧瓶。赵希松说:“最后时刻,护航队员掩护船员退至安全舱,海盗要劫人,闯驾驶室,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他还介绍说:“船有定员,武装护航小组最多4人,海盗一旦采取群狼战术,我们要依靠船员帮着压弹匣,所以船上会定期组织反海盗演练。”

迄今华信中安完成护航400航次。据公司海外事业部负责人吴建国介绍,其间遭遇海盗开枪袭击18起、骚扰61起,从未因此造成人员、货物损伤。同样,在国际范围内,武装护航保持着相同的安全记录,海盗没成功劫持过一艘带武装护卫的船只。

中国安保公司酝酿海外业务“上岸”

据了解,世界约300家海上武装护航安保公司签署了最具广泛性和权威性的行业承诺文件《私人安全服务供应商国际行为准则(ICOC)》。国际NGO组织海运业保安协会(SAMI)也有了100多名公司会员。殷卫宏说:“华信中安签了ICOC、入了SAMI,表明责任和义务。”

受沿岸国家法律约束,武装护航人员离船上岸前,一般会将武器封存,交由所在国管理。即便在公海持枪护卫期间,也不得轻易开枪。华信中安护航队员王子涛说:“海盗近距离威胁时可对船开枪威慑,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伤人。每颗子弹都记录在案,行动重在威慑、避险,而非对战。”有一次,被护航的一艘中国货轮两日内在某海域遭遇30艘不明快艇威胁,最近时相距只有百米,护航队员确认为海盗船后,连射三发信号弹,有两发精准地打在快艇船舷吃水线附近,迫使海盗放弃靠近。

在描述武装护航业务的收支情况时,殷卫宏表示“维持运营”。据介绍,武装安保的海外基地建设维护费用庞大,人员成本很高。近年航运业不景气,武装护航的国际价格从高峰期的单次五六万美元降至3万美元左右。殷卫宏说:“我们是和每一家中国船公司坐下来商量价格,你这趟利润多少,我成本多少,大家摊开了谈。”航路上来看,亚丁湾一线利润相对较高;波斯湾线人员成本高,“船送到岸,护航队员要乘飞机返回基地,波斯湾沿岸国家的周转费用高”;东西非沿线安全成本高。但对安保公司来说,不能挑肥拣瘦,因此,平摊下来就是“保本儿”。

不过,市场显然存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央企海外项目经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企业在海外高风险地区的武装安保主要依赖外国公司,动辄耗费百万美元,一些小项目的利润都抵不上这个价。”或许,华信中安的最终目标是海外业务“上岸”。国内已有多家民营安保企业将目光投向海外中企和华人。一家山东安保集团2010年在北京设立“海外服务中心”,欲“填补中国安保在伊拉克等高风险国家的市场空白”,由退役特警、武警及多次带队赴伊拉克执行任务的复员军人为中国海外企业、人员提供安全服务。曾有美国媒体报道称,2012年苏丹人质危机中,有中国私人武装保安参与营救行动。但截至目前,没有一次中国民营安保企业执行海外“上岸”任务的公开记录,相关传闻也从未得到官方证实。▲


本文内容于 2013/10/25 12:42:21 被杀倭灭日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