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喜忧参半的5日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5日凌晨2时50分,正在海面进行巡逻的“鼓鱼”号(SS-198 Tambor)潜水艇在距离中途岛仅89海里的水面发现了一些军舰。艇长J·W·墨菲(J·W·Murphy)少校让潜艇与舰影取平行航线进行观察,几分钟后仍然无法断定是什么船只,于是在3时,报告发现“大量不明舰只。”中途岛美军大为紧张,因为89海里距离实在太近了,也许日本人正在准备登陆。于是西马德上校让手里所有的水上飞机迅速出发,搜索250-20度方位,以250海里为线。随后4时30分,艾伦中校率12架B-17跟随水上飞机出发,一旦确定目标,立即展开攻击。但出发后,因为云层太后什么也看不见,B-17只能在中途岛附近的吴礁上空漫无目的的盘旋。

其实那是日本海军栗田健男少将指挥的一支巡洋舰编队,他们原本按照山本五十六大将的计划,准备炮击中途岛。结果日军发现因为计算有误,实际该编队抵达中途岛时将是日出时分,处于美国航空兵攻击范围内。于是山本大将下令取消了这次炮击。在返航途中,为了避开美军潜艇,编队内的“三隈”号和“最上”号重巡洋舰相撞受创。由于伤势最重的“最上”号撞伤了舰艏,只能开20节,因此栗田健男只得留下了2艘驱逐舰和“三隈”号组成一支分舰队向西撤退,而他自己则向西北与主力去会合。跑不快的“三隈”号和“最上”号及那两艘驱逐舰很快就落入了美军的掌心。6时30分,1架PBY终于发现了他们,立即通知中途岛:“2艘燃料泄漏的战列舰,正在向西航行,位于中途岛西方125海里处。”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虽然美军飞行员误把重巡洋舰看成战列舰,可是攻击来的一点也不慢。在接到情报后,VMSB-241的12架可用的飞机于7点钟全部起飞。这次的领队是该中队两天来的第三任中队长泰勒上尉。尽管两天来人员装备损失严重,老旧的飞机效能低下,多次出击十分疲惫,但是队员们仍然士气高昂。他们甚至比B-17更早找到“最上”号和“三隈”号。7时45分,他们发现了一条向西延伸的宽大油迹,明显是艘受伤的船。沿着油迹追踪,20分钟后就看见了2艘重伤状态的大战舰。其中一艘舰艏稀烂,另一艘拖着油迹,还有驱逐舰护航。泰勒上尉计划SBD-2从1万英尺俯冲轰炸,SB2U-3从4000英尺高度滑翔轰炸。

8时08分攻击正式开始,先是泰勒上尉率6架SBD-2背着阳光冲出,冒着猛烈的防空火力朝“最上”的艉部俯冲。结果无一中的,但是6枚非常近的近矢弹,造成水线大面积损伤。接着是理查德·E·弗莱明上尉率6架SB2U-3作滑翔轰炸。虽然“三隈”号上的127毫米高射炮命中了弗莱明上尉的座机,但他还是坚持飞完了攻击航线,投下了炸弹。接着他没有拉起机头发动机开始冒烟的飞机,朝“三隈”号冲了下来。虽然炸弹没有命中目标,但是飞机狠狠地撞在了“三隈”号舰尾的203毫米炮塔上。一瞬间飞机和燃油一起爆炸燃烧,引起一片大火。他和机枪射手乔治·A·汤姆斯中士当场阵亡。随后火焰迅速蔓延到右油机室的进气口,火焰被吸下舱去,把轮机人员活活闷死。这下“三隈”号丧失了半边动力,最快也只能开20节了。这是VMSB-241对攻击日本舰队所尽到的最后一份力,也是陆战队飞机在中途岛战役中的最后行动。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8时30分,布莱基少校率8架B-17赶到了。他们这次也采用了从2万英尺高度投弹,但是结果可想而知——39吨炸弹无一命中。甚至这一次美军飞行员都觉得没什么值得说的地方,有人认为这次攻击的效果是令人失望和惨不忍睹的。

当然对于美军飞行员来说战斗机会还有。8点钟的时候,1架PBY发现了一支日本航母编队,其实是正在等待自己人最后“处决”的,丧失了全部战斗力的“飞龙”号航母。当中途岛中午时分得知这一消息时,立即意识到,航母是首要攻击目标,因此命令艾伦中校和瑞丁上尉分别率领两批B-17前去攻击。这两批飞机在抵达目标区域时,只发现了一艘日本驱逐舰。这是奉山本五十六的命令来检查“飞龙”号航母是否确实被击沉的“谷风”号驱逐舰。而找不到更好的目标,可有不想空手而归的B-17们,在9000至1.6万英尺的高度,对“谷风”号投掷了79枚炸弹——无一命中,无近矢弹损伤。接下来的时间里,日本舰队仿佛消失了。但是中途岛守军依然不敢松懈,水上飞机不断搜索和进行侦察活动。这些活动中,值得记上一笔的是科尔上尉的水上巡逻机救起了“大黄蜂”号的鱼雷机驾驶员乔治·H·盖伊(George H.Gay)少尉。他是第8鱼雷机中队出击的30名机组成员中唯一幸存者,也是日本“赤城”号、“加贺”号和“苍龙”号3艘航母在一瞬间被炸中的唯一海上目击者。

尾声


到了6日,山本五十六仍然想着翻盘的打算,而美军也在小心应付。由于日军各编队距离中途岛很远,因此攻击力量全部依靠战绩糟糕的B-17了。当天上午,中途岛接到第16特混舰队发来的接敌报告(是关于“最上”号和“三限”号的),敌舰在B-17攻击范围内。于是一小时后,有26架B-17起飞前去攻击。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些B-17根本就没有找到目标,只好返航。返航途中,一支6架B-17组成的分队发现海面上有一艘‘日本巡洋舰”,他们立即发起进攻,投下了20枚1000磅炸弹。这艘“日本巡洋舰”在15秒内就在海面上消失了。B-17的飞行员们十分兴奋,认为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之前的心理阴霆一扫而光。不过,很快他们就陷人更大的痛苦之中——那艘“日本巡洋舰”被证明是美军的“河鳝”号(SS-209 Garyling)潜艇,它紧急下潜以躲避从天而降的自己人的炸弹——难怪“沉”得那么快。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但是眼高手低的美军还在计划别的攻击,陆军第7航空队司令廷克少将亲自带了4架B-24“解放者”式轰炸机前去轰炸日本轰炸机基地威克岛(这位将军不负印第安部落武士的勇敢精神)。这支部队从美国西海岸飞来(不得不佩服美国人的精神,看来远程航空兵突袭是美国人一贯的传统),每架飞机安装了额外的油箱和只挂载了4枚500磅炸弹。它们在中途岛休息加油,深夜时分出发,利用星光导航飞往威克岛(看起来有点象游戏)。然而它们都没能在茫茫大海上找到那个点,最后只能返航。不幸的是,也许是由于糟糕的导航,廷克少将的座机失踪了,将军和其机组再没被找到。


当天最幸运的是1个4人组成的PBY5-A机组。这4个悲惨的家伙在被击落后,他们的橡皮筏仍然遭到日本战斗机的追杀,导致筏体被击穿而漏水。他们在58个小时里都在不停地往外舀水。当他们被布莱迪上尉的PBY发现并救起时,这个破筏子居然已经漂到中途岛以西400海里处了。

7日清晨,山本五十六终于放弃了翻盘的念头,率领庞大的日本舰队开始撤退。现在对于中途岛来说,没有登陆的威胁了,中途岛航空队终于不用再出击了。至此,中途岛航空队在付出38人阵亡、35人受伤的代价后,完成了他们的使命。根据美军计算,他们摧毁了43架敌机(25架99式俯冲轰炸机和18架97式水平轰炸机),被认为是一个奇迹。虽然后来,美军发现这个数字被夸大了许多倍,但是不得不承认,以中途岛航空队所面对的艰难条件,能取得如此胜利是超乎想象的,以至于大队长基姆斯在谈到部下时,满含感激:“我还没谈及2个飞行中队的军官和士兵的付出。一个简单的事实是,这超乎记述的限度,如果要努力记述,将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写满成百页的打印纸……他们的成果超乎了我对他们能力的估计。”尼米兹则在申请对中途岛全体守军嘉奖时所阐述道:“请给予他们和那些战死的中途岛航空基地的勇士们一视同仁的待遇,他们的牺牲并非是无益的。当紧急状态发生时,他们做好了准备。他们无畏地面对敌人众多和高质量的攻击,并且使之无效。他们痛击了敌航母的第一次攻击。他们是我们伟大胜利的先锋,他们书写了海军陆战队史上光辉的一页。”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上帝的天平


倘若二战史上没有中途岛战役这样的胜利,人们一定难以想象一支无足轻重的力量,在毫无组织和章法的情况下,竟然发挥如此之大的作用,改变了整个战役的进程。他们的成功甚至让人们都怀疑起所谓“战争中胜利的一方,总是犯错比较少的一方了”此话的正确性了。在此,不需要去讨论海军舰队的表现,单讨论中途岛上的陆基航空队。这支部队在开战之后才真正开始组建,使用的是破旧不堪被淘汰的飞机,队员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学员和毫无经验的人员并且还缺乏必要的训练物资。看看他们那些错误百出的糟糕表现吧,看看那些自己心里都没底的指挥官,谁又能相信这样的部队可以取胜呢?然而上帝却与凡人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如果这些飞行员素质不错,如果这支部队有着更良好一些的装备,如果不是他们各自的疯狂表演,历史也许根本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正是因为飞机的陈旧破烂,使得他们在进攻中采用低劣的战术;正是飞行员素质的低下,使得他们的实际战果几乎不值一提;但是也正是这些原因,使得日本人在本就骄横的心理上更添了几分自傲,认为事情一切尽在掌握。甚至可以认为后来日本战斗机全部降低高度参加围剿美国舰载鱼雷机,导致高空防御洞开,除了美军鱼雷机故意在低空往舰队中横穿造成混乱之外,美军先前陆基航空队的真无能导致日军过分自信也是重要原因。此外,正是美军毫无经验的一线飞行指挥官自顾自的莽撞行动,导致日本航母编队穷于应付,不仅误判了中途岛的航空实力,还打乱了良好的防空队形,更错过了最佳反击时机。熟悉中途岛海战的人知道,正是因为中途岛航空队TBF和B-26的攻击行动,使得南云第一次决定换弹。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在此,如果说第一次换弹还属正常的话,接下来的影响就致命了:攻击中途岛的第一波飞机在8点10-15分之间回到了机动舰队上空,然而此时中途岛的SBD刚轰炸完,正好B-17编队正进人轰炸,接着又是SB2U编队,一直折腾到8点30分。如果不是这要命的十几分钟,当“企业”号的SBD编队飞临南云舰队上空时,南云的攻击波也起飞完了,巡逻的零战也爬升到了足够的高度。或者说,如果这三波美军飞机真集中在一起一队飞来,也不会需要那么多零战一直在天空上作战,南云也不至于担心没护航而让第二波晚出发。再有,如果不是南云和他的参谋长草鹿亲眼见到中途岛航空队在无护航的情况下损失惨重毫无战果,也不会轻易否定立即派出第二次攻击波的提议,到时胜负还真难以推测了。何况,以草鹿对这一次接一次的攻击都发出美军是“大黑天蛭子”(日本传说中的三头六臂的魔王)的感叹,每次攻击过后都感到轻松来看,这些攻击对南云也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造成了千头万绪的假象,干扰了他的判断。由此看来,中途岛陆基航空队的真无能竟然在无意间起到了示弱和虚张声势的双重欺诈作用,达到了有心设套都未必能取得的良好结果。至此惟有感叹天意弄人了。当然,还要强调的是,这种效果虽不是美军飞行员的主观意愿,但是却是他们主观努力的结果。正是他们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相对菜鸟而言)和舍生忘死、自置死地的勇气(相对那些指挥官),才创造了这样一个局面。这也许就暗合了“哀兵必胜”的道理。对中途岛航空队最准确、全面的概括,应该就是美国著名作家沃尔特·劳德(Walter Lord)的话:“少数顽强的战士,以最贫乏的资源,经常以可怕的自我牺牲,对抗着压倒优势的敌人,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方向,日本再也不能采取海上战略攻势了。然而胜负的界限是如此之薄,薄得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自负地说,是他个人的力量扭转了中途岛的浪头。”

斗转星移,当年那场决定了太平洋战场走向的关键战役,已经过去70多年了,就连当年那个作为美国海军在中太平洋地区的重要军事基地和交通枢纽,也是美军在夏威夷的门户和前哨阵地的中途岛,现在也成了国家野生动物(鸟类)保护区。其上曾经在战争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机场更是早已荒废。但是当年那一战中的美国海军陆基飞行员们却凭借着他们自己的英勇表现成为了名留青史的英雄。最近战争网游《坦克世界》的开发商Wargaming公司又推出了一款空战类网游《战机世界》,在其中收录了二战前后众多声名显赫的战机,为广大玩家创造了一个再现当年传奇经典的理想舞台,有兴趣的朋友可一定不要错过呀!

诱饵的反抗——中途岛美国陆基航空兵战记(5)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