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揭秘日本宪兵发展史

thomasronsu 收藏 0 2990
导读:日本在旧帝国时代宪兵的权力很大,主要的特点是负有刑事侦缉、维持治安、审判的职能,后期还有情报收集职能。在战区日本是不设民事警察机构的,直接宪兵包办,而且就算是在国内(当时也包括被殖民的朝鲜、台湾)宪兵也具有维持治安的职能,尤其是维持“战时秩序”的职能。虽然旧日本宪兵和法国的国家宪兵都具有民事警察的职能,但是两者恰恰是从两个相反的方向发展起来的。法国的国家宪兵从历史沿革上来说始终就是法国最老牌、也最专业的警察机构……这是法国封建时代的遗产,当时维持城市治安的都是正规军(乡村有领主呢,不用国王操心)

日本在旧帝国时代宪兵的权力很大,主要的特点是负有刑事侦缉、维持治安、审判的职能,后期还有情报收集职能。在战区日本是不设民事警察机构的,直接宪兵包办,而且就算是在国内(当时也包括被殖民的朝鲜、台湾)宪兵也具有维持治安的职能,尤其是维持“战时秩序”的职能。虽然旧日本宪兵和法国的国家宪兵都具有民事警察的职能,但是两者恰恰是从两个相反的方向发展起来的。法国的国家宪兵从历史沿革上来说始终就是法国最老牌、也最专业的警察机构……这是法国封建时代的遗产,当时维持城市治安的都是正规军(乡村有领主呢,不用国王操心)。

而日本宪兵却相反。明治维新后,维新派为控制东京进而是全国,把以前权力分散,而且就管治安巡逻的“府兵”改为“逻卒”,萨摩藩出身的川路利良任逻卒长。当时的日本各种政治势力角逐,而且也说不上有多少军队正规化,维新派建立起来的政权面对大量威胁,因此在川路利良赴欧洲考察后就转而建立了日本的警视厅(最初是东京警视厅),头头“大警视”仍是他自己,并且特意强化了警视厅的政治警察职能。于是警视厅的权力大增,还居然跟陆军省借了7000条步枪,开展军事训练,警察们也具有相当“战斗力”,因此足以威慑各方势力,进而开展间谍活动。西南战争的爆发其实就跟警视厅脱不开干系,川路利良派了伙人到鹿儿岛搜集情报并试图暗杀西乡隆盛,后来由于他们认为鹿儿岛的一班人马有叛乱风险(也可以叫起义,看从什么角度去看了),于是提出将鹿儿岛陆军军火库的弹药偷偷运走,事发后就此导致大暴动开始。刚建立没几年就有如此大的闯祸天赋,可见日本人搞情报的风格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西南战争时正规军要打仗,可兵力不够怎么办?那干脆把警视厅那些装备精良整天舞刀弄枪的“警察”也组织了个第三别动旅团拉去打仗了。于是川路利良挂上少将军衔就带领手下杀回了老家(他是萨摩人),别说警察们里虽然很不少是萨摩人(此时川路利良居然还说和以前的战友同室操戈很痛苦……),但是相当忠于政权,田原坂大战的时候警察们还组织了个“拔刀队”当了回旧日本帝国军队各类“猪突”送死队的开山鼻祖。战争结束后,川路利良的后台老板大久保利通权势大涨,川路利良就更加重视政治警察的职能了,再加上参与平叛的各类活动以及战场上的表现,警察们就变得相当强势,尤其在乡村几乎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石原莞尔的老子就是个派出所长)。不过好景不长,没多久大久保利通就给刺杀了,逐渐失势的川路利良再一次去欧洲考察,途中染病病死。

川路利良身后日本的警察制度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接替川路利良的是大山岩,此人倒是一个典型的军人,虽然他也是萨摩人,并且西南战争前没有跟其他人一样脱离军队回鹿儿岛,但是他与川路利良不同的是为人低调,平日表现正派。西南战争后权势大涨、“武断”的警察们引起日本社会各阶层的不满。据传闻,大山岩本人任着“大警视”时,曾有次和西乡从道在东京郊外打猎,中午休息吃饭时栓在饭店外的狗咬了路过的一个警察的裤脚,于是该警察大发雷霆,无论如何道歉赔罪都不行,非要把大山岩拉警署去。结果大山岩在登记姓名的时候老实直报本名,把在场的所有警察吓个够呛,他们把“大警视”拉回来了……可想而知大山岩对警察机构会有什么想法。要知道此时的警视厅原则上说还包括监视军队的职责的!此外,日本军队在强化政权控制方面的作用也得到认可,尤其熊本镇台的有效抵抗和事前的准备是西南战争胜利的一大因素。

于是也就在大山岩转去任陆军卿后刚一年(1881年),日本的“国家宪兵”制度新鲜出炉,此时的宪兵叫“敕令宪兵”,也就是听天皇大人招呼来的。敕令宪兵们说白了就是警察,只不过从警视厅管变了各镇台管,军方顿时就扩了权了,而警视厅被挖了墙角也没处说理去,此时的警视总监樺山資纪就是熊本镇台的参谋长出身(依然是萨摩人),而且1883年追随西乡从道干海军去了,他顺利完成了重组警视厅,并基本将警察的政治警察职能和军事背景剥离的使命,他之后的警视总监就都是文职了。

敕令宪兵是分地驻扎,听命于当地的军事主官,人也是各镇台自己招的。由于原本就有帮子警察在,因此各镇台招人一开始直接就朝警察里招而不是从军队里抽人,好死不死这个时候城市的警察机构的经费被压缩,缩编规模直接到半数(不用怀疑,在一帮萨摩人手下这绝逼是故意的),因此原本城市警察里的骨干力量就都跑宪兵里去了。同时,作为一个职责跟警察重叠,比警察强势,同时人又大多来自警察的部队,宪兵们没继承政治警察的职能才叫见鬼了。其最终结果就是,到大山岩老兄出任陆相时(1885年),日本的宪兵已经变了政治警察了。说到这里,想必大家对宪兵队抓几个人不会再感到奇怪。

不过呢,抗战时期在我国的日本宪兵又分两类。台湾的宪兵和东北的宪兵属于敕令宪兵,此时敕令宪兵的指挥权往往是当地日本守备部队的主官兼领的。而其他的宪兵是受各司令部军令调遣随军的,他们都算是在“战区”活动,编制和机构就比较混乱了,比如各县城里同是叫宪兵队,军部驻扎就可能是实打实的宪兵队了(当然宪兵队一般驻大城市),有的可能是分队规模(但按日本习惯至少相当于警察署),而有的干脆可能就是分遣队(差不多就是派出所了)。

有的人可能会问,战局铺那么开,日本宪兵的编制看起来很少,跟历史上流传的不大一样?那是因为还有辅助宪兵,这个诙谐点说就相当于协警了。日军倒是给区分开了职责,正牌宪兵在战区是有审判权的,还可以直接定罪,而辅助宪兵只能抓人和搜查。辅助宪兵是临时抽调的,指挥权归宪兵分队长。辅助宪兵可以带袖箍,但是穿自己原本的军装。另外,抗日剧里经常出现的“特高课”其实是一个很不准确的称呼。有的描述中特高课是直属于日本内务省的情报机构,特别是指出土肥原贤二是首脑,但实际上“特高课”日本的宪兵队和领事馆警察署都会设有,如果说直属内务省的那也是1932年警视厅成立的特别高等警察部。在抗战前进行情报刺探的多是警察的特高课,而抗战后搞镇压的主要就是宪兵的特高课。抗战前日本各使领馆的人员大部分是间谍,尤其武官绝对是间谍,因此根本就不用特意编排出一个“特高课”来——课就相当于科,能想象一个传说权力如此大的情报机构就是个科级单位吗?而日本的情报机构的编制是非常混乱的,各衙门都有一套自己的情报人马,而且根本就没有形成类似美国的战略情报局、英国的军情处更别提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这样机构完整组织严密的情报机构了。在特殊的地区会部署专门的“特务机关”,这个就是单位,编制不固定。1938年后“机关”的设置趋于正规,开始整合各方面的情报力量,比如上海的梅机关,土肥原贤二的竹机关等。另外宪兵司令部也不是乱叫的,准确的说只有华北和华中各有一个宪兵队司令部,整合统管本战区的宪兵部队,而华南只有宪兵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