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女生被多名男生强奸 同学围观加油(图)

fengyimin 收藏 33 72459
导读:14岁女生被多名男生强奸 同学围观加油(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4岁女生被多名男生强奸 同学围观加油(图)

小兰站在事发的寝室里发呆。

14岁女生被多名男生强奸 同学围观加油(图)

14岁的小兰蹲在地上痛哭。

14岁女生被多名男生强奸 同学围观加油(图)

落北河中学可以随意出入。10月2日,一农民赶着牛经过学校操场。
男生寝室里的暴行
贵定落北河中学一女生被多名男生性侵犯
落北河(又称洛北河)中学坐落在贵定县城西北6公里处一个叫木老寨的山坡上,其下100米就是有着“黔南第一漂”之称的洛北河漂流景区。一条2米多宽的公路由山下直抵学校大门,穿过学校操场,连通了木老寨的70多户农家。
综合楼、教学楼、食堂将学校操场围在中间。食堂背山面河,其两边各有一条小道。左侧的一条绕过学校与公路连接,右侧的一条通往农地、树林、坟山,以及两栋新修的寝室楼。在食堂与新修的寝室楼之间,一块绿色的纱网被缠绕在几根木桩上。
这些日子,落北河中学1名女生被多名男生强奸的消息在木老寨村民中不胫而走。10月2日,几名妇女站在一家小卖部门口聊天:“学校又出事了”,“可怜这个女娃娃!”
食堂里强行拉走
14岁的小兰身高1.45米。她家住在贵定县马场河乡一个偏僻村庄的山顶上,距离落北河中学10多公里。今年小升初考试,小兰考入落北河中学,就读于该校初一(3)班,并在学校寝室住宿。
9月16日,星期四。21时上完晚自习后,小兰和同学一起回到寝室,洗漱、聊天。22时过后,小兰感觉肚子有点饿,便一个人前往10多米外的学校食堂买晚餐。
小兰站在卖粉的窗口前排队。还有一个人就轮到她了,有人突然拍了一下她的左肩。她回头一看,发现两个自己并不认识的男生站在身后。
其中一个男生抓住小兰的手,用力将她拉出食堂。后来,小兰得知这两个男生是学校三(3)班的周力涛和韦浩。
周力涛对小兰说,“陪我们玩吧!”遭到拒绝后,周力涛威胁道:“不要喊,否则明天下晚自习后把你杀死。”
接着,两人拉着小兰走上食堂右侧的小道。掀开挡路的绿色纱网,穿过两栋新修的寝室楼,再走10多分钟长满野草的小路,小兰被拉到了学校后面的一个坟山。
小路很偏僻,小兰的哭声没有惊扰到木老寨村民和学校学生。
在坟山,两人将小兰紧紧地抱住。韦浩说,“你不和周力涛玩的话,就和我玩。”小兰再次拒绝。
僵持近半个小时后,周力涛和韦浩又拉着小兰沿着原路往回走。
大寝室内的暴行
23时30分左右,小兰被拉到了一间位于学校综合楼一楼的男生寝室。
落北河中学目前只有一栋3层的学生寝室楼。该楼一楼住男生,二、三楼住着女生,统一由女宿管员董正群管理。小兰正是住在这栋楼的206寝室。
由于男生住校人数较多,一层楼难以安置,学校便拿出综合楼一楼的一间大屋子作为男生寝室(以下称大寝室)。大寝室里摆放了10多张床,有20个男生在里面住宿。“为了方便学生出来上厕所,晚上大寝室的门都不上锁”,落北河中学老师申侯(化名)说。
在被拉到大寝室门口的时候,小兰拼命抓住门框。她听见寝室里10多个男生一起喊:“加油!加油!”
一个名叫罗国豪的男生从床上跑下来,帮着周力涛和韦浩将小兰拉进寝室。随后,两人用一块铁板把门抵住。
小兰被拉到学生付某的床上。
正在床上躺着的付某说:“不要把她拉到我床上。”他还要求周力涛等人将小兰“喊出寝室”。罗国豪和付某吵了几句,3人又将小兰拉到另一张床上。
23时40分左右,小兰的悲惨遭遇便开始了。
“最先是罗国豪‘欺负’我。见我挣扎得太凶,鲁素强和宋林就来抓住我的手和脚。后来‘欺负’我的依次是韦浩、鲁素强、宋林和周力涛。但鲁素强没有得逞。”5个男生均是初三(3)班的学生,最大的17岁,最小的15岁。
整个过程中,寝室里当时在场的另外16名男生没有人出来阻止。小兰的嘴被上述5人轮流用手捂住。“我喊不出来,只能哭。”
“欺负我的时候,他们用被子盖着。有一个男生从床上跳下来掀被子,被鲁素强打了一下,便上床睡觉了。”
“后来,他们见我实在受不了,就停了下来。”
此时,小兰询问旁边床上躺着的一个男生,“他说已经是凌晨2点半。”她想离开寝室,5名男生没有允许。
小兰躺在床上,下体阵阵疼痛,一夜难眠。凌晨5点半,她提出上厕所,终于被放出了寝室。
小兰摸黑来到自己所住的寝室楼下,铁门锁着。她蹲在一个角落里,等到6点过寝室门才打开。她悄悄地走上楼,进了206房间。

每天晚上老师查房
由于衣服被扯破、裤子有血迹,小兰开始换衣裤。此时,宿管员董正群来到寝室,询问她昨晚的去向。
事发后,董正群曾告诉学校的多名老师,9月16日夜22时许查房时,她就已经发现小兰不在寝室,并曾与值班教师胡发友一起四处寻找。被问到在哪些地方找时,她没有回答。
由于“经费紧缺”,该校每天晚上仅安排3至4名老师监督近300名住校生上晚自习。其中每组有一名值班教师,按照规定,值班教师晚上须住在学校,协助宿管员、保安查房。
“我们查寝室一般是在晚上22时,有时会在22时30分再去查一次。”老师申侯说。
初三男生王某住在大寝室,他告诉记者,“9月16日晚上,胡发友老师在22点过去大寝室查房。他问周力涛和韦浩在哪里,有学生说‘去洗脚了’,他就走了。”王某说,此后再没有看到老师来大寝室检查。
而胡发友说,22点左右他第一次去大寝室时,是因为看到该寝室一男生在操场抽烟,便跟到寝室“说了他几句”,“没点人数”。23时,他去大寝室发现周力涛和韦浩不在,同学们说“去洗脚了”。半小时后,他又去大寝室看了一下。“当时室内灯已经关了,门被抵住,推不开。”他喊了一声:“睡觉,不要吵了。”便离开了。
17日零时30分左右,胡发友到大寝室上面二楼的办公室睡觉。
董正群则说,当天晚上,她和胡发友、学校保安一起到大寝室检查过两次,时间分别为22:25和23:30,“除了两个男生不在以外,没发现什么异常。”
“不要声张出去”
17日上午6点过,在看到小兰回寝室后,董正群立刻跟上二楼,并询问小兰昨晚的去向。
此后,校方的陈述和小兰的陈述发生明显差异。
“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敢说。后来,宿管阿姨用一根小木棒打了我几下,我就讲出了事情经过。”小兰说,董正群立即将她换下来的裤子收了起来,让她先去上课。
“上完两节课,大约9点半,校长派人来叫我。”进办公室后,小兰看到罗国豪、韦浩、鲁素强、宋林和周力涛在办公室里站成一排。校长金吉忠、董正群以及学校多名老师也在场。
小兰说,她向金吉忠等人详细讲述了16日夜发生的事情。金吉忠问她,“你有什么要求?”
小兰回答说,“我只想好好读书。”
金吉忠承诺将小兰从初一(3)班转到初一(2)班。随后,金吉忠、董正群等人分别打了5个男生,还让他们跪下。
几个男生乖乖地跪了下去。
而董正群则说,6点过的时候,小兰“只讲了被韦浩和周力涛拉出去”,没有讲详细经过。“11点过,她找到我,才把事情的整个过程说了出来。”
董正群立即打电话给在贵阳的校长金吉忠。12点过,金吉忠回到学校,才叫来小兰和5名男生询问情况。“报案后,警察大约14时左右来到学校。”在调查了1个多小时后,5名男生被带走。小兰和宿管员董正群则坐在另一辆警车上。
在前往贵定县公安局的路上,董正群对小兰说,校长要她好好读书,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张扬出去对你也不好。”
老师申侯称,“把事情压住,这是学校一贯的做法。”
9月18日,落北河中学校长金吉忠前往小兰家,让小兰的父亲“不要把事情声张出去。”
知情人说,落北河中学近年来女生受到性侵犯不止小兰。其中有据可查的一例出现在2008年5月27日,当天晚自习后,初二(1)班女生陈某被几个社会青年从学校拉上车,带到贵定县城火车站旁的一间旅社强奸。
摩托车带走女生
9月17日之后,小兰再没有去学校上课,在家中放牛、打猪草。“有时她会突然哭起来”,小兰的母亲说。
10月7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寨子里的孩子们背上书包往学校赶。小兰站在家门口看着伙伴们渐渐远去,她转过头对记者说,“叔叔,我想读书。”
18时许,在小兰日夜思念的校园内,三三两两的学生互相追逐着、打玩着。有的女生拿着水桶,从木老寨取水提回寝室。在校门口的两户农家,10多个男生围在一起打桌球。
19时,大多数学生都前往教室上课。20多分钟后,停电了,整个学校陷入一片黑暗,学生们从教室一拥而出。
在学校门口经营一家食品店的柳某说,很多学生平日里不去上自习,到农户里、河边、周围的山上“玩夜”。“多名老师曾向校领导建议,上课期间组织人力把逃课的学生找回教室,但校领导没有采纳”,老师申侯表示。
此时,两辆摩托车穿过学校操场,停在柳某家门前的路上。“由于木老寨的农民要进出,学校大门从来没有锁过,”柳某说,这使得许多社会青年经常骑着摩托车进入校园。
“他们来拉女学生出去。这种事情基本上每晚都有,多的时候甚至会来七八辆摩托车。”
两辆摩托车上下来4个男青年,其中一个戴着头盔。不久,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走到他们旁边,几个人交谈了一番便坐上车飞驰而去。
19:40,又有一辆摩托车开到学校操场。两个男子骂骂咧咧,“狗日的,居然停电了。”他们打了一个电话,大约1个小时后,一名女生从学校寝室走出来,与两名男子一道坐上摩托车离开。
期间,没有任何学校管理人员询问这些社会青年,也没有人阻止他们将女学生带走

1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犯罪成本太低啊!要像伊朗,强奸绞刑,盗窃剁手。。。。。。看丫还敢随便瞎整!!!

我记得小时候的那次严打我爸一熟人的外孙就因为和几个男男女女打扑克脱衣服被崩了,抢几块钱的也被崩了,所以那时候的治安好的不得了。从心底里盼望国家能狠狠心再来一次,不下狠药不行了,一部分孩子都变成牲口了。

4楼 军用窝窝头
犯罪成本太低啊!要像伊朗,强奸绞刑,盗窃剁手。。。。。。看丫还敢随便瞎整!!!

就该这样!!不说强奸了,那些惯偷,每次抓紧去就是个拘留几天!我们不学伊朗那么一刀切,头一次警告教育,二次拘留,三次斩断一根小手指,四次属于惯偷斩掉大拇指,五次还能偷,直接把右手斩断!扔进监狱服刑,刑满释放后他这辈子也算是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赎罪了,不需要执行很多次,估计全国怎么弄百八十次,以后就绝对没有人小偷小摸了!!!

4楼 军用窝窝头
犯罪成本太低啊!要像伊朗,强奸绞刑,盗窃剁手。。。。。。看丫还敢随便瞎整!!!
5楼 vicky2008sd
还有贪污10000以上十的 50000以上枪毙
10楼 沙男
在我国,贪污100万绝对是死刑,贪污10个亿绝对是死缓。。。

东莞塘厦原镇长贪污三个亿,进去后花七千万出来,现在照样还是一霸。


中国太人道了,现在对各种犯罪的量刑实在是太轻了,反而世界上好些国家还说中国不重视人权。既然这样还不如恢复以前的严格制度,流氓都给拉去枪毙,减轻人口负担,也可以省下建设维护监狱的成本投入到社会建设中来!~看看现在的法律制度像什么,给幼儿园小朋友做的管理制度吗?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