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游骑兵突袭甲万那端战俘营

陈继承 收藏 1 5707
导读:1945年初,驻扎菲律宾的日军困兽犹斗,盟军战俘面临生死危机—— 美军游骑兵突袭甲万那端战俘营 “游骑兵,打前锋!”这是二战期间美军一支精英部队——“游骑兵”的口号。这是一种强调快速游击、深入敌后和独立作战的轻步兵部队。在二战末期,在美军向日本本土推进的过程中,美军游骑兵就承担了一系列急难险重的任务,其中1945年初突袭菲律宾甲万那端战俘营,解救511名盟军俘虏的战例至今仍是特种作战的典范。    作战背景   受英国“哥曼德”特种部队成功在欧洲纳粹占领区实施突袭的影响,美国陆军在194


1945年初,驻扎菲律宾的日军困兽犹斗,盟军战俘面临生死危机—— 美军游骑兵突袭甲万那端战俘营

“游骑兵,打前锋!”这是二战期间美军一支精英部队——“游骑兵”的口号。这是一种强调快速游击、深入敌后和独立作战的轻步兵部队。在二战末期,在美军向日本本土推进的过程中,美军游骑兵就承担了一系列急难险重的任务,其中1945年初突袭菲律宾甲万那端战俘营,解救511名盟军俘虏的战例至今仍是特种作战的典范。


作战背景

受英国“哥曼德”特种部队成功在欧洲纳粹占领区实施突袭的影响,美国陆军在1942年也成立了类似部队——游骑兵,专门从基层部队选拔精英士兵,用于战场侦察、敌后渗透和破袭任务。当时美军共有6个游骑兵营,分别被命名为第1至6营,其中第6营就投入了太平洋战场对日作战。

1945年1月,美军已经打进菲律宾,距日本本土也是咫尺之遥,困兽犹斗的日本法西斯妄图依靠“焦土抵抗”,延缓美军的推进速度,在占领区内大搞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也让身陷囹圄的盟军战俘面临生死危机。得到情报后,盟军西南太平洋战区总司令麦克阿瑟决定派遣第6游骑兵营,以“虎口拔牙”的方式拯救盟军战俘,其中日军关押盟军战俘最多的菲律宾甲万那端战俘营是重点突击对象。

通过战前调查,美军发现甲万那端战俘营至吕宋岛中部城市卡布的公路南侧,正面围墙长约600-800米,外面设有3道铁丝网,战俘营内部也被铁丝网分隔成几部分,战俘被囚禁在战俘营西北角的建筑内。正门入口处有一扇上锁铁门,此外还有3个4米高的哨塔和1座碉堡,战俘营里停有4辆坦克和2辆卡车。战俘营处在日军两个师团防区的交界位置,附近有日军机场和炮兵阵地,行动稍有迟缓就会遭到日军重兵夹击。

为了执行这次任务,游骑兵第6营派出8名军官和120名士兵,分别是普林斯上尉率领的C连、莫菲中尉率领的F连第2排、游骑兵的两个小组,以及第832信号勤务营的4名联络军官。营长穆西中校向游骑兵们反复强调:作战目标是尽可能救走更多战俘,而不是杀敌。


作战过程

1月28日凌晨,参与突袭的美军游骑兵从距战俘营约100公里的吉姆巴出发,在当地游击队向导的引领下快速急进。按照穆西的指令,游骑兵们穿着普通的迷彩服,不佩带任何军兵种标志和军衔标志,步枪手携带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或M1卡宾枪,机枪班携带勃朗宁BAR自动步枪,大部分军官都携带1支M1汤普森冲锋枪和1支大口径手枪。另外,所有人都随身带1把军刀和至少2个手雷。29日6时,美军抵达战俘营东北约10千米的巴林卡林,并与当地人帕尤塔带领的游击队汇合,获得了90名武装人员和160名后勤人员。


细究情报,谨慎策划

帕尤塔通报了战俘营周边的最新动态——最近又有3000余名日军在战俘营以北3千米处的卡布河扎营。这些情报使穆西变得谨慎,决定推迟营救行动。不过,求战心切的游击队却希望尽快行动。经过协商,穆西决定让游击队负责全面警戒,并收集运送运输用的牛车和食物。

1月30日16时,游骑兵在游击队的掩护下,向战俘营靠近。按计划,游骑兵将在黄昏时分发起攻击,具体计划是:

■一部分游击队在公路和战俘营西南方800米处设置路障,阻止甲万那端城内的日军增援。另一部分游击队在战俘营东北300米处的卡布河公路桥上设置路障,阻止卡布城的日军增援。同时,游击队还要及时切断战俘营的对外电话线。

■F连2排派出6人小队,由怀特上士带领,携带巴祖卡火箭筒,协助游击队打击日军坦克。

■F连2排负责消灭战俘营后门的守卫,同时分派6个人摧毁东北角的碉堡,并阻止其他日军冲进囚禁战俘的建筑。

■由欧康纳中尉率领C连1排冲开前门,并消灭岗哨守卫。具体安排是:由延森上士带领1班消灭门口和警卫室的守卫,占领入口;布里宙斯中士带领2班隔着铁丝网向敌人开火,进行火力掩护;斯图尔特上士带领机枪班跟在1班后面穿过大门,之后移动到1班右侧用火箭筒摧毁停有坦克和卡车的建筑;机枪班进入后,2班穿过大门向战俘营右侧机动,阻止残敌逃跑。

■由施密特中尉率领的C连2排紧随1排进入战俘营,营救被囚战俘。具体安排是:哈里斯上士带领1班向战俘所在地靠拢,并配合F连2排向碉堡开火;巴特勒上士带领2班向战俘所在地右侧移动,阻止日军靠近战俘;斯特恩上士带领机枪班在进攻之初担任预备队,之后引导战俘通过大门向北撤离。

■待所有战俘撤出并到达安全地区后,普林斯上尉发射1颗红色信号弹通知其余游骑兵撤退;当美军和战俘撤至战俘营1千米之外后,普林斯发射第2颗信号弹通知游击队撤退;之后,游击队负责后方和侧翼掩护。为了吸引战俘营守军的注意力,以便突袭,穆西还用电台呼叫1架美军飞机在攻击发起前到战俘营上空盘旋。


飞机诱敌,隐蔽潜入

1月30日18时40分,一架美军P-61型战机飞抵战俘营上空,并在100米的高度盘旋多次,吸引了战俘营内大部分日军的注意力。25分钟后,普林斯带领的C连1排2排隐蔽靠近战俘营大门,墨菲带领的F连2排也到达一条2米深的排水沟里,这条水沟与战俘营东面围栏平行,相距约50米。之后,游骑兵们继续隐蔽前进,在哨塔和碉堡对面占据有利位置。19时25分,F连2排在后门附近全部进入战位。

按计划墨菲应在19时30分发起攻击,但为了确定部下确实准备充分并处于安全位置,墨菲又派出几个队员检查各班位置,这些工作使攻击发起时间延迟了15分钟。

19时45分,墨菲用自己的步枪向最近一处日军营房开火,这就是约定的进攻信号。听到枪声,F连开始从东墙外投掷手榴弹,卡宾枪、步枪、机枪和枪榴弹同时开火,集中打击碉堡和哨塔,只用了30秒,日军所有哨塔、兵舍和碉堡都被摧毁。

游骑兵进攻战俘营的同时,游击队也对卡布河对岸不到300米处的日军野外营地实施攻击。日军很快展开反攻,但由于游击队占据有利地形,日军伤亡惨重却难有进展。帕尤塔的队员还用火箭筒击毁日军2辆坦克和1辆卡车。


猛冲猛打,快速撤离

游骑兵们的火力在战俘营里掀起了一场风暴。C连的理查森迅速用大口径手枪打掉大门上的锁,2名日军被理查森和一等兵普罗文彻击毙。大门打开后,延森上士带领1排1班冲进战俘营,在延森右侧,布里宙斯中士带领2班迅速穿过道路,为1班提供火力支援。斯图尔特上士带领的机枪班快速跟进,推进300米后在战俘营中心地带用火箭筒击毁2辆卡车和1辆坦克。战斗按计划进行,美军无一伤亡。

攻击持续12分钟后,日军的有组织抵抗就被基本瓦解,只剩下零星枪声,游骑兵们开始引导战俘撤出战俘营。不幸的是,此时首例伤亡出现了。一具日军掷弹筒向营地大门方向发射了3枚榴弹,包括指挥官朗萨维尔和外科医生费希尔上尉在内的6名美军受伤。其中,费希尔伤势严重,很快就奄奄一息。

在游骑兵掩护战俘撤退时,一架美军P-61飞机再次赶来支援,在圣何塞到甲万那端城上空对日军目标实施低空扫射,打散了部分日军,并摧毁了日军设立的路障。至此,美军的所有攻击行动结束。


有惊无险,牛车建功

作为一次成功的秘密潜入突袭行动,游骑兵们还未完成最终的使命,他们必须将获救战俘送到安全位置。当地游击队准备的牛车发挥了重要作用,沿途不断有新的牛车赶来协助,牛车数量很快达到40辆,车队长达1000余米。获救战俘在游骑兵的保护下,乘坐牛车,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巴林加林撤退。

回撤途中,最危险的时刻是1月31日2时经卡宜穿越黎刹公路的时候。由于公路对面的地形十分复杂,车队不能直接穿越,必须先沿着公路向南行进1000余米后才能穿过。车队拉得很长,所以通过的时候将有三分之二的牛车暴露在公路上。欧康纳中尉带领的C连1排担任安全警戒,1班携带火箭筒在车队经过的路口东北400米处设置路障,2班则在路口南侧300米处设置路障。幸运的是,在穿越公路的过程中,没有日军经过这段公路。车队用了一个小时,直到4时30分才全部通过公路。11时左右,穆西终于和美军第6集团军的侦察队相遇。1小时后,获救的战俘们已经躺在吉姆巴的第92救护医院里了,至此游骑兵们的营救任务胜利完成。


作战评价

突袭甲万那端战俘营是一次“教科书”式的战术胜利。美军游骑兵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在游击队的支援下,以1人阵亡的代价,救出511名盟军战俘,毙伤日军520余人。麦克阿瑟称赞此次突袭相当杰出,“为所有相关人员赢得了崇高荣誉”。他还代表美国政府授予穆西杰出服务十字勋章,授予所有参加行动的军官银星奖章,授予所有士兵铜星奖章,授予所有游击队员铜星奖章。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