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是怎么评价敌后战场的“土共”?

茶花伯爵 收藏 147 51913
导读:近年来对敌后战场争论很多。看看敌人的评价,更有利于我们客观认识敌后战场。 对于中共,只有排除任何妥协,必须从各方面都采取彻底的对抗政策。就中共的信念而言,他们是要一直战斗到日军完全从中国撤退为止的。 --------日本战史《华北治安战》下册 P473 华北方面军则认为这种看法是对共产党势力的本质认识不足。日本与重庆之间暂时处于战争状态,却又能够共存的性质。但是,日本与共产党势力之间这是不容许共存的。 ……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田中于5月下旬审查推敲作战设想时,他在业务日志中写道:“攻占重庆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近年来对敌后战场争论很多。看看敌人的评价,更有利于我们客观认识敌后战场。

对于中共,只有排除任何妥协,必须从各方面都采取彻底的对抗政策。就中共的信念而言,他们是要一直战斗到日军完全从中国撤退为止的。

--------日本战史《华北治安战》下册 P473

华北方面军则认为这种看法是对共产党势力的本质认识不足。日本与重庆之间暂时处于战争状态,却又能够共存的性质。但是,日本与共产党势力之间这是不容许共存的。

……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田中于5月下旬审查推敲作战设想时,他在业务日志中写道:“攻占重庆后,抗战的中国有落入中共手中的危险,如果没有充分可靠的估计,攻占重庆就只不过是极端危险的投机……

-------------------日本战史《华北治安战》下册 P96

1943年6月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接到华北方面军报告: “从今年1月到5月与共产军交战次数为5524次之多。……敌大半为中共军。与蒋军相反,在本年交战1.5万次中,和中共的作战占七成五。在交战的200万敌军中,半数以上也都是中共军。在我方所收容的19.9万具敌遗体中,中共军也占半数。但与此相比较,在我所收容的7.5万俘虏中,中共军所占的比例则只占一成五。这一方面暴露了重庆军的劣弱性,同时也说明了中共军交战意识的昂扬。……因此,华北皇军今后的任务是更增加其重要性了。只有对于为华北致命伤的中共军的灭绝性作战,才是华北皇军今后的重要使命。

白田钦太郎《春二回忆文献·概述》(“春二”:原春兵团第二大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为增补南方战区的兵力,在中国仅保留了最小限度的兵力。而与此同时,中国方面不仅重庆军队逐渐得到了美式武装的充实,中共军队也在急速地增强兵力,甚至在山里开设自己的兵工厂、意图大量生产武器。” “我们只能和中共军队作战。中共根据地正面的日军部队,面对渐渐实力增强的中共军队,在完全得不到自身补充的情况下,渐渐陷入苦战之中。就算得到一点点可怜的兵力补充,由于战况严峻,补充上来的兵员也是一眨眼就被淘汰光了。 ” “独混八旅自从1939年编成以来,始终以河北省为中心,与中共军队拼死周旋。八路军呢,我方有优势的时候绝对不靠近,等到我方处于劣势,则一举投入重兵加以包围、彻底实现歼灭。也就是说,要么不作战,一旦作战就以全歼为目标。” “与八路军的交手,据统计平均每个月达到四十次之多。”

北平伪《新民报》1943年12月4日伪中华社讯:“吾人对解决大东亚战争之关键之中国事迹之终局,乃在解决中国共产党军,此当再加确认者也。”

敌上海《朝日新闻》文友半月刊1卷6期《中共军内幕分析》:“共军的境遇是极其艰苦的,要克服物质上的缺乏,对抗恶劣的环境,必须有超乎常人之外的坚强意志与严密组织。”“共军在这方面的运用可算登峰造极,发挥无遗。……共军善于运用它的兵力和坚强政治力量所造成的非常高涨的战斗情绪,因而……视之为神通广大,莫测高深…… ”

伪山西《新民报》1943年载该报随军记者张文心《癸末春太行作战纪评》: “一向即以狡黠著称之共党军,彼等确有不可漠视之独特战法……共产军其所以几年仍未全灭者,实不能不归功于其特有战法,即彼等得意之游击战。……以上所述,皆为狡黠共产党军所用之战法……如中央军者,集则易乱,散则无力,其溃灭尚较为容易,而共产党军集则为整,化则为零,其每个散在之小组皆为有机体……”

日本战史刊物《历史群像》2002年第10期回忆录:“我和国民党军打过仗,也和八路军打过仗,论武器装备是国民党军好得多,但八路军极善运动,也就是说对战场的控制力极强,随时随地都会向你发动进攻。和他们作战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紧张中。作为战士我们更不愿和八路军交手。……和国民党军打仗,敌人败了就一跑了之,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追击,和八路军打仗,即使撤退,他们也会设下各种陷阱,我们决不敢掉以轻心。”

日军十二军司令官土桥一次及其参谋长河野悦次郎认为:“应首先扫荡对抗日持观望态度的国民党军队,争取其中与日军有来往的一部归顺,以扩大政治影响;然后再扫荡坚决抗日的共产军。”

“晋南的重庆军牵制着日本军三个师团,首先将其消灭,日军即可自由行动,那时候可以全力对付中共军。”……“作为蒋系中央军扰乱治安基地的中条山脉据点,的确受到重大打击。但是这个所谓‘扰乱治安的游击基地’,实际上有名无实。拿它与共党系统相比,它的活动是极其差劲的。”

……“中条山会战以后,在新占据的地区内,以前的不安定势力即重庆军,被中共势力取而代之,逐渐浸透到各个方面,治安反而恶化了。”------(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中国事变陆军作战记》3,朝云新闻社1983年版,372页)

华北日军西蒲疃据点的上等兵田中在家信中这样写八路军和地方武装:

“头上是浓浓浮云,脚下是蔓蔓野草,北支那的一切是这样的荒凉阴森啊!然而就在荒凉阴森的境地中也不允许我们随便浏览。

我们没有一个随便行动。前天刚来的一位小队长官木,他不信服支那人的蛮悍,竟敢一个人在外巡逻,结果被村外的支那人可怕地杀死了。前几天维持会里的一个中国朋友,到街上买东西,也被支那人活活地捆走了。

他们蛮悍的支那人,时时地包围着我们。他们不是八路军就是普通的民兵,最耻辱的是他们竟敢伏在道沟里向我们大骂。我们反而不敢出去……。征服支那已经4年了,可是我们征服的只是一座一方丈大小的碉堡,除此外的每一寸土地都不是安稳的。我不能写下去了,外边的支那游击小组‘青抗先’又和我们捣乱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0/24 16:37:34 被茶花伯爵编辑

19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3楼 wm198223
敌军抗日势力之中枢既不在于中国四亿民众,亦不在于政府要人之意志,更不在于包括若干地方杂牌军在内之200万抗日敌军,而只在于以蒋介石为中心、以黄埔军官学校系统的青年军官为主体的中央直系军队的抗日意志。只要该军存在,迅速和平解决有如缘木求鱼。——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说这话的时间还是1939年,那个时期当然只找得到蒋公公这一个对手了;而后经过各方在抗战中的表现,日方就得出了“攻占重庆后,抗战的中国有落入中共手中的危险,如果没有充分可靠的估计,攻占重庆就只不过是极端危险的投机……”的结论。----这是鬼子对国民政府前后评价的对比

日军一方面试图“首先扫荡对抗日持观望态度的国民党军队,争取其中与日军有来往的一部归顺,以扩大政治影响;然后再扫荡坚决抗日的共产军”,另一方面“一度试图与中共进行交涉,或与完全无力控制中共的重庆政府进行交涉,以期取得妥协”;“则对于中共,只有排除任何妥协,必须从各方面都采取彻底的对抗政策。就中共的信念而言,他们是要一直战斗到日军完全从中国撤退为止的”-----这是国共的抗战态度对比

“与蒋军相反,在本年交战1.5万次中,和中共的作战占七成五。在交战的200万敌军中,半数以上也都是中共军。在我方所收容的19.9万具敌遗体中,中共军也占半数。但与此相比较,在我所收容的7.5万俘虏中,中共军所占的比例则只占一成五。这一方面暴露了重庆军的劣弱性,同时也说明了中共军交战意识的昂扬”----这是国共的作战意志和损失对比

谢谢你找出了最前面的这段,通过了对比,让我们更清晰的认识了一个起初让国人期望,让对手重视的执政党,是如何沦丧的,是如何被对手所鄙视、被国民所抛弃的

本文内容于 2013/10/25 16:50:15 被菜鸟一个008编辑

17楼cg713

不想说太多,因为描写中共军队的浩如烟海。只想说,我军是扎根于广大人民群众,鬼子面对的不单单是开枪开炮的军队,更是数以亿万计不愿做亡国奴的百姓。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天理!


如中央军者,集则易乱,散则无力,其溃灭尚较为容易,而共产党军集则为整,化则为零,其每个散在之小组皆为有机体……

这记者概括的真精准

好帖子,好回复!居然把我的眼泪看出来了。

我老爸就是土八路,17岁参加区小队,后进入武工队,一直在敌占区活动,最后参加大反攻。那时的八路军,纪律严明,作战顽强,意志坚定,爱民如子,党员分布在每个战斗小组,打散了一样能战斗。这只军队就是诞生于人民之中,成长在战火之中,最后再人民的支援下,夺取了全国政权。

果粉不是口口声声要还原历史真相吗?当事国美国和日本记录的情况却很扇了果粉一耳光!

1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