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0年12月,从荷兰海牙和台北同时传出消息:荷兰莱因-斯凯尔特-维罗梅(英文缩写RSV)公司,与台湾签订了一项金额为5亿美元的军火交易合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项目是RSV公司为台海军建造2艘攻击型潜艇,这是当时台湾与海外的最大一宗军火贸易。随着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终止,台湾急于采购武器以填补由于条约失效而造成的真空。但当时世界上主要武器生产国都与我国有良好关系,他们不愿为了赚台湾的钱而得罪我国。因此,台、荷潜艇协议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在国际上引起了一场风波。1980年2月,前往西德不来梅采购军事装备的台方人员与一家大型船舶公司商谈购买潜艇事宜。双方交涉期间,一位金发碧眼的不速之客来到台代表团下榻旅馆。来人声称是荷兰RSV公司经销商,说他们拥有一流的人员与设备,能够制造世界上一流的潜艇,而且价格低廉。果然,他提出的价格比西德的价格低了许多,于是双方约定进行正式谈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周后,RSV公司代表一行5人如约飞抵台北,与台军方进一步商谈,台前海军副“总司令”俞柏生热情款待。荷方再次许诺,可以较优惠的价格承揽此笔生意。台方顾忌荷兰与中国大陆的良好关系,提出质疑。RSV公司暗示台湾,荷兰背后有美国的支持。原来,美国一年前与中国建交后,一方面想和大陆改善关系,另一方面又想维持对台湾的控制,以“保护美国在远东的利益”。但美方顾虑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不便亲自出马,于是找到了经济不景气的荷兰,请其帮助台湾解决军购问题。有了美国盼“尚方宝剑”,无疑给台湾吃了定心丸,结果双方初步达成协议。待双方商谈合同细节时,台方代理人又换了新面孔,以“海军副总司令”邹坚为首的一班人马出现在谈判桌前。双方你来我往,讨价还价。但荷兰人很快发现,这些大腹便便的将军们根本不是对手,他们甚至连一些国际贸易的基本规则和法律条文都不清楚。这些人之所以染指此事,无非是想捞点儿好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1年9月,双方签订了5亿美元的军火合同,包括购买两艘造价为3亿美元的常规动力潜艇和2亿美元的其它军事物资。合同的许多具体细则,明显有利于荷方,比如合同规定,币值兑现方式由荷兰决定,若台币贬值,则以美元支付,若美元贬值则以台币支付,这就使台方始终处于被动吃亏的地位。荷兰是西欧小国,早在1954年11月就与新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此次冒得罪我国的风险与台湾做这笔生意,可谓事出有因。20世纪70年代末,西方国家经济衰退,荷兰大批工人失业,执政当局面临很大压力。所以,荷兰政府同意RSV公司与台湾的这笔交易,以缓解RSV公司开工不足的困境。另外,美国的亲台势力一直企图在中美关系上开倒车。中美建交后,美国参众两院分别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把台湾当作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列入“保证台湾安全”的条款,严重违背了中美建交《联合公报》。美、台之间设在对方的两个非官方机构还签订了互相给予“外交”特权和“豁免权”的协议。美国之所以纵容荷兰与台湾做这笔军火交易,也是在投石问路,看我国将做如何反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0年11月29日,荷兰政府批准了这笔交易。这时,一直对中国态度友好的荷兰外交大臣范德仑劳拍案而起,告诫首相:“政府的决定,将得罪世界上四分之一的人,他们是我们的朋友,我将难于继续我的工作。”随后提出辞职,但未获批准。1980年12月21日,我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就荷兰政府批准向台出售潜艇一事,举行记者会,指责荷兰政府违背了国家关系的基本准则,违背了中、荷两国建交公报的原则,“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极大遗憾”。翌年1月4日,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议员希奥多•史蒂文斯和美国共和党少数民族委员会主席陈香梅。会见即将结束时,邓小平突然改变话题,开门见山地说:“荷兰向台湾出售潜艇,希望荷兰政府能改变态度,否则中国将采取措施。1月14日,我外交部发言人再次发表谈话:“中国政府正等待荷兰政府取消向台湾出售潜艇计划的答复,否则,中国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主权,将不得不做出强烈反应,届时,荷兰政府必须对两国关系因此而蒙受的影响承担全部责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荷兰政府仍一意孤行。1981年2月27日,我外交部照会荷兰驻华大使,宣布“由于荷兰政府坚持批准向台湾出售潜艇的错误立场,中国政府决定立即召回中国驻荷兰大使,并要求荷兰政府也召回驻中国大使,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中荷关系恶化,台湾当局幸灾乐祸,但他们高兴得太早了,事情远没有结束。根据台、荷合同规定,荷兰为台海军建造的“海龙号”、“海虎号”常规动力潜艇,最迟应在1984年12月底前交货,但是两艘潜艇直到1988年6月才全部交给台方,比合同规定的交货时间晚了3年半。中荷关系降级后,荷兰政府遭到国内舆论的激烈抨击。在强大压力下,荷兰政府终于有所收敛。RSV公司在当局的授意下,不打算按期交货,而是把台方数千万美元的预付金投入了公司在美国的挖镁计划。结果不出几个月便亏损一空。对此,台湾当局却始终蒙在鼓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直到RSV公司又回过头来向台湾要求追加预算(从120亿猛增到300亿台币),并指定以美元为兑现币时,台方才感到事情不妙。急忙派人进行调查,结果令台湾军方大吃一惊,但为时已晚。荷兰采取拖延战术,先后13次毁约或修改合同,其中令台方最难以忍受的违约事项主要包括:一、RSV公司与荷兰军方为补偿因延期造成的损失,成立了一个由35人组成的“工程小组”,向台方提供一些维修与保养服务,其中包括一定程度上的技术转让和潜艇人员的培训。后因美国施压,荷兰方面撤回了“工程小组”,并终止对台海军的潜艇作战培训计划。二、原合同规定潜艇射控系统为荷兰西格纳尔公司所生产的SEWACD潜艇战斗系统,由于美国认为该系统具有很强的攻击性,超过“台湾防卫”需要。于是,荷兰方面便将该系统擅自改成其它公司的次一级产品,使潜艇作战功能大为降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合同规定,潜艇交运台方时,将附带出售给台湾12枚MK42鱼雷。由于荷兰政府的干预,公司取消了这一条款,仅保留6具鱼雷发射管,这就使潜艇实际上成了“无箭之弩”。四、荷兰方面规定,凡台湾赴荷受训的海军军官,军衔不得超过上尉;在受训内容上,仅以潜艇实际操作为主,而不涉及整体潜艇作战指挥的精深理论,目的是限制台海军发展具有潜在威胁的潜艇部队。1986年6月,台军方终于忍无可忍,派出一个由海军副“司令”罗琦、海军“参谋长”孙淳真等高级将领组成的代表团,前往荷兰催办潜艇交货事宜。双方谈判过程中,荷兰军方代表出示了一份美国向荷兰“施压”的文件,明确告诉罗琦等人:“荷兰有更大的利益在美国,我们只好牺牲小利益去保全更大的利益,请台湾朋友予以谅解。”罗琦等人据理要求荷兰方面提供准确的交货时间,但荷方反而要求台湾向美国保证潜艇不作为攻击之用后,再谈交货问题。谈判不欢而散,罗琦悻悻返台。在荷方一再违约,交货日期一再延期过程中,台军方因有求于对方,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向荷方暗示,只要潜艇能尽快交付,将不再对“违约金”进行追究。然而,台军方的委曲求全并未奏效,潜艇迟迟不能按期交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湾向荷兰购买潜艇被坑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被岛内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有消息灵通人士指出:“这宗难产交易,幕后必定大有文章。”当时盛传这笔交易是由某“大人物”之子从中牵线促成,军购案并不单纯,恐怕有涉弊之嫌,令当时新任“参谋总长”郝柏村备感压力。1986年12月27日,郝在办公室里召见海军“总司令”刘和谦和副“总司令”邹坚,听取关于潜艇一事的汇报。当时郝柏村只关心潜艇何时抵台,因为只要潜艇到手,风波自然平息。他不断追问:“潜艇抵台日期是否已定?刘、邹二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郝柏村勃然大怒,大声斥责:“数亿美元的交易,时至今日尚无着落,让我如何向'总统'交待。真是混蛋!无能!令你们尽快了结此事,否则军法无情!”直骂得刘和谦声泪俱下,连声道:“我对不起海军,我对不起海军!”郝柏村一气之下,将刘和谦呈批的与美国合作生产快速舰的计划一笔勾销,愤愤地说:“连搞了5年的潜艇至令沉浮未定,还想搞什么快速舰?!”最后,郝柏村下令撤了海军副“总司令”郭宗清和海军“参谋长”杨骐骥的职,邹坚也被调离海军。荷制潜艇“千呼万唤始出来”。直到1986年10月6日,“海龙号”潜艇才制造完毕,之后又拖了一年,方于1987年12月16日运抵台湾基隆港军用码头,而另一艘“海虎号”潜艇则拖至1988年6月才姗姗抵台。

本文内容于 2013/10/24 16:30:16 被圣方济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