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13亿人的主粮由猪决定?

fengyimin 收藏 22 4451
导读:一 缘起   今年7月,中国61名两院院士曾通过非公开渠道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呼吁将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称形势已刻不容缓,"再迟缓就是误国"。联名信中,院士们还指责了农业部的不作为,算是"告御状"了。近日,此事被中科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启发透露,一时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   在中国,根据《种子法》,新作物(包括转基因作物)上市需要经过农业部的两次审批,一次是获得安全证书,一次是获得商业化生产的证书(如品种审定证书、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等)。不少国人或许不知道,农业部曾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13亿人的主粮由猪决定?


一 缘起

今年7月,中国61名两院院士曾通过非公开渠道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呼吁将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称形势已刻不容缓,"再迟缓就是误国"。联名信中,院士们还指责了农业部的不作为,算是"告御状"了。近日,此事被中科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启发透露,一时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

在中国,根据《种子法》,新作物(包括转基因作物)上市需要经过农业部的两次审批,一次是获得安全证书,一次是获得商业化生产的证书(如品种审定证书、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等)。不少国人或许不知道,农业部曾给一些转基因作物颁发过这些证书,比如番茄(品种名"华番一号",现已退出市场)、番木瓜等,也允许进口转基因大豆、玉米等作为加工原料,这意味着中国并不是转基因食品的禁区。

在中国的转基因作物中,转基因水稻是一种尴尬的存在。2009年,张启发的团队研制出的转基因水稻获得了农业部的两张安全证书,破了天荒,毕竟水稻是中国的主粮,不同于其他作物。但这只算是过了第一道坎,产业化的证书却迟迟等不到。农业部不表态,既不认可,也不反对,只是拖着。等不来产业化的证书,转基因水稻只能种在试验田,不能大规模推广。再耗下去,安全证书也是有有效期的,过了有效期,就得再来一轮。

10月中旬,有媒体报道农业部正在委托中国农业大学进行转基因大米的小型猪90天喂养试验。10月21日,试验负责人,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黄昆仑教授在接受《新京报》邮件采访时表示试验已完成,结果显示"试验用猪在90天喂养期间,无中毒或死亡现象,皮毛顺滑,行动灵活,饮食正常,生长发育状况良好。"算下来,倒推90天,正好是7月,院士联名信提交不久,看样子"告御状"还是有点作用的,农业部的反应还是很快。但正是这份试验报告,引来了公众潮水般的嘲讽。试验结果本身对转基因推广有利,但试验结果的新闻却成为民众吐槽转基因安全性的引爆点,不可谓不讽刺。

二 失策

反对转基因产业化的人被称为"反转"者,对应的,支持者被称为"挺转"者。在"挺转"者看来,"反转"者不懂科学,是外行,杞人忧天。不得不承认,"反转"者相当多的担忧并没有确凿的事实证据,多是假设可能出现的情况,或者是误解了试验结果。但另一方面,"挺转"者有时给出的证据也确实无力,让人难以信服,这次"转基因喂猪"事件便算一件。

最直接的,且不说猪与人在生理结构上的差异性,单是试验时长就难以服众。关于转基因食品,人们担忧的是长期的、隐形的恶果,而不是即刻的。毕竟转基因不是毒药,不会一吃毙命。在自然界,毒性强的病毒通常很难有传染性,原因很简单,寄主都很快被毒死了,想传染别人也没机会了。同理,如果转基因真的是一吃就倒,恐怕也出不了实验室,"反转"者更担心的是绝代、绝种。显然90天的试验难以说服"反转"者。

其次,根据黄昆仑教授的邮件介绍,试验的观察尺度很粗放:试验猪"无中毒或死亡现象",没有提供更细节信息,比如对比各个器官的生化指标等。这样粗放的结论可不能让人们放心,如果是轻微中毒,或者慢性中毒,内部有病变,但表面上看不出来,也不会致死。也许试验有详细的检测,但面向公众发布时,还是应该尽量说明白。

此外,猪和人终究不一样,就算猪吃了没问题,"皮毛顺滑",不意味着人也一样。一旦产业化的许可发布,就意味着转基因大米可就要端上13亿人的餐桌,不可不慎重。虽然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对未知危害的食品药品进行人体实验应该控制在最小范围内,但出于对更多的人负责的角度,该做的人体实验还是得做。费解的是,在中国,新药品上市需有人体实验的检测流程,但新食品却不需要。因此转基因大米并没有经过人体实验,倒是有研究者自称已多年食用,不觉有恙,不过这只能算个例,不是严谨的试验。这也是"挺转"者最容易被攻击的一点:如果不经人体实验就推向市场,不就是把食用人群当作小白鼠了?

黄昆仑的喂猪试验是受农业部的委托进行的,而农业部应该是在院士联名信后迫于压力而采取的这一对策。问题在于,试验本身来讲,没有太大问题;但对农业部而言,这一应对却是下下策。试验是为了什么?为了说明转基因大米是安全的。可是,2009年时,农业部明明颁发了转基因大米的安全证书,只是拖着没有进行产业化证书的审核。现在4年过去了,如果试验结果证明转基因大米安全,这不是很正常吗4年前就做过测试。如果试验结果证明转基因大米不安全,那不成了自打脸。农业部当下的处境很有点猪八戒照镜子:如果以喂猪试验为理由,产业化转基因大米,人们会问,4年前干嘛去了。如果仍然拖着,院士们又不高兴了,其"不作为"的罪状又会加一条。

说起来,2009年时转基因大米的安全证书是如何获得的呢?近日"抗虫转基因水稻新品种培育"项目负责人林拥军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这两张安全证书的取得非常严格",为什么说"非常严格"呢,因为"不仅对白鼠做了90天喂养实验,还做了三代繁殖实验,结论都显示食用转基因大米与普通大米并无差别"。读罢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可能在专家看来,这样已然是"非常严格"了,但相信对不少消费者而言,这样的试验是不够作为人能够长期、大量食用转基因大米的强有力理由的。

这或许是农业部这次改用猪做试验的一个原因。黄昆仑表示"在营养和毒理方面,猪胃肠道消化过程与人极为相似","采用猪做试验能更大程度反映出转基因大米对人类食用的安全性"。这样的说法相当于变相的表示,之前只用老鼠做安全性试验也许在学术领域可行,但在公众领域大家并不买账,因此需要调整。猪,继老鼠之后,成为转基因推广路上的队友。

三 出路

转基因有没有好处?当然有,而且这些好处是看得见,甚至是立竿见影的,比如防病虫害,比如增产。转基因有没有危害?可能有。但必须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在转基因作物出现、试验和推广的这十几年来,未有一起因食用转基因食品而导致的食品安全事故。当然,这不意味着问题永远不会出现,不过至少现在确实没有看到。

既然转基因好处多多,当下又没有发现危害,不推广是有点说不过去,但院士们所称的不进行转基因大米产业化就是"误国",未免言重。

其一,中国的稻米产量并不是到了火烧眉毛、不改进就会造成恶劣后果的地步。转基因大米能增产,这固然很好,但就算没有增产的这些量,也不至有本质的不同。

其二,农业部只是没有颁发转基因大米产业化的许可,而不是不颁发所有转基因作物的许可,也没有禁止科研机构进行转基因大米的研究,因此至少在转基因技术上,国内的研究环境并不恶劣。研究者要进行研究,照样可以申请科研经费,并不耽误。

其三,中国的稻米产业是农业的大头,让虫害更少、产量更大的转基因大米进入市场,长远的看是会对国家经济发展有好处的,但短时间内那些种植非转基因大米的农户将会受到较大冲击。对于科学家而言,这不是要考虑的问题,但对于政策决策者则不然,如何安抚农民,如何政策倾斜,需要考虑周全。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一看见有利就贸然推广,一看见民意沸腾就贸然喊停,朝令夕改,这不是好的治理之道。

除了院士们的呼吁,近日来,民间"挺转"者聚集开转基因大米品尝会之风越来越烈,这是好事。科普除了要言传,更要身教。有时对于没有足够专业知识的民众,说什么不一定有用,但做什么大家就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然而"反转"者总是会呛声,认为这是作秀,有本事天天吃。最初"挺转"者常被这话噎着,但后来也想到了应对之句:我倒是想天天吃,但国家不允许产业化,想吃也吃不着啊。

这样看来,事情进入死循环:"反转"者认为只有有过人体实验,比如"挺转"者自己长期食用证明无害后,转基因大米才能进入市场。但如果转基因大米不能进入市场,那些自愿成为试验品的"挺转"者难为无米之炊,只能作秀式的吃上一顿两顿,难以说服更多的人。

或许让一部分先吃起来是一个更好的选择。13亿人的主粮可不能由只喂了90天的猪来决定,转基因大米要上市,长期的、大规模人体实验少不了。农业部可以考虑委托转基因大米的研发机构招募志愿者进行试验,并发布时间表,如果一段时间之后没有意外,便可批准上市,但需要进行标注,以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剩下的事,可以交给市场了,市场可比猪聪明。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首先转基因大米这种东西是否种植,是否食用,应该交由广大没有吃特供食品的人民群众来决定,不能交给某些研究团体或者少数人来决定。我们大多数人是不了解转基因的机理,但是人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如果长期食用转基因大米会造成一些没有外在表现的基因缺陷,在某种生化武器激发下爆发,那就是亡国灭种的灾难,假设真有发生这样的灾难的几率,哪怕是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我们都不能接受。所以转基因大米不应该推广,如果需要哪些挺转的自己去吃吧。

15楼zpwang

这个国家已经疯狂了,没有谁能够保卫这个民族了,见利忘义的败类到处都是,还身居高位。

强烈建议,将这些个专家圈养起来,每天喂食转基因的食物,如果专家们能够寿终正寝再来谈产业化吧,60多个的专家是足够活体样本。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