诽谤世界奢侈品协会成为《经济半小时》访谈的最大耻辱

本地人口认可 收藏 0 1972
导读:一个国字号电视节目经济半小时,报道新闻不是根据民生趋向定夺,而是热衷于炒作一些网络花边新闻甚至捕风捉影,挖掘所谓新闻热点背后的“真相”。而这些所谓的真相,也多是一些网络传言,子虚乌有的东西。经济半小时节目完全不顾事实真相,形式漂浮,追逐名利,不愿意深入采访调研,甚至根本不愿意采访,随意编抄别人的稿件,成为虚假新闻的传播者。 2013年3月18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播放了《哪来的世界奢侈品协会》,节目声称,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代表欧阳坤在2006年2月,通过经营文化公司的小美,联系到资金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诽谤世界奢侈品协会成为《经济半小时》访谈的最大耻辱


一个国字号电视节目经济半小时,报道新闻不是根据民生趋向定夺,而是热衷于炒作一些网络花边新闻甚至捕风捉影,挖掘所谓新闻热点背后的“真相”。而这些所谓的真相,也多是一些网络传言,子虚乌有的东西。经济半小时节目完全不顾事实真相,形式漂浮,追逐名利,不愿意深入采访调研,甚至根本不愿意采访,随意编抄别人的稿件,成为虚假新闻的传播者。

2013年3月18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播放了《哪来的世界奢侈品协会》,节目声称,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代表欧阳坤在2006年2月,通过经营文化公司的小美,联系到资金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商,参加顶级奢侈品展会,并从中骗取80万元参展费,事后人去楼空。

节目同时声称,通过世界奢侈品协会前员工,得到一些内幕,展销会上展出的国外奢侈品多是仿冒品,临时租借来的;公司只有4、5名员工,数据都是从网络上“扒”来的,办公环境只是华贸中心2号楼9层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最后,发表了长篇颇具深邃道理的评论。如果你继续往下看,你会发现这是一期多么荒唐的节目,却给新闻当事人的商业信誉造成了极大伤害。

如果你稍微关注一下世界奢侈品协会,应该会知道,这些所谓的“真相”都是在此之前出现在网络上的消息,是一些人出于报复,编造的诋毁世界奢侈品协会的消息。难以置信的是,一个国字号电视台,居然随意编抄网络未经核实的消息,同时找一名内部女员工,马赛克员工脸部,声称是奢侈品协会的前员工,爆出了网络上很早就出现的消息。拜托经济半小时节目的编导组,你们稍微长点脑子,也应该知道这些出现在网络上的消息漏洞百出,根本经不起推敲。

经济半小时报道了这些网络传言的消息,却没有报道2012年的“3.15”晚会,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的一份重大报告。在“3.15”晚会上,世界奢侈品协会受38个国外品牌会员委托,公开声明38个国际奢侈品牌从未授权国内任何网站销售其产品,国内各大电商涉嫌销售假货(各大媒体都进行过相关报道)。这份报告的本意是维护中国消费者利益,保护品牌形象。可报告一出,众多电商将矛头对准世界奢侈品协会和欧阳坤。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网络开始出现诋毁世界奢侈品协会的消息,这些事情,经济半小时只字不提。很明显,为了维护行业正义,世界奢侈品协会成了牺牲品。

经济半小时栏目组更没有提到,在此之前,节目曾数次采访欧阳坤,报道对世界奢侈品牌纷纷涌入中国市场的一些看法,并大量采用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的数据报告,这又怎么解释?

网络上一直有一种观点,央视当惯了婊子,还想给自己立个牌坊,这种说法没有道理吗?

下面将节目中出现的这些消息一一推敲,揭开这些谎言,爆出真相。

节目声称2006年文化公司小美被欧阳坤骗取80余万元的展会费,人去楼空。2006年的80万绝对算是庞大的金额,如此重大数额的诈骗案,所谓的小美为什么没有报案,更没有立案?而且2006年以后,世界奢侈品协会一直在全国各地举办各种展会展览,欧阳坤更是频繁出现在电视新闻及各大报纸上,为什么小美没有看到?

节目中一个自称是奢侈品协会的前员工,她一直强调展销会上展出的国外奢侈品多是仿冒品,临时租借来的,且不管员工是不是协会的前员工,这个所谓的“真相”就特别荒唐,明摆着侮辱观众智商。出入品牌展会的,很多都是各国的大使及品牌商,他们怎会允许这种损害他们品牌的现象出现?

节目还声称世界奢侈品协会只有4、5名员工,数据都是从网络上“扒”来的,办公环境只是华贸中心2号楼9层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节目中还配以暗访视频,其实连协会办公室都未见到,只是采访了一个貌似前台的人,说的台词也是网络早就出现的。这个是节目组断章取义,吸引眼球。

从2012年3.15晚会后,网络上出现了很多协会的负面消息,《新京报》《南方周末》等媒体未经调查就在报刊上予以报道诋毁诽谤协会的消息,经过媒体的传播,变成了所谓“真相”。

对企业而言,商业信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遭遇诽谤、诋毁的协会商业荣誉严重受损,众多合作良好的商业伙伴纷纷暂时中止合作,持观望态度。刚步入正轨的协会遭遇重大资金链问题,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资金链中断。协会收集奢侈品牌相关消费数据库需要庞大的支出,且没有中外任何政府的支持,只能自负盈亏,缺少资金根本没法运作。这些数据都是由兼职在各国的品牌雇员,退税员等,根据协会的要求,搜集、汇报的,而协会会及时支付其报酬。这些兼职员会发布中外奢侈消费数据,为企业决策提供依据,相应地收取服务费,但协会的性质决定不以盈利为首要目的。

协会为减少支出,将办公区域临时租借出去,同时将总部的29名员工暂时遣散,留4名骨干员工,与世界各国的兼职人员保持联系,负责数据整理、收集工作,维持协会的运作。而恰恰在此时,各大媒体根据协会提供的地址一拥而入,他们此时所看到的是只有几名员工、办公环境只有十几平米的协会,于是记者不顾协会拿出的员工暂时遣散证明,断章取义,给协会冠以“皮包公司”“山寨协会”的头衔。

针对网络上出现的无法提供代表处的联系方式的消息,为澄清真相,尽管涉及商业机密,但仍私下向一些媒体记者出示,可相关报道却只字不提。事实上,这些代表处只是进行消费数据的收集与整理,汇总到总部,职能单一。为节省开支,这些代表处并非独立,而是和当地的一些机构合作,属于兼职性质。

媒体作为传播信息的渠道,应该遵守国家相关法律,坚守媒体底线,不能因收视率而热衷于报道一些网络新闻,网络因缺乏监管,出现的可能是假消息。“财经半小时”子虚乌有、夸大其辞、违反常识,从网络提取虚假新闻,追求所谓的“轰动”效应、“独家效应”甚至置新闻事实、客观报道于不顾,实在不配“国字号”标签。

更为荒唐的是,节目中还采访网络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将他的话作为证据,证明协会是“皮包公司”,“山寨协会”。协会商业信誉严重受损,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他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成为抹黑协会的工具,在警方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协会不会轻易下论断。

追问经济半小时栏目组一句,如今你们的“证人”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因涉嫌网络造谣被北京警方逮捕候审,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你们发布的假新闻还少吗?被你们坑害的企业如今还存活几个?

协会成为保护品牌形象、保护中国消费者利益的牺牲品,只是水军的力量挡住了真相的一角,协会大声呼吁:反对和杜绝虚假报道,作为主流媒体,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同时希望媒体能站在客观的角度,坚守底线,帮协会澄清事实,以正视听。希望各位网民擦亮眼睛,认清事实,不要被人驱使、利用,成为传播虚假新闻的工具。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