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戏外(散文

落落大芳 收藏 1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生活就是这样,每年都会有新故事,然后另一个新故事来了,把另一个新故事代替。就这样反复替代,我们就有了不断的故事。 每个人的故事都不同,轻重不一样,轻的随着青烟散了,重的坠入了滚滚红尘。 那年的冬天,我们举家南迁,从一个北方巴掌大的小县城,来到了南方这个叫做漳州的城市。暂时租了个新家,说新家有点勉强,其实也就一座旧房子而已。不过,我们的新生活要从这座房子里开始,所以就是我们的新家了。 收拾了一整天,才收拾完了。我们家里书多,足足有100多箱子,按斤过足有一吨多。书柜占了两个,放不下的堆在了一个角落。我从北方带来了一尊文殊菩萨,佛像不大,也不贵重,街面上随处可以看到。这尊菩萨跟了我很多年了,几次迁家,不管迁到哪里,迁得多远,我也不会把她遗弃下。 我把菩萨安置在神龛子里,让她也有了一个新家。我还有意识地让她的目光瞅向我的书桌,这样我就可以在她安详的目光里写作了,没有灵感的日子,扭头看看她,四目交接,灵感瞬间布满了全身。我在厨房里忙碌着,做我们来漳州的第一顿饭,小西净手后在菩萨面前点燃了三炷香,拜了三拜,不知道祷告了什么?两岁的女儿学着她的样子,也拜了三拜,小模样很可爱。我知道,女儿拜菩萨,心里肯定无所求,小孩子的心里装满了父母的疼爱,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晚饭过后,我们去了人民广场,离我们近的也只有这个地方繁华了。广场上很多人跳着舞,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一点人世间的哀愁,优美的音乐弥漫在夜的上空,我的心也在这优美的音乐中陶醉了。我怀里揽着孩子,问小西说:“从此要展开我们的新生活了,你是怎么想的?” 此时一颗流星划过,小西伸手在空中抓了一把,然后双手抱在胸前说:“我把要说的话,都告诉流星了。你想要知道就去问流星吧?”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我现在没有答案,你愿意倾听没有答案的结果吗?” “那你对流星许了什么愿,可以告诉我吗?”我改变了话题追问。 小西向我晃了晃拳头,说:“这颗流星已经被我抓住了,我可以天天对着它许愿,一天许一个愿,直到我的愿望全部实现,我才会放了它。”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人,我还是头次听说流星也能被抓住。 “你还没有告诉我许了什么愿?”这时,孩子已在我臂弯里睡着了,我腾出一只手来,揽住了小西的腰肢,每到此时小西才方显一个女人的温柔,她说:“我只需要有个完整的家,得到你每一天的爱。” “还有呢?” “其他的对我不重要了!” 想不到她的愿望竟然如此简单。她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女人,简简单单地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我。惭愧的是,我连一场像样的婚礼也没给她,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她都没有。用她的话说:“嫁给我,缘于爱我。不要婚礼,是为了还爱干净。”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这样爱干净的女人了,干净的我连10块钱也没花出去。办结婚证花了10元,人家还找回来1元。她的条件只有两个字:“爱我。” 回去的途中,我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彼此的爱用这只手传送,爱流在彼此的身上迅速的蔓延开来。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来,吃了早餐,准备到厦门看大海。早就听说过厦门的鼓浪屿,终于有缘欣赏它的美丽了。的士司机给我们打了电话,说车子已经停在楼下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来到了鼓浪屿,司机路上告诉我们,从漳州出发,正确的时间应该是一个小时零三十分钟,但上班时间,市里交通堵塞,时间延误了二十分钟。买了船票,坐了五分钟大轮渡到了鼓浪屿,下了轮渡踏上那些石板路,我沉重的心情一下变得轻松起来,我松开女儿的小手,让她自己在石板路上蹒跚学步,看到她朗朗跄跄地走着,我和小西一边鼓励她向前走,一边呵呵地大笑起来。女儿还是第一次看到大海,那天看到大海后的表情很丰富,笑出了很多种模样,以至于后来见到一条小河,或者是一片水洼,嘴里就会兴奋的大叫:“大海,大海……” 来到了漳州,总觉得是来到了天涯上,感觉好远好远,五千多里的距离,我不知道原来的家在这个地球上的哪个位置了。还有就是生活上的诸多不便,吃的不习惯不用说,就是语言交流上也特别费劲,买个插座也要变换许多种语言。你说插座人家摇头,你说插台人家还摇头。唉!感觉闽南语比洋鬼子的英语还深奥。 有次,我带着女儿到人民广场买玩具,我手里拿着玩具问价格,卖东西的老太太听到我问话,先是吃惊,吃惊之后慌慌张张的竟然跑掉了,连身后的货摊也无暇顾及了。这让我对自己的相貌产生了怀疑,我是否长得像一头怪兽,吓跑了卖东西的老太太?常出门在外,没有听到这方面的丑闻啊! 还好,是我多虑了,一分钟不到,那个老太太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这个女孩跟我解释说:“老人家不会说普通话,只好到附近的店面找人来翻译。”其实,这也怪不得老太太,出门应酬不是我也离不开翻译吗? 在漳州另外一个不习惯就是方向感,老埋怨漳州的日头有问题,我们那的日头从来都是从东方升起,人家的不,人家的偏从西方出来。我们老家形容一个极度弱智的人总是说,你要是能办好这件事情,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意思就是说,你根本就办不成这件事情,但在这地方我就见到鬼了,人家漳州的日头真还就从西方出来了。我知道我这是“晕头”了,后面再加两字“晕头转向”了。 在漳州,我经常这样晕头转向,有次我带着女儿出去兜风,回来就找不到家了,后来稍微回来晚一点,女儿就对妈妈反映说:“爸爸又找不到家了。” 小西为此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假如这地球上不在有小西,谁来领你这只迷途的骆驼回家呢?” 我的喉咙被她的话卡住了,是啊!假如这个地球上不再有小西,我自己该怎么活啊?我要是有小西一半的应变能力就好了。我常用这句话对着老天祈祷,也常言不由衷地在自己脸上赏一两个耳刮子。当然打不疼为止。 我就纳闷,小西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能力,只要她去过一次,下次再去那个地方,熟悉的就象去自己家一样。没去过的地方也没关系,摊开一张地图几秒钟就找到这个地方了。我不会查地图,在我心里地图永远是张烂纸,觉得这玩意不靠谱。但跟着小西出去从来就没有迷过路,也很少向人打听路。 我因我的方向感曾经闹出过传播了方圆五公里的一个笑话,那是我十一二岁时候的事了,我母亲让我给本村的亲戚送点自己地里种的蔬菜,我抱着两把小葱去住在村西头的亲戚家,上午去的到了晚上还没回来,母亲让我送蔬菜结果让我送到另外一个村子里去了。后来不知道小西从哪个渠道知道了这件事,一直拿这件事取笑我。 我们在漳州过的第一个年,是个非常有趣的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人家过年是一件喜事,我们家过年是两件喜事。我们不仅要迎接新年的到来,还要忙着和小西庆贺生日,小西的生日是腊月二十九,她的生日差不多是所有人生日中最小的一天,如果是小进没有大年三十,她就是最小的一天,相反有了大年三十,她也就比最小的一天才大了一天。我也常拿这件事取笑她说:“我过生日的时候,不过年我也能吃到好东西,你过生日的时候,不过生日你也能吃到好东西。我的生日是一种收获,你的生日是一种损失。” 可小西从来不认为这是一种损失,小西说:“我出生的时候要全国的人们为我举杯相庆,每一个人都认为是喜事来了,这是多么隆重的一件事啊!你摘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我辩不过小西,每次争论我都是投降者,我改变了口气对她说:“说说看,打算怎么庆祝你的生日?” “你打算怎么庆祝我的生日?” “你尽管狮子大开口,我满足你的一切要求!”我朝她扮了个鬼脸说。 “我不要金不要银不要玫瑰花,也不要生日蛋糕。” “那你要什么啊?” “我只要你今天把我逗乐。我是一个喜欢笑的女人,但好久我都没有笑了。” 小西的话让我的心感到了疼痛,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女人失去了笑脸,这意味着什么呢?我感觉自己太失败了,从物质上满足不了女人罢了,从精神上自己照样是一个贫穷者,小西能给我生孩子,能给我一个家,我能给她什么呢?我握着小西的手,忍不住泪眼婆娑地说:“我今天一定把你逗乐,把你丢掉了的笑脸重新找回来。” 小西的生日每次都安排在家里过,今天我别出心裁,我郑重决定把她的生日由室内改向户外举行。孩子我已找人照料,我和小西可以尽享往日的二人世界了。我和小西来到了胜利西路,我们来到漳州后,走得最多的也许就是这条大街了,去长途汽车站我们要走这条路,去中山公园我们要走这条路,去新华书店我们要走这条路,去闽南日报社我们还是要走这条路。路熟悉了就愿意时常到那里走走,人熟悉了就愿意时常找他聊聊。人嘛,就是这样子,干什么也愿意捡着熟悉的来。我和小西就是由不熟悉变得熟悉,由熟悉发展成恋爱关系,再由恋爱关系走向了婚姻的红地毯。就是找工作人们也是捡着熟悉的来,专业要对口嘛! 我们来到了大街上,小西建议乘出租,我建议步行,我说步行比较浪漫,可以帮助我们回到往日的时光,让我们回味往日的温馨和情调。小西朝着我瞪眼睛说:“骆驼,你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听话了?” 我央告她说:“你今天允许我违反你的命令一次吧!” 小西撅着嘴说:“今天放过你,下次罚你跪断五块洗衣板。” 走到了九龙公园门口时,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后天就是春节了,九龙公园门口来买来卖的人比往日多出了好几倍人。小西走累了,要我搀着她走,我让她挎着我的一条胳膊,小西满意地朝我眨眨眼睛,说:“这才像我的一棵树。” 我在我的散文里已经答应小西,今生做她的一棵树,天气好的时候为她擎起一片荫凉,天气不好的时候为她遮风挡雨,疲倦的时候成为她一生的依靠。我愿意做好这棵树,为她擎荫凉,为她遮风雨,让她永远依靠着我这棵树。 我当街拦住一对年轻情侣说:“你可以帮我们鉴定点什么吗?” 年轻情侣中,男孩没说话,只是好奇地望着我们,女孩搭话了:“我们又不是鉴宝专家,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连忙陪笑说:“我们不是找你鉴宝,而是鉴定一下两个人的关系。” “你要鉴定什么关系?” 女孩显然来了兴致,我赶紧趁热打铁说:“请你们帮忙鉴定一下,你看我们是什么关系?” 小西看那女孩不住朝我们打量,也连忙追问:“你看我们两个站在一起,像恋人吗?” 那个男孩这时搭话了,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说:“怎么不像啊!你们在我面前一站,那就是一个花盆、一朵鲜花,花盆的心里盛着鲜花,鲜花的心里想着花盆,这难道还不像一对吗?” 那女的更是奉承的我们心花怒放:“你们站在一起那就是天生绝配、珠联璧合、佳偶玉成、青梅竹马、巧夺天工……”比喻的烂七八糟,但还是把小西逗乐了,小西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小西拉着那女孩不住地说谢谢,看到那一对情侣走远了,她还是止不住笑地说:“这个女孩把我们比喻成石头了,还巧夺天工呢!” 我陪着笑脸说:“我觉得她是把我们比喻成了两根木头。” “我说是石头。”小西倔强地反驳我说。 “好,石头就石头。”我小声地在她耳边嘀咕说,“我很高兴成为一块和你放在一起的石头。” 在小西今天的生日里,这是我第一次把她逗笑。 我们往前刚走了几步,只见三四个少年围上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一个十五六岁女孩对我说:“大哥哥,您的女朋友好漂亮哦!” 我连忙问:“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 女孩嘴上象抹了蜜汁似的说:“我是从这本书里知道的。” “什么书?” 女孩拿出一本书来让我们看,原来是我去年出版的一本散文集,出版社想让读者熟悉我就在封面印上了我一张头像。我出版了八本书,也只有这本印有我的头像。但书里没有一张是小西的头像,我奇怪地问那个女孩说:“你是怎么断定她就是我的女朋友啊?” 女孩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我也不是傻瓜,我能不知道吗?” 她看我和小西面面相觑,一脸的糊涂,赶忙解释说:“骆驼在文章里说,他的身边除了爱人不会有别的女人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傻瓜也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了!” 那个女孩见我们高兴,趁机从书包里抽出了五本书说:“这是骆驼最好的一本散文集,值得收藏,你既然是骆驼本人,更应该喜欢自己的书,你就多买几本吧!” 我没有理由不喜欢自己的书,慷慨地拿出100元大钞,把那五本书全买了下来,剩余的四块钱也给女孩当了小费。女孩接了钱,招呼身边的几个伙伴说:“我们给骆驼和漂亮的大姐姐送上几句祝福吧!” 于是,几个少年朝着我们一躬到底地说:“祝福你们分分秒秒平平安安,朝朝暮暮恩恩爱爱,日日夜夜健健康康,岁岁年年潇潇洒洒,永永远远快快乐乐,时时刻刻风风光光,生生世世顺顺当当当。” 最后还格外补充一句:“长生不老寿比天齐。” 最后一句把小西逗乐了,小西忍着笑说:“这几个孩子可真有意思。” “可不是?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竟然祝福我们长生不老寿比天齐。”小西点了点头,朝着我好看地笑了笑说:“我更是想不到,这几个少年还让我亲爱的骆驼买了几本自己的书。” “真的没有想到,我还是第一次掏钱买自己的书……” 我扯着小西来到了公园的西门,在我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这里显然更热闹,舞台前围观着很多看热闹的人,好像是哪个演出公司在这里准备上演什么节目。我和小西挤到了舞台前边,虽然这个舞台不是很大,但演出过程中需要的帷幕、灯光、烟雾、道具等应有尽有!舞台中央有一个灯光闪烁的高耸台柱,它是整个舞台的焦点!演员们可以在这个位子展示个人风采!演绎出自己特有的美丽和气质。 节目开演前,主持人在台上说了一段话,他说今天他们要表演一场独幕话剧,需要一男一女两个群众演员配合完成,两个群众演员在戏中饰演一对走上婚姻殿堂的情侣,在万人瞩目中获得了赞誉和祝福。主持人说完开始在台下筛选演员,主持人走到我们面前,打量了我们几眼,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说:“就是你们两位了,请你们接受我的邀请。” 小西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这个生日里却能当上一次演员,主持人安排了化妆师为我们化妆更衣,我挑选了一套白色的礼服,胸前佩戴了一朵胸花,小西和我不约而同也挑选了一套白色的婚纱,我和小西都喜欢白色的衣服,虽是一件衣服,但它却象征着我们洁白无瑕的的爱情。 在大家激烈的掌声里,我扯着小西的手缓缓走上了舞台,在优美的音乐声中,主持人亮着雄厚低沉的嗓音说:“人生是一个闪亮的大舞台!我们在舞台上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或是主角,或是配角,但不管是主是次,都要珍惜这个短暂而珍贵的演绎时间!用最认真的态度去演绎好各自的角色!因为舞台下面有无数的眼睛关注着舞台上的你们!所以,带着你们最真实的感情全力入戏吧!让更多的人们赏识你们,肯定你们,赢得更多的掌声和祝福!” 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当主持人郑重的问我:“你愿意娶你身边的她做为你的妻子,永远敬她、爱她,呵护关爱,陪伴保护她一生一世吗?”这一刻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我眼里闪着泪花说:“我愿意!”主持人接着问小西说:“你愿意嫁给身旁的他做为你的丈夫,永远敬他、爱他、无论贫穷与富贵、疾病与痛苦,永远伴随一生一世吗?”小西也用三个字回答:“我愿意!” 节目结束以后,小西还沉浸在节目中不能自拔,小西说:“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我真的很幸福。” “我也是。”我帮她擦掉了悬挂在眼睫上的一滴泪,说,“想不到我们现实生活中没有一场婚礼,在舞台上一下子全补偿回来了。” “虽然是一场虚拟的婚礼,但是我很喜欢……” “你觉得你丢掉了的笑脸是不是找回来了?” “找回来了,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小西擦擦眼泪,望着我甜甜地笑了。 刚回到家里,我的电话就响了,我看了看号码,躲到了客厅去接,电话里有个男人的声音说:“骆驼先生,今天我们布置下的一切,你是不是很满意?” 我小声地回答:“我很满意,谢谢你们了!” “不用谢我们,都是你这个大导演的功劳啊!” “哈哈……”挂断电话,我竟然自鸣得意地笑了起来。因为这个生日的前前后后,都是我一人策划导演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