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就记者被刑拘头版再吁放人 警方披露原因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18 692
导读:据新华社电23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一事备受关注。记者的职务行为是否适用“损害商业信誉罪”、是否可以越过其单位直接对本人进行拘捕等问题引发热议。对此,中国记协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快报》22日已将此事告知中国记协,中国记协随后从湖南、广东两地宣传部门了解了相关情况,并已介入调查。 长沙警方述说因由—— 据称认定被刑拘记者陈永洲涉三项“捏造” 23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向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表示,之所以刑拘《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是因为,经调查,从2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新华社电23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一事备受关注。记者的职务行为是否适用“损害商业信誉罪”、是否可以越过其单位直接对本人进行拘捕等问题引发热议。对此,中国记协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快报》22日已将此事告知中国记协,中国记协随后从湖南、广东两地宣传部门了解了相关情况,并已介入调查。

长沙警方述说因由——

据称认定被刑拘记者陈永洲涉三项“捏造”

23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向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表示,之所以刑拘《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是因为,经调查,从2012年9月26日至2013年8月8日,该报及其记者陈永洲等人在未到中联重科进行实地调查和核实的情况下,捏造虚假事实,通过其媒体平台发表关于中联重科的负面文章共18篇,其中陈永洲署名的文章14篇。2013年6月,中联重科曾就此事专门派员前往新快报社进行沟通,要求其到中联重科进行实地调查和了解真实情况,停止捏造、污蔑和诋毁行为。但新快报社及陈永洲不顾中联重科的要求,仍然继续发表关于中联重科的负面文章。

长沙市公安局认定,陈永洲捏造的涉及中联重科的主要事实有三项:一是捏造中联重科的管理层收购旗下优质资产进行利益输送,造成国资流失,私有化。二是捏造中联重科一年花掉广告费5.13亿,搞“畸形营销”。三是捏造和污蔑中联重科销售和财务造假。在报道过程中,陈永洲没有具体依据,也未向相关监管、审计部门和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咨询,只是凭自己的主观臆断。

长沙市公安局称,2013年9月17日,长沙市公安局聘请湖南笛扬司法鉴定所对中联重科因广东新快报社及其记者陈永洲等人发表的18篇文章所造成的损失情况进行鉴定。经市公安局执法监督支队审核,认定嫌疑人陈永洲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中联重科的商业信誉,给中联重科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之规定,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于10月19日批准对犯罪嫌疑人陈永洲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

中联重科高层提及——

新快报与其公司纠纷源于所谓“失实报道”

23日中午,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联系上了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杜峰。他表示,《新快报》与中联重科的纠纷,源于“对方对我们长期的严重失实报道”。他介绍说,在过去近一年里,《新快报》刊发了记者陈永洲关于中联重科的大量报道,涉及10多篇稿件,其中存在大量不实信息。

“在做这些报道之前,这个记者和媒体,没有对我们进行过直接采访,没有来过我们单位,没有来过任何电话、短信或邮件提出采访请求。”杜峰说,在看到这些“不实报道”后,针对对方不实地采访、不求证的态度,中联重科一位高层负责人曾在2013年6月专门带队前往新快报社沟通,希望澄清事实、停止不实报道,但未果。中联重科也发过公告作出澄清,但对方依然连续进行“不实报道”。

杜峰举了几个对方“不实报道”的例子,比如中联重科年报上写的5.13亿元广告费和业务费被对方写成了“广告费5.13亿元”;中联重科的改制被对方没有根据地称为“国有资产流失”;对方报道指出中联重科高管在股票高位套现12亿元,完全没有根据。

杜峰告诉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陈永洲本人和中联重科不存在个人矛盾或纠纷。关于事件的进展,中联重科法务部门已经报案,案情的具体情况将由公安机关对外公布。

《新快报》表态强调——

记者报道是职务行为,对方应与报社交涉

《新快报》相关负责人也于23日中午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独家专访。这名负责人强调,该报记者陈永洲的报道属于正常职务行为,“如果陈永洲报道有问题,我们非常欢迎中联重科通过正常渠道和程序跟我们交涉。可以和我们打官司,如果官司输了,我们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我们就关门。”

这位负责人表示,“我们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所发的所有报道,总体上是比较客观的,在我们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没有发现陈永洲有违背职业道德和法律的事情。他关于中联重科的报道中唯一的事实性差错就是将‘广告费及业务费5.13亿元’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元’。”

这位负责人透露,在《新快报》刊发关于中联重科的批评性报道之后,中联重科有一位副总裁曾来过报社进行沟通,后来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个人实名微博上公开指名道姓指斥《新快报》及陈永洲“诋毁中联重科”。《新快报》登报要求高辉撤销不当言论,但高辉没有反应。《新快报》随后向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提起诉讼,起诉高辉侵害了《新快报》和陈永洲的名誉权,天河区法院已经受理此案。

这位负责人说,《新快报》认为陈永洲的报道属于正常的职务行为,他所有关于中联重科的言论都刊登在《新快报》上,而没有在其个人微博、微信上出现。“据说长沙警方9月份就已对陈永洲立案,10月发出网上追逃令,但我们一点消息都不知道。陈永洲在此期间正常上下班,客观上不存在逃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最后表态说:“《新快报》处理此事最大的原则是,希望在法律的框架下解决。”

■专家

对记者不能先抓后审

针对这一事件,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曾任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的范以锦表示,判断新闻报道失实与否,必须经过调查研究,并非所有的报道失实都等同于“损害商业信誉”。至于怀疑陈永洲“本身也有问题”,这属于偷换概念,如果警方掌握了陈永洲涉嫌敲诈勒索或受贿的证据,应使用这两个罪名刑拘他,而不能“先抓后审”。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松林告诉记者,损害商业信誉行为一般发生在竞争对手之间,一般来说记者的负面报道并不至于构成这个罪名;其次损害商业信誉罪属于故意犯罪,即明知是虚假事实而故意散布或捏造事实,如果不能证明记者的新闻报道故意捏造虚假消息,就不能说记者涉嫌这方面的罪名。

陈永洲和新快报诉高辉及中联重科名誉侵权

被告高辉及中联重科申请移送湖南长沙审理

广州天河区法院驳回被告要求

据新华社电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3日对外通报,该院分别于2013年8月6日、8月7日受理原告陈永洲、广东新快报社诉高辉及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名誉侵权纠纷两案。后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请求将案件移送至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审理,现已被法院驳回。目前,案件仍在审理阶段。

据天河区法院通报,两原告以被告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高辉于2013年7月多次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连续发布对原告人身攻击内容的微博,对其身心及社会名誉造成极大伤害为由,向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名誉权纠纷诉讼。

被告高辉、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两被告称:本案为名誉权纠纷,原告陈永洲、广东新快报社的住所地均不在天河区,高辉的经常居住地和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住所地在长沙市岳麓区,以上地点根据法律规定可认定为侵权行为地,均非广州市天河区。因此请求将本案移送至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审理。

两原告答辩称:一、根据属地管辖原则,高辉住所地为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区法院有管辖权。二、按照侵权行为诉讼管辖地原则,广州市天河区为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对本案有管辖权。三、从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来看,任何计算机终端或其他电子设备终端均可成为侵权行为的结果发生地,原告的住所地在广州市天河区,由该区作为案件管辖地不仅符合法律规定,也最方便案件审理。

天河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依法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人民法院受理名誉权案件时,受侵权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住所地,可以认定为侵权结果发生地。公民的住所地是指公民的户籍所在地。法人的住所地是指法人的主要营业地或者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

本案中,原告作为受侵权的公民,其住所地即户籍所在地“广州市天河区员村二横路”可认定为侵权结果发生地。原告广东新快报社提出其营业地和办事机构所在地是广州市天河区。其提供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及其出版的部分报纸、租赁合同以及新快报的街景照等证据以证实其地址为广州市天河路533号。因此,广州市天河区为侵权行为地。

天河区法院已于10月22日依法裁定驳回被告高辉、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9楼54172

说实话,现在的媒体责任意识太差,法律意识更差,《新快报》的作为非常的有问题,而且其标题“请放人”“再请放人”简直就是要挟法律 要挟政府,你就是有道理有证据,你详细披露事情的经过就好呀,用XXX的内幕的标题也好,像这样不管有没有证据就是一句话“请放人”“再请放人”,这是滥用新闻媒体的公权,新闻出版署应当查处《新快报》。

那什么专家的言论让我汗颜……中国能有这样的砖家,难怪世风日下,我在这里居然有机会给砖家上一课了:如果有证据或事实证明你违反了刑法里的任何一个公诉罪名,公安机关就有权先行刑拘你。这个砖家先把这个原则背诵100遍再来发言!难道你是记者就高人一等?“记者不能先抓后审”这句话我觉得如果有高层领导看到了就该把这个砖家回炉回炉,免得他又被放出来误导大家。附赠一篇评论:

曾经有记者在媒体上“义正词严”地喊出了一句风靡全国的讽刺性的流行语句“纸币开手铐、鞋带能上吊”,以此来讥讽公安机关办案单位对手铐被嫌疑人打开的说明,以及嫌疑人用鞋带上吊的解释。被各类媒体相互引用,互相喝彩。一段时间来,确也博得了不知真相的群众一阵相当数量的认同,但事实上,后来的视频显示了纸币确实开了手铐,鞋带也确实能够上吊。

于是乎,之前高调的媒体对此集体失声了,象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笔者认为,那些记者或者对“纸币开手铐、鞋带能上吊”之所以显得兴奋,以为抓到了办案单位的把柄,高调的讽刺,或者只是这些记者相关知识匮乏,不懂装懂造成的,但是,这几天看见《新快报》的一些做法,实在感觉不像是不懂,而是有意为之。

事实上,笔者对《新快报》与湖南警方之间发生的战事,我于其对、错不感兴趣,因为我的处事原则、想要评判一件事情,我永远记得一位伟人说过的话:一切结论都在调查研究之后。就目前的情况看,湖南警方抓那位记者抓对了吗?我不知道!因为公安机关还在侦查、检察院还没批捕、起诉,法院还没受理、审判。而《新快报》说的那位涉案记者无罪,真的吗?我也不知道,理由还是前面一样:公安机关还在侦查、检察机关还没批捕、起诉,法院还没受理、审批。或者新快报说的是对的,或者是错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这里我只是想表达我对《新快报》那“请放人”、“再请放人”的现象说几句话。

曾几何时,“跨省抓人”成了一句媒体行业、意见领袖的时髦的护身符,好像警察是不能跨省抓人的,谁跨省抓人了,好像谁就是“违法了”、“一定是当地政府动用本地警力去外省进行地方保护”云云。

我国的《刑法》、《刑诉法》,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法律、法规,规定里,对案件的受理、立案、管辖等都有明确规定,在此,我们来认识一下什么是“跨省抓人”: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335条 对异地公安机关提出协助调查、执行强制措施等协作请求,只要法律手续完备,协作地公安机关就应当及时无条件予以配合,不得收取任何形式的费用。

第339条 异地执行拘留、逮捕的,执行人员应当持拘留证、逮捕证、办案协作函件和工作证件,与协作地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联系,协作地公安机关应当派员协助执行。

事实上,跨省抓人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只要是案件管辖单位,都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之内的所有地方,抓捕犯罪嫌疑人。

在境外同样,采取了相关协作措施后,执法部门不仅可以跨省抓人,也可以跨境、跨国抓人,我想湄公河10.5案件糯康就是这么被“跨国抓人”抓回来的,当时,我看所有的报道还对“跨国抓人”欢欣鼓舞,那么为什么对犯罪嫌疑人就不能“跨省抓人”了呢?或者说一般老百姓可以,而“记者、意见领袖、公知和大V”这些人物涉及刑事犯罪嫌疑了,办案部门是不能跨省抓他们的?难道这些个人物不受国家法律约束?

再说犯罪嫌疑人。

我国刑法对特殊人群如未成年人、身体有残疾等人员有特定的规定之外,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安全机关等执法单位,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强制措施的特殊规定的,就只有人大代表一项,对县以上人大代表执行逮捕等强制措施是要经所在的人大常委会(闭会期间)或主席团(开会期间)许可的,人大代表因现行犯罪被执行拘留后,执行单位应当立即报告所在的人大常委会或主席团。乡、镇人大被采取逮捕、刑事拘留等强制措施后,应当立即报告其所在的人大常委会或主席团。而对政协委员涉及犯罪嫌疑采取强制措施的,则只是通报。

查遍所有的法律,法律从没规定对记者身份的犯罪嫌疑人,执法部门对其采取强制措施的,还需要向记者所在单位先行通报的。

《新快报》什么时候成人大或者政协了???

一切在法律框架下解决,不能先抓后审???

如果这是法律考试者的答案,那这位考生只能是零分了,完整的法律框架就有先抓后审的,还有,除了法律规定的直诉案件外,其他的犯罪嫌疑人还基本上都是先抓后审的,也就是犯罪嫌疑人被先行刑拘、逮捕之后起诉到法院审理。

当然,不能“先抓后审”,我估计记者们本身想表达的是,不能简单地把人抓了后,再审证据,这句话说的也对、也不对,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就是证据的一种,因此,抓人再获取口供,固定证据的,在法律的框架下是没有一丝问题的。对执法部门来说,只是不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抓人,有证据印证了,再抓获犯罪嫌疑人,之后再审讯,这在法律上没有一丝问题。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拘留有两种法律定义,一种是行政拘留,简单的说就是对违法行为作出的一种处罚结果,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关几天。

还有一种叫刑事拘留,这只是对有证据证实的犯罪嫌疑人采取的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种措施,是侦查工作进行之中的一个部分,不是处罚结果,也就是说,刑拘只是一种侦查措施的组成部门,不代表定义是否犯罪的结果,刑事类的是否犯罪,何种处罚,最终是需要法院的审理才能定案的。

最后,也请国内的媒体行业切记:记者只是一种职业,并不是凌驾在法律之上的特殊人物,公安机关受理、立案、侦查、采取强制措施、移送起诉都是执法行为,这些行为同样受人民检察院的检察、监督。

给新快报的建议:《新快报》正常所要采取的措施,应当通过律师先行了解该记者涉及的罪名,公安机关掌握的相关证据,如果认为公安机关在此方面有明显失误或者违法作为的话,应当向其上级机关申诉或者直接向其同级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而不是动用自己掌控的报纸,喊出所谓的“请放人”、“再请放人”。你们只是媒体,不是法律制定者,也不是法律的执行者,有什么法律依据支持记者就可以不受国家的法律制约的?采取如此行为来向执法部门施压,我看《新快报》这种策略也不怎么高明。(作者:青萍)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