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老妈牵挂多年在外工作的女儿惠惠,意外地收到了惠惠的来信,捧着女儿的信如同捧着女儿的笑脸。

老爸哆嗦着双手打开信,脸色瞬变,老妈在一边惊讶地问:“写的啥?写的啥?快跟我说说。”

“气死我了!惠惠要嫁给一个82岁的死老头,问我们参不参加他们的婚礼。”

老妈一听,顿觉得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捶胸顿足:“女儿呀,你好糊涂哟,为啥要捉践自己,好男儿哪儿没有,为啥,为啥偏要嫁给一个快要死去的老头?”

老爸气得咬牙切齿,把信撕得粉碎,还不解恨,把碎片丢进了火炉,绝望地说:“惠惠,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几天下来,老爸老妈就精神恍惚,两头黑发一下白了许多。

好事难出门,坏事传千里。惠惠要嫁老头的消息长了飞毛腿,嗖的一声传遍整个小镇。七嘴八舌让老板老妈无脸见人,只好闭门不出。但闭门不出也送不掉人们的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冷嘲热讽。老爸老妈痛不欲生,肝肠寸断。两人约定一死白了。不死,就这样泡在人们的唾沫里,也是生不如死啊!正当老爸老妈选择咋个死法时,女儿惠惠带着男朋友回来了。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惠惠在门前惊喜地喊道。

老爸老妈惊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女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惊讶过后,老爸怒目而视:“你回来干什么?啊?”然后又指着站在惠惠身边的小伙子,“他是谁?”

“爸爸,他就是我在信上说的男朋友呀!”惠惠感到有点不对劲,纳闷地说。

老爸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回事,老头怎么又变成了帅小伙?难道女儿又换了一个男人?这时小伙子不卑不亢不慌不忙地说:“爸爸,妈妈,我和慧慧恋爱五年了,今天回来是想请二位老人参加我们的婚礼。惠惠写过信,可没有收到你们的回信,我们只好专程回来接你们。”

老妈听了满脸不解地问:“惠惠,你在信上说你要嫁给一个82岁的老头,吓死我和你老爸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惠惠急得直跺脚:“谁说我要嫁给一个老头哇!我的男朋友是82年的,看他是不是老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