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阿道夫刘特勒 收藏 14 19422



十月一之前很久海霖我俩就计划着来一次旅行。

我们决定去漠河,中国的最北方,离哈尔滨有1000多公里。我们不想只是花钱、坐车、吃喝、照相,那就没什么大意思了,因为是个人就能这么做。我们每个人计划只带五百元,但是回来后一算账,每个人只花了300元左右——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先乘火车到加格达奇,然后以徒步加搭车的方式走完剩下的六百多公里。六百多公里不短,我们计划在路上走五天,剩下两天在漠河乘火车回哈尔滨休整。根据这个计划,我们可能会露宿荒野,因此除了过冬的衣服,我们还准备了五天量的食品、药品、水。再加上野营要用的锅、炉具、刀、灯、帐篷 、睡袋、防潮垫、指北针、地图。。。。。。两个七十多升的大背包硬生生塞满了。看到我的表情了么?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在去的火车上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先站到齐齐哈尔,再从齐齐哈尔坐着睡到加格达奇。过安检的时候有些小慌乱,因为身上有不少违禁品,比如刀。不过根据老师的经验,刀子扔在兜帽里,小心一点就过去了。

我们真正的旅途是在加格达奇开始的。这个地方比不得哈尔滨这种大都市,路上车不多,环境也好,空气吸起来似乎有提神醒脑的功效(其实是早上刚下火车有点冷,冻的)。下了火车我们就到处找户外店,因为我们没有燃气罐。这东西上不了火车又没办法扔在帽子里混,只好在路上补给。可惜的是太早了,户外店压根就不开门。正当我们垂头丧气准备继续走的时候,一个拎着单反的阿姨过来了:“小兄弟,有啥要帮忙的么?”

听这话我俩愣了一下,因为根据各种传说,如果陌生人无事献殷勤,那这个人基本非奸即盗。不过出于礼貌及两个壮汉的自信,我们还是把自己的窘境大概说了一下,顺便打听一下路。

阿姨倒是实在,听说之后先自我介绍了一番。此人江湖人称“草原大姐”,也是一位徒步爱好者,同时还是吉林蓝天救援队的队员。听我们说完,直接表示:“这样吧,我家还有一罐燃气,送给你们好了!”

“这怎么行呢?随便拿人东西多不好,我们还是买你的吧!”

“没什么不好,出门在外的。上次我出去还有人送我两罐燃气呢,不过最后没用完就留在当地没拿走。拿着吧,也不值钱。。。。。。”

我和海霖最后还是拿着了,也没掏钱。因为此人还有一层身份:学姐。

“你们在哪来的?”

“哈尔滨的学生。”

“哪个学校的?”

“林大的。”

“ 奥~我以前也是林大的!”

“啊!那还得叫一声学姐了!”

。。。。。。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交流一番后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和QQ,就这样愉快的上路了。按照学姐给的方向,我们沿着S207省道一路走下去就是漠河了。

说是沿着S207走,但是加格达奇火车站离S207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路上又遇到了一群武警,再次打听方向后,甩开膀子继续前进。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七拐八拐之后,省道终于上了。这个季节,省道上空空旷旷,连车都很少。这让我俩感到很有压力。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在路上了,就走吧。说实话,我对我们俩搭车的事情不太有信心。按照正常的逻辑,两个又高又壮看起来很有威胁性的“危险品”是不能轻易带上自己的车的,如果碰上抢劫的、闹事的那就麻烦了。事实也是如此,我和海霖见到有车就会试着拦一拦,但是我们在省道上走了十几公里还没有拦到一辆。过路的司机都是冷漠的看我们几眼,再看看我们身上的大背包,然后以非常稳定的车速在我们身边飞驰而过。我原本以为接下来的几天这个帐篷是睡定了的,没想到很快就遇上了这次旅行中的贵人:黄大哥和周大哥。

我们看到一辆面包车后开始熟练的招手 ,海霖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我在他的身旁等着看这辆车有什么反应。没想到司机看到后确实停下来了,张口就是:“咋?去哪啊?”

“大哥我们想搭车去漠河。。。”

“搭车?意思是。。。不给钱呗?”

“那。。。大哥想要多少?”

“咋也给个油钱吧。。。”

“这个,大哥我们就是穷学生,身上没带什么钱~”

“诶,拉倒吧,上来吧,到时候你们看着给吧。”

于是我们满心欢喜的上车了。一路上两个大哥给我们指了一路风景,照了一路的像。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左边的是周大哥,中间的黄大哥。站在一起,蛮有范。

我们真的搭着黄大哥的车一路到了漠河,五百多公里。驴友们说,如果你搭一辆车能顺路走几十公里就很不错了,因为车去哪里的都有,很少有直接到目的地的。看来我们真的非常幸运。本来我们打算请两位吃一顿的,结果没有这个机会。这条公路上车少,人少,连一个村庄也没有,更别提饭店餐馆了。说的确切一点,这条路上根本没有人。黄大哥开车比较快,车上的迈速表显示的车速从没低于95公里每小时,这样的车速开在路上半个多小时都见不到一辆车,以至于我和海霖以为被骗了,两个人极有默契的把刀都放在了胸前的口袋里。。。。。。

当然,最后也没用上,因为确实是这条路。到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黄大哥要去吃个饭,在他的把兄弟家。因为车上有两个“累赘”,也就把我们带去了。在这里,我们深刻的体会到了东北人的热情与实在。

这是一个大山里的村子。整个村子不大,给你的第一感觉就是木头多。窗子上摆的,地上堆的,围的栅栏,搭的棚子。。。到处是木头,随意地摆在院子里。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进了大门,老伯问了一句:“这俩小兄弟是?”

黄大哥答道:“路上捡的!来蹭个饭!”

“奥!快进来坐!”

进了屋里,我们有些手足无措,因为实在是太热情了。你进了这个门之后,似乎就不是客人,也不是朋友,你就是自家的兄弟,家人。是的,就是这种感觉。最明显的例子,喝酒的时候大哥问我们:“都会喝酒吧?”我说会,就是喝不了多少,上脑袋。

“没事,那就喝好,别喝多了。”之后黄二哥又问这家的女主人:“老婶,不来点么?”

“少来点就行,别多了。”

又问另一个常来串门的邻居:“大娘,你也来点呗?”

“不喝啦,这几天头晕乎的。”

“行。”

然后一桌子人就开吃开喝。如果家里来客人,家人要陪酒,一定要把客人喝倒,喝醉,绝不会出现想喝就喝不想喝就拉倒的情况。只有自家人之间才会如此随便。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怎么样?规格够高的吧,这还没上全呢。饭后大哥还拿出自己家摘的蓝莓、山李子之类的招待我们,相处的和谐又愉快。

之后黄大哥我们继续上路,依然是一路谈天说地,东扯西扯。至于海霖就非常省心了,基本上在后座睡了一路。值得一提的是黄大哥的车技,绝对是高手,一辆面包车即开出了F1的速度,又开出了云霄飞车的感觉,一路上惊心动魄。

晚上到了漠河时已经九点多了。本不想再继续打扰黄大哥,但黄大哥说什么也都要再吃个饭,于是找了家自助烤肉的地方。我和海霖刚想掏钱,被黄大哥拦下了,又请我们吃了一顿。这一顿又不是普通的自助了,因为多了一道菜:狍子肉。

狍子是黄大哥自己打的,这东西是野生动物,国家禁止狩猎,因此你不会在任何饭店或者超市见到狍子肉,也就是说,如果没遇到黄大哥,我们大概这辈子也吃不到它。我们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又能说什么呢?人家待你这么好,如果推辞,就显得不通人情了。吃完饭后黄大哥帮我们找了家旅店住,很显然我们又没掏钱。。。。。。

第二天一早又和几位哥哥互留了电话QQ神马的,之后辞别黄大哥,我们又上路了。本计划走四五天的路程,搭一天的车就到了。。。我和海霖略一商量,决定向北极村进发。北极村距漠河七十多公里,我们依旧计划徒步加搭车。在县里七绕八绕,又绕到了高速。这一次走了三十多公里才搭上。当时我正低头走在路上,结果忽然有一辆小货车停在了我前边。“一人20块钱,直接开到北极村里,连门票都不用买!上来我搭你们一路,行不?不行我可走了啊”。。。。。。我惊异的看了一眼在后面的海霖,他向我点点头,于是两个人拖着满身的疲惫又上了车。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司机是个蛮开朗的小伙子,一路上唠个不停:“。。。我家那边。。。我在林场的时候。。。七八年那场大火。。。”我和海霖则不停地嗯,啊,奥。。。。。。

司机果然没爽约,真的一路带进了北极村里,而60元一张的门票我们也的确没买,就这样到了这个完全商业化了的村子。

我们住的是一间青年旅社,53度半。来之前草原大姐已经帮我们打好了招呼,特意叫店里留了两个位置给我们。这间旅舍很偏很难找,但是住在里面的全是驴友,彼此有同样的兴趣,类似的经历以及开朗的性格,因此彼此之间很好交流。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住青旅是一种文化,在青旅的墙上留言则是一种传统。在53度半 除了认识了老板老板娘以及做义工的土豆姐之外,还认识了不少驴友,其中白菜、小六、刀哥、小贱和我们玩的相当不错。他们四个相互之间也只认识了半个月左右,相识在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到漠河的路上。我们之间年纪差的不大,前两个是辞职来过自己的间隔年的,后两个则是常年在外旅行的大三学生。我们的友谊开始于在北极村第一晚的三国杀,几个人聊的特别投机。之后我和海霖商量了一下,左右没什么玩的了,还不如早早回去。在网上定了当天的票之后又联系了一下白菜他们,结果发现四个人也上当晚去哈尔滨的火车,这下更爽了,几个人把票相互看看,又换了个座,准备了啤酒花生,就等在火车上消磨24小时的硬座时光了。

在火车站的时候却又有巧遇,碰到了一个在山东上大二的川妹子,她给我的惊奇是最多的。她已经去过全国的好多地方,并且还在到处玩,但她居然还是个学霸,专业第一!当时我就不淡定了,问她怎么做到的,她说是和老师们商量好了,串各个老师的课,提前上完所有课时,空出来的时间出来玩。我和海霖都表示这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妹子。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巧的很,她也和我们是一趟火车,只不过抢到卧铺了,我们的却都是硬座。分别之前依旧是电话、QQ、微信。。。。。。话说还是微信省事,几个人打开一按手机就都搜到了。。。。。。

之后上火车,刀哥我们几个刚扔下啤酒罐,回身看了一眼,发现两个女生坐在对面,貌似是学生。

打个招呼:“美女在哪上学啊?”

“哈尔滨。”

“奥?那个学校的?”

“林大的。”

。。。。。。我和海霖相互看了一眼,算上这俩大三学姐,连老带少这一路已经碰上七个林大的了,顿时有种自豪感。相互认识了一下,一个学英语的静姐,一个学会计的彦华姐。之后用扑克吹了半天的牛又瞪了半天的眼,每个人脸上都有那么几张纸条。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驴行,只为相逢在路上



一脸淫笑的刀哥。。。。。。

基本上就这样了。一路上无数的人、事、景色,都记录是挤不下的,写写在路上的人也许更有价值写。他们不少人都给过我和海霖很多帮助,在这里要再次表示感谢。本人文笔有限,加上有些当时的情感已经忘记了,因此只能写到这种程度。

以后出去玩也许会有更多的朋友,有些人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有些人也许会在以后的旅途中再次见到。不过驴行的魅力也就在这里,你会在一个地方遇上好多与你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很平凡,丢在人群里只是一个旅游者;但是他们又不太一样,他们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精彩。他们既不是你,也不是我,他们是相逢在路上的驴友。

写这篇日志,给自己留个念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那个黄大哥 把东北人的热情和实在 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当LZ他们两个做出搭顺风车 竖起大拇指 这个手势, 那个大哥能停车, 就说明有戏, 当说到了地方在给,其实就是不要了.

一般象这样搭车,如果真的想要钱, 多数都会提前钱.

或者就象去北极村那个,看你们的装束就知道是驴行的, 把价直接喊好了,去就去,不去就算了,东北人一般不会墨迹太多.

这年头好人还是很多的,从小在东北长大的,三个省都生活过,那时候还有亲戚在漠河,我去那时候是冬天,零下40左右,大雪齐腰深, 那叫玩的爽啊.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