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是对一位参加对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女护士的访谈记录,真实生动的反映了那场战争的细节,更是以一位医护工作者的视角诠释了解放军战士在战争中的艰辛和牺牲。今天祖国的国际地位来之不易!

谢红光,挺男性的名字,却是一个56岁的女医生。当我们提出要她讲述30年前的那场战争时,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山东人的性情表现得一览无余。与谢医生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是一所野战医院,1964年9月9日,广州军区分别在广西桂县、凭祥成立了762和764野战医院。为了援越抗美,1965年6月6日,762和764医院的医护人员以“工程技术人员”的身份,组成“野战医院第一所”,秘密前往越南战场,驻扎在越南蒙阳的一个森林里,大伙为此给诊所起了个有趣的名字,就叫做“深山密林红色医疗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医疗所的主要任务就是在边境收拢伤员,“那时中国在中越边界驻扎了许多军队,除了步兵,还有高炮部队、雷达部队,都是为了防止美军打过来。”谢医生回忆说。首批支援医务兵刚抵达越南时,生活条件异常艰苦,大家起初只能住在帐篷里,“越南当时很穷,我们刚去支援越南的时候,那些老百姓拿水果换我们的生活用品。”谢医生回忆说,“我们出国部队丢的最多的就是手电筒和水壶,这大多是被当地越南百姓偷走了。”收拢部队的伤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据谢医生回忆说,那时候很多小战士第一次上战场,被美国飞机和大炮震得精神失常了。“当时这种人比较多,但这些人并不是胆小鬼,有些精神失常的战士,一不小心就溜出了医院,沿着铁路跑回越南前线去作战。”伤员失踪后,野战医院则要出动大批人马去找,越南的山洞多,找人是件非常辛苦的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医生在这里呆了两年多,也因此获得了抗美援越的嘉奖令。谢医生做梦也没想到,后来她又因为对越作战获得集体二等功的嘉奖。“两份奖品拿在手里心里面不知道啥滋味。”谢医生现在还反复说这事。1978年,谢医生他们接到命令,不准休假、探亲,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所有军属全部转移到了柳州。那时各种医疗器械都开始做起了准备,谢医生知道要打仗了,现在她还清楚地记得,对越反击战是在1979年2月17日凌晨6点多打响的。“当时762医院离我方高炮阵地直线距离大概一两里路,每天的炮弹把耳朵都震聋了。”谢医生的耳朵现在还有点听不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代战争真的很厉害,以前是小米加步枪,现代是坦克加炮弹,伤亡太大了。”谢医生现在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第一个抬下来的就是死人,全身是血和泥,我一探心跳和呼吸,全没了,于是我报告主任。那颗子弹从大腿外侧打进去,穿过动脉,这是致命伤。”由于伤亡很大,谢红光和另外一名护士,外加一位医生,最多的时候要看管380多名伤员。她当时分在轻伤组,四肢伤残算是轻伤,颅脑伤以及胸腹伤才算重伤。伤员都是当地民工从战场上抢救下来的,他们从战场上下来,第一关就到轻伤组手里。“那时有个大锅炉,一天24小时烧水,伤员一来,除掉衣服就拿水冲。广西的2月份每天都下雨,战士们血啊、水啊、泥啊都混在一起,医疗组的人除了冲洗干净身体,还要清创,能缝合的就缝合,不能缝合的就留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谢医生至今还记得每个伤员一到医疗所首先就得打三种针,“预防破伤风的针一支、青霉素皮试针一支、链霉素皮试针一支。”野战医疗所借的是老百姓的一个大牛棚,打扫干净后,铺上稻草,再铺上门板。护士们就跪在地上给伤员处理伤口。“当时,伤员们都很坚强,一个大约18岁的伤员,胳膊和腿都断了,疼得受不了喊了几声,旁边的战士就说'不要吼了,你看护士多么辛苦',听了我们都很感动。”谢医生现在还记得一位断了腿,脑袋也炸得肿大的士兵,他在医疗所一个劲地喊“冲啊,冲啊,战友们冲啊”。这是位真的杀红了眼的士兵,大家都以为他神经失常了,谢医生劝他说:“这里已经是医院了,你就别喊了。”这位战士很清楚地告诉谢医生说:“不行啊,不行啊,我们的战友死得太多了,太惨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打响前,领导曾对护士们说,几个小时后,就有人来接替,但没想到,由于初期伤亡很大,伤员一车一车地拉下来,谢医生不得不连续工作了50多个小时。“有时候饿了就趁不太忙的时候,拿几个馒头顶一下。虽然医院有食堂,但我们根本就没得时间去吃饭。”50多个小时后,后续部队来了,谢医生睡了一下,“那一觉睡得把我埋了都不知道。”谢医生在野战医疗所里竟然遇到越南战俘,他们共接收了58名,其中还有一个2岁小孩,“那是越南的一家5口被活捉了。”至于活捉的原因,谢医生告诉笔者,“解放军经过他们的村庄,这个村庄的人全躲到山洞里,大家没在意,没想到这些人都有枪,其中一个12岁的大哥开枪打伤了我们的战士,士兵们都怒了,于是一小部分人返回,与这家人展开激战,把女主人打死了。男主人被打伤后,全家被俘,送到了野战医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时我们有些医务人员埋怨送俘虏的人,'你们不就地干嘛算了',送这么小的孩子来,害得我们还要照顾他们。”但是前线部队说,主要是看见这家全是小孩子,大家心软了。“起先解放军进入越南是非常遵守纪律的,绝对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对不是军人的平民一概不伤害。但没想到越南老人小孩都放暗枪,不少解放军不明不白地丧命于他们的枪下。所以后来,解放军对待老百姓就不像以前那么留情了,有些战士气得把越南人的牛都打死。”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些被俘的越南人不懂汉语,却会喊“毛主席万岁”。谢医生曾经问他们:“你为什么要打我们啊?”他们摇头,不懂。无论谢医生她们问什么问题,俘虏都喊“毛主席万岁”。“我们绝对没有亏待他们,尤其是他们喊毛主席万岁弄得我们也挺感动的,毛主席都去世了3年了,他们还记得他,我们也就心软。”谢医生提起这事不胜唏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在谢医生的记忆里,喊“毛主席万岁”的多半是平民,而真的越南士兵其实挺勇敢。谢医生见过一个胸腔被炸开的32岁的越南报务员被送到了医疗所,因为我方迫切需要她的情报,很多翻译就守在她的病床旁询问。由于她是开放式气胸,医生想把她胸腔封闭,但这位女报务员挣扎着不配合,结果谢医生看着她死去。“她长得蛮漂亮的。”还有一个越南的连长,带着个小通讯员一起受伤被俘送到了医疗所。这位连长也受了重伤,当谢医生给他打点滴的时候,他抓起谢的手就咬,“我啪啪就给他两巴掌,我救你你还咬我,他妈的。”这位连长挨了两耳光之后,就不再抗拒治疗了,后来抬去了手术室。50多个小时的抢救结束后,谢医生还得继续照顾伤员,只不过后续部队跟上来了,工作稍微轻松了。但紧张的气氛一直没变,尤其是收拢了一些战俘后,时不时传来越南特工前来偷袭的消息,“整个野战医院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尤其是太阳下山后,大家都不敢离开医疗所半步。”那些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战友情谊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现在谢医生经常参加广州战友的聚会。2008年12月,一些老战友要组织古道重游,从河内到谅山。但是因为谢医生请不到10天假只能怏怏作罢。“30年真快啊,有时间真想去看看那片土地,拜祭那些死去的烈士。”谢医生暗暗地吁了口气。

本文内容于 2013/10/22 16:24:30 被圣方济各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