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庭芳:打下日机第一人 武汉空战以1敌14

聚贤轩主 收藏 4 191
导读:周庭芳:打下日机第一人 武汉空战以1敌14   8月15日是抗日战争胜利67周年纪念日。在武汉市石门峰名人文化公园,12位在武汉保卫战中壮烈殉国的空军烈士长眠于此。当天,中国抗日空军烈士墓被武汉市文化局正式授予第五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上午9点半,记者在现场看到,烈士墓被修葺一新,上书“为了忘却的纪念”几个大字,12位阵亡将士的名字被刻在大理石上。四周摆满菊花,树上则挂满了象征思念的黄丝带和祈福卡。在授牌仪式上,武汉市文化局副局长朱进表示,将中国抗日空军烈士墓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正是“

周庭芳:打下日机第一人 武汉空战以1敌14 8月15日是抗日战争胜利67周年纪念日。在武汉市石门峰名人文化公园,12位在武汉保卫战中壮烈殉国的空军烈士长眠于此。当天,中国抗日空军烈士墓被武汉市文化局正式授予第五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上午9点半,记者在现场看到,烈士墓被修葺一新,上书“为了忘却的纪念”几个大字,12位阵亡将士的名字被刻在大理石上。四周摆满菊花,树上则挂满了象征思念的黄丝带和祈福卡。在授牌仪式上,武汉市文化局副局长朱进表示,将中国抗日空军烈士墓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正是“打造文化五城”这一工作的重要体现。

70多年前,随着南京沦陷,武汉成为全国抗日的中心。1938年6月至10月,进行了中国抗战史上规模最大、投入兵力最多、战线最长、牺牲最惨重的武汉保卫战。历时4个半月的武汉保卫战中,中国军队先后调集约130个师、各型飞机200余架、各型舰艇及布雷小轮30余艘,共计100万余人投入战斗,以伤亡40余万的代价,毙伤日军20余万、击落日机80余架、击沉击伤日舰70余艘,彻底粉碎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图谋,抗日战争也从此转入战略相持阶段。

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严昌洪教授指出,武汉将空军烈士墓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填补了从前我市文保单位只有苏联空军烈士墓而没有中国空军烈士墓的空白。

授牌仪式现场,记者见到了抗战空军烈士陈怀民的侄子陈德、抗战空军将士周庭芳之子周志翔。提起当年父辈们英勇抗敌的事迹,两位老人慷慨激昂,为记者讲述那段令人热血沸腾的抗战历史。

父亲是“打下日本飞机第一人”

孤身保护30多架中国战机武汉空战一人赶跑一群敌机

周庭芳:武汉空战中以1敌14

周庭芳之子周志翔今年74岁,不久前住院做了前列腺增生的手术,7日刚出院。他说,自己至今小便中带血,但今天是抗战胜利纪念日,“爬也要爬来”。

他的父亲周庭芳参加了淞沪抗战。周庭芳当时在杭州笕桥中央航校,担任驱逐机组组长。1937年8月14日,他奉命率领几架飞机飞往上海,轰炸日本军舰和日军驻地。激战中,他击中日本旗舰“出云号”上飞出的一架飞机,这架飞机就赶紧往回飞。

后来,周志翔无意中看到日籍华人作家萨苏查阅日本档案后写的一本书。书中披露,他父亲击中的那架飞机在返航途中坠海了,父亲成为“打下日本飞机第一人”。在原来的观点中,是高志航首先打下日机,而萨苏的书证明,实际上周庭芳比高志航打下日机还要早几个小时。

孤身保护30多架中国战机

从上海返回后,周庭芳刚刚降落,当时的副校长马上问他:“你飞机的油还够不够?”原来,将士们刚击退几架前来袭击杭州笕桥机场的日本飞机,可不一会大家发现,这批飞机竟有十几架,是兵分两路,其中有9架飞机向南京方向飞去,推测可能是去轰炸南京。

周庭芳听罢,马上再次起飞,去拦截这批日机。经过安徽时,他看到安徽广德机场内停着30余架中国轰炸机,他猛然发现,原来这9架日机正是要炸这些中国轰炸机的。此时周庭芳以一敌九,毫不退缩。他的技术非常高超,可以驾驶飞机直上直下。他冲到敌机下方,对准日军长机的油箱开火,油箱被打坏,飞机险些掉下去,没来得及发出“投弹”的命令,因此其他日本飞机也没能及时投弹。正因为这段宝贵的耽误时间,敌机投下的炸弹全部偏离目标,落在了机场外,周庭芳一人保护了30多架中国飞机。当时的大队长朝他欢呼:“庭芳啊,是你救了我们啊!”

武汉空战一人赶跑一群敌机

1937年9月15日,武汉发生大规模空战。十四架敌机侵袭武汉。周庭芳一人驾机起飞迎敌。敌机八架在上层,三架在中层,三架在下层。

面对敌人的射击,周庭芳临危不乱,他盯着中层的三架,朝中层右后方的一架俯冲下去,打了一梭子子弹,这架敌机右翼立刻中弹,冒出黑烟,速度明显减慢。但因周庭芳飞机的机枪卡壳,无法再继续射击,眼睁睁看着这架受伤掉队的敌机逃走了。周庭芳机翼上被打了八个弹孔,但还是把敌机都赶走了。

放弃跳伞 与敌机同归于尽

父母观战 不知道撞机的是儿子

陈怀民:与敌机对撞第一人

提起放弃逃生、驾机与日寇同归于尽的叔叔陈怀民,今年61岁陈德依然难掩激动的情绪。“我每次去汉口,都要去‘陈怀民路’上逛逛,回忆我的叔叔”。

1938年4月29日,日本出动三十多架飞机空袭武汉,想以空中大捷作为献给天皇生日“天长节”的寿礼。年仅22岁的陈怀民奉命与战友们驾机迎敌,在武汉上空与敌机展开短兵相接的鏖战。

陈怀民在空中击落、击伤七八架敌机后,受到5架敌机围攻,油箱不幸中弹起火,胸部也被日寇机枪射中。当时他本可跳伞求生,但千钧一发之时,他却没有选择跳伞,而是猛拉操纵杆,战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向上翻转了180度,撞向从后面扑来的敌机,与日本吹嘘的所谓“红武士”高桥宪一在空中同归于尽。“在中国的空战史上,他是与敌机对撞的第一人”,陈德说。

“当时空中有上百架战机,互相搏击,天上红光一片,非常壮烈”,陈德说。空战当日,武汉民众不顾危险,纷纷走上街头,甚至爬到楼顶、树上,仰头观战。而陈怀民撞机时,其父母并不知道那就是儿子。

直到一个月后,陈怀民的尸体在长江阳逻段被渔民发现,其手腕上的空军手表背后,刻的正是“陈怀民”的名字。

“其实,在4月27号,空军就得到情报,这两天将会有一场恶战。牺牲前一天晚上,我叔叔特意从驻地回家,我家当时住在江汉关笃家巷,叔叔叮嘱我父亲,‘如果我不在了,一定替我照顾好爸妈’,不料这竟成永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