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贩称遭民警扇耳光,被逼尿裤子

摊贩称遭民警扇耳光,被逼尿裤子



吴先生称,他是在这里被打的

文昌两摊贩因争地盘发生打斗被带进派出所

一摊贩称在派出所里受到一民警殴打和辱骂

警方:问询室监控坏了,无证据证明民警打人

“我与相邻摊主因摊位问题发生打斗,他们把我带进派出所像审犯人一样,戴手铐关在问询室,民警还连抽我4个耳光,不让我上厕所,最后尿在了裤子上。”近日,在文昌市区摆摊的吴先生四处向有关部门反映,称其被当班民警殴打辱骂,身心及个人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侮辱。他要求文昌警方提供当时的监控录像,遭到警方的拒绝。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当事民警否认殴打吴先生,警方也称当时监控设备坏了,执法记录仪也没有记录当时的情形。目前,该事已引起了省公安厅、文昌市政法委等关注,并在调查此事。

因摊位问题发生打斗,4人被传唤至派出所

“如果不是他打了我,我怎么会四处告他呢?”近日,在文昌市文城镇文南街后巷河边摆酸辣粉小摊的吴先生,向记者反映他被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一民警殴打辱骂的事情。

日前,吴先生向记者讲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吴先生称,今年7月中旬,他在文昌市文城镇摆酸辣粉小摊讨生活,因摊位问题与相邻的清补凉摊主发生纠纷。7月30日上午8时许,双方再次发生争执,进而发生打斗。当时,吴先生的外甥柴先生正在帮忙照看摊位,其见状,拨打了110报警,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并将双方当事人传唤到派出所调查。

“被传唤到派出所一共有4人,我和我外甥,对方2人。”据吴先生讲,他被带到城南派出所后,在该所问询室被反戴手铐,“在河边事发现场时,民警就给我戴上了手铐。”吴先生也承认,因为自己的手被对方咬破流血,且在打斗中感觉吃了亏,所以情绪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比较高。

“当时我要求将我外甥留在河边现场看守摊位,出警的民警不同意,所以我和民警顶了几句。”吴先生称,“当时出警的一位民警在现场骂骂咧咧,说我抢了别人的摊位,还这么牛×。我就与他辩论了几句,他当时就火了。”

吴先生认为,事情的导火索是两摊主因为摊位之争引发的矛盾纠纷,出警民警不应该采取强制措施,像抓犯罪嫌疑人一样,将其双手戴上手铐带上警车。“警方这样做,只能是激化矛盾。”吴先生称。

摊贩说

“一民警扇了我4耳光,我快崩溃了”

“我双手戴着手铐被带到派出所问询室后,还没坐在审讯椅子上,我顶了句嘴,那个民警就上前殴打辱骂我。”吴先生称,一名民警连扇了他4个耳光。

据吴先生反映,出警的一名民警发火后,上前先是扇了他一耳光。“我被扇了一耳光后,我说你为什么要打我,你有种再来两个(耳光)。”吴先生称,“没想到他当着在场人的面,又连扇了我两耳光。我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想反抗用脚踢他,结果他又上前扇了我一耳光。”

吴先生告诉记者,最后,这名连扇他4个耳光的民警被在场的警员拉开,“之后,他离开了问询室走了,再没有出现过。”因为没戴眼镜,深度近视的吴先生让在现场的外甥记住殴打他的民警模样及警号。

“他连扇我4个耳光,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人民警察怎么打人呢?”吴先生称,当时又看到自己被人咬破的手满是鲜血,“我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整个人简直要崩溃了。我要求民警带我到医院检查、包扎治疗,遭到拒绝,民警要求我先做笔录,把打架的事情了结了才可以出去。”

“另外一名民警给我做笔录,我要求将我被民警打耳光的事情写到笔录里,做笔录的民警不同意。”吴先生称,“民警不同意记录警察打人的事情,我就拒绝在笔录上签字,所以事情一直僵持到当晚10点左右。”

“戴着手铐不让我上厕所,尿裤子了”

吴先生称,在派出所做笔录的过程中,民警不允许他去厕所“方便”,坚持称“一定要做完笔录且签了字才可以出去”。在当天下午3时许,在派出所里出现了让人尴尬的一幕:因实在憋不住,坐在审讯椅上的吴先生尿裤子了。

“我是个近40岁的男人,也是有人格尊严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想把小便尿在问询室吗?”吴先生说,在此过程中,自己双手被铐着,民警也不允许他上厕所,最后没忍住,尿了裤子。据吴先生回忆,当时派出所民警找了打扫卫生的阿姨将尿湿的地板拖干净后,依然没为其打开手铐,“我说我要拉大便了,如果再不让我上厕所,我就拉在裤子里。当班民警说要请示所里领导,最后过了十多分钟,他们解开了我的手铐。”

一直到次日凌晨时分,吴先生才离开城南派出所。“在此过程中,在我再三要求下,所长在二楼会议室见了我。”吴先生称,“我提出民警打我4个耳光的事,所长说民警打人的事他管不了,让我到值班室民警一览表中指认,然后向文昌市公安局纪检部门反映。”因为自己没戴眼镜,并没有确认出是哪位民警殴打了他。

第二天下午,吴先生带着外甥再次来到派出所值班室,辨认出了扇其4个耳光的是当时值班出警民警陈某某。此后,吴先生将自己被民警扇耳光的事情,先后向文昌市公安局、文昌市信访局、文昌市委政法委等有关部门进行反映,要求讨个说法。但两个多月时间过去了,吴先生并没有得到令其信服的说法。

警方说

文昌市公安局:

问询室监控录像坏了无证据证明民警打人

前天上午,记者赶到文昌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了解情况。此时,吴先生也来到城南派出所。一名值班副所长接待了吴先生,并告诉他,关于双方打架纠纷的问题,该派出所正在做进一步的调查,调查结束后会给吴先生一个说法。但对于吴先生投诉民警在问询室打人一事,该负责人表示,该派出所没有处理的权力,需要文昌市公安局相关部门才能做出相应的调查处理结果。该负责人还表示,如果他们要接受记者采访,需要市局政工办负责人的同意。

之后,记者联系上了文昌市公安局政工办一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吴先生的投诉,已经引起了省公安厅及文昌市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文昌市信访局、市政法委及文昌市公安局纪检部门已介入调查。但该负责人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最后,该负责人表示将联系该局相关部门,下午接受记者的采访。

当天下午近3时,记者如约赶到文昌市公安局进行采访。但该局法制、纪检部门相关人员称,他们没有接到局政工部门的电话,并以要开会为由,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在该局一直等到下午4时许,该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开完会后,简短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其称,吴先生反映的问题太多,部分问题向当事人进行了回复,但有些问题还在调查。

该负责人还向记者表示,由于城南派出所问询室的监控录像坏了,民警执法记录仪也没有拍摄到当时的情形,所以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有民警打人一说。该负责人同时表示,依照公安部相关规定,问询室存在监控录像坏了的情况,是不允许的,“我们将要做出相关处理。”

城南派出所:

没有民警殴打与刑讯逼供的情况发生

随后,记者联系了城南派出所陈武强所长。陈所长称,没有证据证明民警陈某某在问询室殴打他人,举报人吴先生提出的监控录像及执法记录仪证据问题,问询室的监控录像在那段时间确实坏了,而民警执法记录仪当时在派出所被民警取了下来,没有记录那个时段的情形。

陈所长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综合调查报告》。这份报告称,吴先生被传唤到该派出所后,拒不配合民警的工作,且多次用脏话骂民警,“没有民警殴打与刑讯逼供吴某的情况发生。”

陈所长还介绍称,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办案民警发现吴先生左手无名指受伤,通知了法医为其做法医鉴定,鉴定结果没有发现其手指有骨折的现象。“民警还买来药水,对他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治疗与处理,不存在办案民警拒绝为其提供伤情治疗的情况。”陈所长称,中午与晚上,民警向吴先生提供了食物,但他拒绝食用,只喝了矿泉水。

陈所长告诉记者,上午11时左右,民警在了解相关情况后,给吴先生解开了手铐。但此说法遭到了吴先生的质疑,吴先生称上午确实被解开了手铐,但随后又被戴上,一直到下午近4时才被解开。关于吴先生提出不让他上厕所憋尿一事,陈所长解释称,当时吴先生提出了上厕所,民警去给他取手纸,结果吴先生就尿在问询室了。

吴先生的外甥柴先生向记者证实其舅舅确实被当班民警陈某某打了耳光,陈某某也是他在民警一览表上辨认出来的。随后,记者也联系了被投诉的当事民警陈某某,陈某某否认其殴打他人,称“他(吴先生)说的乱七八糟。”

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看到:这些愚蠢的煞笔,扩大矛盾,满嘴屁话,撒谎都不打草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绝对不会同情这种人,首先为了一点摊位面积和同行打斗,素质可想而知,在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情况下,不服从现场警察的执法,心里没有对法律的基本尊重。自己说是顶嘴,肯定是口出不逊侮辱了他人,否则那个警察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冲动地扇你一记耳光?“、、、、、、你有种再来两个(耳光)”,这话就是对警察赤裸裸的威胁,别说再扇你三记耳光,我看再扇你十记耳光都不多。这还是通过你自己的描述,就已经可以勾画出你是个基本素质极差、平时习惯装B、智商又及其底下的欺软怕硬之徒。

警察也是很多无奈的,谁不想休息,什么事情适度就好。

还有,说警察打你怎么的,只是你要有伤啊?现在警察队伍管的太严了,谁没事去打人,给自己找麻烦。


为什么与邻近摊主发生打斗?都发生打斗了还不像审犯人一样审你吗?

有些人就是这样,欺负人的时候牛逼轰轰,转脸又可以瞬间变成受害者。。。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