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平方公里的“世界”

铁血红小鬼 收藏 0 472


0.002平方公里的“世界”

常州舰驰骋在索马里海域

0.002平方公里的“世界”

“常州”舰舰长梁阳


“常州”舰,中国海军新一代导弹护卫舰,舰长135米,最宽处16米,主甲板面积约0.002平方公里。

“从高空俯瞰,我们的战舰很小,犹如沧海一粟,但它是我们的世界。”“常州”舰舰长梁阳说。

在他眼中,他的战舰,还有环绕着战舰那无边无际的广袤海空就是他的世界,一个属于新一代中国海军舰长的世界。

——记 者

2007年5月18日,某军港码头,离靠码头训练

——摘自“合肥”舰《航泊日志》

这是梁阳担任“合肥”舰副舰长后的首航。

那天,正值大潮,水流湍急。航道上,船只密布,稍离主航道,军舰就有撞船危险。全舰官兵替他捏了把汗。梁阳从容指挥,战舰一次性泊港到位。

“我以前学习过特种驾驶,开车进入‘雷区’,你只能依靠反光镜沿着车辙倒回去。”当官兵向他祝贺时,梁阳嘿嘿一笑。

那年,梁阳也把自己的人生“倒了一下车”。从联合国任观察员归来,就面临提升机会,梁阳却提出:“请让我上舰!”

选择了上舰,不仅意味着不能提升,还要全训考核合格才行。36岁的梁阳,为何选择重新开始?毕竟,从电工兵、小艇机电长、机关秘书到联合国军事观察员这些履历,与部门长、副舰长、舰长这条成长轨迹相去甚远。

“只要能让我上舰,不提升就不提升。”梁阳袒露心声:“我的战场在大洋!”两年后,梁阳顺利通过舰长全训考核,当上了“常州”舰首任舰长。

2012年12月18日,南太平洋塔斯曼海,狭水道航行

——摘自“常州”舰《航泊日志》

丹尼森堡,塔斯曼海最著名的航行标志。这里水浅流急,航道复杂。

那天,“常州”舰从容绕过丹尼森堡,外方引水员和梁阳几乎同时下达军舰转向口令。“舰长先生,您来过?”引水员诧异地问道。“这个军港我虽没来过,但我的心来过无数次。”梁阳回答。

事实上,对于五大洲几十个著名的军港,梁阳了如指掌。2006年前,梁阳担任联合国观察员期间,曾巡查过31个国家的维和部队。

“梁舰长喜欢看世界气象预报。”“常州”舰政委黄联卫说:“别人在关心国际主要城市气象冷暖时,梁阳却在琢磨如何让天时、地利为我所用。”

去年2月,梁阳带领“常州”舰参加实兵对抗演练。梁阳发现,蓝方的舰载机和新型导弹将对“常州”舰产生巨大威胁。他熟知当地气象水文,继续向西运动,将蓝方诱入大风浪区。蓝方在“常州”舰诱导下步步追杀,直到发现舰艇摇摆幅度导致舰载机无法起飞、导弹无法发射时,才发觉上当了。

2013年4月10日,东海某海域,编队对潜防御操演

——摘自“常州”舰《航泊日志》

数十海里见方的海区里,一场水上、水下综合对抗悄然进行。突然,声呐兵谢勇报告:“左舷××度,发现不明微弱噪声!”

鱼雷出管声音!梁阳迅速分析判断,并命令舰艇改变航向、调整拖曳声呐的探测深度。果然不出所料,荧光屏上清晰地显露出一个绿色柱状体。

“方位×××度,距离×××链,深弹发射!”梁阳不给对手喘息机会,通过指控系统直接给战位下达攻击命令,同时下令:“规避鱼雷攻击!”

舰长直接给战位下达指令,实现真正的扁平化指挥,是“常州”舰的一个创新。“为了实现这一功能,从当年接装训练时就开始了探索。”梁阳说。

在“常州”舰,创新无处不在。它第一次把数学建模思想引入训练中,它是全海军第一艘“无烟舰”,它的舰员都能讲英语……

2012年12月13日,印度洋东部某海域,对海攻击操演

——摘自“常州”舰《航泊日志》

一次,完成亚丁湾护航任务的“常州”舰穿越印度洋,向澳大利亚进发。

“演习战斗警报!”“常州”舰对海部门长李明图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指挥战位。指挥舱里,李明图频繁切换操作界面。顷刻间,全舰武器系统悉数听从他的调遣。

当初,梁阳让部门长们互相学习方面作战知识时,他们还不理解。直到他们发现舰长通过优化作战指挥体系,让方面作战长生出“三头六臂”,才洞悉其中奥秘。

这种训练成效显著:入列不到两年,“常州”舰先后有12名方面作战长被选调到兄弟舰艇工作,所有官兵都具备了两个以上岗位的操作能力。

“我们和世界海军强国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必须加快追赶的脚步。”曾登上过数十艘国外舰艇参观的梁阳向记者坦言。

2012年7月17日,索马里附近海域,营救“旭富一号”船员

——摘自“常州”舰《航泊日志》

索马里海域,“常州”舰在夜幕掩护下,穿越小山般的巨浪高速航行。

7月17日凌晨,“常州”舰拉响“一级反海盗部署”警报。梁阳指挥舰载直升机顶着强风掠过海面前出至岸滩,顺利解救了获释船员。

国际反海盗组织第一时间向世界公布:“‘旭富一号’26名获救船员安全抵达‘常州’舰……”

不久,欧盟465编队专门请梁阳登舰交流反海盗经验。会谈结束,恩里科·克雷登迪诺少将握着梁阳的手说:“从你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海军的良好职业素养和优异的训练水平,希望我们共同为维护地区和平展开合作。”

“竞技大洋的实力,才是大国海军的名片。”如今,梁阳对使命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2013年4月12日,西太平洋某海域,编队综合攻防演练

——摘自“常州”舰《航泊日志》

洋面波涛汹涌,一场海上实兵对抗悄然展开。

蓝方指挥员判断,编队位于“常州”舰雷达探测距离以外,“常州”舰无法实施打击。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梁阳,正通过信 息指挥系统获取战场情报,悄悄向蓝方编队接近。

几分钟后,“常州”舰火力射程渐渐覆盖蓝方舰艇编队。“发射!”随着梁阳一声令下,导弹、鱼雷从不同方向实施攻击, 给“敌”以致命打击。

“现代海战,比的就是信息融合、指挥流程的快捷高效以及战法合理运用。”梁阳说。

不久前,圆满完成201天护航出访任务载誉归来的“常州”舰官兵来不及休整,在梁阳带领下又迅速投入到新一轮的战斗。

“我们的甲板虽小,可这0.002平方公里,孕育着我们的深蓝梦。”站在驾驶室,梁阳任思绪飞越水天一线……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